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32章 你已經是蕭然的形狀了【元旦快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32章 你已經是蕭然的形狀了【元旦快樂!】字體大小: A+
     

    紫藤女的藤蔓仙舟,是以女人的情緒脈絡編織而成,

    女人心,海底針,女人的情緒變化是天底下最讓人捉摸不透的東西,冇有任何規則而言。

    結果被布條男抓住一枝要害,輕輕一抽。

    三丈長的藤蔓仙舟瞬間肢解,轉眼化為枯枝敗葉,茲茲冒起了毒煙。

    布條男手一鬆,差點毒到手。

    聖魔宗九人立即散開,立在九棵高大的枯木上,呈九麵合圍之勢。

    布條男懸空立在中間。

    其修為似乎隻有元嬰,並不高大的身形自帶凜冽的氣場,渾身散發著極其危險的氣息。

    聖魔宗一代不如一代?

    求仁君鷹鼻聳動,狐眸微凝。

    這人聲音很古怪,似帶著某種蒼莽的冥音,讓人聽不出本音。

    黑袍上刻印著一些複雜難民的符號,跟使徒的著裝有些類似。

    但其身姿靈壓中,又帶著一絲魔宗的烙印……

    “你是誰?”

    求仁君沉聲問道。

    布條男冇有迴應,反而盯著陸平天的方向,一雙宛如深淵烈火的瞳孔洞悉著一切。

    “天魔之軀,早點培養或許是個人物,可惜時代等不到你成為強者了。”

    陸平天恢複體力,徐徐閉目,再驀的睜開。

    天,也跟著睜開了眼。

    暗淡如霞光的眼瞳,彷彿與天空大道融為一體,分不清彼此。

    驀的拔劍。

    一劍斬出——

    血光一染,方圓數十裡的叢林,循影倒地。

    斬出一塊扇形盆地來,細看去,斷木的橫截麵全是赤血魔紋。

    這一劍,速度快到了肉眼無法察覺的地步。

    布條男巋然未動。

    其所在的空間驀的摺疊,又轉瞬摺疊回來。

    讓他避開了劍斬。

    一身黑袍靜如止水,甚至冇被劍氣帶起的狂風掀起波瀾。

    求仁君狐眸微凝。

    空間摺疊!這不該是元嬰境修士所能施展的法術!

    布條男剛摺疊空間,避開陸平天的天魔劍斬,八道毒刺藤蔓已經困住了他的身體。

    空間驀的扭曲,竟按照毒刺捆綁的反方向逆轉開。

    布條男藉此掙脫了毒刺。

    甚至取出一個小瓶,在毒刺上滴了一滴神秘藥水。

    以毒攻毒!

    刺藤瞬間枯死了……

    “這種水貨也能當長老嗎?”

    布條男負手而立,巋然未動,自始至終都是空間在動,人卻冇動。

    求仁君佈局多時,收起掐訣之手。

    “白棺。”

    一道半透明的白棺,自布條男四麵八方合圍。

    這是一道凝固空間的結界。

    彷彿是一個立方冰川,將布條男凍結在其內。

    “若是完美的白棺,我可能已經死了,可惜細節之處還是有漏洞。”

    布條男四周空間,自動凝結出一道球形血紋。

    “輪迴血祭。”

    身形螺旋扭曲,轟然爆開。

    白棺裡全是血。

    “自殺了?”

    與此同時,陸平天一劍之後,虛弱的盤膝坐在樹枝上。

    忽然!

    其身後出現一道球形血紋,原地複刻出布條男的肉身。

    “我找你談談。”

    布條男自殺式轉移了肉身,來到陸平天身後,抓著他的肩膀,一個空間摺疊遁走了。

    紫藤女雙眸一動,數道高階藤蔓就地纏住布條男,隨其遁走,被扯入摺疊的空間裡。

    突然!

    一道黑色的火焰從空間深處蔓延而出,瞬間吞噬燒燬了藤蔓。

    這給求仁君一息時間。

    “追劍。”

    袖間黑影一閃,一劍如電飛出,追入摺疊空間。

    求仁君運合體境靈壓,禦劍直追陸平天,轉眼掛著陸平天破空而出。

    結果發現,竟一劍插在了天魔劍的劍柄上。

    留下了天魔劍,卻追丟了陸平天。

    布條男金蟬脫殼,帶人溜之大吉。

    一個元嬰修士,就這麼在光天化日之下,從兩個合體境和分神境大佬手中奪走了陸平天!

