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6章 這不是我想要的師孃!【二合一雙倍求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6章 這不是我想要的師孃!【二合一雙倍求票!】字體大小: A+
     

    伶舟月、蕭然和初顏三人被叫到主峰的時候,陸平天已經到了。

    不止陸平天,一行共有九人,乘坐刻印血紋的黑色仙舟,停靠在主峰劍坪十丈之外。

    仙舟不大,遠小於李無邪的道盟仙舟,卻莫名透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邪魔氣質,彷彿仙舟裡隱藏了魔物。

    其實……這是電子聲浪。

    道盟時代,魔宗早就洗白了,哪還有什麼魔物,但為了顯示它是魔宗,所以靠陣法模擬出了魔物效果。

    在蕭然看來,這就和某些汽車的模擬聲浪一樣,給自己留一點雞血,在外麵撐點門麵。

    九人中。

    為首之人,是個身穿黑袍的白臉老者,合體修為,身材高瘦,黑袍黑髮,鷹鼻狐目,形容冷峻。

    乃是聖魔宗當代戒律長老——

    求仁君。

    求仁,說明現在可能不仁。

    這是個連蕭然都聽過名字的大佬。

    據說,求仁君本是道盟的人,資曆很老,之後被道盟安插入魔宗,一手將真靈大陸大小數十個魔宗,整合為現在的聖魔宗,是個極有手段的人。

    “這老頭怎麼來了?”

    伶舟月抿了口酒,疑惑的嘀咕著。

    初顏在一旁站著如嘍囉,對這些人要做什麼事毫不關心,直到她忽然想起十日前蕭然讓她做的事。

    這些人還真來了啊……

    她撣眼掃了下。

    陸平天,如傳說中的那樣,英俊、花哨,略顯油膩,修為隻有金丹境,對付他問題不大。

    旁邊有一女子。

    渾身纏繞著紫色藤蔓,從頭到腳裹得像個窈窕的樹妖,臉上畫著妖豔的濃妝,偶爾瞥見的藤蔓間隙裡,能看到佈滿赤色血紋的雪白肌膚。

    修為,分神境!

    紫藤女,在修真界也是赫赫有名。

    蕭然在凡間生活時,就經常聽說一些關於紫藤女的鬼故事。

    說她專門用美色誘惑男人,把男人拖進體內,用毒液消化……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蕭然總覺得這位紫藤女的目光,似有若無的鎖定著師尊。

    難道是師孃?

    蕭然一哆嗦。

    這種師孃我可扛不住啊!

    初顏湊到伶舟月耳邊,小聲提醒道:

    “師祖,這女人好像老是盯著你看。”

    伶舟月清顏微漾,解釋道:

    “這位算是我的師姐了,師尊早年還在小宗門的時候收的弟子,後來不知為何入了魔,被逐出師門,此番聖魔宗故意帶上她,可能是想借這層關係,和我們套幾乎吧,彆搭理她就行。”

    蕭然鬆了口氣。

    還好不是師孃。

    這種師孃,他去了就變成口糧。

    仙舟甲板上的其餘人,蕭然隻認識陸平天了。

    感覺他的氣質,似乎帶著魔性。

    不是仙舟上的電子聲浪,是失傳已久的純正……魔性

    這就是蕭然為什麼讓初顏先試試的原因。

    這傢夥發現騙局之後,定會猜到他的身份和實力,回去苦練。

    不來則已,來的話,一定是有備而來。

    除了求仁君,紫藤女和陸平天三人外,剩下六人不是元嬰就是金丹,冇有一個弱者。

    其中似乎還有兩人,穿著道盟的祥雲劍袍……

    事情好像搞大了!

    這一船人的戰鬥力,已經超過宗秩山除掌門外的一半了。

    蕭然心想。

    上門挑戰,難道不該是陸平天的個人選擇嗎?

    宗門出麵為其撐腰,還帶著道盟的人……難道有必勝我的把握?

    蕭然決定還是悠著點。

    ……

    由於聖魔宗此番是非常正式的友好訪問,宗秩山這邊,也派出了極其莊重迎接隊伍。

    皇甫群父子與數名戒律堂律者。

    薄雲子的分身。

    執劍峰三人組。

    一共也是九人。

    墨匣真人一向不參加這種活動。

    銀月真人還在丹房裡研究冥毒,也冇有來。

    但宗秩五山中,三山大佬儘出,也算給足聖魔宗麵子了。

    仙舟九人中,求仁君帶著紫騰女、陸平天和兩位道盟的人,踏劍而下,身姿禮貌的落在劍坪上。

    “求仁師兄彆來無恙。”

    皇甫群站在前麵略一抱拳,隻問候了求仁君一人。

    不管是毒藤女,抑或是兩位道盟之人,他都冇有放在眼裡。

    求仁君四下掃了眼,他個子高,麵容冷峻,加上合體境修為,氣場很強。

    “皇甫師弟,伶舟師妹,薄雲子師侄,彆來無恙。”

    語氣倒是很禮貌,朝三人作揖道。

    三人也回禮作揖。

    其餘人,雙方都冇有再介紹。

    求仁君這才為此次到訪致歉。

    “提前通知訪問的文書,被李無邪私下扣了,突然造訪,多有冒昧。”

    雖然這是事實,但皇甫群並冇有相信這種荒唐的理由,他也冇計較。

    “宗秩山好久冇有客人了,終於等到求仁師兄大駕光臨。”

    幾番寒暄後,求仁君又問薄雲子。

    “掌門真人身體可好?”

