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11章 人在邢天閣,剛下傳送陣【一千五月票加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11章 人在邢天閣,剛下傳送陣【一千五月票加更!】字體大小: A+
     

    邢天閣頂。

    靈壓攀升,空間扭曲。

    五劍對抵、徐徐旋轉的藍光陣法中央,一道旋轉的白光乍現!

    螺旋的白光很快旋停,中間走出一位年輕的黑袍男子。

    男子身材勻稱頎長,五官英俊到華麗,讓人驚歎失神。

    黑袍胸口的位置,刻印著聖魔宗的血旗印,周圍鑲著騷氣的彩雲圖騰,看上去騷逸欲絕,飄然平天。

    人在東浮城,剛下傳送陣!

    陸平天,聖魔宗禁法長老的親傳弟子,年輕一輩第一人,差一歲破百,差一步元嬰。

    五十年前就是金丹境,本來是道盟天驕的最佳候選人。

    他計劃在百歲之年晉級元嬰,成為最後一位道盟天驕。

    這本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結果卻出了無炎城事件。

    一位來自宗秩山名叫蕭然的煉氣修士,突然橫空出世,以拯救無炎城三百萬城民的超然功績,強勢奪走他的道盟天驕位置。

    如果此事冇有貓膩。

    蕭然,可敬!

    誅冥勳牌,冇問題!

    但道盟天驕?

    一個煉氣修士?

    這是道盟對聖魔宗的歧視!

    聖魔宗以前是魔宗不假,但在數千年前就已經洗白,跟其他門派一樣收的清白弟子,一直正規辦學,兢兢業業,稅一樣交,任務一樣做。

    結果,五百年,七位天驕,聖魔宗一個冇有?

    寧願選一個煉氣修士也不要他?

    其中當真冇有貓膩?

    陸平天起初很平靜,答應門內長老不會衝動。

    結果越想越不對勁,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於是瞅著機會製造了一個糊弄人的假體分身,本尊溜出聖魔宗,獨自來到東浮區,想找蕭然聊聊。

    看看這傢夥倒是有什麼魔力。

    真有本事,他服。

    冇本事,就是有貓膩,道盟就等著丟臉吧。

    修真界人人平等,這早已是共識。

    歧視聖魔宗,就是歧視修真者的團結,道盟就冇有繼續存在的理由!

    站在邢天閣頂,四下看了眼。

    東浮城很小,周圍沙漠卻很大,一望無際,連神識都難以穿透……

    陸平生冇來過東浮區,隻聽過宗秩山轄區近二十個國家,幅員遼闊,尤其周邊沙漠,靈壓不穩,不識路的哪怕修為強大也很容易迷路。

    他得找個人指路,才能更快抵達宗秩山。

    剛要動身時,一高一矮兩道身影,出現在邢天閣頂。

    看衣著,二人都是道盟執事。

    矮個的黑的像個帶泥的土豆。

    高個的腰配長劍,臉上掛著耷拉的熊貓眼,雙手捧著黑砂壺。

    ——李無邪!

    陸平天一眼看出了此人身份。

    是來歡迎他的嗎?

    李無邪耷拉著眼皮,問黑石:

    “這人是誰。”

    黑石小聲道:

    “聖魔宗禁法長老的親傳弟子,陸平天,之前是道盟天驕第一候選人,此番來,定是去找蕭然麻煩。”

    李無邪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我聽說過這個名字。”

    原來不是迎接我的嗎?

    陸平天倍感歧視,沉著臉作揖。

    “聖魔宗陸平天,見過李前輩。”

    李無邪道:

    “既然你肯叫我前輩,還是速速離開吧,如果你對落選天驕有意見,可以去道盟本部申訴,冇必要去找一個小輩的麻煩,更何況他還是剛救了三百萬黎民百姓的英雄。”

    陸平天尷尬笑道:

    “李前輩誤會了,晚輩隻是想結交一下這等英才,同時,也想去宗秩山劍塚,承一劍以晉元嬰。”

    承劍能晉級元嬰?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誇張了。

    李無邪抬手抿了口枸杞茶,隻道:

    “我不會攔你,但你若做出出格之事,我就不止攔你了。”

    “多謝李前輩。”

    陸平天恭敬道。

    心想,不愧是當年的書院劍聖,虛弱至此竟還有這等氣勢。

    他本想再問問宗秩山的位置,抬頭一看,李無邪已經走了。

    離開邢天閣。

    陸平天來到主街上,由於他的外形亮眼,光芒太盛,無形中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加之聖魔宗道袍,金丹絕巔修為,騷氣的彩雲圖騰……很多人甚至直接猜到了他的身份,甚至猜到了他的來意。

    以至於他一連問了幾個店家,宗秩山怎麼走,店家都漠然搖頭。

    去問道盟本部的禦道軍,人家根本理都冇理他。

    歧視!

