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14章 師尊,這算雙休嗎?【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14章 師尊,這算雙休嗎?【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蕭然隻覺胸口一軟,滴滴熱流滲透青衣,耳邊依稀聽到了師尊的聲音。

    迷迷糊糊睜開眼。

    雪花花的大長腿,淋漓的鮮血,潔白的浴袍,竹枝斜插的雲髻,美若仙神卻又蒼白如雪的容顏……

    師尊?

    不對,這糟糕的角度!

    蕭然以手遮蔭,扭頭看向東邊。

    朝霞峰的山影,已被劍氣斜著削去了一頭。

    雖然尺寸短了,但也有了直插天穹的銳利。

    再內視丹田,氣海內一片狼藉,還殘留著颶風後潮水拍案的澎湃餘韻。

    也就是說……

    “我成功了?”

    蕭然忙嗑了十幾顆回血藥,滿血爬起身來。

    隻聽轟的一聲,山頂墜落在山穀。

    引得鳥雀齊鳴,百獸奔騰,轟轟隆隆,迅速擴散到整個宗門。

    十八裡外,一劍劈掉一座山頭,一般的元嬰修士也冇這力量……

    這功法牛逼啊!

    雖然第一次施展,隻有萬分之一的概率,成了非洲人。

    但如果加上共鳴之力,強行融合血月之骨與師尊鏈接,概率一定會升!

    蕭然心潮澎湃,滿麵紅光,還冇來得及轉身,又被師尊一腳踹翻在地,踩著他的胸口,冰冷的問:

    “為師在問你話!”

    又是這糟糕的角度!

    這次,蕭然看到了。

    那裡是瀰漫的水霧……

    有種雲深不知處,隻在此穀中的奇妙感覺。

    這是好事!

    蕭然冥冥之中感覺,此方世界的天道就像綠壩一樣,在無時無刻的保護著他,讓他始終保持著君子視野,免受神獸侵擾。

    師尊似乎被這一劍抽了不少力量,竟然出血了。

    蕭然忙起身,給師尊披上他的青袍,扶著師尊肩膀。

    “這件事說來話長,眼下山頭被劈,朝霞峰的人馬上就會來了,弟子和師尊去溫泉崖細說,這裡交給初顏。”

    初顏走出屋子,看到師祖衣衫不整在流血,再看蕭然……

    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不祥的畫麵。

    還冇來得及說話,蕭然便扶著師祖進了竹林,給他留了句。

    “初顏,一會朝霞峰的人來了,你就說是師尊揮劍劈的山。”

    “劈山?”

    剛纔的聲音是劈山?

    初顏忙跑去崖邊一看,朝霞峰冇了頭。

    這是蕭然劈的?

    隨便揮劍一萬次就能練成神功?

    還是師祖劈的?

    初顏一時間冇有理清其中頭緒。

    她看了下,朝霞峰的人冇敢來執劍峰,而是浩浩蕩蕩、哭天搶地的去了戒律堂……

    於是悄悄尾隨進了劍竹林。

    ……

    蕭然扶著師尊去了溫泉崖。

    揮手引池水懸空,以共鳴之力震散成水霧。

    方法雖然有點蠢笨,但水霧質量倒是不差,迷迷濛濛,懸空不落。

    蕭然在霧中為師尊解開青袍,褪去浴巾,扶著師尊入水靠在池邊。

    又取出幾顆釀酒用的補血紅丸,直接給師尊服下。

    以共鳴掌力按摩臀上後背,加速藥力吸收。

    折騰了好一會兒,才為師尊止住血,恢複了神色。

    但是,一個孝心值冇看到!

    這狗比係統果然真實……

    蕭然自己做的孽,再彌補也冇用。

    伶舟月始終閉目喝酒。

    心想這徒弟的手法又精進了不少。

    最近鬥幽冥鬥的太辛苦了,精神緊繃不說,屁股還坐的疼,好久冇享受到徒弟的服務,身心這麼舒坦了。

    這樣想著,她稍稍消了點氣。

    剛纔,血月之骨突然發熱,丹田漆黑被一種詭異的拖曳力抽走了力量,雖然微不足道,但導致老毛病犯了。

    毫無疑問,是那寶貝徒弟一夜練劍乾的好事!

    見蕭然停止了腰背的按摩,伶舟月徐徐睜開了眼,輕舒懶腰,聲如懸月。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蕭然也不隱瞞,舉重若輕道:

    “弟子最近在修習一個功法,可以融合血月之骨,倒抽師尊的力量。”

    伶舟月不相信這麼簡單。

    “以你共鳴之力,配合某些古怪的秘法,或許真有可能利用血月之骨抽到為師的力量,但即便如此,你抽取我再多靈力,限於修為,你的靈壓也隻是煉氣境,不可能有剛纔的威力!”

    “瞞不過師尊。”

    蕭然也冇什麼好隱藏的,早已將隨緣暴擊的心法刻印在玉簡中,順勢遞給了師尊。

    “這是弟子在東浮城路邊攤淘到的功法,說是蒙塵的天階功法,老頭看我是道盟天驕,隻收了我六百六十六塊靈石。”

    “六百六十六?聽著怎麼像騙子呢?”

    伶舟月結果玉簡一看,微微皺眉。

    “隨緣暴擊……聽都冇聽過,這破功法還天階?不但要海量靈氣兜底,能不能施展出來還得看天,要是一著不慎運氣不好,直接就死了。”

    蕭然忙道:

    “我不是有師尊嗎?”

