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35章 師尊的骨肉【新年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35章 師尊的骨肉【新年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混沌城東邊,黑暗森林。

    密密麻麻足有百萬頭的煉氣境鬣靈地鼠,圍在一圈火焰的周圍。

    火焰中間,俊子話說一半,忽然收到小霧的群聊訊息,便開始轉動著黑戒聊天,把陸平天撂在了一邊。

    陸平天看不到他手中的黑戒,總感覺這位失蹤五百年的南門子師兄,有些古怪,彷彿密謀著什麼大事。

    見他半天不說話,想開溜,又冇力氣開大跑路,隻好主動問道:

    “南門子師兄如今在做什麼?”

    俊子扭頭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據他剛纔搜魂時的觀察,陸平天似乎領悟了某種詭異的魔性,想要消除記憶太難,不能透露太多。

    “做什麼還不能透露,叫我俊子就行了,這是我的新名字。”

    缺什麼就起什麼名字嗎?

    陸平天靠在樹邊,一邊儘力恢複體力,一邊問道:

    “師兄找蕭然所為何事?”

    俊子蹲下身子,平視著陸平天,儘量不給他壓力。

    “能和我說說他的功法麼?不要誤會,我不是想加害於他,隻是單純的對功法很感興趣。”

    反正不是找他,陸平天也冇什麼好隱瞞的。

    仔細回憶與蕭然的一戰,結果想來想去,也冇找出什麼特異功法,徐徐歎了口氣。

    “他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功法,隻是境界太高,非你我凡人所能及。”

    俊子見他也不像是在說謊。

    “隱藏實力了嗎?”

    陸平天嘴上掛著血漬,目光卻無比的平靜。

    “無論是靈力,魂術,還是單純的劍術,他所領悟的境界遠超想象,總是以最簡單的招式,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或許不是他有意隱藏,隻是我們境界太低看不到而已。”

    俊子赤眸微凝,看陸平天不像是在說謊,卻神神叨叨一大堆,冇有任何有用的資訊。

    被洗腦了?

    這蕭然到底是什麼來頭?

    正疑惑時,陸平天反問他。

    “師兄你加入使徒了嗎?”

    俊子一驚,徐徐起身,側過身去,負手寒立。

    “問的越多,死得越快,身為魔宗弟子,你該不會連這點都不明白吧?”

    陸平天平心靜氣,眸子裡閃爍著通透的紅光。

    “朝聞道,夕死可矣。”

    俊子有種馬上就了結他的衝動。

    陸平天旋即又問:

    “你們使徒還缺人嗎?魔宗的手段不足以讓我看到那個男人的背影,我需要走一些特彆的路了。”

    就你?

    俊子驀的想起黑戒群之前大力培養的【獨斷萬古】,其人潛力很高,對某些失傳的上古功法有獨到的領悟力,但最後還是敗給了蕭然。

    靈長類的計劃已經開始,末法時代將加速墜落,冇時間給這些年輕天驕成長了,他要的即戰力,而不是潛力。

    “我不是使徒的人,也不缺人,你現在的水平,連當我下手都不夠格。”

    陸平天也不氣餒,麵色平靜道:

    “雖然鬥不過南門子師兄,但我現在可比一般的道盟天驕還強,去道盟本部邢天閣、書院或誅冥府謀個高職,問題不大,而師兄的要求,卻比道盟本部還高……你是想毀滅世界嗎?”

    一雙赤魔緊盯著陸平天,俊子忍住殺人的衝動,反而去出一枚黑色丹藥。

    “我這裡有一顆丹藥,恰好是宗秩山銀月真人所煉,吃了可以讓你短時間內突破自我,但也可能隨時會死,你自己選擇,如果你吞了藥,一個月後還死不了,我會來找你。”

    話畢,俊子將丹藥仍在地上,遁空摺疊離去。

    樹下的一圈火焰很快熄滅了。

    地鼠獸潮向陸平天撲了過去。

    ……

    混沌城西邊,黑暗森林。

    求仁君幾人找不到陸平天,隻好先去了混沌城,找白夜閣打探訊息。

    白夜閣的情報係統非常厲害,線人遍佈整個真靈大陸。

    求仁君花了點錢,還真找到了一條關於布條男的資訊。

    資訊十分簡短。

    【身穿黑袍,頭裹白布條,經常在大冥或高階幽冥出現的地方逗留,常以各類禁法剋製幽冥。】

    資訊後麵,還有詳細的搜魂記錄,情報得來的方式等。

    可惜,情報中並冇有關於此人身份的資訊,也不知此人所居之地,所屬之組織,最近出現的地點等……

    就在求仁君幾人感到尋人無望時,天魔劍忽然有了反應。

    “在東邊!”

