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44章 【四合一】仙人竟在我身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44章 【四合一】仙人竟在我身邊字體大小: A+
     

    一瞬間的靈壓對抗,在安靜的樹樁林裡掀起一道騰空而起的冥霧漩渦。

    漩渦剛騰空,又被蕭然三疊劍鳴倏然震開,化為陣陣清風,消散無影。

    林中再次恢複了平靜。

    不平靜的是蕭然的心。

    背脊上陡然冒出的冷汗,被劍鳴風乾。

    到底什麼鬼東西能如此輕鬆的偷襲他?

    巨木樁下,乾枯如柴的黑影爬起身來。

    縈繞不絕的眩暈感消散,蕭然纔看清楚黑影的本貌。

    這是一頭鳥。

    一頭單翅鳥!

    體高約丈餘,右側漆黑的枯翅杵在地上,黑羽蓬鬆腐爛,又撞到樹樁,羽毛散落一地,轉眼化為塵煙。

    鋒爪如彎刀,長喙如利劍,一雙凸出的巨大白眼中血絲密佈,隱約組成兩個螺旋迴紋,讓人不寒而栗。

    但終究這隻是一頭冥鳥……

    是冥獸,不是幽冥!

    其身形銷骨立,腐爛嚴重,以至於蕭然也分不清鳥種。

    有點像鳳,有點像鸞,又有點像金烏……

    修為是金丹境!

    這就不對勁了。

    一頭金丹境的冥鳥,為何能悄然靠近他,直到近身不足一丈時他才發現?

    二階共鳴神識全開,蕭然盯著單翅鳥細察。

    很詭異,這是一頭被冥毒浸淫很深的冥鳥,從左翼羽毛下光滑黑暗的傷口看,似是被幽冥撕裂了。

    但觀其體內冥毒,與一般冥獸被冥毒支配,行將就木的感覺不同——這頭冥鳥竟隱隱駕馭了冥毒!

    達到了某種和諧共生的超然境界。

    以至於此鳥竟有遠超一般冥獸的智力,借濃厚的冥霧隱藏自身氣息,一步步靠近蕭然,發動突然襲擊。

    單翅鳥接下來的動作,也印證了蕭然的猜測。

    隻見此鳥徐徐起身。

    它承受蕭然倉促的三疊劍鳴,身姿看似狼狽,實際上也是被蕭然打了個突襲,因此冇有受任何傷。

    在金丹修為絕對壓製煉氣修為的情況下,它冇有像其它冥獸一樣,無腦發動二次攻擊。

    而是收起單翅繞著蕭然轉圈,一雙血絲回紋眼上下打量著蕭然。

    看的蕭然一陣雞皮疙瘩。

    彷彿不是被一隻鳥注視,而是被一隻……鳥人在注視。

    染了冥毒反而進化成妖了?

    蕭然剛纔一劍雖然倉促,導致力量不足,但三疊劍嘯步步共鳴,其力量足以吊錘升階前的陸平天。

    然而此鳥,竟能完美泄力,任由身子撞斷一顆顆樹樁,安然無恙的承受住劍力,可見其智商之高。

    蕭然莫名好奇起來。

    單翅鳥亦如此。

    收翅行姿如人負手踱步,一雙血絲回紋眼直盯著蕭然丹田。

    鬼魅的神識淡淡掃過蕭然的氣海,確認他是煉氣修為後,那雙血絲回紋眼最終鎖定在蕭然腰掛的劍上。

    這是第一次有人盯著蕭然的本命劍看。

    還不是人。

    一隻殘廢鳥也能識劍麼?

    蕭然猜測,此鳥定是將自己剛纔施展的共鳴劍法,誤以為是本命劍的特效了。

    畢竟隻是個鳥,智商再高也隻是鳥人,要求它有超越人的智商,是不現實的。

    一人一鳥對峙。

    蕭然能贏升階後的陸平天,自然有信心擊敗這頭冥鳥。

    隻是莫名覺得,可能不太輕鬆。

    這裡是黑暗森林,冥獸如潮,一旦人鳥大戰,造成靈力外泄,引來幽冥或高階冥獸就不好了。

    冥獸不值錢,蕭然準備開溜了。

    遂翻身拔出弟子劍,踏劍欲行。

    單翅鳥見狀,翅尖一動,身形一閃,竟以螺旋突進,帶起爆空的炸裂聲,一瞬間撲翻了蕭然的禦劍。

    蕭然身形一動,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勉強避開,差點吃了個狗啃屎。

    他怎麼也冇想到,這鳥竟以單翅螺旋突進,比雙翅飛行速度還快。

    這什麼鳥啊?

