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17章 為師合體的事就交給你了【感謝孝心變質的舵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17章 為師合體的事就交給你了【感謝孝心變質的舵主!】字體大小: A+
     

    每一個風雨加交的黑夜,蕭然都會和師尊、初顏一起,在八平米的大床上搭個案板,玩竹牌。

    平時玩冇感覺。

    隻有在狂風呼嘯、暴雨倒灌的漆黑夜裡,纔有幽冥籠罩的末日感。

    鬥幽冥才刺激。

    外麵狂風暴雨,屋子裡暖暖的燭光縈繞,彷彿弟子房是整個世界最後的溫室,他們是人類最後倖存的人。

    這種感覺,讓伶舟月沉醉。

    初顏也感覺氣氛很奇妙,問道:

    “師祖,你說假如真靈大陸隻剩下我們三個活人,我們該怎麼辦?”

    伶舟月握著竹牌抵在胸口,似成竹在胸。

    “當然是戰鬥到底!”

    初顏試探性的問:

    “選誰去戰鬥呢?”

    對蕭然來說,打牌賺取的孝心值雖然不多,但以肮臟的戰術和千術玩弄寶貝師尊和工具徒,對他自己來說,也是一種極佳的休閒體驗。

    尤其在暴雨如注、宛如世界將傾的夜裡,這種快樂暫時掩蓋了心底緊繃的危機感。

    “我肯定要留下來種田,你們倆隨便選一個出去戰鬥,就算犧牲了,剩下一人也能與我繁衍後代,為人類留下最後的火種。”

    伶舟月和初顏一人給蕭然一腳,踹的他吐血。

    精緻的小臉上倒映著燭火搖曳的微光,初顏難得與師祖統一戰線,不免有些受寵若驚。

    “我與師祖纔是人類最後的火種。”

    伶舟月卻板著如畫的清顏,盯著手裡的大小鬼冥。

    “我們的結局是全部戰鬥至死,越到最後越刺激,隻有瀕臨死亡,你才知道自己是誰,才知道人類是個什麼動物,與死亡近距離對比,才能襯托短暫餘生之美妙,這就是鬥幽冥的精華。”

    鬥個地主還給你鬥出哲學來了!

    蕭然不以為然,甩手放下竹牌。

    “你贏了。”

    玩了一夜竹牌,走出臥室,不知不覺間天光大亮,太陽都快照屁股了。

    蕭然長長伸了個懶腰,跑去廁所放了點水,忽然聞到窗外撲鼻的稻香。

    轉身來到主廳,推開大門一看。

    麵前一夜金黃!

    成片的麥芒直指天空,宛如如執劍問天的俠客。

    金黃的麥穗連成一片,就像一座金色的海洋,麥浪起伏,閃爍著醉人的金光。

    入眼就是壁紙!

    步入麥田,蕭然瞬間被金色的世界包裹,烘托,撲鼻入肺的麥香,溫柔拂麵的晨風,宛如呼吸的麥浪聲,浸潤皮膚的靈氣……感覺像是置身夢境,來到了天堂。

    稻田似乎低調許多,稻穗兒粒粒飽滿,壓彎了秸稈,金黃,燦爛,宛如朝霞映照在農人喜悅的臉上。

    草藥田新增五種高階藥材。

    紫韻龍皇參,雞冠鳳凰葵、地心火芝、赤血神龍草、陰含魔焰草……

    這些本就是**標本植株,種在地裡靈水靈肥澆灌後,很快就會抽芽、開花結果,直接采摘就行了。

    放眼望去,蕭然滿眼都是孝心值。

    對滿級釀造來說,收割穀穗的黃金時間就一天,準確說就幾個時辰。

    錯過這個采摘時間,就會影響酒釀的微妙口感。

    很玄學。

    蕭然忙叫來初顏。

    他親自挑選需要采摘的完美穀穗。

    初顏則施展縫衣針劍法,負責操作收割,精確到每一粒。

    伶舟月在旁邊掐腰看著,感覺這玩意不難,也想試試親手選穀,自己喝上親手釀的酒。

    於是用劍試了下,差點把山頭給劈了。

    她冇想到,在選種方麵,自己堂堂分神境大佬,居然不是初顏的對手,也難以與蕭然形成默契。

    “縫衣針劍法這麼神嗎?”

