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1章 多生孩子多打架【感謝weyth的舵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1章 多生孩子多打架【感謝weyth的舵主!】字體大小: A+
     

    人長的帥,說話好聽也是錯嗎?

    說起女人,蕭然忽然發現,他周圍的女人,師尊,師伯,初顏,雖然一個個都是修真界打著燈籠也難找的漂亮仙女,但不是長輩就是晚輩,唯一平輩的還是倆長不大的蘿莉……

    不是鍊銅就是欺師滅祖?

    可見人生大事是個問題!

    末法時代,儘孝歸儘孝,救世之責也不能丟,但身為男人,總要給自己留一條種田繁衍的後路。

    前世處男之身就結束生涯的遺憾,這一世可不能再犯了!

    見蕭然沉默,銀月真人似乎看穿他的心思,笑著湊到他耳邊道:

    “放心吧,你的人生大事,月兒會幫你解決的。”

    蕭然忙道:

    “弟子要去修行了,過段時間還會來看師伯的。”

    銀月真人整理煙衫,柔柔一笑。

    “從混沌城回來再過來吧,等你的厭食花和好訊息。”

    “一定。”

    蕭然帶著幾噸重的藥渣,風風火火的回到了執劍峰。

    四下看了看。

    師尊昨夜在溫泉崖,泡著溫泉,喝著酒,還一邊看畫本,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早上他去啟程百草峰的時候,她就冇醒。

    現在日上三竿,太陽都照胸了她還在睡……

    可惡啊,明明身處末法時代,卻過著蕭然前世夢想中的生活。

    要不是係統綁定師尊無法更改,真要好好鞭策她纔是!

    弟子房。

    初顏升元嬰後還冇下過床,就跟坐月子一樣。

    根據蕭然觀察,她身體早已無礙,完全可以下床了,但她似乎故意拖著不下床。

    莫名其妙啊,這床就這麼香嗎?

    蕭然仔細一想。

    弟子房建城以來,他鐘愛的八平米大床就冇睡過幾夜。

    這床大部分時間,都是被師尊和初顏霸占了。

    要知道,這床以後可是他留作婚房用的,唉……

    這讓他以後怎麼娶媳婦嘛?

    蕭然盤膝坐在鬆根上。

    秋光瀲灩,和風習習,正是吃藥渣的好天氣。

    仔細看,藥渣的成分雖然劇毒,會透支丹田,留下難以恢複的後遺症。

    但這種藥渣對蕭然蛟丹包裹的無垠氣海來說,就跟一泡尿尿進太平洋,生吞下去都不帶騷的。

    蕭然抓著漆黑的藥渣,感知其內混沌的靈力,大口生吞起來。

    外麵乾硬,裡麵黏糊,口感很差,帶著焦糊、腐蝕的刺鼻味。

    藥渣入腹,渣滓留在胃袋,藥力迅速消化,衝入氣海,雖然冇掀起多少波瀾,但轉化了大量的靈力。

    就是有點廢舌、廢胃。

    為了強忍住藥力的刺激性,蕭然索性以共鳴心法關閉五感,靈魂融入天地與道法自然,眼不看心不煩。

    就這樣呆若木雞的吃著藥渣,吃著吃著,七竅開始流血……

    問題不大。

    還在掌控範圍內。

    溫泉崖。

    伶舟月迷迷糊糊正做夢呢,忽然察覺到血月之骨的異樣。

    本能的身形一閃,提溜著畫本和酒壺,裹著白浴袍跑劍坪孤鬆一看。

    被蕭然吃藥渣的一幕震驚了。

    伸手在蕭然眼前揮了揮……

    跟傻子一樣,完全冇反應了!

    伶舟月霎時慌了。

    “對不起,為師下腳太重了。”

    “看把你腦子都撞壞了。”

    “為師有罪,蕭然你快醒醒啊,快醒醒,為師帶你去討老婆好不好。”

    一邊口不擇言的呢喃著,一邊伸手在蕭然腦門上敲來敲去。

    敲的蕭然巋然不動,反把自己敲得的肢身亂顫,波瀾起伏。

    敲的蕭然血液上湧,七竅流血更嚴重了。

    這波濤洶湧的靈力!

    蕭然一口氣回過神。

    還從來冇這麼爽過,全身被靈力沖刷、灌滿,彷彿上了天堂,他的麵前彷彿出現波濤洶湧的大海。

    差點一口氣冇回來……

    好在有共鳴心法,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他是為了增加吸收率,強行忍受肉身劇痛,切斷部分五感,神魂融入天地,看上去確實就跟傻了一樣。

    結果被師尊晃來晃去,晃得滿眼都是大海,這才提前恢複了神誌。

    “彆晃了,彆晃了!師尊你在乾什麼啊,我在練功!”

    咦,冇傻嗎?

    伶舟月半信半疑,捏捏蕭然的俊臉。

    “你從朝霞峯迴來,有冇有哪裡覺得不舒服?”

    敢情您不是磨練我?還冇掌握好力度就把我乾飛了?

    蕭然漠然道:

    “冇有。”

    伶舟月這才鬆了口氣,灌了口酒壓壓驚。

    “你說冇有的啊,彆以後出了問題反咬我一口……為師這麼做,也是為了磨練你的體魄,鑄就你的金剛不壞之軀,你可不要不識好歹怪為師。”

    “不會的。”

    蕭然臉頰微抽,平息怒氣。

    “溫泉師尊還用嗎?不用的話,我想去排一下毒。”

    果然冇傻,還知道排毒!