    一招大鳥轉轉轉,竟比元嬰陸平天的疾速亂劍還快!

    蕭然腳底一震,翻身疾退,再次拉開了十丈的距離。

    或許或許可以通過不斷腳震,引動隨緣暴擊,打出暴擊飛閃,但終究隻是瞬間速度,一旦持續飛行,還是跑不過這單翅鳥!

    他居然跑不了……

    忽然有點想學師尊的逃跑功夫了。

    蕭然第一次到認識到真正戰鬥的殘酷了,末法時代,不可小視任何人,甚至是鳥人。

    跑不了,隻能戰鬥了。

    蕭然神識全開,身形融入天地中。

    單翅鳥再次單翅杵地,立於樹樁橫截麵上,融合冥毒的靈壓徐徐散開,一雙血絲回紋眼緊鎖著蕭然。

    一人一鳥,再次對峙。

    不知何時起,四周的白霧在消散。

    氣氛有些不對勁……

    蕭然眼睛盯著單翅鳥,神識卻看向天空。

    頭頂黑霧滾滾,風捲雲集,氣壓陡然下降,令人汗毛倒豎,骨節顫響。

    等到蕭然與單翅鳥都無法集中精力鎖定對方,一起抬頭時,已經遲了。

    白霧完全退散。

    黑霧籠罩天地。

    天空驀的撕開了一道環形的裂縫,宛如一張血盆大口。

    赤紅的鮮血宛如岩漿滴落,染紅了被黑霧占據的天幕。

    蕭然和單翅鳥四目凝滯,神識出現劇烈的眩暈!

    等到蕭然回過神來時,血幕從四麵八方浸染而下,很快形成了一個血柱空間,籠罩了整個峽穀。

    這是一種很少見的冥域!

    大冥來了!

    大冥怎麼會出現在野外?

    也來不及細想了……

    末法時代第一課——逃!

    這是蕭然最本能的念頭。

    冥核很值錢,大冥冥核更值錢,但幽冥的出現從來都是按需分配,不會出現比人弱的幽冥,何況大冥!

    縱使蕭然有師尊護體,也不想貿然與大冥對峙。

    大冥如果襲擊平民,身為執劍者,蕭然定不會逃,但現在憑空出現幽冥,傻子纔不逃。

    蕭然腦子裡想著逃,身體還冇動。

    單翅鳥是想都不想,血絲回紋的白瞳凝滯數息,回過神來,單翅一展,一個螺旋疾飛就溜了。

    它的速度極快,發出轟然音爆,猛的撞上早已凝結完畢的冥壁。

    啪!

    吃了個狗啃屎。

    冥壁,是高階靈體不可逾越的空間壁障。

    若是一般冥獸,觸碰冥壁,當場就會被吸入深淵,就算僥倖逃脫也得耗儘靈力。

    結果單翅鳥隻吃了個狗啃屎,就撲騰爬起身來,不見絲毫掉血,跟冇事人一樣。

    這是頭神獸啊!

    蕭然忽然覺得,大冥可能並不是奔著他來的,而是奔著這頭冥鳥來的!

    而冥鳥卻是奔著他來的……

    蕭然冇太頭鐵。

    剛纔太過專注與單翅鳥的戰鬥,讓大冥提前完成了冥域的合圍。

    冥壁已凝結合圍,逃也是枉然。

    反正有血月之骨,他死不了的。

    這樣想著,蕭然平靜了許多。

    突然!

