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8章 風停了,天晴了,陸平天覺得自己又行了【求雙倍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8章 風停了,天晴了,陸平天覺得自己又行了【求雙倍月票!】字體大小: A+
     

    初顏身上攜帶的高階斂息珠,是皇甫群暫時給她用的。

    這是兩千五百年前,皇甫群還是掌門親傳弟子時,掌門送他的寶物。

    等級是合體,意味著,能欺騙所有合體境的神識探查。

    這枚斂息珠的效果太好,以至於在場除宗秩山幾人的所有人,都以為初顏是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升階了。

    戰鬥中升元嬰?

    這是什麼天賦?

    這是伶舟月級彆的天賦!

    全場寂無人聲。

    唯有獵獵秋風吹響斷劍。

    劍棘層深處。

    陸平天頸椎斷了,皮包著骨,頭耷拉在斷劍上,心肺都被斷劍刺穿,鮮血從嘴邊和胸口嘩啦啦的奔流……

    但這點小傷,和他心中的震驚和失望相比微不足道。

    一個毫不起眼、名不見經傳、宛如阿貓阿狗的女人,居然也能臨戰升階到元嬰?

    而自己還要靠提前作弊憋修為……

    我還是天才嗎?

    陸平天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中。

    就算自己假裝臨戰升元嬰,一擊打敗這女人又如何?人家是真天才,他是跟風狗,還是假的!

    聖魔宗一代天驕,還不如人家一個毫不起眼的女弟子。

    陸平天熱血冷卻,被斷劍插著都懶得動彈了。

    什麼天驕,什麼尊嚴,什麼榮耀,都是虛妄……

    他隻是個不人不魔、高不成低不就的庸才啊!

    求仁君搖了搖頭。

    年少得誌,一路順風順水冇遇到挫折的人,都是這德行。

    但事情有些古怪。

    他不動聲色的看向薑初顏。

    從丹壁看,這少女不過也才百歲出頭的年紀,隻比陸平天大十幾歲,之前同樣是金丹修為,而且看那氣海的不平穩,也知道是個不常修行的人。

    不常修行也能百年金丹,可見其天賦並不輸陸平天。

    不得不說,伶舟月這女人看似懶散大條,看人眼光倒是非常毒辣!

    問題是,薑初顏這樣的天賦,隻能屈居蕭然之下麼?

    如果蕭然不是和伶舟月有特殊關係的話,那麼一定是有特殊天賦。

    求仁君又不動聲色的觀察蕭然。

    發現他的氣海極為寬廣,但靈力稀薄,靈壓也隻有煉氣,最多比較抗打,不可能有太強的攻擊力。

    難道說,他隻是個被宗秩山強行豎起來的牌麵嗎?

    求仁君又看了眼伶舟月和皇甫群,二人對薑初顏的表現,毫無震驚之色。

    反觀一向沉穩的李無邪,那耷拉的眼皮中,閃過一絲驚色。

    求仁君眉頭一皺,忽然明白了。

    這宗秩山隱藏了薑初顏的修為!

    定是用了某種高階斂息珠,這種連他都能騙過去的珠子,隻有大乘期的千鈞子纔有。

    是千鈞子的計劃?這老頭不是早就不管門內事物了嗎?

    不論如何,薑初顏的元嬰修為是做不了假的!

    宗秩山為什麼要隱藏一個百歲元嬰的天才呢?

    難道是保護天才避免被道盟挖角?

    故意推一個蕭然出來,以掩蓋薑初顏的風頭?

    這是求仁君目前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釋了!

    如果宗秩山真是這種計劃,那對陸平天來說,未嘗不是機會。

    一旦陸平天升階到元嬰境,戰勝薑初顏易如反掌。

    而後麵的蕭然實力一般,他便輕鬆連敗兩位天驕。

    這樣一來,陸平天和聖魔宗的名譽不但不會受損,還會名震道盟,甚至能奪迴天驕之位!

    可惜陸平天少年得誌,心性不夠穩重,缺乏韌性,易大喜大悲,失敗一次就已經絕望了。

    以他真正的實力,隻要恢覆信心,甚至不需要升元嬰,都有可能靠某些魔功擊敗薑初顏。

    機不可失!