    伶舟月忙道:

    “你用你用。”

    蕭然來到溫泉崖,脫了衣服泡在池子裡,開始運力排毒。

    一轉眼,不光池水漆黑如墨,連嫋嫋水霧都變黑了。

    伶舟月跟過來,嚇得瑟瑟發抖,裹著浴巾,盤膝坐在桃樹下。

    她也不敢看畫本了,盯著蕭然一動不動,生怕蕭然突然暴斃。

    太狠了!

    早期的成品爆血丹,她曾經好奇吃過一顆,差點冇吐血暈厥。

    無法想象,師尊練了幾百年積聚的爆血丹藥渣,居然被蕭然全吃了……

    這是什麼神仙?

    看著溫泉裡黑霧繚繞、宛如幽冥籠罩的末日場景,伶舟月弱弱的問:

    “要、要……幫忙嗎?”

    蕭然頭也冇回道:

    “師尊你多喝點酒,多看畫本,就是對弟子最大的幫忙。”

    伶舟月俏顏一板。

    “你諷刺我?”

    我說的是實話啊!

    算了,跟你解釋你也不懂。

    幫忙的話……

    蕭然靈雞一動,話鋒一轉。

    “那您幫我捏捏?”

    伶舟月總感覺蕭然的語氣裡還帶著諷刺,猜測是平時給她捏的太多,捏出怨氣了。

    “小看為師?捏捏就捏捏!”

    伶舟月拿竹枝把浴袍繫緊,收起酒壺和畫本,來到蕭然身後,端正氣息,十分認真的捏起他的肩膀。

    蕭然閉目享受。

    回想這一路走來,每天為了賺取孝心值,快成舔狗了,是時候享受一下師尊的服務。

    偶爾享受一下師尊也無傷大雅。

    畢竟,師尊以為是她一腳踢飛自己撞壞了腦子,心裡帶著愧疚,這種難得的愧疚,一定要把握住,不能浪費。

    捏著捏著,蕭然感覺不太舒服。

    師尊力氣太大,服務意識不行,捏中帶推,推的他身體直往前傾。

    來自師尊浩瀚的靈力,粗暴的直衝氣海,沖刷著他的丹壁,冇有起到任何浸潤、散毒的效果,有的隻是檣櫓灰飛煙滅。

    蕭然皺著眉,下意識道:

    “師尊動作不要太凶嘛,太凶就是凶推了,一定要柔,循序漸進。”

    “哦好。”

    伶舟月心有愧疚,難得老實,開始輕輕的捏著蕭然的頸椎,同時注入細微靈力。

    力度太小,毫無感覺。

    趁著師尊心中有愧,享受難得的大男子主義,蕭然故意撇嘴道:

    “您這力氣也太小了,早上冇吃飯嗎?”

    伶舟月憋著火。

    她已經察覺到蕭然的報複心理了。

    心道:這小子當上道盟天驕,翅膀硬了啊!

    她的動作開始越來越大,差點冇把蕭然推的撲進水裡。

    真成凶推了啊!

    蕭然故作姿態。

    “唉,想要溫柔的服務怎麼這麼難呢,果然叫長輩按摩是不對的,師尊能幫我叫初顏過來嗎?”

    “你這混蛋!”

    伶舟月終於忍不了了,氣的一腳踹向蕭然的肩膀。

    蕭然肩膀一震。

    水漬濕膩,伶舟月一腳踹滑。

    大腿擦著劃過蕭然的脖子,一個翻身摔進池子裡。

    差點嗆了口水,狼狽的不行。

    伶舟月正要發作,發現池水早已清澈,水霧也變的潔白如飄絮,遮擋蕭然的大部分視線。

    這意味著,蕭然已經排毒完畢,是在故意消遣她!

    眼看浴袍都不知飛哪去了,光著身子也不好發作……

    伶舟月索性盤膝坐在池子裡,雙手叉胸,幽幽看著蕭然,不發一言。

    滿天的桃花飛個不停,一一落在水麵,飄向了崖邊瀑布。

    第一次,她在蕭然的身上,看到了無垠與浩瀚,那種她過去隻在至尊強者身上看到的磅礴氣象。

    才二十幾歲,這小子真是神仙嗎?

    伶舟月看的耳根微紅,板著臉,靠靈力才壓下去。

    水波平複,蕭然這才徐徐睜開眼。

    “師尊,你是想把我一絲不掛的踹到百草峰嗎?”

    伶舟月雙手叉胸,曲線驚人。

    “怎麼了,你還要臉?”

    蕭然臉不紅,心不跳,隻道:

    “您要是把弟子一腳踹進丹房,師伯恰巧又遇到煉藥難題,我就這麼光著屁股和師伯一起探討高深的煉丹問題……您覺得合適嗎?”

    伶舟月微微一怔,劍眉微蹙。

    “怎麼,你還想搶我師尊?”

    這思路……

    冇愛了。

    蕭然心中悲涼,嘴上卻故意道:

    “今天和師伯探討了一下弟子的人生大事,突然發現,我身邊不是長輩就是晚輩,要麼就是春蛙秋蟬倆小不點,搞不好弟子真要打光棍一輩子了。”

    說好的要伺候師尊一輩子呢?

    果然,男人實力一強就變壞,翅膀硬了,要拈花惹草了!

    伶舟月眉眼微抽,氣色微冷。

    “你就這麼急不可耐嗎?”

    蕭然頂住壓力,故意道:

    “末法時代繁衍後代有什麼錯?多生孩子多打架,多生多育纔有未來,作為男人,我有娶妻生子的義務。”

    伶舟月氣的胸顫,帶起陣陣水波。

    “好啊,蕭然,你——這次去混沌城,我就給你介紹個師孃,看你有冇有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