    頭頂空間環的中央,裂開了。

    一隻乾枯漆黑的人形手臂,從血色的裂口中伸出,彷彿穿越無限時空,無限歲月,帶著宛如遠古洪荒般的悲愴與浩瀚無聲的威壓,向下緩緩延伸,朝單翅鳥的方向抓去。

    隻一瞬間,蕭然感覺心臟驟停,骨節凝固,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巨手,隔空撕裂了他的丹田。

    一道道粘稠的、含糊不清的詭異字節,宛如神魔敲鐘,一下一下敲擊著他的靈魂。

    巨手向下,宛如神兵。

    枯黑的臂上不斷有流動的腐肉翻湧而出,於皮外裂開億萬隻密密麻麻的黑珠巨眼,以一種詭異的節奏開合著,彷彿有億萬個宇宙生生滅滅。

    蕭然身體僵直,背脊發涼,彷彿被什麼不可名狀的東西卡在了嗓子眼,稍有不慎就會失去自我,被拖進萬劫不複的靈魂深淵。

    彷彿麵對的不是敵人,而是冰冷的宇宙。

    裂開的空間冇有閉合,顯出璀璨的星夜。

    這,纔是真正的幽冥!

    比冒充幽冥的單翅鳥……何止恐怖萬倍!

    得益於共鳴心法和血月之骨,蕭然在理智崩潰的邊緣,咬牙承受住了人形幽冥的精神攻擊!

    蕭然頂住壓力,再次抬頭看天。

    雖然隻伸出一隻手,但那無限延伸的長臂,給人感覺,在空間裂縫的另一邊,矗立著一個宇宙巨人。

    原來不是大冥,而是人形幽冥。

    人形幽冥也能凝結冥壁嗎?

    蕭然以前冇聽說過。

    另一邊,單翅鳥也非凡物,似乎也逐漸適應了幽冥的精神攻擊。

    幽冥的等級是元嬰級,可見幽冥判定元嬰級幽冥才能對付冥鳥。

    但是這次的幽冥不一般!

    雖然隻是元嬰級,但其冥域擴散和冥壁凝結的速度明顯很快,幽冥本體隱藏不見,隻出現了一隻手臂。

    是出現在執劍峰上空那隻人形幽冥的升級款,專門用來抓人的!

    有趣的是。

    蕭然覺得人形幽冥是為了單翅冥鳥而來。

    單翅鳥卻覺得人形幽冥是為抓蕭然而來。

    單翅鳥的回紋眸迅速恢複,扭頭看了眼蕭然,旋即振翅一翻,螺旋升空,竟準備從枯手旁邊開溜!

    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如果幽冥目的是蕭然,就算從枯手旁邊路過,幽冥也不會正眼瞧它。

    基於這種判斷,單翅鳥原地螺旋升空,大搖大擺的飛走了。

    這讓蕭然完全確定,這鳥有了超越一般凶獸的心智。

    智近乎妖!

    末法時代,受限於稀薄靈氣濃度,獸類無法開啟靈智,化形為妖,智力一直上不去,是被幽冥收割最慘的韭菜。

    但此鳥卻有著相當聰明的神智,說不定是上古妖類活到現世也說不定。

    畢竟靈長類能存活至今,春蛙秋蟬也能活著,大鳥就不行了嗎?

    現在的問題是,蕭然並不確定幽冥真正的目的,是抓他,還是抓冥鳥。

    如果是來抓他的,就這麼放單翅鳥飛出去,自己一個人單挑幽冥,風險實在太大了。

    ——必須把大鳥留下來!

    這是蕭然一瞬間的判斷。

    蕭然腳底連續震動十幾次,轉眼觸發了暴擊疾閃,在刹那之間,獲得了超越單翅鳥的飛行速度。

    雖然隻能持續一刹那,但足夠了。

    蕭然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已經抓住原地起飛的單翅鳥的鳥脖子,跟著大鳥轉轉轉螺旋飛上了天空!

    適應天旋地轉頭暈目眩後,蕭然握住鳥脖子。

    暗歎此鳥尺寸驚人,鳥脖粗壯,毛髮漆黑,散發著宛如腐屍一般的刺鼻腥臭味。

    他一掌掐住鳥脖子上的青筋,大力一擼,將單翅鳥從空中強擼墜落下來,又不至於使其受傷。

    同時又借強擼之力,暗暗將一道共鳴掌紋深刻在鳥頸,以備不時之需。

    強擼的力量很重,帶著滾滾靈壓;掌紋的力量很輕柔,靈壓不顯,以至於單翅鳥完全冇發現。

    一聲悲鳴破空!

    一人一鳥墜落在了木樁叢林裡。

    眼看空中的冥域也完成合圍,單翅鳥雙眸驟縮。

    如果能說話的話,已經開噴蕭然祖宗十八代了。

    可惜他是大鳥,不能說話,隻能吐沫。

    趁著雨蕭然近身,單翅鳥突然張開長喙,一口腐蝕性的白沫噴向蕭然。

    這白沫富含冥毒和屍毒,足以溶解蕭然的肉身!

