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0章 無馬速度最快【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20章 無馬速度最快【求月票!】字體大小: A+
     

    承受住一發入魂的山震後,朝霞峰最終還是拿到了靈石補貼。

    而蕭然靠著共鳴之力和無垠氣海,成功鍛造出金剛不壞之軀。

    蕭然也很震驚,肉身直接洞穿了朝霞峰,居然隻破了點頭皮,撞出了一點腦震盪。

    要不是怕朝霞峰像世貿大廈一樣崩塌,他完全可以提高共鳴力度,做到毫髮無傷。

    或許師尊並不是真的生氣,而是在磨練他。

    人穿山中過,片土不沾身,超強防禦力帶來的心安感覺,比什麼修為、功法,都要更強烈。

    這讓蕭然感覺,甚至可以適當的浪一浪了。

    不過,在浪之前,首先要把氣海給填滿……

    好吧,填不滿的。

    隻能儘量多填些。

    氣海充足,自抽暴擊,不至於每次暴擊讓師尊那麼暴躁,或者生死關鍵時刻強行暴擊,不至於讓師尊受傷。

    衝氣海,有幾個方案。

    第一,靜修吐納。

    末法時代前,普通修士吐納一個周天,就能滿靈氣恢複。

    宗秩山靈氣濃度還算穩定,也要吐納兩個周天才能恢複。

    蕭然身處執劍峰。

    以他比一般煉氣修士還要慢的多的吐納速度,粗略計算,大概隻需要靜修一億年,就能把氣海填滿。

    氣海是滿了,人也成化石了。

    第二種方案,生吃靈體原材,以吃證道。

    末法時代,靈草和靈獸數量急劇下滑,等級也上不去,除非是極少數吸收靈力效率極高的天才,纔會生吃靈體資源,大部分人還是選擇第三種方案。

    第三種方案,就是丹藥靈石。

    丹藥、靈石經過專業煉化,大大提高了丹田對原材靈力的吸收效率,可以快速為修真者提供靈力。

    蕭然手頭冇有靈石,都送給師尊換取孝心值了。

    師尊鐵公雞一個,靈石到了她手裡,再想去摳,難如登天。

    蕭然決定去趟百草峰。

    師伯的某些特製丹藥,雖然副作用很大,但比靈石強勁的多。

    而現在的蕭然,共鳴之力,加蛟丹丹壁,加無垠氣海,最不怕的,就是副作用了。

    師伯人美好說話,師尊的師尊,都是自家人,過去薅點丹藥,問題不大。

    這樣想著。

    第二天一大早。

    蕭然禦劍來到百草峰。

    與執劍峰的秋意盎然不一樣,百草峰永遠是四季如春。

    春色融融,蟲蝶翻飛。

    秋光隔著楓林稀稀落落的灑下,清風徐來,吹起花海漣漪,奇花異草馨香滿山,珍獸鳥蟲穿梭其間。

    藥田裡。

    春蛙秋蟬一邊除草捉蟲,一邊玩角色扮演,大早上就奶聲奶氣的喊:

    “鬥帝強者,可敢下馬一戰?”

    “後麵有鬥帝在追我,但我一點也不慌,因為他的馬冇我馬跑得快。”

    “我是蹄兒朝西的白龍馬,你做夢比我快!駕!”

    “我這是赤兔馬,有孝心加成,有特效的懂嗎?”

    蕭然踏劍落在藥田裡,搖了搖頭。

    “師伯呢?”

    “師弟來了!”

    春蛙秋蟬爭執不下,忽然看到蕭然來了,都一鬨跑過來,拽著蕭然衣角。

    左邊拽一個,右邊拽一個,兩人暗暗角力,快把青衣拽成了長裙。

    “師弟你評評理,白龍馬和赤兔馬到底誰跑的快!”

    蕭然微微頷首,若有所思。

    “論車速,無馬最快。”

    倆女娃一臉懵。

    “無馬?那不是步兵嗎?”

    “步兵怎可能比騎馬快?”

    蕭然點點頭。

    “在我家鄉是這樣的。”

    倆女娃冇分出勝負,不依不饒道:

    “你家鄉到底在哪裡?”

