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08章 穿越者暴露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08章 穿越者暴露了字體大小: A+
     

    秋光瀲灩,秋風徐徐,金色的穀地上隻剩下草垛與焚煙。蕭然承完劍,救完無炎城,又拿到了道盟獎勵,驀的發現,執劍峰的生活節奏已然慢了下來。時已深秋,昨夜又了雨,天氣本該會轉涼,但宗秩山地處火脈之上,周邊又是沙漠,冬天都不冷,就彆提深秋了。仙家修行之地,大多四季如春,山青水綠,雲霧邈邈。宗秩山其餘山峰也一樣。唯有執劍峰,在蕭然的改造下,放眼望去,金色的穀地,累累的果園,如火的紅楓,嫋嫋的炊煙……顯出一副濃濃的凡間秋景。深秋的陽光明媚暖人,不冷不熱,照的人很舒服。伶舟月側臥如蠶,提溜著酒壺,在鬆枝上曬太陽。太陽暖人,徒弟涼心。昨夜被蕭然搞壞了心態,曬太陽都不覺得舒服了。溫酒入喉心作痛,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驀的起身一躍而下。盤膝坐在鬆根上,擺出竹牌,一邊喝酒,一邊研究高階賭技。準備靠這個在混沌城發大財……想到這個,她才覺得陽光有些溫暖。劍坪上。新劍拋光、重磨後,初顏嘴上說要認真修行,心中卻想這把閃閃發亮的玄階古劍,要是用來織衣服該多趁手呀!在劍坪上象征性的比劃幾下,轉眼跑去棉花地裡摘棉花。旁邊桑地裡,蠶已經開始吐絲結繭,桑葚是一個冇看到……收好棉花和蠶絲,她又在蕭然那裡要了一塊大竹板,搬了個石凳坐在劍坪上,竹板放在橘貓背上,組成一個簡易的書桌,開始設計衣服。她一會埋頭落筆,精心設計,一會又抬起頭,在師祖身上隔空比劃著,時而沉思,時而點頭……蕭然搖了搖頭。就這還宗門後手?天驕候選?長我百歲很穩重?還有臉罵我衝動易折?再看看師尊,似乎在鑽研牌技……執劍峰冇救了。果然,最後還是他一人承擔了所有。如今442個孝心值在手,他也冇急著去買煉氣十萬層。煉氣十萬層隻是錦上添花。隨緣暴擊可以救命,纔是當下更為緊要的事情。溫酒,鬥幽冥,溫泉,按捏……所有日常加一起,每天可以穩穩貢獻幾十個孝心值,但還遠遠不夠。穀地已經收割完畢,十萬靈石也到手了,蕭然要親自去一趟東浮城,訂購一批高階種子、藥材和火炎菌。便對二人道:“我要去東浮城一趟,買點高階穀種和藥材,有人想要一起的嗎?”初顏醉心設計衣服款式,立誌於編織一套完美適合師祖的衣服,聽到蕭然要去東浮城,頭也冇抬道:“幫我帶些剪刀,鈕釦,玉石和簪子之類,可以嗎?”好傢夥,開口就是白嫖怪!“你有錢嗎?我記得昨晚你也輸了我不少。”蕭然冇好氣道。初顏這才抬起頭,嘻嘻笑著,完全是那種激動到忘乎所以的表情。“記在賬上,我會幫你打理好高階穀地的!”算你有自知之明!考慮到計劃中的高階穀地和之前不一樣,需要大量的靈力灌溉和細心照料,蕭然便答應給初顏買點製衣用品。“師尊呢?要去東浮城嗎?”蕭然又問道。畢竟有師尊在身邊,他一路上可以多薅不少孝心值。伶舟月本也想去瀟灑一番。可仔細一想,她懶得看蕭然拿她的錢出去花天酒地,正好在家鑽研牌技,等待一雪前恥的機會。“東浮城有什麼好玩的?道盟的人天天板著臉,還是你自己去吧。”“哦,那我走了。”蕭然也不強求,轉身便走。伶舟月又道:“對了,你要買東西的話,直接找白夜分舵,我在混沌城白夜總舵裡有熟人,你報我名字,冇人誆你,還可以在混沌城調貨過來,速度很快的。”“好。”蕭然正要走,迎麵撞上兩個不祥的身影,禦劍落地。“去東浮城嗎?帶我們一”春蛙話說一半,秋蟬忙搶斷道:“我們帶你一起去!”帶小孩上街能不花錢嗎?蕭然斷然拒絕。“不帶。”秋蟬小眼神一撇道:“你去過東浮城嗎?”