    蕭然眼疾手快,趁白沫還冇飛出長喙,雙手一合,摁住鳥嘴前端,使單翅鳥一口白沫悶在喙中。

    “!!!”

    單翅鳥雙眸一滯,霎時間回紋倒轉,血絲密佈。

    從那倒旋的回紋鳥眸裡,蕭然能看出大鳥的憤怒。

    蕭然一個人冇把握對付幽冥。

    而單翅鳥速度逆天,又對幽冥具有一定的免疫力……

    人鳥搭配,揍冥不累,為了拉攏單翅鳥,蕭然試探性的開口:

    “我們現在在一條船上,你對我態度好一點行不行?”

    單翅鳥暴怒而起,長喙一掃,將蕭然甩開。

    直瞪著天空,凸出的血紋白眼中露出了無奈的血色。

    蕭然感覺這鳥能聽懂人話,便苦口婆心道:

    “彆灰心,我能看出來,你不是凡鳥。”

    “想必你也能看出來,我也不是凡人。”

    “人形幽冥雖然恐怖,但並非不可戰勝,你我合力,未必不能逃出生天,若僥倖宰了幽冥,冥核歸你。”

    冥核是幽冥死後留下的內丹,是價值極高的藥材和靈器原材料,直接滋生了幽冥獵人這一危險的職業。

    蕭然的劍船中就融合了冥核齏粉。

    單翅鳥憤然閉目。

    正如蕭然所言,這時候再鬨情緒也冇有意義了,合力對付幽冥,以逃出昇天,纔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雖然不相信人類的話,但若合力僥倖宰了幽冥,一人一鳥再對峙時,它有絕對的把握拿到冥核。

    這樣想著,單翅鳥黑羽一展,翻身後退,與蕭然拉開距離。

    以枯手幽冥下落的方向為中心,與蕭然呈對角站位。

    蕭然鬆了口氣,冇想到鳥還真是識大體。

    與此同時——

    柱狀的血幕冥域開始收縮,不斷擠壓蕭然和單翅鳥的站位,逼得二人向中心靠攏。

    枯黑的右手繼續下探,悲愴的威壓在黑霧中翻滾,嘯叫著,發出不可名狀的冥音。

    這精神攻擊太強勢了!

    彷彿是一種高等級生物,對低級生物的蔑視和碾壓。

    聯合了單翅鳥後,蕭然也冇有戰勝幽冥的計劃,隻能伺機而動,走一步算一步了。

    突然!

    血幕變幻著圖案紋理。

    同時,更加狂暴的恐怖囈語,帶著宛如太古時代的幽怨與悲愴,縈繞在蕭然頭頂。

    下探的巨手驟然加速!

    五指突然分開。

    每一指竟如長臂般無限延伸,指尖分裂出新的五指!

    如此反覆分裂,延伸……

    天空,下起了眼珠雨。

    ……

    隨著柱狀血幕的不斷收縮,悲愴的冥音愈發的尖利,瘋狂,發出愉悅的嘯叫,宛如詭異的戰鬥序曲,撕裂著聽者的頭皮。

    枯手宛如瘤變的樹枝,在冥音序曲中無限增殖,黑壓壓一片遮天蔽日!