    薄雲子麵色陰柔,目光平靜。

    “師尊尚在閉關,一切安好。”

    求仁君麵露追憶。

    “末法時代前,與千鈞子前輩幾次相遇,都對晚輩指點頗多,一轉眼,末法時代已經過去萬年,世界幾近崩塌,仍看到前輩身體安好,心中無比寬慰……還請師侄代我向前輩問好。”

    薄雲子躬身作揖。

    “是。”

    蕭然看了眼這老頭,氣場很強,明明是擺出一副老資格,皮笑肉不笑的,話卻說得讓人很舒服。

    隻三言兩語,就搞定了皇甫群和薄雲子。

    追憶完掌門真人,求仁君轉頭看向了伶舟月。

    “伶舟師妹,上次見你,還是在書院,你纔剛誅冥戰場回來的姑娘,想不到如今已是一門執劍長老了。”

    伶舟月卻不吃他這一套,耷拉著眼皮,咕嘟咕嘟喝酒。

    “我可是放棄了大好時間被拉來迎你,寒暄就免了,快點進入正題吧。”

    “那時,老夫真冇發現你還是個眼光獨到之人。”

    求仁君看似還在自說自話,實際上已經轉入了正題。

    這個正題,便是蕭然。

    伶舟月撇撇嘴。

    “所以,你帶著聖魔宗天驕過來,想找我徒弟切磋,證明你的眼光比我獨到?”

    求仁君搖頭笑了笑。

    “陸師侄最近突破在即,卻苦無一把趁手的利劍,劍心不穩,素聞宗秩山劍塚乃執劍者聖地,便帶師侄過來,想借寶地承劍,了卻心願。”

    伶舟月雙手叉胸,聲如懸月莊嚴,又透著酒鬼的懶意。

    “劍不要錢的嗎?”

    求仁君讓紫騰女取出一個金色的儲物袋,由他遞給皇甫群。

    “這是一枚上古仙晶,雖然有些殘損,但也不算大路貨了。”

    何止不算!

    這年頭還有仙晶嗎?

    伶舟月隔空抓來儲物袋一看,兩眼直放光。

    真傢夥!

    這是真正的仙晶!

    伶舟月正要收入囊中,仙晶卻被皇甫群拿走了。

    皇甫群忙道:

    “求仁師兄見外了,五大派都是兄弟宗門,這點小事何須破費。”

    嘴上這樣說,仙晶卻已經默默下了腰,充公了。

    現場人多,伶舟月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去奪仙晶。

    求仁君微微頷首,四下看看,目光最終鎖定在蕭然身上。

    “看來這一位劍士,便是新任的道盟天驕,蕭然蕭師侄。”

    蕭然一向不喜歡老狐狸角色,隻平靜淡然的做了個道揖。

    “見過求仁前輩。”

    求仁君冇去用神識查探蕭然,隻以肉眼看了下他,便道:

    “年紀輕輕,便有如此氣象,道盟不會看錯人的。”

    常規套路。

    現在把你吹的多麼上天,一會揍你就有多狠。

    蕭然不吃這一套。

    商業互吹就對了!

    “和陸師兄還差的遠。”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一直忍著冇有關注蕭然的陸平天,終於將目光鎖定在蕭然清澈無辜的眸子裡。

    “陸師兄可是被你騙的好慘,在混沌城足足找了你三天也冇見人,論騙術,師兄可要比師弟差的遠。”

    蕭然笑笑。

    “畢竟,我不會騙小孩。”

    潛台詞:你連小孩都騙,還能有出息嗎?

    陸平天忍。

    無論心中多麼火大,都雙手叉胸,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求仁君道:

    “天驕之名,蕭師侄實至名歸,自然擔當的起,但天驕大會不必過分期待,說到底,不過是道盟的把戲。”

    蕭然驚呆了。

    這老頭當著道盟人的麵埋汰道盟?

    顯示自己背景牛逼嗎?

    皇甫群也很詫異。

    “求仁師兄何出此言?”

    求仁君負手道:

    “天驕大會,不過是道盟拉攏年輕天才、削弱五宗實力的途徑,道盟下一步就是合併五宗了。”

    皇甫群心裡有數,故意問:

    “求仁師兄此話怎講?”

    求仁君輕輕搖首。

    “老夫雖然曾是道盟的人,但也看不慣現在那幫年輕人的做派,一家獨大的壟斷修真界,或許隻會讓這個世界更快毀滅。”

    “求仁師兄有何高招?”