    她不信邪,繼續看蕭然接下來的釀造過程。

    她倒要看看,蕭然到底是使了什麼法術,把酒釀出驚天美味的。

    蕭然這一次改善了配方。

    他在溫酒中加上清爽的麥芽,提升口感,又能溫養丹田與宮體。

    精選稻麥,搗碎穀穗,擠出穀汁,提煉酵母,矽藻過濾,石缸密封,埋入地下,開始發酵……

    很簡單嘛!

    伶舟月也拿種子,照葫蘆畫瓢,將密封的石缸埋入地下。

    她紮著耳朵能聽到沙沙的發酵聲,甚至可以嗅到酒香味。

    她感覺自己釀造的酒香,比蕭然的香味更甚一籌。

    她心情大好,仰首噸噸喝酒,掐腰站在蕭然麵前。

    “釀酒嘛,有手就行。”

    “不必羨慕為師,這就是天賦。”

    “末法時代,人間冰冷,唯有酒與劍,不可辜負。”

    初顏無比崇拜。

    蕭然笑而不語。

    到了傍晚。

    發酵完畢!

    伶舟月迫不及待的深入地窖,打開了密封的酒缸。

    醉人的酒香撲麵而來,滌盪心肺。

    酒水色澤溫潤如金,又通透如薄。

    伶舟月欣喜不已,抬手引酒入壺,仰首一飲而儘。

    初顏湊著身子,滿麵紅光,眸子裡都是崇拜之色。

    “初顏也想喝師祖的酒。”

    話音剛落!

    “噗——”

    伶舟月一口苦酒噴出,漬了初顏一身,濕透全身,被夕陽照了個通透。

    蕭然冇眼看,側過身道:

    “師尊的酒,色香味全散逸了,酒中反倒剩下渣滓與清水。”

    伶舟月劍眉微挑,清澈的眸子裡滿目狐疑,總感覺蕭然在玩他。

    “我的操作不是和你一樣的嗎?”

    蕭然搖搖頭。

    “動作看似一樣,但我們精確的不是同一個量,細緻入微的差彆積累在一起足以謬之千裡。”

    “這就跟我故鄉某些雅士玩音響一樣,玩音響就是玩電源,看似都是插家用電,但電的來源不一樣。真正的發燒友隻用雅魯藏布江的水電。用火電的力度稍大點,聲音偏暖。用水電的聲底偏冷,但解析力很高。水電中,以葛州壩的電音色最好,火電中,以北侖電廠的電音質最好,因為燒的無煙煤的比例最高。風力發的電層次感很差,音場明顯收縮,小提琴聲部全混在一起。”

    伶舟月和初顏大眼擠小眼,彷彿看到一座巍峨的高山屹立在身前。

    這是何等的境界!

    蕭然淡然一笑,隨後舀了一壺他自己釀的新酒遞給師尊。

    “說那麼多你們未必聽得懂,嚐嚐才知道真假。”

    伶舟月還冇回過神來,木訥的喝了口。

    清酒入喉,似炎炎夏日,忽有一泓清涼的冰水,從融化的雪山之巔奔流而下,沖刷著四肢百骸,直墜腳心。

    但這種涼爽,在血脈與骨骼中沖刷而過,迅速消散於腳心,隻在皮膚表麵留下冰涼的透肌感。

    體內清涼消散,留下的藥力抵達丹田,轉眼變成溫熱,燙熨著宮體。

    伶舟月雙眸一滯,這纔回過神來。

    頓覺初口涼爽,滌盪身心,繼而溫熱,於丹田沉澱藥力。

    口感爽身,溫宮暖心,彷彿冰火交織。

    她的渾身冰涼,宛如冰肌雪骨,臉色卻極紅潤,彷彿冬日雪地裡的爐火。

    身子沖涼爽了,卻冇有放浪形骸,而是沉澱下來,露出了小女人的嬌羞。

    這種感覺,難以言喻。

    以至於伶舟月愣住了……

    【恭喜宿主獲得8孝心值!】

    【恭喜宿主獲得8孝心值!】

    【恭喜宿主獲得8孝心值!】

    【恭喜……】

    看到師祖那宛若冰火交織、渾身舒爽的樣子,初顏半信半疑。

    “真的假的?”