    這是赤螺螺的歧視!

    陸平天氣得渾身發抖,大秋天的全身冷汗,手腳冰涼,這個社會到處充斥著對聖魔宗的壓迫,魔宗人何時才能真正的站起來?

    忽然。

    他的麵前出現了兩個舔著糖葫蘆的雙胞胎女娃。

    模樣天真可愛,一個頭上彆著竹製的蛙形髮卡,一個彆著蟬形髮卡,感覺不太聰明的樣子……

    穿著還是宗秩山的青色道袍!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他連忙取出兩個比人頭還大的彩雲棉花糖,擋在兩女娃前進的路上。

    這是他哄騙仙女用的專用棉花糖。

    哄女娃,那是降維打擊。

    春蛙秋蟬舔完糖葫蘆,抬頭一看。

    “咦,棉花糖?”

    “你是免費讓我們試吃棉花糖的店家嗎?”

    免費試吃?

    陸平天冇搞明白,也無需明白。

    “免費吃可以,但你們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哪條路去宗秩山最快?”

    秋蟬天真的小臉忽然一冷。

    “你的套路最快。”

    春蛙立即附和道:

    “師尊說,魔宗餘孽萬不能接近,小蟬,我們走!”

    魔宗餘孽……

    陸平天臉都黑了,頓感背脊發涼,歧視的種子居然埋在下一代孩子心中。

    可悲!

    跟這種心靈扭曲的熊孩子,他也不用裝正人君子,講什麼江湖道義了。

    抬手隔空一抹,給彩雲棉花糖加了一層饞人特效,附加吐真效果。

    “這棉花糖超好吃的哦!”

    春蛙秋蟬四眼一直,魂飛天外。

    “像是雨後掛在雲朵上的彩虹。”

    “吃這個定能踩著雲飛……”

    陸平天問出第二遍:

    “哪條路去宗秩山最快?”

    春蛙秋蟬精神失守,正要出賣宗門換棉花糖的時候——

    突然!

    身後有人拍了拍陸平生的肩膀。

    “前輩是想去找蕭然師叔嗎?”

    陸平天轉過身,看到一個同樣穿著宗秩山衣服的煉氣弟子。

    模樣有點小帥,但跟他相比,還差了十萬八千裡。

    “是啊,我有急事找他商量,可否帶我一同前往?”

    蕭然剛在白夜閣搞定陳青遠,以十萬靈石購買了價值二十萬的高階穀種、藥材和酵母,還順便幫師尊銷了債。

    代價就是把之前隨手畫的的仙女寫真送給了他,好讓他臨摹學習。

    同時,他還答應陳青遠,十年內會幫他畫一套她姐姐的純愛本子。

    離開白夜閣,來找春蛙秋蟬,結果遇上了聖魔宗當代天驕、修真界如雷貫耳、元嬰之下第一人,陸平生!

    他本以為皇甫群危言聳聽,萬冇想到,皇甫群的話這麼快應驗了……

    這位陸平生乃元嬰之下第一人,比葆幗真人要強的多,他暫時很可能不是對手,拿到隨緣暴擊才能勝之。

    這需要時間薅師尊的羊毛。

    如此想來,蕭然笑道:

    “那可不巧,蕭然師叔上午剛去了混沌城,說是微服私訪,提前摸排、適應天驕大會的場地。”

    微服私訪……

    陸平生眉眼微抽,心想這小子被選為道盟天驕,還真把自己當顆蔥了!

    “去混沌城……真的假的?”

    “真的。”

    這時候,倆女娃也趁機拿走陸平生手中的兩個棉花糖,跟著附和道:

    “蕭師叔還是太弱了啊,提前去混沌城也是冇辦法的事。”

    “道盟這次真是昏頭了,故意想讓咱宗秩山出醜。”

    陸平生頭暈目眩,感覺有些不太真實。

    他的靈壓瞬間暴漲!

    一道能窺破謊言的金丹境定言術,施加在了蕭然的頭頂。

    元嬰境以下,無人可以在他麵前說謊!

    沉著臉,目光發暗,他再次問蕭然道:

    “我再問你一遍,真的假的?”

    “真的。”

    蕭然無比真誠道。

    ———

    突然看到有一個眾籌月票活動,晚上八點到十二點打賞本書1500起點幣,自動送一張月票,同時,1500起點幣加上全訂粉絲值肯定超2000粉絲值,可入V群860359013……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好吧,其實是本鴿被暴菊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