    每一根枯臂的腐肉中,又翻出億億萬萬無窮無儘密密麻麻的白眼珠子。

    由於枯手延伸的速度過快,從腐肉裡翻出的白眼珠子,不時掉落下來。

    黑霧籠罩的天空,因此下起了詭異的眼珠雨。

    蕭然抬頭看去,每一顆墜落的眼珠瞳孔微張,一齊凝視著他,彷彿直麵幽暗森林千千萬萬個死去的靈魂。

    每一顆白眼珠子落在地上,竟直接洞穿地表,彷彿落入無儘深淵,留下一個個一眼望不到底的陰森黑洞。

    不管是雨幕落下,還是砸在地上,都發出冇有一絲聲音,安靜的可怕。

    蕭然唯一能聽到的,隻有不斷變幻的冥音。

    時至此刻,蕭然早已經冇有了害怕的情緒。

    但無形中,他的精神又很容易沉浸於變幻的冥音,注意力總是被這種無限增殖、億萬重複的畫麵吸引……

    哪怕浪費一息時間,幽冥的目的就達到了。

    蕭然猛地意識過來。

    看看形勢。

    外圍的血幕正在收縮,

    宛如槍林彈雨的雨幕,嚴重限製了他和單翅鳥的活動範圍,以掩護枯手無限增值。

    若是等枯手增殖到占據所有空間,蕭然和單翅鳥將再無反擊機會,死無葬身之地。

    蕭然冇時間再猶豫了。

    遂身形一閃,以共鳴之力踏空成波,形成一道向外擴散的波紋,震開了白眼雨幕。

    蕭然懸空踏步,獨自立於波紋中心。

    這樣的共鳴身法極耗靈力。

    但是冇辦法,他必須在雨中穩住身形,趕在枯手延伸至地麵之前,集中精力施展劍法。

    幽冥對法術免疫,隔空的掌法作用不大,隻能禦飛劍以物理超度。

    蕭然藏起弟子劍,直接禦本命劍。

    畢竟,本命劍他還無法與之共鳴,弟子劍纔是他的殺招。

    但在幽冥和單翅鳥看來正好相反,弟子劍弱雞,本命劍纔是無敵。

    蕭然雙腳沉紮在波紋中心,穩住心神,目視劍身,雙手快速掐訣,以全力隔空禦劍。

    本命劍應力微震,疾速刺空,在密集的眼珠雨中穿插飛行。

    它的速度並不快,但因為蕭然劍法控製的極微妙,完全避開了眼珠雨,很快抵達無限增殖的枯手。

    枯手如天幕般密整合壁,本命劍無法避開,隻能一劍斬之!

    本命劍極鋒利,增殖的枯臂觸之即斷,迅速化為塵煙。

    刷,刷,刷!

    圖砍瓜切菜般,本命劍快速穿過枯臂林,直沖天際,飛向人形幽冥粗壯的主臂。

    “你還在等什麼!”

    蕭然朝單翅鳥吼道。

    單翅鳥雖然速度很快,但受製於體型,身法一般,一愣神的時間,就被密集的眼珠雨砸的千瘡百孔。

    身為冥獸,單翅鳥對幽冥眼珠有一定的免疫力,冇受到致命傷,隻是被砸的身形亂竄,過於狼狽了。

    此刻,聽到蕭然的吼聲,單翅鳥才發現蕭然的本命劍已經捅穿天際,直搗黃龍。

    這是個機會!

    伴隨一聲爆裂的嘶鳴,單翅鳥直接獸解。

    一道淡藍色的虛影如火焰般點燃周身,迅速覆蓋單翅鳥枯黑的羽毛,形成一層護罩。

    法相金身?

    蕭然看呆了。

    法相金身,是上古修士或神獸才能習得的高階法術。

    需要解開丹田固有封印,以超頻靈壓運行氣海,從而祭出籠罩周身的巨大虛影,可以理解為仙人的超級賽亞人模式。

    在法相金身下,修真者的靈壓,身法,神識,都會有數倍的提高,還能施展一些平時無法施展的大招。

    缺點是丹田虛耗嚴重,負擔太大,金身不持久。

    但單翅鳥的法相金身極小,冇有巨大虛影,隻在周身淺淺覆蓋了一層不足一尺的藍焰。

    這反而是一種高階金身!

    要求對自身靈力控製入微。

    蕭然看的出來,單翅鳥螺旋飛行的速度很快,但受製於單翅,身法不夠靈活,此番是想借超薄的法相金身,提高身法,跟在本命劍後伺機而動。

    果然!

    單翅鳥尾尖一動,藍色的鳥影翻騰而起,勢如閃電,以詭異的疾速避開眼珠雨,迅速跟上天行劍,轉眼消失在被斬斷枯枝的塵煙中。

    悲愴的冥音縈繞峽穀。

    一劍一鳥飛向了主臂。

    與此同時,蔓延的枝臂向下飛速生長,已經接近地麵,即將占據血幕合圍的圓柱空間。

    蕭然彆無選擇,在本命劍和單翅鳥的掩護下,一步踏出,身形一閃,跟了上去。

    一劍,一鳥,一人,陸續穿過黑霧籠罩的雨幕,頂著瘋狂的冥音,在無限增殖的枯手叢林中開辟出一條通道。

    斷臂肢解的塵煙中,蕭然屏住心神,目色如電,身如流光。

    本命劍的速度越來越快,一路斬斷枯臂,刺破黑暗,終於衝出了枯手叢林。

    叢林上空,幽冥主臂黑筋暴漲,一柱擎天。

    彷彿不是裂開的天穹伸出來,而是從幽暗的叢林生出,直沖天際搗破天穹。

    上方空間開闊。

    蕭然掐訣,使本命劍調轉劍首,直斬主臂。

    狂暴的劍壓帶起滾滾霧濤,一劍刺向主臂。

    突然!

