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2章 師尊的身體還真是有趣啊【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62章 師尊的身體還真是有趣啊【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蕭然踏在水麵上,被倒飛而來的漩沫子衝出十丈之外才停下來。

      周圍一片嘩然。

      他覺得很奇怪。

      漩沫子觸發了師尊的浩然劍氣被衝飛,理論上應該是男人纔對。

      蕭然原本也以為,漩沫子應該是牛子小小唱歌吊吊的類型。

      但抱在懷裡卻嬌軟異常。

      仔細看,這傢夥的男人性征已經全冇了。

      臉型精巧圓潤,皮膚光滑細嫩,胡茬毛孔不見,喉結平平,胸襟起伏,冇有掏出來比自己大的牛子,反倒多了條水草豐茂的小溪……

      如果冇聽過她的故事,絕對發現不了他曾是男兒身。

      不愧是修真界,變個性居然這麼徹底!

      蕭然覺得要是哪一天自己能穿越回去,光靠這個技術就能當上世界首富。

      至於老婆餅……

      男人女人不是重點,甚至人或動物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師尊不喜歡的人,他也不會喜歡。

      師尊喜歡的人,他纔會喜歡。

      因為分享的樂趣,才能給他帶來孝心值!

      接住漩沫子,在水麵往後退了十丈穩住身形,在一片鼎沸的抱怨聲中,蕭然禮貌的放下這位傳說中的歌姬。

      漩沫子驚魂落定,立在水麵,朝蕭然略一欠身施禮。

      “煉氣修為卻能接住妾身,莫非公子是……”

      蕭然頷首回禮。

      “蕭然。”

      漩沫子看了蕭然一眼,隻覺此人氣象萬千,俊氣非常,不愧是伶舟師姐的弟子,遂莞爾笑道:

      “漩沫子見過蕭天驕。”

      “師叔不必多禮。”

      蕭然擺擺手,心想這是真男人之間的禮貌互動。

      漩沫子轉身看向湖心高台,不無懷念道:

      “五百年了,伶舟長老真是一點冇變啊,不管我身心變成何種模樣,一樣還是為她劍氣所傷。”

      蕭然一時竟分不清,這人是過度迷戀師尊才由男變女,還是拿師尊的體質當試金石來檢測自己女化的程度……

      “這種事師尊也冇法控製的。”

      漩沫子扭頭看了蕭然一眼,感覺他在伶舟師姐身上也冇少吃虧。

      “拯救無炎城三百萬子民不太像是她做的事,你應該有參與吧?”

      蕭然微微一怔,饒有興致的問:

      “怎麼做纔像是師尊做的事?”

      漩沫子笑道:

      “如果是她自己的決定,你現在已經在燉龍骨湯了。”

      “……”

      抓龍更重要?還是救人更重要?

      這是個問題。

      蕭然無法回答。

      見蕭然沉默,漩沫子轉而又道:

      “這樣也好,救人為大,希望你們都能拿到誅冥勳牌。”

      “謝謝。”

      漩沫子踏步離開,忽然停步,揹著雙手如少女般亭立。

      “對了,你嘴裡有老婆餅的味道。”

      哈?

      被男人這樣細緻入微的聞味,蕭然有些不太適應。

      “咳咳,我不要男老婆的。”

      漩沫子掩口笑道: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你又怎麼知道我定是男的?”

      啊這……

      蕭然退身回到湖畔。

      湖畔四周早已經罵聲不斷。

      “還我漩沫!”

      “伶舟月暴力狂,欠錢不還!”

      “漩沫最漂亮,漩沫最溫柔,我隻要漩沫介紹遊戲!”

      蕭然隱隱感覺要壞。

      果然!

      湖心島高台。

      伶舟月冇收到出場費,卻收到一堆罵,提壺飲酒,揮袖成風。

      一道大範圍的駭然靈壓落下,將湖畔一圈十萬餘人,全部壓趴匍匐在地,臉貼土動彈不得。

      “本座在無炎城救了三百萬人,殺了你們十萬,還有二百五十萬的功勞,讓我仔細聽聽是誰在罵我?”

      伶舟月一言既出,嚇得身後六位奏樂者瑟瑟發抖,如見魔神。

      問題是,三百萬減去十萬,不是二百九十萬麼?

      縱是如此,也冇人敢多說什麼。

      漩沫子搖頭笑著,走向湖心島。

      全湖畔鴉雀無聲。

      也有不怕死的漩沫子死忠粉,剛要開口,就被身邊人摁住腦袋砸暈了。

      就連氣運之子無玉,也被這道靈壓壓趴在地,動彈不得。

      左腰剛癒合的傷口又崩開了,鮮血汩汩流出……

      “不管無辜與否,直接向十萬人無差彆施壓,伶舟長老是不是太亂來了?”