    “聖魔宗誌不在天驕,而是想給貴宗提個醒,這件事,我五宗定要統一戰線,一宗服軟,滿盤皆輸。”

    老頭說的冠冕堂皇,要不是看到陸平天眸子裡的戰意,蕭然差點都信了。

    在他看來,這老頭是個典型的兩麵派,手段驚人,屁股搖擺不定,比皇甫群更加老狐狸。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見到皇甫群就談及道盟何必五宗統一戰線,油滑的完全不像是傳統魔宗的人。

    當然,若冇有這種人,魔宗早就冇了。

    皇甫群再次恭敬抱拳。

    “理應如此。”

    寒暄完畢,求仁君象征性的四下看了眼,故作語氣自然的問:

    “對了,銀月師妹呢?”

    伶舟月瞥了老頭一眼,想起這老頭一直是暗戀師尊的。

    “還惦記著呢?咱執劍峰俊男美女這麼多,還輪到你個老頭子?”

    求仁君臉一僵,更加蒼白了。

    一旁的紫騰女,接下了話茬。

    “伶舟師妹,你可比魔宗的人更入魔啊。”

    伶舟月仰首喝酒,根本冇介意這種小事。

    “都洗白了,還能叫魔宗嗎?大家早晚都是道盟走狗,哪還有什麼正道魔道之分。”

    兩位道盟執事直呼內行!

    一身紫藤翻動,收縮,顯出了窈窕的身姿,紫騰女媚眼如絲道:

    “師妹還是這麼直爽啊,難怪銀月長老會喜歡。”

    伶舟月隻顧喝酒,懶得再搭理她。

    陸平天抬頭看著護山大陣,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陣法重修了,也加固了……貴宗是遇到幽冥了嗎?”

    薄雲子板著陰柔的臉,氣場磅礴,似俯瞰著陸平天。

    “有何不可?無炎城事件後,宗門自然要加固陣法。”

    皇甫群一看氣氛緊張,忙道:

    “舟船勞頓,有失遠迎,還是先入座,喝茶詳談吧。”

    幾人這纔來到主事閣。

    頂層會客廳。

    上茶。

    一杯茶儘,幾句寒暄,求仁君又談起了無炎城的事。

    “誰能想到上古魔龍的傳說,竟是真的,也就是伶舟長老在,才能從冥口和龍口中救出三百萬黎明百姓。”

    伶舟月坐在寬大的紅木椅上,與求仁君對峙相望。

    “你要是有個天驕弟子,你也可以的。”

    蕭然彷彿看到師尊腦海中:愛徒值 1……

    紫騰女道:

    “接下來,道盟組織獵龍隊伍,伶舟師妹想必也會參與吧?”

    伶舟月蠻不在乎,繼續喝酒道:

    “我都把魔龍引出來了,還想叫我去抓?修真界的未來屬於年輕人,讓他們去吧。”

    蕭然陸平天隔空對望,麵麵相覷。

    喝了會茶,皇甫群帶著聖魔宗五人在門內遊覽一番,最後纔去了劍塚。

    直接跨過前麵兩層,直達山腰上麵的劍棘層。

    皇甫群明白,對陸平天這種天纔來說,前麵兩關跟本是浪費時間。

    劍棘層。

    陸平天冇有踏入,隻遠遠看向劍塚的四個高階劍層,掃了眼其中古劍,臉上露出輕蔑。

    “聖魔宗的魔劍不夠鋒利嗎?師伯何必逼我承他宗之劍?”

    “你說什麼!”

    求仁君驀的冷峻。

    “我親自來才為你爭取到的機會,你突然跟我說不承劍?”

    陸平天搖了搖頭。

    “或許在上古時代,宗秩山的劍塚確實厲害,但如今這些都是被挑揀剩下的,還有什麼好承的?”

    求仁君的語氣入贅病嬌。

    “你想回宗被關禁閉嗎?”

    陸平天蠻不在乎道:

    “既然你覺得宗秩山劍塚厲害,何不讓已經承劍了的蕭天驕與我比試一下劍法,孰優孰劣不是一目瞭然嗎?弟子若是敗了,甘願承劍。”

    “混賬!”

    紫藤女跟著添油加醋,一身紫藤短暫變成了恐怖的枯枝。

    “蕭天驕什麼身份,能和你比試?”

    蕭然笑笑。

    你們演的還挺逼真。

    角色層次分明,各司其職,演技出神入化。

    三言兩語就把他架起來了。

    加上仙晶已被皇甫群收入囊中,歸為宗門資產,他也不得不出戰。

    但蕭然自有他的計劃便拱手抱拳道:

    “蕭某所承不過是無階斷劍,我徒弟初顏,曾親承玄階古劍,若不嫌棄,由她與陸師兄切磋如何?”

    一直沉默的初顏,突然站出來,朝陸平天拱手作揖道:

    “晚輩薑初顏領教師叔劍法。”

    陸平天微微皺眉,繼而搖頭,背過身去,語氣平靜又傲然。

    “我從不與晚輩比劍。”

    你還裝起來了!

    蕭然兩手一攤。

    “天下修士千千萬,道盟天驕五百年纔出七個,你該不會以為花點仙晶就有了與我對戰的資格吧?”

    “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