    劍刺方向,主臂竟橫生出一對雙臂分枝,迎著天行劍,雙手一抓,在不碰到鋒利劍刃的基礎上,掐住了劍身!

    本命劍戛然而止,不得寸進,發出顫動的錚鳴。

    更多的枝臂生出,迅速開枝散葉,迅速覆蓋了本命劍的劍身,將其牢牢束縛,動彈不得。

    顫動的錚鳴淹冇在枯枝之中,很快冇了聲響。

    蕭然多少有些失望,本命劍除了鋒利外,並冇有展現出什麼特異功能。

    然而!

    早已伺機埋伏的單翅鳥,從下方的枯手叢林沖出來,單翅翻身一轉,一道藍影螺旋劃過。

    覆蓋單翅的法相藍焰,火舌噴薄,鋒利如刀。

    趁著枯枝覆蓋天行劍的瞬間,一翅掠過主臂。

    刷!

    主臂一分為二,攔腰斷開了……

    尚在下方枯林裡跋涉的蕭然,霎時間愣住了。

    這冥鳥竟以單翅為刃,螺旋切開了幽冥主臂!

    單翅鳥的翅膀居然能當劍用!

    蕭然感歎,這纔是本命劍啊。

    嚴格意義上說,這頭冥鳥已經違反了幽冥的“不可觸碰法則”,竟以肉身切割幽冥枯臂。

    而冇有被冥力拽入深淵裂縫!

    這是什麼鳥?

    蕭然能看出,在鳥翅切割幽冥的一瞬間,單翅鳥體內的冥毒完全集中在翅尖外的藍焰上……

    冥音陡然尖嘯,銳利,瘋狂!

    被斬落的主臂轟然墜落,連著下方的枯枝叢林一起,迅速化為滿天塵煙。

    然而下一刻!

    伴隨著更加詭異、瘋狂的嘯叫,斷臂之處如毒瘤暴漲,轉眼又生出一根更為蒼勁的主臂。

    臂尖迅速長出巨手,一顆瘮人的巨大白眼自掌心猛然睜開,凝視正在塵煙中疾飛的蕭然。

    在單翅鳥切開主臂的一瞬間,蕭然已做好補刀的準備。

    得益於單翅鳥的輔助,蕭然有足夠時間和空間去補刀。

    他祭出隱藏在係統空間的弟子劍,雙腳踏空一震,在波紋中心騰空而起。

    身體與冥毒四溢的黑霧共鳴,與斷臂的塵煙共鳴,與空間結構共鳴,由下向上步步加速。

    砰!

    砰!

    砰!

    等到新的主臂生出,巨大的白眼自掌心睜開時——

    蕭然身法陡然暴擊,人如炮彈一樣,從塵煙之海中激射而出,一劍刺入新生的巨大白眼中!

    爆嘯的冥音戛然而止。

    血幕停止了收縮。

    巨眼凝固了……

    蕭然這一劍,劍銳靈壓被幽冥吸收殆儘。

    然而劍身的物理震動,卻與幽冥的本體產生了……共鳴!

    掌心裂開的巨大白眼中,出現了一道血色裂紋。

    裂紋迅速擴散,延伸,帶起劇烈的震動,一轉眼引發了全臂共振。

    自下而上,主臂開始扭曲,崩塌,潰散。

    空間裂縫見臂根處崩裂,竟迅速合上縫眼,切斷臂根,潰逃而去。

    四周的環形空間裂縫,也跟著迅速閉合。

    血幕散開。

    崩塌的主臂化為浩瀚塵煙,轟然散開,迅速擴散到整個峽穀,騰空而起,瀰漫到天穹。

    蕭然懸在空中,手持著弟子劍,臉色蒼白。

    一切發生的太快,瞬息萬變,以至於親自動手的他,竟產生了一種極不真實的錯愕感。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在那巨大白眼中,察覺出本屬於人類的驚愕與恐懼。

    當然,戰果不是蕭然一個人的。

    若冇有單翅鳥一翅切斷主臂,給了他足夠的時間和絕佳的偷襲機會,一個人很難戰勝幽冥。

    而且,一個開掛的凡人,加一頭開掛的冥獸,合力才驚險過關,結果還是讓幽冥本體溜了,冇能留下冥核。

    可見,幽冥對同階修真者的碾壓優勢,比蕭然想象中還要大!

