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48章 你是冇長大的小孩嗎,還要為師給你餵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48章 你是冇長大的小孩嗎,還要為師給你餵奶?字體大小: A+
     

    伶舟月剛到混沌城,還冇去找蕭然師孃,便直奔萬華坊,開始推廣執劍者的最高事業:鬥幽冥。

    鬥幽冥大業纔剛剛起步,還冇賺到第一桶金,連屁股都還冇坐熱,蕭然就提前完成修行回來了。

    帶著她當年苦追不得的小魚兒!

    這不是後宮失火了嗎?

    伶舟月滿額黑線,手裡的美嬌娘忽然不香了。

    她盯著蕭然,瀲灩的眸子裡閃爍著粼粼劍光。

    仔細觀察蕭然的體內,還殘留著慕容魚的本命水,意味著二人已經雙休互送靈力了?

    曆練這麼一會兒,你就泡上妞了?

    她追求好幾年毫無進展的女人,竟被蕭然幾個時辰就拿下了……

    你小子是種馬嗎!

    除了小魚兒被蕭然拿下一水的心痛外,她莫名又有種自己的寶貝徒弟被人搶走了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微妙。

    兩種情緒在腦子裡打轉,加上冰火交融的酒力在體內亂竄,她忽然感覺眼前同時冒起兩道綠光。

    “你、這、蠢、材!”

    伶舟月氣不打一處來,抓住蕭然的肩膀,正要給他丟出混沌城了事。

    蕭然忽然反抓住師尊的肩膀,以共鳴神識引動血月之骨,與師尊的神魂強行連接,詳細解釋了事情的緣由,以及接下來的戰術。

    伶舟月頭一扭,一臉驚愕的看著蕭然。

    你不但和小魚兒是清白的,還要幫師尊神龍擺尾?

    猶記蕭然上山第一天,她還真的幻想過這一畫麵!

    想不到竟有實現的一天……

    果然,帥徒弟還是有帥徒弟的好處!

    伶舟月眼神迷離的盯著蕭然。

    蕭然笑而不語。

    想不到光給師尊牽個線都有38孝心值,這要是談成了豈不是要上天?

    伶舟月定了定神,鬆開蕭然。

    扭過頭來,淡淡的瞥了眼慕容魚。

    容貌身材什麼的,她毫不在意,畢竟這些她自己都有。

    她欣賞的,是慕容魚一心向道、宛如刻在骨子裡的執拗,毫不纏人的通透性格,以及徜徉天地的靈動……

    好吧,編不下去了,她就是饞她無限水潤的身子!

    按照蕭然給的建議,她決定改變以前的戰術,拒絕再當舔狗,清眸如劍,居高臨下道:

    “神鳥的事好說,你得陪我**做的事情,比如先鬥一盤幽冥。”

    一盤幽冥?

    慕容魚微微皺眉,她是一次聽說幽冥是按盤算的。

    這對師徒連幽冥也敢吃嗎?

    她雖然冇有看到蕭然與伶舟前輩有任何的神識交流,但伶舟前輩的神色明顯有突然轉變。

    很不對勁……

    她目光清冷,禮貌作揖道:

    “請問伶舟前輩,您說的這頭鳥它能口吐白沫嗎?”

    賭廳裡鴉雀無聲。

    周圍的客人霎時間目瞪口呆,麵麵相覷。

    這真的是傳說中性格清冷的天驕慕容魚?

    伶舟月劍眉微抽,氣的胸顫。

    慕容魚!我看錯你了!想不到連你也想要能吐白沫的鳥!

    男人就這麼香嗎?

    “我冇有那種鳥!”

    伶舟月斬釘截鐵。

    慕容魚身形清瘦飄逸,目光平靜至極,宛如一顆完全凝固的寶石。

    “我明白了,那鳥不在前輩身邊,還是在蕭道友這邊。”

    蕭然滿額黑線,有點想開溜了。

    剛纔跟師尊說的那麼細緻,結果她還是抵不住情緒化,上了慕容魚的當。

    慕容魚這女人也太精了!

    伶舟月也發現語失,忙道:

    “鳥在哪兒不重要,本著公平公正的原則,這次我不插手,你若能贏我徒弟一招,鳥便歸你。”

    掌櫃一聽要比試,頓時慌了。

    天驕間的比試那是何等威力?

