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9章 看吧,這就是不加錢的結果【雙倍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9章 看吧,這就是不加錢的結果【雙倍求月票!】字體大小: A+
     

    一瞬間蕩起的波紋,帶起秋風,靈氣,空間,接連發出刺耳的音爆,最終與血影巨手共振,瞬間蕩碎了魔影。

    陸平天憑空抬著手,冇了特效。

    震驚之餘,忽然有些尷尬,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了。

    對於他來說,這一擊隻是為了抓住動彈不得的薑初顏,隻是稀鬆平常的一擊,力量並不強。

    但誰能想到,蕭然竟以煉氣修為,震開元嬰境靈壓……

    作弊也得有個尺度吧?

    陸平天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擔心的是,不管天賦高低,年紀幾何,蕭然的硬實力深不可測,遠超薑初顏,很可能是某個強者分身。

    之所以偽裝成年輕的親傳弟子,不僅是為了隱藏薑初顏,還是在保護她!

    宗秩山的套路,太深了!

    劍棘層內部。

    初顏前一息還嚇得小臉蒼白,見蕭然來了,也冇什麼震驚的,一激靈跑開了,乖巧立在伶舟月身邊。

    劍棘層外圍。

    紫藤女妖嬈的五官露出驚色,喃喃猜道:

    “這是萬物空鳴心法?”

    求仁君眉頭緊皺,點了點頭。

    萬物空鳴心法雖是天階心法,但他早年見過不止一次。

    也有人能練到越級挑戰的境界,比如以煉氣戰勝築基。

    但像蕭然這種能把萬物空鳴練到這種近乎完美的境界,他從未見過。

    剛纔的一瞬間,他甚至感覺,蕭然整個身姿彷彿融於天地之間,要不是親眼看到他,甚至察覺不到其存在。

    就算他的體質、心性和天賦都完美合適修行此心法,冇有上萬年的悟道和積累,是不可能達到這種境界的。

    他聽說,此子凡人時就被伶舟月帶上執劍峰,三日煉氣,一個月就在無炎城戰勝了葆幗真人。

    如今入門不過兩個月,便已經和元嬰修士分庭抗禮了。

    將所有線索連成一片,一個不祥的預感在他心頭浮現……

    此子該不會是千鈞子的分身吧?

    雖說末法時代,靈氣稀薄,一切法術講求節省靈力,製造分身太過奢侈,但蕭然對靈力的使用,極其節省,都是四兩撥千斤的巧力。

    就算他不是千鈞子的分身,也一定是某個強者的分身!

    不過,也不必擔心……

    從剛纔蕭然的反擊來看,他用萬物空鳴心法,將自身氣海與魔影靈壓連在一起,肉身瞬間共鳴,以浩瀚氣海硬抗元嬰靈壓,反震血影。

    手段很巧妙,姿態也很瀟灑,但如此費儘心思,也暴露出他的極限。

    求仁君可以肯定,蕭然暫時還冇有元嬰級的硬實力,持久戰打起來,他甚至還不如薑初顏!

    另一邊。

    李無邪一看到熟悉的共鳴之力,兩眼發黑,手捧的黑砂壺莫名發顫。

    本是來保護蕭然的,現在他隻想看戲。

    皇甫群好不容易等到場麵均勢,忙上前沉著臉,對陸平天道:

    “切磋到平手也差不多了,師侄何不先承劍,若是對劍不滿意,仙晶大可退還給你們。”

    伶舟月一聽到仙晶退還,馬上就火了,清顏微繃,一本正經道:

    “道心不穩,如何承劍?”

    皇甫群:

    “……”

    經曆過之前的絕望後,陸平天這一次雖然知道蕭然頗有實力,但也冇想太多。

    蕭然雖然化解了他的一擊,但用的巧勁太多,他還需要再試試。

    於是再次拔出佩劍,劍指蕭然道:

    “我要領教的是蕭師弟的本命劍。”

    蕭然板著臉,認真說道:

    “想讓我拔劍,你得加錢。”

    陸平天咬牙忍住氣,臉一沉,繃緊元嬰,拔劍一揮,萬劍齊發。

    千萬道劍影,直插蕭然!

    蕭然微微皺眉。

    他防禦雖強,但若不出暴擊,確實隻有金丹的攻擊力。

    剛纔見陸平天那道手影隻是看起來誇張,實際上並不強,才咬牙裝逼將其震碎。

    現在這千萬道黑色劍影,基本上是滿血元嬰之力,他無力震碎,也冇必要震碎。

    蕭然巋然不動,隻以肉身硬抗。

    眨眼間被劍影吞冇。

    劍影刺身,直接被二階共鳴之力震散一半靈力。

    餘靈侵入肢身,順著周身血脈直衝丹田,又被蛟丹凝結的丹壁吸收一半。

    其餘靈力滔然灌入氣海,結果連個泡都冇冒出來,就消散一空了。

    蕭然也就費點力氣驅動共鳴之力,以保護肉身不受影響,後麵全靠體質硬抗,毫不費力。

    全程硬抗。

    一劍如此,劍劍如此!

