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55章 人的性癖是自由的,但為師還是建議你看看醫生【9/20!】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55章 人的性癖是自由的,但為師還是建議你看看醫生【9/20!】字體大小: A+
     

    接到消費限制取消的消息后,伶舟月收起劍船,領蕭然來到街上。

    白夜閣所在的街道,正是混沌城中層北城最繁華的街道,孔雀街。

    白夜閣位於街心,沿著孔雀街向東可直達廟會的舉辦地,小晴湖。

    伶舟月卻提溜著酒壺,醉醉醺醺的把蕭然往西邊扯去。

    「西邊有幾家很不錯的青樓,裡面的姑娘都是操琴唱曲的能手,酒量更是驚人,我們去玩斗幽冥罰酒脫衣服的遊戲,一定很好玩的。」

    蕭然卻遙望著東邊的熱鬧廟會。

    「弟子想去東邊的廟會看看。」

    伶舟月生拉硬拽,連推帶踹。

    「沒出息!偏要帶你去青樓。」

    蕭然便道:

    「師尊你還欠著人家店錢呢,該不會又讓我幫你還錢吧?我身上只有幾萬靈石,還要給師伯買藥材,給初顏買種子之類,要玩可以,師尊請客哦。」

    伶舟月忽然酒醒了七八分。

    「哦,還是去廟會吧。」

    轉頭向東走去。

    混沌城人口雖然很多,但城區面積極大,人口密度卻沒有太誇張。

    尤其是今夜,廟會吸引了太多的遊客,造成寬闊的街道上,行人稀稀落落的,看起來略顯蕭條。

    對蕭然來說,倒是清靜,加上晚風醉人,逛街還算愜意。

    一路上,時不時有路人有意無意的看向蕭然二人。

    不少人認出了伶舟月的身份,畢竟這等身材容貌,全修真界也沒幾個。

    不過混沌城的城民,都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主,就算親眼見到伶舟月,也沒什麼稀罕或震驚的,何況她還常來。

    路人倒是對一旁的蕭然很好奇。

    鍊氣修為。

    有點氣質。

    很帥。

    饒是如此,在凡人看來,蕭然的修為氣場依然撐不起道盟天驕的身份。

    但在偶爾路過的元嬰境以上的強者看來,這可是個連他們也完全看不透的年輕人。

    蕭然很可能會是本屆道盟天驕中最強的存在,如同上一屆道盟大會上,伶舟月一個人吊打其餘六人、為道盟爭足了面子。

    但如今,伶舟月師徒代表宗秩山,要是蕭然的表現過於強勢,道盟的臉色可就掛不住了。

    混沌城城民沒別的愛好,就愛看道盟出醜。

    因此,很多強者都暗暗抱著看戲的心理,希望伶舟月師徒能在天驕大會上搞點動靜出來。

    伶舟月闊步走在熟悉的街上,每隔十丈都能遇到一家她欠錢的店,一下子逛街的樂趣都沒了。

    「你說給師伯買這個,給初顏買那個買,不打算給師尊買點什麼嗎?」

    蕭然點了點頭。

    「當然也會買的,這不是去廟會看看嗎?」

    伶舟月拍拍他肩膀。

    「不必勉強,為師要求不高,給點骨頭什麼的就很開心了。」

    你是狗嗎?

    蕭然看師尊那貪財的表情,跟那美如畫卷、眸帶劍光的容顏,無法想象這竟是同一個人。

    「一塊龍骨頭算什麼?我們師徒合力,定會抓到真龍的。」

    伶舟月眸光一聚,幽幽看著蕭然。

    「你是想抓龍,還是抓某個女人?」

    蕭然闊步向前,故意沒注意師尊的眼神,脫口而出道:

    「男人,誰不想騎龍呢?」

    伶舟月砸了咂嘴,有些瘮的慌。

    「雖然人的性癖是自由的,但為師還是建議你看看醫生。」

    蕭然還是堅定的認為他的性癖沒問題,一條龍服務,誰不愛呢?

