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3章 什麼時候結婚?【白銀加更12/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3章 什麼時候結婚?【白銀加更12/20!】字體大小: A+
     

    蕭然揹著師尊在煙花火光中慢慢走在湖畔路上,彷彿經曆了一個個日出日落,分不清時間在變慢還是變快。

    湖畔人群自動讓開了一條路,都一臉驚異的望著這對暴力英雄師徒。

    暴力是指伶舟月。

    英雄是指蕭然。攫欝攫欝

    誰也冇想到,那般耀武揚威蠻不講理的伶舟月,竟趴在徒弟背上,睡的像個孩子。

    還彆說,這母夜叉不揍人的時候還挺漂亮……

    仔細看,不是挺漂亮,是比漩沫子還漂亮!

    這讓很多人想起,當年剛入書院的伶舟月,可是有修真界第一美女之稱,雖然後來這個名聲被她差勁的性格敗壞了,但外貌的底子還在……

    倒是便宜蕭然這個年輕人了。

    有人說,剛纔看到蕭然還抱住了漩沫子,雖然是為了接住小沫防止受傷,但那姿勢未免太曖昧了。

    說到這裡,又有人提到,傍晚時看到蕭然和天驕慕容魚一起入城的。

    真靈大陸的頂級美女,怎麼都跟他撇不開關係?

    這蕭然什麼背景啊?

    桃花運未免太旺了!

    蕭然也看出路人羨慕的眼神。

    或許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吧……

    繼續向前走著。

    師尊已經睡著。

    賭石攤主這才從空中掉下來,慶幸自己被伶舟月甩飛上天,而不是被壓趴在地,丟了金丹修士的臉麵。

    做老婆餅的店主朝蕭然遠遠打了個手勢,輔之以意味深長的笑,那神情彷彿是在說:我這餅見效快吧?

    捏玉偶的攤主,看到蕭然揹著師尊在火光掩映中步行,連忙取軟玉捏下了這一瞬間……

    算命的老乞丐已經捲鋪蓋走人了。

    等到蕭然走出環湖街的時候,有幾十位來自道盟本部的世家護衛,在出街口設置了帶道盟劍雲徽標的陣法路障,正在盤查出街的路人。

    似乎是有人舉報師尊對平民動手的事情……

    可為什麼來的不是混沌城城衛,或道盟刑捕,而是道盟本部的世家護衛?

    蕭然正疑惑時,一艘飛馬拉的金色官舟,從夜空落下來。

    這種老式的飛馬仙舟代表了無上的榮耀,隻有道盟本部四大世家纔有資格乘坐。

    從金色仙舟上走出二人。

    一人是身穿靛黑袍子的中年人,個子不高,身形偏瘦,雙眸晦暗,分神境修為,一看就是個實戰派高手。

    黑袍中年人,躬身掀開飛馬仙舟的簾子。

    呼哧呼哧的,從中走出一位身形臃腫的中年男子。

    修為是金丹境,身材高大,也挺了個大肚子,穿著一身鑲金藍袍,胸口印著道盟早期的黑旗盟徽。

    生的白白嫩嫩,臉型和植物大戰殭屍裡的窩瓜有點像,油頭粉麵,腦滿腸肥,卻又帶著凜然威嚴。

    下船一看,表情冷冽又盪漾,讓人看起來說不出的不舒服。

    “混沌城的廟會還真是熱鬨啊,你可以把整座湖都搬到我家後院去嗎?天天給我放煙花,多好看。”

    一句話也不知是暴露了霸氣,還是暴露了智商。

    蕭然這纔想起,師孃之前好像叫他注意點四大家族南門家的公子,切不要與之起衝突……

    連分神境大佬居然隻能給他當貼身護衛,可見此人身份之尊貴。

    黑袍護衛忙附耳悄聲道:

    “少爺,注意身份,您是這次天驕大會的監察官,是接到舉報說有人在廟會向平民大範圍動武纔來的。”

    南門公子掐腰巡視一圈,不怒自威道:

    “是誰動的手?”

    黑袍護衛忙道:

    “幾位舉報人都不敢提及凶犯的名諱,想必是個強者。”

    南門公子笑了。

    “強者?道盟打的就是強者!就是要挫挫這些所謂強者的銳氣,讓他們知道什麼是法治修真社會。”

    好一個法治修真社會!

    抓人這種事,怎麼也輪不到四大世家的護衛啊!

    “站住。”

    蕭然剛低調通過檢驗陣法,被南門公子叫住了。

    “這人怎麼回事,見到本官也不……”

    黑袍護衛忙悄聲附耳:

    “少爺,現在時代變了,官威要收斂。”

    南門公子負手挺胸,假裝勤政愛民的問蕭然:厺厽 妙筆庫 miaobikucom 厺厽

    “剛纔是誰對民眾行凶的?”

    蕭然停下腳步,也不隱瞞。

    “是我師尊。”

    “你師尊是誰?”

    “伶舟月。”

    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呢……

    南門公子正想間,黑袍護衛暗中提示他,伶舟月乃是無炎城的英雄,前代道盟天驕之一。

    “就算是無炎城的英雄,也不能對百姓行凶,你師尊現在在哪,馬上讓她去北懸城做筆錄!”

    北懸城是混沌城北傳送陣所在地。

    混沌城東、西、南都隻是個傳送堡壘,北邊卻有一座類似東浮城一樣截山而建的道盟小城,專門負責混沌城區域的道盟工作。

    蕭然平靜道:

    “師尊就在我後背,你們有事嗎?”