    “伶舟長老,咱賭坊廟小,您看要不要換個地方……”

    伶舟月自信的點頭。

    “放心,他們都是高手,方寸之間定勝負,拆不了你的廟。”

    話音未落,轟的一聲——

    賭坊垮了。

    一道奔騰的大河劍意瞬間掀開了屋頂,凝聚成千萬柄寒水之劍,環繞蕭然打著圈兒,帶起一道深不見底劍漩,直刺蕭然的氣海。

    伶舟月提溜著掌櫃和幾個美嬌娘,懸在空中看戲。

    蕭然立在廢墟之巔,巋然未動。

    慕容魚使出了最強一擊——大河漩劍,卻傷不了蕭然分毫。

    這便是河與海的區彆嗎?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慕容魚平心頓悟,一息之間,滿頭白髮,臉上露出了罕見的明媚。

    她的修行纔剛剛上路,就遇到了無法撼動的無垠之海,這是幸事。

    蕭然看了眼,這女人一息力竭,頓悟出一頭白髮,反而變漂亮了……

    “我抓到的鳥就是師尊的鳥,你要想要鳥,得和師尊多學習纔是。”

    學習……

    妙啊!

    伶舟月直呼內行。

    慕容魚卻道:

    “鳥就算了,我們還會再見。”

    話畢,丟下一儲物袋的靈石給掌櫃賠禮,慕容魚就此離開。

    蕭然一愣,盯著慕容魚飄然離開的背影,冇明白她的邏輯。

    重點不是鳥嗎?

    怎麼這麼輕易就算了?

    伶舟月落在一旁,眼角微抽,眸帶劍光,幽幽盯著蕭然,親眼見識到了他的攻心為上。

    “蠢材,你壞了她的道心,這輩子都逃不了了。”

    蕭然大概懂了,笑道:

    “逃什麼?弟子都還冇出招呢,否則一拳給她揍哭。”

    伶舟月緊抓著蕭然的肩膀,暗暗發力,快掐出血來。

    “你這傢夥,還需要為師給你介紹師孃?再讓你浪下去,你就變成為師的師尊了。”

    “弟子不敢。”

    伶舟月轉頭對掌櫃說:

    “你趕緊重建好賭坊,把鬥幽冥給宣傳出去,給你三天時間賺一筆,之後全城任何一家賭坊玩開鬥幽冥的賭桌,我都要收取一次性版權費。”

    您可真會玩!

    掌櫃恭敬道:

    “多謝前輩!”

    伶舟月踏劍而起,像老鷹抓小雞一樣抓起蕭然,不顧交通規則,徑直飛向北城。

    蕭然見師尊橫衝直撞,也冇見有人交警來抓她,提心吊膽道:

    “師尊,我們現在去哪?”

    伶舟月抿了口酒。

    “當然是去見你師孃,我欠她百萬靈石,你要是能把她拐跑,我就不用還錢了。”

    蕭然嗅到了一絲送命題的味道!

    “弟子不敢。”

    嗬,男人,想卻不敢。

    伶舟月轉而又問:

    “小魚兒怎麼樣?”

    蕭然一愣。

    “什麼怎麼樣?”

    “刺激嗎?”

    “弟子隻是被她用水裡裡外外的搜身,一點也不刺激。”

    伶舟月清眸微漾,宛如粼粼湖光,但湖底,全是劍意!

    “怎麼,你還想要更刺激的?”

    蕭然忙道:

    “弟子隻想永遠陪在師尊身邊,師尊下一次彆丟我一個人打怪好嗎?”

    一臉受害者的姿態演的賊溜!

    伶舟月冷哼道:

    “冇出息!你是冇長大的小孩嗎,還要為師給你餵奶?”

    蕭然默默捱罵。

    心想也不是不可以……

    伶舟月排解完心中積怨,轉而問道:

    “你那神獸值錢麼?”

    果然!

    蕭然覺得駕馭冥毒的神獸價值不可低估,不能被師尊隨隨便便的賣了,便道。

    “曾經是神獸,現在是冥獸,冥獸能值錢嗎?”

    伶舟月灌了口酒,不無歎息道:

    “不值錢的話,早知道送小魚兒好了。”

    蕭然又道:

    “雖然冥鳥對我們不值錢,但對慕容魚這種強迫症來說很有價值,攻心第一條——不要一開始就向女人贈送對其價值很高的禮物,這樣會顯得目的性太強,可以試著先送一些不重要但能看出心思的小禮物。”

    伶舟月似有所悟,忽然扭頭盯著蕭然,瀲灩的眸子裡泛起粼粼柔光。

    “這就是你入門兩個月隻送為師一個簪子的理由?”

    啊這……

    蕭然下意識看了眼師尊髮梢。

    她的長髮在髮尾打了個結,用蕭然送她的劍月紅簪橫插著固定成辮。

    漂亮極了。

    ————

    146章騷話王:茶櫟。

    再次提醒,中獎讀者一定要去活動貼下麵留言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