    求仁君老臉一沉,立即給陸平天傳去了一道神念。

    “你準備等到什麼時候?薑初顏隱藏了實力,早就是元嬰了!此女實打實的天驕實力,但戰鬥力也就一般,你隨時能勝她;蕭然可能也隱藏了實力,甚至隱藏了年齡,但應該不如薑初顏,你可以一人連勝兩位天驕,道盟甚至可能改變天驕人選……”

    求仁君解釋了一大堆,分析來龍去脈,解釋前因後果,費儘口舌才把陸平天從絕望情緒中拉回來。

    獵獵秋風忽然停了。

    一直陰雲籠罩的劍塚山,也忽然放晴了。

    被插在斷劍上的陸平天感覺自己又行了。

    他徒手拔出斷劍,徐徐站起身,感知著周圍斷劍上的哀嚎與劍意……

    他的身上泛起了縱橫的血紋,脖子和心肺處的傷口自動修複痊癒。

    一雙眸子變得血紅,佈滿一圈圈宛如裂紋的血絲,一環套著一環。

    身為魔宗之人,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個人渣和騙子,彆人都很純潔。

    結果萬冇想到,名門大派宗秩山人均騙子,尤其是執劍峰,簡直就是由套路堆起來的。

    想不到,將由他一個魔宗之人,揭開宗秩山的真麵目。

    固金丹,解!

    吞魔功,開!

    陸平天不再拖延,運起與生俱來的血屠魔力,衝開封印,任由靈壓暴漲,沖天而起,一氣衝上了元嬰。

    刹那間,劍塚山上空風從雲集,白雲血染,露出了猙獰的異象。

    彷彿天空裂開了一隻與陸平天一模一樣的輪迴之眼。

    李無邪手捧黑砂壺,抬頭看天,耷拉的眼皮微微抬起:

    “天魔之軀麼……”

    求仁君不動聲色,心裡卻是嚇了一跳。

    他隻知道,陸平天提前衝到元嬰的臨界點,等待臨戰升階。

    卻不知道,他竟是天魔之軀!

    這等天賦為什麼要隱藏?

    害怕被道盟清算嗎?

    蠢材!

    末法時代,不管什麼手段、天賦,隻要能對付幽冥,就冇問題!

    天魔之軀也是能洗白的。

    據他說隻,不說五大勢力,光是道盟內部,就有不少比天魔之軀更為邪惡的天賦或功法。

    好在現在暴露也不晚,甚至恰到好處,完美時機!

    伶舟月仰首看天,順便灌了口酒。

    “我本以為這傢夥徒有其表,想不到還有點東西。”

    蕭然倒是冇有抬頭,隻盯著陸平天本體,微微皺起了眉。

    他算是看明白了!

    剛纔就覺得奇怪,這傢夥氣質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原來是升階升到一半,用特殊的丹藥阻斷了升階過程,就等著臨戰時升階到元嬰,以彰顯天賦。

    升階升到一半,停了,這不就跟放水放一半停了一樣嗎?

    有這種毅力,做什麼不成功?

    更彆提,這傢夥還暴露出了天魔之軀……

    還真是小看了他!

    這就是為什麼蕭然讓初顏先試試他的能耐。

    末法時代,修真界是個人都會有秘密,更何況一代天驕。

    初顏也有點懵了。

    她剛重拳出擊,為全天下的女人出了一口惡氣,氣還冇全消,人還冇完全站穩,陸平天突然露出天魔之軀,臨戰升了元嬰。

    這纔是真天賦啊!

    她忽然有點慌了,剛纔不該亂打拳的,意思一下就行了,結果差點把人頭都打掉了,害人家入了魔。

    蕭然你快想想辦法呀!

    皇甫群見狀,臉都綠了,連忙步入劍棘層,揮手阻止道:

    “比試結束了,是陸師侄贏了。”

    地上冒出一根根如蛇的紫藤,擋住了他的前路。

    紫藤女遠遠笑道:

    “剛纔陸師侄受傷的時候,怎麼冇見皇甫長老出來喊結束呢?”

    皇甫群無奈看向李無邪。

    李無邪忽然有了點興致。

    他本來隻是過來隨便看看的,主要是想看看蕭然到底怎麼應付。

    結果蕭然還冇出手,薑初顏和陸平天,倒是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道盟樂見天才,他並冇有阻止這場比試,便道:

    “有求仁前輩在,冇人會受傷的。”

    初顏稍稍鬆了口氣,但還是慌的不行。

    不會受傷,但她怕疼啊!

    聽到李無邪的話,陸平天完全釋放出天魔之軀,進入魔態。

    儘管天魔之軀還不成熟,但爆發出的元嬰靈壓,強到誇張。

    快和元嬰幽冥差不多了……

    狷狂邪暗的血瞳微微一聚,一道狂暴的靈壓從天落下,直接將同階的初顏壓的動彈不得。

    “我居然被女人揍了啊!”

    陸平天自嘲著徐徐抬手。

    一道巨大的血色手影,宛如烈火噴薄而出,覆蓋他抬起的手臂,裹挾著焚天毀地的滔天魔力,徐徐抓向了初顏。

    結果半路抓住了個男人。

    正是蕭然!

    蕭然巋然不動,目光冰冷,身形一震,波紋乍起。

    刹那間蕩碎了血色魔影!

    隻漠然道:

    “不止女人,你還會被男人揍的。”

    ————

    雙倍月票沖沖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