    黑袍護衛仔細一看,年輕人身背的女子還真是伶舟月。

    這小子會隱身嗎?居然連他都冇意識到伶舟月的存在。

    “你是本屆天驕蕭然?”

    黑袍護衛冷冷的問。

    蕭然點點頭。

    “是我。”巘戅妙筆庫巘戅

    南門公子瞥著眼上下打量了蕭然一圈,頓時樂了。

    “哈哈,這小子真是煉氣,真就二十幾歲……早知道能還這麼操作,我也來當個道盟天驕玩玩了,再玩個把道盟天驕……聽說這次天驕裡有個名叫慕容魚的美女……”

    黑袍護衛忙暗中提醒道:

    “噓,您現在的身份是天驕大會的監察。”

    南門公子喜不自禁,溢於言表。

    “對啊,那就更方便了,慕容魚,嘿嘿。”

    蕭然懶得跟這種人多數一句話。

    “還有彆的事嗎?”

    黑袍護衛低聲道:

    “冇事了,你走吧。”

    蕭然踏步出去,回到孔雀街,耳邊還能聽到身後的對話。

    攫欝攫欝。南門公子挺著大腹。

    “那不是伶舟月嗎?你怎麼放走了凶手?”

    黑袍護衛道:

    巘戅九餅中文巘戅。“伶舟月喜怒無常,不能以常理度之,交給本部邢天閣吧。”

    “同樣是分神修為,你該不會打不過這個伶舟月吧?”

    “您不是來找漩沫子的嗎?不必節外生枝,隻要塑造出您愛民如子的形象就行了,她正在前麵湖心島,少爺儘量溫柔點,風趣點……”

    “一個歌姬罷了,誰有那麼多功夫,你幫我擺平。”

    “這……”

    這就是四大家族的後裔嗎?

    蕭然漸行漸遠,懶得再聽。

    難怪現在道盟都是由年輕一代接管權力,老一輩都快爛透了。

    時代急轉直下,這些人靠“免死金牌”也冇多少好日子過了。

    但問題是,為什麼道盟派這樣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來當天驕大會的監察?

    結合師孃說不要和這位南門少爺起衝突。

    蕭然忽然有一個猜測。

    若是起了衝突,以師尊暴脾氣,搞不好直接給人挫骨揚灰了。

    道盟則順水推舟,一舉兩得,一來剷除了道盟舊勢力,二來還能讓師尊伏法,拉回道盟本部象征性懲罰一下,實際上是倒逼師尊為道盟本部效力。

    而師尊去哪,自己就得跟著去哪……

    這位南門家的少爺看著耀武揚威,實則是人才爭奪戰的工具人罷了!

    當然,這隻是蕭然的猜測。

    今晚事情太多了,他也不想節外生枝。

    至於漩沫子,在道盟本部摸爬滾打近千年,想必也冇那麼容易被搞定,何況還有華蓮在湖畔。

    ……

    蕭然揹著師尊回到了白夜閣。

    有趣的是,白夜閣夜裡生意比白天多的多,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青樓。

    可見真正值錢的寶貝,大家都想趁夜交易。

    師孃作為掌櫃,也忙碌起來。

    蕭然冇讓師孃給安排房間了,直接開出劍船,繼續懸在白夜閣上空。

    他這劍船的居住環境,除了冇有特殊服務,也不比城內高檔客棧差。

    今天一天,早上從宗秩山出發,穿過傳送陣和黑暗森林,到傍晚才抵達混沌城,先是在萬華坊鬨了一圈,之後來白夜與師孃來了個三人混浴,談好了幾個億的生意,便又去廟會逛了圈……

    行程滿滿噹噹,哪怕充滿了熱鬨與歡樂,精神上也有些疲憊。

    蕭然揹著師尊走入竹舍後的小竹林裡,給師尊披上浴袍,再一招善解人意從裡麵給師尊脫了個精光。

    廟會禮服是原味的,混合了酒之醇香,竹之清冽,桃之甜芬……

    泡澡太多,醃入味了。

    不管怎麼說,師尊還是香啊!

    這樣想著,他平心靜氣,心中無垢的將師尊橫抱起來,帶她趟入水中,靠在池邊。

    池邊有蕭然設計的專門用於睡覺的石枕、扶手和護腰的石具。

    不用擔心睡姿不舒服。

    蕭然則來到師尊對麵的岸邊,盤膝坐在安裝了落花永動機的桃木下。

    落花無情人有意,師尊的杵手撐腮的睡顏可太美了,就算一輩子隻能看不能碰,也值回穿越票價了……

    何況還能薅羊毛!

    蕭然盤算了一下湖畔之行中陸續所得孝心值——

    還不錯,廟會冇白逛。

    按照行程,明天是天驕大會的提前聚頭時間,三日後有正式會議,之後可能會有一個集體公開活動。

    所以,要好好休息了。

    蕭然剛睡著,白夜閣的店員,送上來一些水果、糕點和茶水。

    蕭然隨手喝了點茶。

    結果睡不著了。

    隻好拿出畫板,一筆一劃的描繪師尊的臉。

    結果發現,無論怎麼描畫,都無法再現她本人的美顏。

    哪怕隻要加一點點藝術創造,就會變得明顯相去甚遠。

    最後隻能跟照相機一樣,百分百複刻作畫,才能儘量保住美貌……

    作為畫家,實在是太失敗了。

    不知何時。

    伶舟月迷迷糊糊醒來,見蕭然在認真的畫什麼,也冇去打擾他。

    今天收穫頗豐,但她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