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07章 是顯卡,我加了電腦顯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07章 是顯卡,我加了電腦顯卡字體大小: A+
     

    天驕大會其實隻是個聚會。大會地址,設在五大勢力地理位置的絕對中心,混沌城。大會每次的內容都不一樣。有時候會互相切磋,有時候會一起做任務,有時候隻是開會聊天一起旅個遊什麼的。不管怎麼樣,如果你的硬實力不過關,肯定會丟臉。道盟天驕,五百年一選,五百年一聚,隻是最近五百年第七個天驕始終選不出來,才延遲到接近六百年。正好,東浮區出了舉世震驚的無炎城事件,蕭然表現搶眼,加上其師尊是伶舟月,才勉強拿到這個位置。皇甫群來回踱步,最終停在蕭然麵前,陰鬱的眸子裡從未天晴過。“距離天驕大會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我聽到的訊息是,因你而落選的幾個接近天驕的候選人,都很不服。或許在天驕大會之前,其中某些人就會登門造訪,找藉口與你切磋,如果對方隻是金丹修士,你可以試試,但如果是元嬰修士來了,你切勿衝動應戰。”蕭然也不會傻到隨便應戰。“好。”皇甫群隨後走到初顏身側。“你承劍成功,也要跟著師尊師祖好好修行了,如果你師尊哪天折了,就你頂上了。”蕭然:“……”初顏陡然挺起身板,提高音量。“是!”……會議結束。在一眾內門弟子仰望的目送中,蕭然師徒三人風風光光離開了主峰。披星戴月,並劍齊驅,三人疾速飛向執劍峰。蕭然再一次搓起初顏的小頭,搞亂她髮型的同時,又以共鳴止癢之抓撓搓的她頭皮很舒服,始終難以反抗。“戒律長老問你話,是就是,你回答那麼大聲乾嘛?”初顏腳底一閃,甩開蕭然道。“你是年輕人,衝動易折,我長你近百歲,穩重的多,是宗門後手。”衝動易折……這詞從你口中說出來,總覺得不對味。蕭然心想,要不是師尊在旁邊,我高低給你整兩句。伶舟月盤膝坐在劍上,麵如月光照畫,美輪美奐,但因為手中冇有酒,氣質顯得有些頹靡。“酒出窖了嗎?”蕭然道:“回山就能出了。”伶舟月忽然神色一振,紅光滿頰。“那就好,今夜我要痛飲三百杯,你們也得陪我喝點。”初顏陡然挺起身板,提高音量。“是!”……回到執劍峰。新的一批溫酒已經出來了。為了防猹,蕭然掘地三丈挖出了隱藏的大酒桶。酵母和火炎菌都用完了,這一次量多一點,足足釀出了一千斤酒。這一次,蕭然冇有打算免費把酒送給師尊儘孝。五十萬靈石在手,師尊現在是個富婆,而他,則需要靈石去東浮城訂購一批高階種子、酵母和火炎菌等。挖出酒桶,蕭然第一時間揣進了係統空間裡。“要酒可以,必須拿錢買,一百靈石一斤酒。”伶舟月一愣。“十萬靈石?你想搶劫?”蕭然道:“你這五十萬靈石有一半是我的功勞,拿十萬怎麼你了?”伶舟月急不可耐。“我是你師尊,你的那份功勞也得由我保管,快拿酒來!”蕭然靈機一動。“這樣吧,咱們鬥幽冥決勝負,想要酒,就看你有冇有本事了。”一提到賭,伶舟月忽然來勁了。畢竟,贏來的東西比彆人施捨的東西香多了。“怎麼決勝負?”蕭然道:“就按一斤酒一百靈石的比例,你贏牌我給你酒,我贏牌你給我靈石。”伶舟月劍眉一挑。“你想挑戰為師?”蕭然笑笑。“對不起,賭技方麵我是師父。”話畢,蕭然臉不紅,心不跳的,立即花5孝心值,在係統商城裡購買了滿級賭技。【恭喜宿主習得滿級賭技!消耗5孝心值,餘額404孝心值。】看到這個不祥的餘額數字,蕭然嚇了一大跳。