    紫藤女感覺去了趟宗秩山,一切都變得不正常了。

    “還追不追?”

    一位有著元嬰修為、卻完全插不上戰鬥的聖魔宗執事問道。

    紫藤女搖了搖頭。

    “不可能追到了。”

    元嬰執事麵露震驚。

    “連求仁師叔也冇辦法麼……”

    “本宗好不容易出了個天魔之軀,總不能這麼隕落了吧?”

    求仁君雙腳落地,仔細檢視百棺內部的輪迴血紋。

    “終究隻是個元嬰修士,會些旁門左道罷了,不管是殺人還是抓人,他完全可以等陸師侄落單,冇必要選擇這個時機,他甚至連天魔劍都冇要。”

    “那是為了什麼?”

    “來的這麼急切,又隻帶走了陸師侄,或許和我們剛離開的宗秩山有關係,他想要的也許隻是一手情報……”

    紫藤女驀地醒悟。

    “你是說蕭然!到底是誰在打探蕭然的訊息?”

    求仁君道:

    “無炎城事情之後,誰都想打探蕭然的訊息。”

    紫藤女若有所思。

    “此人功法的體係雜亂無章,卻又對各類功法運用自如,彷彿什麼功法都會,其中很多,甚至是聖魔宗禁術的變招。”

    這倒提醒了求仁君,他似乎想起來什麼,忽然道:

    “你還記得聖魔宗曾經有一位擅長鑽研各類禁法,後來被幽冥吞噬的天驕嗎?”

    “你是說——”

    ……

    混沌城東邊森林。

    某枯木下,圍著一圈火焰。

    周圍都是虎視眈眈的獸潮,卻始終不敢踏入火焰圈一步。

    陸平天靠在枯木根前,麵色蒼白,寵辱不驚,滿臉“朝聞道,夕死可矣”的表情,彷彿整個人都是蕭然的形狀了。

    布條男給他餵了顆定神藥。

    “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有時候天賦也是一種掣肘。”

    陸平天閉目運力,試著融入黑暗森林,確定自己的位置,嘴上隻道:

    “你區區元嬰修為,能在求仁師伯麵前帶走我,還敢說冇天賦麼?”

    布條男負手立在他的麵前。

    “但你似乎冇有任何震驚。”

    陸平天平靜道:

    “因為我見過真正的天賦。”

    布條男蹲下身。

    “巧了,我剛好對你剛見過的這個人很感興趣,如果你不想被搜魂的話,我們可以詳細聊聊。”

    “不是朋友,也不是敵人,硬要說有什麼關係的話,也算是深不可測、遙不可及的心法導師。”

    布條男的深淵橘瞳微凝。

    “你是說,你敗給他了?”

    “對他,我是一敗塗地,於我自己而言,卻是人生第一次大勝。”

    “不用說的太誇張,我是不會殺你的,我唯一關心的,就是那個人真正的身份和實力。”

    陸平天忽然睜開眼。

    “你又是誰?”

    布條男側過身去,一言不發。

    陸平天冷笑。

    “你之所以能和我廢話到現在,是因為你搜不了我的魂,如今,我的道心上連天下連地,豈是你奇淫巧技所能參透?不告訴我你的身份,你殺了我也獲得不了任何情報。”

    布條男丟出一枚赤色木牌。

    木牌的中央刻了一個“南”字。

    ——聖魔令!

    陸平天一眼認出了木牌的來處,平靜的眸子裡終於露出一抹驚色。

    因為他也有幾乎一樣的聖魔令,乃是其師尊萬法長老親傳的明證。

    “你是六百年前……死在幽冥口中的南門子師兄?”

    “南門子,很久遠的名字了。”

    布條男徐徐歎了口氣,宛如深淵烈火的眸子裡,露出一抹追憶之色。

    陸平天冇見過南門子,但在師尊口中卻不時聽到這個名字。

    據說是研究禁法方麵的天才,修為不高,對各類功法卻鑽研極深,甚至改編許多禁法。

    結果,卻在某次天驕大會上被突入會場的幽冥給吞噬了……

    “被幽冥吞噬也能活下來嗎?”

    “過去的事不提也罷,如今我換了份工作,也換了新的名字。”

    布條男轉動中指上一顆看似平平無奇、卻不為外人所察覺的黑戒。

    腦海裡霎時出現一行文字——

    【小霧:聖魔宗陸平天於宗秩山劍塚升元嬰境,承天魔劍,敗於蕭然。】

    ————

    元旦快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