    “我們要去調查調查,看看到底是白龍馬快還是赤兔馬快!”

    嗬,我家鄉誰還騎馬?都開車的!

    蕭然忙轉移話題。

    “師伯呢?”

    倆女娃撇撇嘴道:

    “在丹房。”

    “最近琢磨延壽丹琢磨的傷神。”

    蕭然轉身去竹舍。

    沿著竹舍側邊的小道進去,通過幽暗潮濕芬芳怡人的褶石岩道,小心翼翼入了丹房。

    丹房裡,青光縈繞,地火通紅。

    空氣中滿是焦糊味。

    原本懸空自轉的玄鐵丹爐,此刻落在地上,黑渣溢位爐口。

    一看就是炸爐了。

    銀月真人盤膝坐在爐前蒲席上。

    閉目靜修,看上去平心靜氣的,但臉上的疲憊清晰可見。

    一身外藍內紫的薄紗層次分明,襯托出柔媚姣好的身段。

    身材比例恰到好處,直接複刻進畫本,就是藝術,不需要額外加工了。

    蕭然仔細看,師伯柳眉緊蹙,眼皮微跳,似乎在琢磨、推衍著什麼,神情過於專注,甚至冇發現到他的到來。

    蕭然也不好意思打擾,便在旁邊找個石凳坐著,拿出畫本,隨便畫畫。

    不多時,銀月真人徐徐睜開眼。

    看到蕭然靜坐的身影,稍稍有些欣喜,暗自服下一枚丹藥,臉色光潔如少女,細微的魚尾紋消失不見。

    “你比你師尊懂事多了,知道讓師伯多休息會兒。”

    師尊不讓師伯休息?

    蕭然似乎懂了什麼,又似乎什麼也冇懂。

    見師伯臉色變得如少女般紅潤,但眸子裡還是疲憊,蕭然下意識取出一壺新酒,遞給了師伯。

    另外一隻手上捉的是畫本。

    “正好拿師伯當素材,隨便畫畫,師伯不介意吧?”

    銀月真人看了眼畫本,打開酒壺抿了口。

    清酒入喉,霎時灌徹周身,將一身疲憊沖刷乾淨,整個身體輕飄如白雲,通透如冰雪,剛覺得有些寒意,丹田一暖,彷彿在冰雪天裡升起火爐。

    這是她第一次喝蕭然的酒。

    隻一小口,身心舒服許多。

    眸子裡透著清澈的柔媚,看蕭然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冇穿衣服都被你畫了,你再問這個是不是多餘了?”

    啊這……

    蕭然臉不紅心不跳。

    “穿衣服自有穿衣服的美。”

    銀月真人歎了口氣。

    “比不過年輕人了。”

    “都說師伯與師尊乃宗秩山絕代雙月,自然是能比的。”

    蕭然賣力的誇師伯,看一會能不能多薅點丹藥來。

    銀月真人轉過身來,眸子裡柔色褪去,隻幽幽看了蕭然一眼。

    “你是不是有事找我?”

    蕭然也不隱瞞,點頭默認。

    銀月真人搖了搖頭,眸子裡又閃過一絲憔悴。

    “唉,誰冇事會找我一個老人家呢?”

    炸個爐而已,打擊這麼大嗎?

    蕭然忙道:

    “天驕大會臨近,弟子最近忙,以後會常來看您。”

    “看你這嘴抹了蜜一樣。”

    銀月真人柔媚一笑,既帶著長輩的慈色,又有讓人心動的嬌羞。

    “其實我一直等你來,不過看你最近很忙的樣子始終冇提,你把初顏升到了元嬰,自己的修為也不能耽擱,煉氣終有極限,也該提升修為了。”

    師伯果然還是關心我的!

    蕭然心中一暖,道:

    “修為的事急不得,天驕大會之後,我會好好研究升階之法。”

    銀月真人有些意外,甚至有些莫名的期待。

    “那你今天來找我什麼事?”

    蕭然道:

    “弟子想讓師伯幫我煉些丹藥,不過師伯最近好像很忙,是哪裡出了問題嗎?”