仔細算了下,之前剩的184,加鬥溫泉幽冥37,加50靈石獎勵188,減5……還真是404!蕭然鬆了口氣,這才腦子一嗡,瞬間昇華了。隻一刹那間,他的識海如星空一般澄澈。很快,腦中出現了各類妙到毫巔的賭博技術。除了精通各類玩法外,還增強了邏輯和記憶,甚至包含了千術。雖然都是真靈大陸的賭博玩法,冇有三人鬥幽冥的項目,但是,賭術的邏輯、記憶和千術都大差不差。伶舟月忍住想要喝酒的衝動,氣色冷冽,如畫的容顏上帶著賭怪的傲氣。“想當我賭怪伶舟月的師父?你還早了一萬年!”蕭然兩手一攤。“那就試試唄。”“試試就試試!”伶舟月氣勢如虹,心裡卻莫名有點虛,暗中給初顏傳了一道神念:“今天咱倆聯合坑他一把!”初顏一驚,忙以隱蔽的神念應道:“這不是作弊嗎?”伶舟月忽然幽幽的來了句。“你想當師姐嗎?”初顏陡然挺起身板,提高神念。“這混蛋天天摸我頭,害我長不了個子,這種人不用跟他講江湖道義,我們一起上!”蕭然抬頭看看夜空,不知何時,已烏雲密佈。初顏也跟著抬頭,細眉微皺。“很快下雨了,我們去哪玩?”蕭然道:“劍坪上撐防雨罩太累了,不如我們去溫泉崖放一條石凳玩,竹林掩映,水又暖和,豈不美哉?”石凳?初顏:“……”“你想得美!”伶舟月一腳踹在蕭然屁股上,踹向弟子房的方向。“我們去大床玩!”蕭然沉默不說話。這不是更美了嗎?……窗外暴雨如注,嘩啦啦響個不停。八平米大床上方的天花板,刻印著一道簡單的青光靈印。宛如水晶吊燈散發著明亮的光,把大床映照的清晰如晝。“對三要不起。”“對一,管上。”“飛劍帶翅膀。”“打飛劍!”“打什麼?”“你耳聾嗎?我的合體冥炸打的就是你的飛劍!”“……”次日天亮。憋了一夜,蕭然果斷跑去廁所,給飛劍放點水。伶舟月和初顏,像兩條死魚一樣癱在床上,擺成大小兩個大字。二人腦力受損嚴重,額頭髮燙,細汗沾著髮絲,兩副被玩壞了的樣子。初顏哭了。“明明是二打一……”“為什麼連你也不是對手?”伶舟月一夜冇喝到一口酒,身體快到極限了,有氣無力道:“剛纔我甚至還換牌作弊了,把竹牌塞進胸口,畢竟這小子還算老實不敢亂瞟,這波飛劍騎臉……怎麼輸的?”初顏翻身道:“這遊戲是他自己發明的,誰知道他留了什麼暗門。”蕭然在廁所,忍住打開六十英寸大彩電檢視影像記錄的衝動,老老實實放空尿,回到主臥。看那癱在床上的模樣,蕭然差點冇自己卷一根菸,事後來一口。萬冇想到,倆個女人合力加作弊,竟還被他擊潰了。十萬靈石已經到手,足夠自己買高階種子了,於是——“我想了下,賭技方麵你們還差的遠,但師尊終究是師尊,該有的孝敬不能少,這是徒兒的一點心意。”這樣說著,蕭然呈上千金大酒桶。聞到酒香,伶舟月憋到現在,差點喜極而泣,一激靈翻身起來,看蕭然都快要哭了。蕭然腦中傳來提示。【恭喜宿主獲得28孝心值!】送酒還給孝心值?不是喝酒纔給嗎?蕭然不確定,這是因為師尊的意外之喜,還是因為這次酒的量太大,所以才額外薅出了孝心值?下一刻,伶舟月一個瞬移,出現在他麵前。其身姿颯然,凜冽如劍,板著臉,奪過蕭然手中酒壺。仰首一飲而儘!比上次的酒又多了點滋味。【恭喜宿主獲得1孝心值!】【恭喜宿主獲得1孝心值!】【恭喜宿主獲得1孝心值!】【恭喜……】喝了酒,伶舟月眼帶湖光,頭腦頓時清醒許多,直盯著蕭然問:“你是不是在竹牌裡留下了作弊的暗門?”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
    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