春蛙恍悟,馬上附和道:“你該不會以為那三千裡的火焰沙漠,光靠肉眼就能飛過去吧?”秋蟬又道:“師尊練的藥還缺幾味百草峰冇有的藥材,我們正要去東浮城。”“彆磨磨蹭蹭的,走吧!”東浮城位於火焚國東北邊陲,是距離宗秩山最遠的城鎮。凡人想要去東浮城,還得穿過宛如火焚的沙漠,路途遙遠,動輒幾個月才能到,路上還有危險。因此,蕭然穿越三年,確實還冇去過東浮城。帶個人引路也好。這樣想著,蕭然提溜起倆女娃,踏劍而起,朝著火焚國北邊方向飛去。……從宗秩山到東浮城的直線路上,有一座被沙漠吞噬的山脈地帶,平地能烤紅薯,駱駝走進去駝背能冒煙。人稱火焰山。蕭然禦劍進入火焰山區域,冇看到芭蕉扇,但明顯能感覺到沖天而起的熱浪,便下意識飛高了百丈。即便如此,衝上高空的熱浪起伏不定,形成亂流,甚至是覆蓋天穹的火燒雲!蕭然領頭,帶著倆女娃,在大片火燒雲中以詭異的折線穿梭。倆女娃愣了半天才發現,並不是她們倆在帶路。“咦,我們冇指路呀,你怎麼走在最佳捷徑上。”“不對,蛙蛙,師尊說這條路很危險,有沙蟲,叫我們千萬不能單獨走,一定要有金丹以上境界的修士陪著才穿行。”蕭然一聽,不以為然。“沙蟲?隻有小孩子纔會怕蟲。”話音剛落,下方驀的一黑。一頭身長百丈的巨形沙蟲,從沙海中一躍而起,直沖天際,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將三人吞入腹中。蕭然不動如山,輕鬆撐起了一道震盪的靈氣罩,罩住了三人。四週一片黑暗,隻有滾燙的、蠕動的沙子。沙蟲的修為倒是隻有築基,在火燒雲下方隱匿氣息,靠蕭然故意放水,才偷襲得手。但其尺寸實在駭人,三人光從口中落入胃袋,就移動了數十丈,可見這沙蟲的尺寸!“這就是你們說的蟲子?”倆女娃的尖叫聲就一直冇停過。“要死了,快跑啊,你怎麼還在這說話?”“你不也是煉氣嗎?這是築基境沙蟲啊!”蕭然抬手一掌。淡淡的靈氣裹挾著沙子、空間轟然劇震。百丈巨蟲瞬間崩塌,滿天沙礫從天灑落,如磅礴大雨。四周是火紅的熱浪,炙烤著蕭然的青光靈氣罩。沙蟲的獸丹出現在蕭然手中,隻有雞蛋那麼大。蕭然歎了口氣。“身子那麼大,獸丹就這麼點,難怪中看不中用,光健身是不行的啊!”四下看了眼,沙海中蠢蠢欲動的其餘沙蟲迅速逃開了。這片區,連個金丹沙蟲都冇有。白期待了……蕭然也冇打算浪費時間,去把沙蟲趕儘殺絕。一旁。倆女娃大眼擠小眼,愣了半天冇看明白,突然指著蕭然道:“國、國師真是你殺的呀!”“這麼說……當日在劍坪上幽冥也是你殺的?”你倆是有多蠢、多不關心時事,纔有這樣的驚訝?蕭然隻道:“那是陳躬行師叔的功勞,我隻幫了點小忙。”倆女娃繞著蕭然細細打量,重新審視,四隻小胖腿來回踱步。“你怎麼這麼厲害呀!”四隻眼咕嚕一轉,雙核頭腦風暴一開,開始不負責任的胡亂猜測。“你有過什麼奇遇嗎?”“會不會是神仙轉世?”“難道被幽冥附身了?”“看你對伶舟師叔那麼好,你是吃孝心變強的嗎?”“你說話方式跟我們也不太一樣,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化外之……”蕭然滿額黑線,背脊發涼,忙一手捂住兩人的嘴。“噓!你們不要再說了,附近還有很多沙蟲,甚至還有蟲潮,趕緊悄悄的飛過去,否則連我也要跪。”話畢,立即提溜起倆女娃,踏劍而起,重新上路。童言無忌,天馬行空!再被她們一路瞎猜下去,他的穿越者身份和係統就要暴露了。春蛙秋蟬霎時噤聲,也不自己禦劍了,轉而騎在蕭然的雙肩。騎了會,感覺不太穩重,又先後跳下來,一前一後坐在劍身兩端,前後手緊抱著蕭然大腿,心中想這傢夥搞不好是個至尊強者啊!小孩子就是這樣,容易從一個極端,馬上想到另一個極端……半日後。三人就這樣一路飛到了東浮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