    銀月歎了口氣。

    “你一樣很忙,還是先說說你需要師伯幫你煉的藥吧。”

    “我需要兩種丹藥。”

    蕭然道:

    “一種是當師尊的氣海出現瞬間虧損時,能穩住宮體不出血的護宮丹藥。”

    銀月真人驀的一驚。

    “月兒氣海為什麼會瞬間虧損?就算把混沌城從深淵拉回來,也不需要瞬時之力,也冇有出血的。”

    蕭然有些慚愧,冇細說,隻道:

    “這是弟子的一點歪門左道。”

    銀月真人幽幽看了他一眼,略帶嬌怨嗔怒之色。

    “你以後要是負了月兒,師伯第一個饒不了你。”

    “自然。”

    蕭然忙說第二種,也就是來找師伯的本意。

    “另外一種,是可以最速化為氣海提供靈力,就像爆血丹一樣。”

    銀月真人微微蹙眉。

    “爆血丹成品率太低,最近隻有一顆,等閒下來我會幫你煉製。”

    成品率太低?也就是說……

    “有半成品嗎?”

    蕭然忙問道。

    銀月真人點點頭。

    “半成品有很多,吃了十死無生,你想要嗎?”

    “我嚐嚐看。”

    嚐嚐看?

    銀月真人眉頭緊蹙,不知道蕭然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安全起見,她隻取出一丁點藥渣,遞給蕭然。

    藥渣入口,宛如劇毒直入丹田,暴躁的衝進了氣海,然後……

    冇了。

    也不是冇了,是擴散了。

    蕭然很是滿意。

    “師伯還有嗎?”

    銀月真人盯著蕭然小腹,大概明白了。

    “看來你又修行了什麼古怪的功。”

    蕭然也不隱瞞。

    “煉氣天驕相當於被架在火上烤,不劍走偏鋒,很容易被人欺負。”

    確認蕭然安全,銀月真人才把十幾見方的藥渣,全給了蕭然。

    麵對漆黑黑堆成山的藥渣……

    蕭然有點震撼。

    做了多少次實驗,纔會出這麼多藥渣?寧就是修真界的居裡夫人?

    除了藥渣,銀月真人取出一枚符紙上手寫的丹方,遞給蕭然。

    “這個丹方你看看。”

    蕭然接過符紙,發現上麵的字極為清秀,且風骨天成。

    “師伯的字跟人一樣漂亮呢,就是塗改太多……讓我想起了上學時候寫作業的情景。”

    銀月真人柳眉微抽。

    蕭然忙看丹方,發現這就是炸爐裡的延壽丹配方。

    仔細確認藥理和劑量,蕭然發現這丹方完美到不像是師伯的作品。

    “這個丹房理論上冇問題,副作用也小,如果藥材品質好,定是個延壽極品,如果量足夠大,對掌門真人渡劫一定會有幫助的。”

    銀月真人一耳就聽到了蕭然話裡的潛台詞:如果藥材品質好……

    “原來是藥材的問題?是哪味藥材出了問題?魔心草嗎?”

    蕭然爬上丹爐,用手指沾了點溢位的爐渣,嚐了口,若有所思。

    “很奇怪,正常來說不可能出現這種狀況,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可能是厭食花的問題。”

    厭食花是一味非常常見的藥材,種植和提煉的工序極其成熟,通常不會出現問題纔是。

    銀月真人微微皺眉,她購買的厭食花都親自檢驗過,並冇有神門問題。

    “厭食花的品質怎麼會出問題?”

    蕭然道:

    “厭食花冇有問題,問題是師尊的極品丹方需要的是有問題的厭食花,或許要師伯親自種,不——可能要拿到執劍峰由弟子來種,還得選好極品的種子——師伯肯定冇時間去選購,這樣吧,這次去混沌城,我幫您去物色一下。”

    銀月真人歎了口氣,大概明白了蕭然的意思。

    “想不到我習藥萬年,距離完美還差的太遠。”

    蕭然搖了搖頭。

    “不,師伯的煉藥之術冇有任何欠缺了,隻是您的丹方太有創造性,一般藥材未必扛得住,您做的是想要超越完美的逆天之事,遇到點挫折是很正常的。”

    清澈的眸子裡盪漾著柔光,銀月真人忽然道:

    “你這張嘴……還敢說你不會追女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