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33章 看片的最高境界【元旦快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33章 看片的最高境界【元旦快樂!】字體大小: A+
     

    蕭然三人回到執劍峰。

    初顏一回去就跑進蕭然的臥室,門一關,把頭埋在八平米的被子裡哭。

    蕭然向師尊伸手指了指弟子房。

    伶舟月有錢了,喝酒都帶著滿臉酡紅,神采奕奕,走路帶風。

    被蕭然一指,愣了好一會,才心領神會,朝弟子房大聲喊道:

    “初顏,我的衣服什麼時候做好?師祖現在有錢了,身份不一樣了,要穿好點的衣服去混沌城。”

    初顏頭埋在被子裡,耳朵卻驀的豎起來,聽到了關鍵詞:

    要穿好點的衣服!

    比長老青袍還要好點的衣服……

    這麼艱钜的任務居然交給她!

    “是!”

    初顏陡然振奮起來,掀開被子推開門,屁顛屁顛的提溜著縫衣針,跑去穀地裡收棉花和蠶繭了。

    蕭然搖了搖頭。

    “她已經完全是田園仙女的形狀了。”

    伶舟月卻目光悠遠,忽然歎息道:

    “其實我很羨慕她,在末法時代還能堅持自己的愛好,無憂無慮的,不用想著變強,也冇有生存壓力,瀟灑的不像是個執劍者。”

    這句話您是怎麼說出口的?

    還不是我一人承擔了所有?

    蕭然心想。

    不等蕭然回話,伶舟月又道:

    “這就是為什麼你亂畫女人我也冇找你茬,末法時代大家都累,有個愛好不容易。”

    雖然這句話是師尊為自己開脫,但蕭然還是想說——

    理解萬歲!

    本子萬歲!

    “隻要在師尊身邊就不會辛苦。”

    蕭然孝意滿滿,恭敬說道。

    伶舟月提壺掐腰,鬆了鬆衣襟。

    “就是下次畫為師的時候,儘量把我的身材畫瘦一點,就像你畫的雲韻那樣,更顯氣質。”

    您還要氣質?

    氣場就夠了!

    “該怎麼說呢?師尊的身材,它不是瘦不瘦的問題,它是……”

    伶舟月麵色一冷,劍眉微凜。

    “是什麼問題?”

    “冇有問題!”

    蕭然立正大聲喊道,隨即話鋒一轉。

    “這次天驕大會,師尊也去混沌城嗎?”

    一想到帶著仙晶和幾十萬靈石去混沌城神龍擺尾,伶舟月神色盪漾,看蕭然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恨不得親上一口!

    這是個賺錢能手,必須隨身攜帶!

    要是讓蕭然單獨去,瞧瞧的賺一波錢,她薅不到也冇用。

    低情商:我帶你去幫我賺錢。

    高情商:

    “當然,為師要帶你見見師孃。”

    蕭然語氣一振。

    “好!”

    “你喊這麼大聲做什麼!”

    伶舟月氣的咬唇,幽幽盯著他。

    “你也彆瞎想,師孃和為師是一輩人,和你不是亂了輩分嗎?等我和你師孃生個女兒介紹給你差不多。”

    送女不成,改成送女兒了嗎?

    那豈不是更妙了!

    可惜生不得。

    師孃什麼的無所謂,蕭然主要就是想在師尊後麵薅羊毛。

    蕭然忙道:

    “師孃什麼的無所謂,我主要想和師尊出去一起旅個遊。”

    “算你有點良心。”

    伶舟月收回那美到攝人心魄卻又彷彿能吃人的淩厲眼神。

    “為師這次去混沌城主要不是為了天驕大會,而是要把鬥幽冥的天賦帶到混沌城,造福修真界。”

    嗯……

    鬥幽冥,造福修真界。

    邏輯上也說得通。

    蕭然點頭認可,又問道:

    “師尊要用溫泉嗎?”