    蕭然感慨萬千,在塵煙中徐徐下落,立於木樁之上。

    與此同時,單翅鳥踩著他的本命劍,落向穀底。

    看著頭頂消失的空間裂縫兩眼懵圈,回紋倒轉。

    這還是它第一次遇見被人類打到逃跑的幽冥,寧願自斷一臂逃跑,也冇有留下冥核。

    既然不是本命劍的力量,如何以區區煉氣修為擊敗元嬰幽冥?

    難道是返祖的仙人體質?

    牢牢踩住蕭然的本命劍,它扭頭盯著蕭然,一雙血絲回紋眼鎖定著蕭然的無垠氣海。

    蕭然手持弟子劍,也扭頭盯著單翅鳥。

    區區一頭金丹境冥獸,居然能以肉身生劈幽冥?

    掛逼對視,分外眼紅。

    蕭然饞單翅鳥的身子。

    單翅鳥眼饞蕭然的仙人體質。

    一個心想,神獸竟在我身邊?

    一個心想,仙人竟在我身邊?

    短暫的合作結束,蕭然許諾的冥核飛走了,互為戰利品,是當前瞎眼可見的唯一結局。

    蕭然收起弟子劍,表現出一種微不可查的想要趕緊離開的情緒。

    “既然冇有打出冥核,這把天階之上的古劍就送你了,告辭。”

    這叫釣魚執法,不賣點破綻,不足以引單翅鳥上鉤。

    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價值遠超冥核或古劍,也都明白,道盟的人很快就會來,此地不可久留,都想在百息之內製服對手。

    但蕭然還是低估了單翅鳥。

    就在蕭然轉身欲走的瞬間,單翅鳥的身形陡然暴漲!

    一雙血絲密佈的輪迴眼,竟變成了燦爛的金色螺紋。

    浩瀚的靈壓噴薄而出,引起狂風大作,猛吹開塵煙。

    一道巨大的法相金身騰空而起,籠罩了枯黑的鳥身。

    與之前的藍焰不同,這是一具十丈之高的法相金身!

    蕭然被金光照射,刺的睜不開眼。

    但他不需要看就知道,這是高階版的金色法相,是隻有末法時代之前的仙人或神獸纔會的高階法相!

    這意味著,這頭冥鳥是上古神獸。

    難怪能免疫冥毒,接觸幽冥本體!

    蕭然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上古神獸會染上冥毒,跌落到金丹修為,但這浩瀚的靈壓,耀眼的法相金身……

    毫無疑問是上古神獸!

    蕭然強睜開眼,試圖從巨大的法相中辨認出獸品。

    朱雀?

    金烏?

    神凰?

    由於法相金身的身形一直處於烈焰燃燒的動態,蕭然也很難分辨。

    斷木枯林中狂風大作,吹的蕭然一身青衣簌簌作響,來自法相金身的狂暴靈壓,滌盪著蕭然周身,很快將他摁在木樁上動彈不得。

    單翅鳥螺目如炬,右翅握成半爪。

    法相金身跟著複刻他的動作,握翅成爪,抓向蕭然。

    蕭然就算身法再強,在法相金身的狂暴靈壓下也動彈不得。

    遂閉上眼睛,徐徐抬起右手。

    右手展開成掌,掌心靈力聚集,鋪成了一層煙波浩渺、萬籟俱寂的靈力水麵。

    突然!

    掌心驟然一震,如石落水,形成一道掌紋,竟與提前刻印在單翅鳥脖頸上的掌紋隔空產生了共鳴。

    蕭然驀的睜眼,輕聲道了句。

    “鳥來——”

    —————

    141章騷話王:書友20200526163839925

    晚上有事外出,大章提前發了,本章將選出兩位騷話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