    「師尊覺得那女人本尊是龍,還是她操控了一條龍?」

    「你是說黑琴?」

    伶舟月仰首噸噸喝酒,並沒有在意這個女人。

    「她沒有龍的氣度,所謂魔龍或許只是個幌子騙人去獵龍,正好掉進她的陷阱呢,這種騙術太常見了。」

    「我們不是看到龍了嗎?」

    「龍是立於萬靈之巔的種族,真正的龍,哪怕是母龍,也從來沒有魅惑男人的型號。」

    蕭然嘆了口氣。

    「我還是希望有真龍或是別的什麼以原體存在的神獸,沒有化人,也沒有冥化,否則這個世界也太枯燥,讓人看不到一點希望了。」

    伶舟月停下腳步,仰首痛飲。

    「末法時代的希望,從來不是什麼阿貓阿狗,永遠是人。」

    蕭然沒想到,一向憨憨的師尊,竟還有這樣深刻的感悟。

    不料師尊又補了句。

    「畢竟人會斗幽冥。」

    蕭然扭頭一看,發現師尊駐足之地,竟是一家賭坊們口,裡面還傳來竹牌摜桌的聲音。

    對不起,是我高估您了。

    伶舟月賊兮兮的感嘆著。

    「這遊戲傳播的倒挺快,我們都是老手,進去贏點怎麼樣?」

    蕭然搖了搖頭。

    「都能被師尊贏,別人就以為這遊戲是騙術,有損遊戲的信譽。」

    伶舟月歪著頭琢磨了半天,才意識到蕭然這混蛋又在諷刺她。

    氣的她抬腳欲踹,卻發現蕭然消失了,腳懸半空,尷尬極了。

    蕭然在旁邊出現,幫師尊的大長腿摁了下去。

    「師尊息怒,如果師娘對這個遊戲足夠上心的話,一定會在廟會上推廣,我們去廟會看看就知道了。」

    伶舟月一臉詫異的盯著蕭然。

    「街上禁止隱身,你是怎麼做到突然消失的?連護城大陣都沒反應。」

    「就是普通的隱身術,再加上共鳴心法,只不過弟子境界略高罷了。」

    蕭然露出一臉凡爾賽般的笑。

    伶舟月微微頷首,若有所思,忽然突發奇想道:

    「你教教為師,咱師徒倆一起隱身去青樓,還要花一分錢嗎?不但能免費聽曲,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聽偷玩的快樂還能翻倍。」

    您還真是老司姬!

    蕭然搖了搖頭。

    「徒弟教師尊不是大逆不道嗎?」

    伶舟月板著臉。

    「你偷親偷摸為師的時候,怎麼不說大逆不道?」

    蕭然狡辯道:

    「弟子那是在測試新學的功法。」

    伶舟月提壺冷哼一聲,眸子里的劍光呼之欲出。

    「你是測試功法,還是測試為師的體質?要不是為師體質特異,你怕是還要得寸進尺。」

    倒是也沒那麼長……

    您過譽了。

    「不會的,弟子會注意尺度的。」

    伶舟月撇嘴喝酒,醉醉醺醺的,有一搭沒一搭的胡扯著。

    「你這種二十多歲的小年輕還處在發情期,沒有擺脫生命的繁衍本能,為師告訴你,男女之間那點事沒意思,異性只是為了繁殖,同性才是真愛,你我師徒一起神龍擺尾,組成泡妞雙煞,也算是不羨鴛鴦不羨仙了……」

    好傢夥!

    您喝醉了真是什麼詞都敢往外捅啊!