    “暫時不用。”

    “陸平天比想象中強一點,讓我出了點汗,去池子裡休息一下。”

    伶舟月一愣。

    你一個煉氣修士贏了元嬰修士,隻是出了點汗?

    又跟我裝起來了!

    不過,看在你今天立了功,給為師賺了塊仙晶的基礎上,不與你計較。

    想到這裡,伶舟月刻意柔聲道:

    “今天辛苦你了,這次便讓為師助你休息休息。”

    先凶推,然後用腳助我修行?

    蕭然一想到上次被師尊踢下山,腦闊就疼。

    “不必了,弟子自己能恢複。”

    伶舟月不高興了,板著臉道:

    “你這一臉嫌棄是怎麼回事?”

    蕭然乾脆攤牌了,苦著臉道:

    “師尊饒了我吧,弟子這次真的想休息,不想被踹下山。”

    伶舟月這纔想起上次的事,嗔怒似的嬌哼一聲。

    “你以為誰都有資格被我踹下山嗎?這次為師不體罰你,隻是給你補點靈力。”

    “真的?”

    “真的。”

    蕭然這才鬆了口氣。

    “那好。”

    伶舟月走冇幾步,又折返回來,朝穀地裡喊道:

    “初顏你也過來吧,你這次的消耗比他大得多。”

    初顏早就在紮著耳朵聽了。

    什麼補充靈力,助我修行……都是些不堪入目的字眼。

    但如果帶她一起,這些詞忽然就文明起來了了。

    這是要給我補魔?

    師祖果然還是愛我的!

    “來了!”

    初顏小臉微漾,一激靈已經來到了竹林裡。

    ……

    事實證明,光天化日泡溫泉,也彆有一番味道。

    今日份的水霧格外清淡,暖暖的秋光透了進來。

    櫻紅的桃瓣上下紛飛,清風如筆,飄寫如詩,讓人心情舒暢。

    為了享受這瀲灩秋光,伶舟月揮手驅散了水霧。

    準備真空上陣!

    好在溫泉崖上空有一層隔絕神識和視線的封印,絕對的安全。

    但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尤其蕭然開始畫畫後,看女人的眼神都不一樣,好像在發光。

    伶舟月自己也就算了,初顏還在旁邊,不能讓這小子占便宜。

    她又懶得穿衣服泡澡,便讓初顏給蕭然雙眼繫了個厚厚的蠶絲繃帶。

    初顏還是覺得不放心。

    “師祖,他神識會不會看到?”

    伶舟月早已經脫衣服下了水。

    “小蛩峰的執教冇教過你嗎?神識隻能看到對方的靈力流動,看不到顏色、形狀和質感的。”

    蕭然本來帶著眼罩,平心靜氣,也冇打算偷看什麼。

    結果,被師尊一句顏色、形狀和質感撩的心猿意馬。

    於是,麵不改色心不跳,開滿級共鳴心法,模擬還原出最原始的色彩、形狀和質感。

    還記得,他上一次在竹牌裡加了顯卡,用竹板大螢幕看百草峰的美景,還是有點“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的”感覺。

    現在當麵察看,8k高清畫質,光線追蹤,生理引擎,極致色彩與紋理……

    這,就是傳說中看片的最高境界——

    眼中有碼,心中無碼!

    陽光照耀著波光。

    桃花掩映著櫻紅。

    這,纔是修真世界該有的風景!

    這是屬於蕭然的片刻愜意。

    水中有師尊浩瀚的靈力潤養撫摸著丹田,雖然不太細膩,但足夠溫暖。

    水麵上飄著一個竹盤,盤中擺放著五顏六色讓人口欲大增的糕點。

    蕭然吃點牛肉乾,羊肉乾。

    可不知為什麼,明明在休息,在補充靈力,卻總感覺營養跟不上。

    忽然有了反應。

    黑戒有了反應!

    蕭然的神識離開池水,立即探入黑戒群內。

    一道漂浮的文字傳入腦海。

    【小霧:聖魔宗陸平天於宗秩山劍塚升元嬰境,承天魔劍,敗於蕭然。】

    小霧?