    蕭然又裝滿了一壺酒,遞給初顏。

    “你也嚐嚐。”

    初顏小心翼翼抿了一小口,臉色一凝,腦子快炸了。

    渾身如墜冰窖,一瞬間透底的涼爽刺激到大腦暈厥,又迅速被下身滾燙的暖意拉回了神誌。

    激盪的暖流直入丹田,在她的氣海內掀起滔天巨浪。

    對她來說,元嬰境穀麥釀出的酒力過於狂暴。

    她小臉通紅,眼眸發白,眼看快要失去意誌。

    蕭然感覺有點不對勁,忙抓住她的手腕一號。

    這才突然發現,這小妮子居然一直在憋修為!

    “不要再忍了,你會死的。”

    初顏緊抓著蕭然的胳膊,宛如抓住最後一棵救命稻草,有氣無力道:

    “我不要突破元嬰,太疼了!”

    蕭然差點氣笑,趕緊扛起她,徑直穿過劍竹林,快步來到了溫泉邊。

    抬手一震,升起水霧,忙給她解開綠紗與褻衣,扶著她浸入池水中。

    “師尊,你向池子裡徐徐注入元嬰靈力,隻能是最低階的元嬰靈力。”

    伶舟月跟來,還有點懵。

    但能看出,初顏很危險!

    “我儘量。”

    蕭然握著酒壺,強行給初顏餵了整整一壺酒,馬上大喊道:

    “快服一顆元嬰丹!”

    “我冇有……”

    話音未落,初顏便暈了過去。

    體內冰火交織,衝撞著丹壁。

    蕭然立即來到藥田,隨便配了幾顆草藥,擠出藥汁,又從自己的儲物空間裡找了用衝階效果的,分配好比例,重新配出一副衝階用的草藥。

    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蕭然強行給初顏服藥。

    之後直接穿著衣服跳入水中,不顧男女之彆,伸手按在初顏小腹外,以共鳴之力不斷按壓。

    促進藥效吸收的同時,也在嘗試粉碎她的金丹丹壁。

    少頃,初顏嘴邊溢位了鮮血……

    其金丹丹壁開始徐徐裂開,新的金色丹壁浴水而生。

    ——元嬰!

    伶舟月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喝酒升元嬰?”

    蕭然這才鬆了口氣,坐在池邊擦了擦汗,就跟接生一樣緊張,疲憊。

    他不敢相信,自己竟成功讓初顏從金丹安全升到元嬰……

    這誇張的天賦!

    初顏雖然突破到了元嬰,但是被動元嬰,人已經昏迷。

    蕭然給他穿好衣服,扛著回到弟子房,給她放回床上,蓋上被子休息。

    給初顏號了號脈,確認她的丹壁穩固,氣息穩定,才走出弟子房。

    伶舟月坐在崖邊的巨石上喝酒,窈窕豐韻的身形披掛著一層金光。

    “夕陽之所以很美,是因為它靠近黑夜,但此刻,我突然不想看到這個世界的黑夜,隻想永遠留在黃昏。”

    喝了點酒,連氣質也能變?

    蕭然站在師尊身後,嘗試理解她的話,許久之後,才試探著答道:

    “不必擔心,黑夜之後,會有朝霞的,我保證。”

    伶舟月笑了笑,冇有看他。

    “你連世界的事都能保證?”

    蕭然語氣平靜,堅定。

    “隻要與師尊在一起,我什麼都能做到。”

    他說的是真話。

    真話纔有這種力量感!

    伶舟月抬頭看了看他,颯然笑道:

    “你很厲害啊,區區煉氣,還能幫人升階到元嬰。”

    蕭然隻道:

    “她是因為憋修為憋太久了,想不到居然是因為怕疼……丹壁碎裂肯定會疼的,越憋越疼,幸虧遇到我,我也隻是幫他止疼,維持氣脈穩定,真正衝關的還是她自己。”

    伶舟月笑著喝酒,如畫的清顏泛著一層暈紅,融化在金色的夕陽裡。

    “為師不怕疼,合體的事就交給你了。”

    什麼?

    蕭然一愣,還冇來得及答應。

    師尊已不勝酒力,迷迷糊糊,靠在他肩膀睡著了。

    孝心值飆個不停。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