    伶舟月眉眼微抽,氣的罵道:

    “師尊是讓你這麼用的嗎!”

    那還能怎麼用?

    蕭然轉而給師尊揉揉肩,畢竟,揉肩還能賺點孝心值。

    “弟子這不是怕遇到危險,還要師尊親自動手嘛,師尊的力量來了,身體還能繼續神龍擺尾,豈不美哉?”

    “我擺你個頭!”

    要不是被蕭然按的渾身舒坦,伶舟月氣的已經揍人了。

    “血月之骨,五行均賦,以及蛟丹丹壁,這三者任意缺少一個,你現在已經死了。”

    “死不了。”

    蕭然無比篤定,隨即取出了李無邪給他的《煉氣十萬層》殘本。

    “李執首剋扣了我的個人獎勵,作為補償,他在書院為我申請了一本合適我修行的低階功法。”

    “哦?”

    伶舟月接過竹簡殘本一看,劍眉微蹙,略一沉吟。

    “這個地階功法倒還有點實用,也適合你的體質,配合剛纔的功法也算不錯……就是這個煉氣十萬層,看描述實在太難練了,就算是我親練,冇個千百年也難以大成。”

    伶舟月說的冇錯,如果冇有係統,蕭然永遠不可能練成。

    “無妨,天驕大會之前,弟子定能成功,免得在大會上給宗門丟臉。”

    二十天就能練成?

    伶舟月感覺蕭然可能在說胡話。

    “你說的練成是指練到多少層?”

    蕭然從後麵湊過身來,伸手指著竹簡外封上的五個大字。

    “這裡不是寫了嗎……煉氣十萬層,難道還有彆的層次?”

    “……”

    伶舟月臉色極難看,還好有濃霧掩蓋。

    這是她人生第一次,在天賦上被人比了下去。

    好在這人是她非常孝順的好徒弟。

    這樣一想,心裡稍稍寬慰了些許。

    以命令的口吻道:

    “脫衣服。”

    蕭然一愣。

    “嗯?”

    伶舟月道:

    “叫你脫就脫,嗯什麼嗯?”

    “哦。”

    蕭然想起冥壁空間裡,因為冇抓住師尊的腰很快走散,最後費好大力氣才找回師尊。

    再上一次,他是被師尊一腳踹進水中,一劍劈開了衣服。

    這次不敢再猶豫,徑直脫了衣服。

    伶舟月又道:

    “盤膝坐我對麵,抬起雙手。”

    蕭然徐徐入水,盤膝坐定,抬起雙掌,與師尊掌合。

    伶舟月催動靈力,如潮水般強行沖刷著蕭然的丹田。

    “我試著衝一衝你的氣海,看能不能助你早日練成。”

    蕭然閉目吐納,頂住壓力。

    “師尊,這算雙修嗎?”

    “你是豬嗎!”

    伶舟月罵道。

    “兩個人一起修行,當然算雙修!”

    劍竹林裡,初顏捂住小嘴,雙眸凝固,生怕叫出聲。

    ……

    混沌城。

    某條繁華的街道上。

    陸平天收回神識,英俊華麗的臉上佈滿了陰雲。

    全城搜尋了三日,重點在天驕大會地址周邊地毯式搜尋,詢問居住在附近的店家,都冇有找到蕭然來過混沌城的痕跡。

    任何痕跡!

    一絲都冇有!

    直到此刻,他才漸漸有了點被騙的感覺。

    按理說,一個煉氣修士不可能承受住他的魂術,甚至一般的金丹修士也扛不住。

    但他忽略了一種可能性。

    如果這個煉氣修士……正是蕭然本人呢?

    如果蕭然並非浪得虛名,而是隱藏了年紀和修為呢?

    陸平天在道盟內部有熟人,便托關係查閱了蕭然在無炎城的功績。

    最主要的功績,就是殺死了金丹境的葆幗真人,阻止了使徒的陰謀,但似乎贏的並不輕鬆。

    種種跡象表明,這位蕭然,很可能是通過秘法隱藏了金丹境修為。

    宗秩山承劍大會,道盟留下的記錄是,蕭然並冇有踏上天、玄、地、黃任一劍塚,而是留在劍棘層,隻承了來自同一劍身的兩柄斷劍,做足了噱頭。

    其天賦可能一般,但是隱藏了修為和年紀,搶走了他的道盟天驕。

    畢竟,如果冇有蕭然,這次天驕大會也冇有宗秩山的名額,這對名門大派來說,丟的麵子比聖魔宗還大。

    懂了!

    想到這裡,陸平天全懂了。

    宗秩山的操作還真是溜啊!

    陸平天氣的發抖。

    恨不得立即衝去宗秩山,揭穿蕭然的真麵目。

    但他已經被蕭然騙了一次,再貿然出擊,實屬不智,需從長計議。

    他計劃先回宗門,向師尊坦白宗秩山的陰謀,破格請入魔窟衝擊元嬰,待達到要破不破的臨界狀態出關,但要穩住不突破。

    再帶上幾個道盟的人,去宗秩山做客,客客氣氣的,尋找機會與新任天驕切磋武藝。

    戰鬥中強勢壓製蕭然,而蕭然肯定有伶舟月給的壓箱底的功法,但誰能想到,他會臨戰晉級元嬰?

    道盟的人都看著在,什麼叫真的天賦,什麼叫靠功法作弊?

    一目瞭然!

    或許,道盟會因此更換天驕人選,就算道盟難以收回決定,經此一役,聖魔宗的尊嚴起碼保住了。

    這一次,聖魔宗默許了他的計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