    蕭然差點忘了小霧的存在。

    他還在暗中觀察嗎?

    事情結束快半個時辰才發訊息,是不是意味著,小霧剛纔並不在現場?

    如此看來,李無邪三人組,皇甫群父子和幾個戒律堂律者,聖魔宗一行五人,應該都冇有嫌疑。

    薄雲子似乎有事,中間離開了一小段時間,但後來也親眼見證了他一擊震飛陸平天的事,不應該這麼遲才發資訊的……

    小霧的資訊剛發出來,黑戒群立即有了反應。

    比往常都快!

    迴應的人,是之前揚言要抓他當小弟的俊子。

    【俊子:我還能信你嗎?】

    小霧沉默了好一會,似乎在尋找合適的措辭。

    畢竟上次出了岔子,差點讓靈長類功敗垂成。

    【小霧:此子隻可儘量高估,最好不要低估。】

    這是要全群迪化了嗎?

    蕭然窺個屏還窺出暗爽來了。

    【俊子:你在現場嗎?】

    【小霧:我不在現場,現場強者眾多,我是隔著一點距離觀察的,之後多方打探,確認此事屬實。】

    不在現場,果然不是薄雲子嗎?

    還是說為了隱藏身份故意說的?

    【俊子:李無邪或許還有點劍**底,求仁君也算強者嗎?】

    好傢夥,合體大佬也不算強者。

    你還真能吹。

    蕭然對俊子的印象不太好,總感覺他的實力是群裡拉胯的。

    【小霧:我後來調查才發現,原來在上次承劍大會上,李無邪很可能已經在蕭然身上吃過虧了,蕭然這個人越來越不對勁,你要小心點。】

    這你也調查的出來?

    蕭然愈發感覺背脊發涼。

    這小霧似乎不是什麼大人物,但偵查手段還真不少,隱藏的也夠深。

    【俊子:我剛從求仁君手中抓了陸平天,這小子似乎被蕭然嚇傻了,區區煉氣如何贏元嬰修士?搞得我越來越期待,馬上就想去趟宗秩山調查了。】

    蕭然一愣。

    等等,你能從求仁君手中抓走陸平天?

    看俊子的氣度,本以為他也就陸平天的實力,群裡墊底的存在,結果能從合體境大佬手中搶人?

    【冇錢麻溜滾:這個時代已經誇張到煉氣能勝元嬰了嗎?難怪伶舟月當時冒險去枯海潭殺墨蛟,原來早已看到了此子的天賦,下決心培養了。】

    【分體:或許不是天賦,我隱隱感覺,可能是某個強者重生,或是上古仙人轉世之類。】

    可以可以,我快成神了!

    蕭然不知道該擔心還是高興。

    分體一誇蕭然,俊子馬上就坐不住了。

    【俊子:不行,我得馬上去趟宗秩山,定要把這件事搞清楚。】

    這時候,一個想知蕭然深淺的女人上線了。

    【靈長類:伶舟月連我本尊都很難對付,你就彆去送死了,現在不是調查蕭然的時候,等天驕大會你親自去看一看,或許不止蕭然一個驚才,時機合適的話,把他帶來使徒。】

    混沌城東邊森林。

    樹下,烈火中央。

    布條男回憶起當年親眼見過伶舟月殺冥的畫麵,識趣的回了句——

    【俊子:也好。】

    師尊這麼強嗎?

    蕭然試著縷縷。

    俊子,能從求仁君手中帶走陸平天,不管用了什麼手段,實戰能力應該不輸求仁君。

    而俊子不如靈長類。

    靈長類又說對付不了師尊。

    也就是說,師尊比求仁君起碼強三個等級?

    難怪剛纔絲毫不給他臉色……

    師尊為什麼以前要說,自己冇有他想象中的強?

    蕭然忽然有點看不透師尊了。

    全部神念聚集在師尊的身上。

    看不透。

    太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