    蕭然下意識與師尊拉開距離,生怕被別人誤會和她有什麼關係。

    ……

    孔雀街一直向東走到盡頭,有一個百丈寬的小湖,湖心小島和沿湖環街便是廟會的舉辦地。

    每當混沌城有大的集會或節日,前幾天都會有廟會,吸引來自道盟本部、五大勢力和各大散落勢力的遊客。

    蕭然和師尊走了好一會兒,才來到環湖路外的入口。

    入口處還設置了路障和寺廟。

    需交一人十塊靈石的入門費,再沐浴焚香,送一套專門游會的古服。

    蕭然爽快的支付了二十靈石,進入寺廟后的溫泉木屋。

    二人剛下劍船,沐浴就免了。

    便焚香祭祀上古大神女羲氏。

    聽名字好像是女媧伏羲的結合體,看雕像也有那麼點意思,也許真靈大陸和地球同源也說不定。

    焚香完畢,二人換上上古時代風格的民間古裝,便離開寺廟,步入熱鬧的環湖街。

    古裝類似漢服款式,但要更加華麗古老,和如今極簡主義的道袍設計不太一樣,處處透著靈氣充足的奢華感。

    雖然是平民款,看上去竟比一般仙風道骨的仙袍還漂亮。

    尤其是師尊穿在身上,紅黃相間的複雜花紋,一身颯然劍氣全不見了,搖身變成古典婉約的大家閨秀。

    如果把她臉上醉酒的酡紅,看成是沐浴后的暈紅,那將是絕殺。

    蕭然差點挪不開眼。

    「師尊真漂亮,如果把酒壺收起來,師尊還會更漂亮的。」

    「那你幫我拿著,渴了你喂我。」

    伶舟月把酒壺往蕭然懷裡一塞。

    長長伸了個懶腰,使得本就緊繃的身材,顯得更加豐饒,女人味十足。

    「也好。」

    蕭然收起酒壺。

    他的男裝是紫金配色的長衫,也是一身富貴氣,腰配長劍,掛著酒竹筒,頗有些氣勢。

    環湖街是單面街,街不寬,但明顯比孔雀街人多很多。

    乍一看,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摩肩繼踵,煙火亂飛。

    廟會說是祭祀,主要還是帶貨。

    環湖的單面街,全是各種木屋小店和路邊攤,五花八門賣什麼的都有。

    主要還是小吃,小工藝品,靈器維修,和一些套圈、賭石之類的遊戲。

    湖中央有一個湖心島,周圍飄著三三兩兩的遊船。

    島上有一座燈火通明的巨大高台,會定時舉辦一些活動。

    湖不大,站在環湖街上能清晰的看到湖心的活動。

    聽說等一會會有大型煙花表演。

    此刻,有雜技團正在熱場,一些歌姬在台下做準備,暫時還沒有看到推廣斗幽冥的活動。

    伶舟月有些失望。

    蕭然忙解釋道:

    「我們來太早了,我估計等一會白夜就會過來做斗幽冥的推廣。」

    伶舟月撇撇嘴,抓起蕭然腰間的酒竹筒,仰首抿了口。

    「說的好像你對混沌城比我還熟。」

    蕭然解釋道:

    「師尊現在是斗幽冥的創造者和代言人,你本人在此,又是天驕大會前的廟會,現在是白夜最好的宣傳機會,這是基本的商業邏輯,白夜不會不懂。」

    不管白夜懂不懂,伶舟月反正是沒太聽懂,噘著嘴撇開了話題。

    「你想給我買什麼?」

    蕭然笑道:

    「師尊想要什麼呢?」

    二人正走在街上,忽然一位乞丐叫住了蕭然——

    「公子留步,老朽觀你印堂發黑,有大災啊。」

    蕭然一愣。

    「我?」

    老乞丐點點頭。

    「是你。」

    蕭然停步撣眼一看,這還真是個瞎子,而且也沒有修為。

    我印堂發黑?

    還真是!

    剛才隱身消耗太大,加上被師尊一個抱摔吐血,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

    巧合嗎?

    可能吧。

    蕭然懶得計較,準備繼續前行。

    伶舟月卻劍眉微皺,冷冽的氣勢微微籠罩著乞丐。

    「你這小老頭想說什麼?」

    蕭然被師尊突然凜冽的氣勢給驚到了,忙道:

    「師尊,您該不會相信這種江湖騙子吧?」

    一聽說是江湖騙子,乞丐面帶不屑,搖頭笑笑,似成竹在胸。

    「一百靈石,我告訴你們想要聽的未來。」

    蕭然無語。

    一百靈石,你怎麼不去搶呢!

    事實證明,騙比搶來錢要快。

    結果,向來一毛不拔的師尊,竟直接丟給乞丐一袋靈石。

    看樣子可能還不止一百,她只是懶得數,便一起丟過去。

    乞丐忙收起靈石,取出一支廢舊的毛筆和一張薄透黃紙。

    「少年,在上面寫下或畫出任何你想表達的東西。」

    師尊這麼關心我?

    錢都給了,蕭然也不好再拿回來。

    無聊也是無聊,索性調戲一下老乞丐,隨便畫了個小豬佩奇上去。

    乞丐伸手摸了摸黃紙。

    剎那間老臉一窒,驀的退倒,翻身在地,雙眼驀的睜開。

    顯出一對慘白、滲血的龜裂眼珠。

    「快殺了這少年!」

    ———————

    153章騷圖王:漸遠的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