    千劍萬劍,如潮水湧來,結果像沖刷在石頭上一樣。

    漸漸的,陸平天自己也吃不消了,額頭滲出細汗。

    蕭然見陸平天一直拿劍指著他,也怪累的,便道:

    “如果你現在停手,我們還是好朋友,你承你的劍,我當我的天驕……不,如果你真想當天驕,可以帶著仙晶來執劍峰,咱們坐下來詳談。”

    陸平天劍指蕭然,咬牙強作鎮定。

    “你以為到這種地步,我還會上你的當嗎?”

    蕭然笑的很真摯。

    “這次我是真心的。”

    瞬間!

    李無邪臉黑。

    求仁君臉黑。

    蕭然一句話,既侮辱了聖魔宗,也侮辱了道盟。

    好在取悅了師尊。

    【恭喜宿主獲得1孝心值!】

    可見師尊還真在期待這事……

    道盟也好,聖魔宗也罷,在他的一片赤誠孝心麵前,都是塵埃罷了。

    颼!

    蕭然正覺愜意,陸平天驀的身形一閃,一劍刺了過來。

    陸平天一番遠戰不但冇討到便宜,反倒虛耗自身,手都抬麻了。

    近戰雖然丟他元嬰大佬的臉,但足以致命!

    蕭然心思還在琢磨著孝心值,身體卻已經本能的拔出了弟子劍。

    不拔劍硬抗的話,對肉身傷害值太高,最後還是要消耗大量靈力恢複,得不償失。

    雙劍相抵——

    鏗!

    與陳躬行對劍一樣,蕭然瞬間被震退數丈之外,雙腳留下兩道足印,由山體卸去了陸平天大半的劍力。

    陸平天也被震的右手一麻,渾身一激靈顫動。

    但看到蕭然退出十丈之外,他明白了。

    果然!

    雖然蕭然冇受傷,但他終於觸及到蕭然實力的極限了。

    不過是個奇淫巧技之輩,套路多而已。

    根本不是他對手!

    隻要發揮速度優勢,找出起防禦漏洞,一劍觸及起肉身,他定扛不住。

    陸平天身形一閃,再刺一劍。

    鏗!

    蕭然揮劍格擋,又被震退數丈,雖然有些狼狽,但依然安然無恙。

    陸平天有些奇怪。

    蕭然看似速度很慢,每次都似避之不及,但總能慢慢悠悠的,最劍觸肢身的瞬間拔劍抵擋。

    彷彿能預判他的動作一樣。

    陸平天不信邪,開始加速亂殺。

    蕭然也跟著亂擋。

    二人龍飛鳳舞,揮劍如雨。

    不管劍震多麼雄渾,蕭然始終腳踏山體,不離半步,被陸平天攻擊的滿山亂滑,在地上留下一道道深渠。

    整座山都跟著微震!

    他的身法並不好看,陸平天姿態優美,劍法淩厲,甚至是暴戾,卻始終無法擊倒他,甚至無法讓他雙腳離地。

    他的身法慢悠悠的,如老人太極,陸平天身法極快,卻始終拿不到速度優勢,觸及到他的肢身。

    他的劍法看似稀鬆平常,漏洞百出,陸平天剛要攻擊漏洞,他身形一動,又不是漏洞了。

    十幾劍下來,陸平天氣喘籲籲。

    蕭然卻似閒庭閒步,不累不喘。

    劍棘層外圍。

    李無邪看到這熟悉一幕,頓時臉黑如墨,腰疼發麻,雙手緊握著黑砂壺,默默抿了口枸杞茶。

    陸平天也差不多是同樣的感覺。

    明明自己要比蕭然強的多,為什麼就打不穿打不死呢?

    果然和薑初顏一樣,還是得大力出奇蹟。

    刹那間,陸平天青筋綻出,全身血紅,靈壓暴漲數倍。

    道髻忽然被衝開,長髮四散,無風揚起,身上籠罩著淡淡的宛如血霧的紅光!

    冇靈解也能暴走?不愧是魔宗!

    蕭然正驚訝時,陸平天身形一閃,一劍劈來。

    一劍落下,勢如刑天,風從雲集,天地震動。

    因為這一劍速度太快,威力太強

    逼的蕭然被動的,隨手擋了一劍。

    砰!

    彷彿一劍劈在滔天浪頭,陸平天的劍力尚未施展出來,一浪打上頭頂。

    隻聽一道震力炸響,陸平天身形一震,劍丟人飛,宛如炮彈斜著倒轟上了天。

    起初,他速度並不快。

    正要運力正身,突然身體一震,與周圍罡風產生共鳴,發出一道詭異的爆震,陡然加速飛行。

    很快又與空間共鳴,彷彿被一道無形的牆壁推著向前。

    還來不及反應,身體再次震響,竟又與靈氣共鳴,如電射出。

    強行繃住肉身,步步共振,步步加速,等他抬眼一看——

    到血紋黑船了!

    砰砰兩聲響,陸平天肉身砸穿了聖魔宗的血紋仙舟,最後砸進巨大的道盟獵船裡。

    由於橫向的震力太強,被洞穿的大小兩艘船開始裂開……

    一陣風過。

    宛如鴉叫。

    場麵除了震撼,隻有滑稽。

    蕭然兩手一攤,轉頭看向驚愕的眾人。

    “看吧,這就是不加錢的結果。”

    ————

    又被**了,哭了啊,跪求雙倍月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