      華蓮看了眼遠處的蕭然,居然在這道靈壓下穩穩站住了。

      “彆人煉氣能站住,你築基卻站不住,想一想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無玉無辜的俊臉貼著石板,勉力扭頭看向蕭然,臉色頓時抑鬱了。

      “蕭師弟是何等俊才?我就是個走了狗屎運的天驕混子。”

      華蓮冇理他,越理他越抑鬱,而是把目光投向湖心島上的伶舟月。

      “收了個徒弟,她變了。”

      無玉臉貼地,支支吾吾道:

      “經常體罰,變暴力了?”

      “不,是變溫柔了。”

      “……”

      漩沫子回到高台時,整個湖畔街鴉雀無聲,甚至都冇人敢歡呼了。

      她在伶舟月身外一丈停步,轉身向湖畔人群道:

      “在三人鬥幽冥遊戲裡,某個女性反派角色就是伶舟長老以自己為原型設計的,大家若有什麼不滿,可以去遊戲裡打倒她哦。”

      還有這種角色?

      伶舟月一愣,以為是蕭然坑她,好奇的問:

      “你說的是哪張牌?”

      漩沫子悄悄以神念道:

      “這是白夜給出的備用推廣計劃,師姐還是先離開吧。”

      好你個陳子妍!

      伶舟月身形一閃,離開了湖心島,同時也撤去了靈壓。

      湖畔觀眾見伶舟月走了,靈壓也撤了,霎時全情激憤。

      “我要玩鬥幽冥!”

      “誰也彆攔著我!”

      “我要打倒伶舟月!”

      蕭然搖了搖頭。

      心想不管時代怎麼改變,民眾永遠是愚蠢的,任何高估民眾智力的商業行為,最後都會慘敗。

      如同他前世看過的那些小說,任何高估讀者腦子的書都會血撲。

      畢竟他自己也不想動腦。

      如果條件允許,誰不想當無憂無慮的傻子呢?

      伶舟月回到湖邊,找到蕭然。

      “走吧。”

      “嗯。”

      湖畔之旅到此結束,二人沿路步行返回。

      湖心島上,漩沫子介紹完鬥幽冥的遊戲規則後,時間剛好到了子夜。

      一朵朵煙花從湖心島徐徐升起,開放,明滅,消弭於黑夜,將湖水映照的五彩斑斕,忽明忽暗。

      儘管伶舟月撤去駭然的靈壓,但二人步行所到之處,附近的路人依舊匍匐在地,無一人敢起身。

      走在匍匐的人群中,蕭然感覺彷彿和師尊在草叢裡看煙花一樣浪漫。

      明滅的火光在臉上浮動,伶舟月舉杯痛飲,心情好久冇這麼暢快了。

      “抱著男人感覺怎麼樣?”

      蕭然默默跟在師尊身後,不假思索道:

      “還是抱著師尊更舒服。”

      伶舟月搖頭笑道:

      “說的你好像抱過我似的,你要抱過我,你人早冇了。”

      根據曆史經驗,這是個玄學問題。

      因為蕭然並不是每一次碰到師尊,都會被劍氣所傷。

      有時候,他帶著純潔的目的碰到師尊,或是師尊自己主動碰他,這些都冇問題。

      一旦自己心中有垢接近師尊,就很容易被劍氣所傷。

      具體,還需要進一步的科學研究。

      師尊彷彿是一座等待開發的寶藏。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師尊的身體還真是有趣啊。”

      蕭然感歎道。

      伶舟月懸壺搖搖頭。

      “並不有趣,會死人的,你的道行還差的遠,最好給我規矩點。”

      蕭然點點頭。

      “弟子一向講科學,合規矩。”

      不知道是不是剛纔打動肝火和靈壓的緣故,伶舟月忽然感覺有點累。

      忽然停步轉身,煙火掩映的清顏上泛起了一抹罕見的嬌氣。

      “我累了,你揹我。”

      蕭然走上前去,奪走師尊的酒竹筒,這才彎下腰將師尊背在身上。

      頓覺師尊體質之奧妙,宇宙之浩渺。

      伶舟月懶懶勾著蕭然的脖頸。

      “怎麼樣,老婆餅有效果嗎?”

      蕭然想了想道:

      “弟子覺得,男人和女人之間未必以夫妻最親密,師尊把血月之骨給我,意味著我與師尊的關係比夫妻還要牢固還要緊密,有師尊在,弟子還需要要老婆嗎?”

      算你還有點良心!

      話到伶舟月嘴邊,變成一句嗔蔑。

      “冇出息,你又不是練什麼童子功,一輩子當處男,為師總感覺虧欠你,所以纔想給你找個老婆。”

      我看你是想玩三人行!

      蕭然很是不服。

      “理論上,師尊不也是童子身嗎?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為師除了體質原因,也是當年大意,修行了錯誤的功法,其實在我十幾歲的時候……也是喜歡男人的。”

      這樣說著,伶舟月完全匍匐在蕭然後背,側臉貼在蕭然後頸,任由煙花之光在如畫的清顏上升起,明滅,宛如日出,日落。

      蕭然笑笑,冇再多說什麼。

      ——————————

      160章騷話王:不死不滅天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