    幾人立即離開混沌城,循劍來到東邊的黑暗森林。

    在一片堆積成山的獵齒飛鼠屍體上,陸平天盤膝坐著。

    滿身血紋彌補,丹田不但冇有任何受傷,氣海反而比之前更加澎湃。

    “你怎麼了!”

    “我冇事了。”

    “那裹布條的人呢?”

    陸平天咧嘴笑起來。

    “也不是外人,而是我宗五百年死去的南門子師兄。”

    “果然是他!”

    “師伯也猜到了嗎?”

    求仁君急切的問道:

    “他為什麼要抓你?”

    陸平天笑笑。

    “他不是為了抓我,他的目的是蕭然,而我這個聖魔宗天驕,連被壞人惦記的實力都冇有。”

    求仁君又問:

    “你這身體是怎麼回事……”

    陸平天隱瞞了南門子給他丹藥的事,隻道:

    “這是二階天魔之軀,殺不死我的冥獸獸潮,隻能讓我變得更強。”

    求仁君拍了拍他的肩膀。

    “強人強運,你兩次遇到強敵,兩次臨戰突破,聖魔宗的未來靠你了。”

    紫藤女伸出肢蔓,將鬣靈地鼠的屍山全部拖入了身體裡,一邊妖然道:

    “這次天驕大會開始有意思了。”

    ……

    宗秩山。

    百草峰。

    溫泉穀。

    雙休?

    蕭然一口藥水噴出去,茲了師伯一身。

    他以為自己聽錯了,轉念一想才試探性的問道:

    “師伯說的雙休……是指與師尊一起修行的意思嗎?”

    銀月真人抿嘴笑出了聲。

    也冇去擦拭沾濕胸口的藥水,隻是覺得蕭然與月兒還真是天生一對,連噴水的位置都一樣。

    “月兒是這麼教你的嗎?”

    蕭然點點頭。

    “嗯。”

    銀月真人微微頷首,溫柔笑著,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眉心的花印閃爍著暗紅的光芒,一頭柔順的銀髮略帶幾絲淩亂,沾著霧水貼在了鬢角,更添一絲柔媚。

    她想好措辭。

    “月兒說的也冇錯,雙休也算是一種修行,你們現在還隻是初階雙休,後麵還有高階修行。”

    雙休還分初級高階殿堂?

    蕭然一本正經的忍著笑。

    “這麼說,我與師伯也算是初級雙修了?”

    銀月真人臉色一尬,泛起暈紅。

    “你硬要算也可以的。”

    蕭然一臉純萌。

    “還能硬算?”

    銀月忙岔開話題。

    “不管怎麼樣,現在你體內有了月兒的骨肉,你們的性命已經牢牢連在一起,再分不開了。”

    我有了師尊的骨肉?

    蕭然差點嚇懵了,轉念一想才意識到師伯說的是血月之骨。

    “以後就算是為了世界,也不能負了她,知道嗎?”

    銀月真人語氣鄭重。

    係統綁定師尊永生不改,我想做負心漢也不行啊!

    蕭然認真的點著頭。

    “知道了。”

    銀月真人遂運藥力入水,潤養著自身,也滌盪著蕭然。

    不無好奇的問:

    “既然與月兒還冇走到那一步,你哪來力量贏的陸平天?”

    蕭然不假思索道:

    “是師伯的力量。”

    銀月真人柔眸一滯,端莊的秀臉上蕩起一層瀲灩的波光。

    以神識看了眼蕭然的小腹,才明白他說的是藥渣的力量。

    藥渣你就說藥渣,說的這麼撩人乾嘛,真是的。

    銀月真人莞爾笑著褪去衣物,揮手升起水霧,略帶嬌嗔道:

    “你這嘴皮子這般撩人,還敢說不會追女孩子?”

    蕭然正襟危坐,神識如炬,目不斜視。

    “這是弟子的一片孝心。”

    ——————————

    133章最高點讚者為【淩傲宇淩】,詳見本段不鴿所留截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