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03章 我是藝術家,眼中自帶神聖的光【二合一大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103章 我是藝術家,眼中自帶神聖的光【二合一大章】字體大小: A+
     

    黑戒群裡,靈長類曾讓小霧幫忙阻止李無邪,防止他過早向大冥動手。蕭然和師尊自深淵歸來,離開無炎城的時候,也看到了守在外麵的人。當時在場的,除了李無邪和東浮的人外,還有道盟本部官員、獵人,附近子宗的人和火焚國地方官員。宗秩山這邊,隻有戒律長老和兩位蕭然不認識的戒律堂律者在。小霧可能在其中,也有可能派人在其中,或是給其中某人帶話。戒律長老一直在催促李無邪動手。誰在阻止李無邪?蕭然不得而知。雖然黑戒群裡的人暫時不會殺他,甚至還要招募他,但不代表這些人以後不會成為敵人,留個心眼總是好的。高師師兄,蕭然其實多少有些懷疑的。畢竟上次在承劍大會上,他在萬獸穀泡妞,有不在場證據,過於清白。但在刑偵高手眼中,過於清白未必是好事。比如,那些懸疑片中,凶手往往都是開篇時看起來清白到不可能的人。這一次,高師師兄又在門內約會。周邊出了這麼大事,真的還有心思約會嗎?說不好,也許這貨真就是個色批。蕭然冇有再追問,免得暴露自己。正要離開鑄劍峰,剛好撞見班師回朝的高師師兄。鑄劍堂門外,高師那略帶胡茬的娃娃臉上,掛著春風得意,拍著蕭然肩膀拉他回了大堂。墨匣真人本來心情很好,看到高師馬上板起了臉。“你還有臉回來!”“我這不是回來看師弟嘛。”蕭然在旁邊,高師也不怕師尊真發火,笑嘻嘻的給蕭然沏了杯茶。也給師尊沏了杯下火茶。“看到你來了鑄劍峰,師妹我都冇陪就趕回來了,怎麼樣,大英雄,實習任務很刺激吧?”看到我來了鑄劍峰?難道一直在關注我?蕭然希望自己是多想,畢竟高師師兄還算是個有趣的人,像極了當年高考衝刺時還想去泡妞的自己。“冇有師兄約會刺激。”蕭然喝茶,一邊笑道。高師站著看二人喝茶,搓手來回踱步,眉飛色舞,滿麵紅光。也不知道是因為交到了折蕙師妹而興奮,還是為蕭然師徒從巨龍和大冥口中救下無炎城的事而振奮。“雖然我一直相信師弟的實力,但這一次是真的驚險,我聽說李執首都快要拔劍斬冥救你們了,結果,忽然出現一頭巨龍吞掉了大冥!之後,纔是伶舟師叔和師弟英勇救世的故事,真的隻差一步啊,若是戒律長老執劍,無炎城怕是已經冇了。”確實挺驚險的,但驚險的是無炎城的百姓,而不是宗秩山或蕭然師徒。蕭然隻道:“戒律長老也有他的擔心,不能拿既定結局去否定他當時的看法。”“那倒也是。”高師搓搓手,似還有話說,猶猶豫豫也冇說出口。蕭然冇再問。而是拿出一張竹膜圖紙,圖紙上畫了一個大劍行宮設計圖。考慮到與師尊出行時,坐竹排冇麵子,又極耗靈力,還不能遮風擋雨,他親自設計了一個氣派的禦劍行宮,方便以後出門乘坐。這種舒適性的奢侈玩意,墨匣真人太忙,他不好意思開口,便轉求高師師兄幫忙。畢竟,因為折蕙師妹的事,高師還欠他一個人情。“我這裡設計了一個禦劍行宮,勞煩師兄有空幫我造出來。”“師弟還會設計行宮?我看看。”高師拿過圖紙,看了眼。大劍長十丈,寬兩丈,上麵鋪設了草坪,有菜園,有溫泉,還有竹舍……太奢侈了!高師羨慕哭了,全然忘記墨匣真人還坐在一旁,脫口而出道:“這哪是行宮?這是後宮啊!怎麼,師弟想帶伶舟師叔、初顏師侄一起出去野玩?”“咳咳。”墨匣真人乾咳兩聲。蕭然忙解釋道:“師兄彆瞎說,這是我自己的修行行宮,路上也要修行的。”多人修行,我懂我懂。高師給了蕭然一個眼神,又看了眼圖紙,微微皺起眉。“你這靈紋寫的挺好,不對,是太好了……誰寫的啊?”蕭然故意試探。“我自己寫的。”高師盯著蕭然,愣了半天才道:“你還是個全才!”蕭然笑笑,冇解釋什麼。顯露一下高超的靈紋功底,意味著,他有可能破解碑文——儘管他今天嘗試了,隻能看到碑文的表層的悟道資訊,限於修為,根本無法深入。如果高師是小霧,很可能會在群裡提到這個重要的資訊。高師握著圖紙,想了想道:“幫你造可以,但這個設計允許我抄一下,我也弄個行宮,空閒時和折蕙師妹出去玩豈不美哉?”“嗯?”墨匣真人放下茶盞,看了高師一眼,深邃的眸子裡彷彿帶著劍氣。高師臉一黑,忙道:“冇有,開玩笑呢,我哪有時間再玩!”“多謝師兄。”蕭然點點頭,放下茶盞,起身欲走。忽聽高師歎道:“一個月後,師弟想必定是道盟一代天驕,一路開著行宮,載著美人,去混沌城瀟灑……師弟,你活出了我夢中的風采,或許,隻有等你這樣的天才拯救末法時代後,我才能休息片刻吧。”蕭然笑笑。“怎麼連師兄也開始胡吹了?”高師拍拍他的肩膀,似有所指。“哈哈,師兄開個玩笑,你不要有壓力。”……高師這個人,可能真的想多了。蕭然離開鑄劍峰,帶著初顏一起飛向百草峰。無炎城事件後,門內氣氛明顯熱鬨許多。一路上,不少內門弟子朝蕭然打招呼,眼中都是難以抑止的敬仰之光。尤其是一些女弟子,看著蕭然眼神發直。曾經她們仰慕、甚至愛慕著執劍長老,如今愛屋及烏,開始愛慕蕭然。初顏踩著細劍,在蕭然身旁疾飛,綠紗飄飄,白絲流風,氣質很仙女。但看到遠處這些女人的花癡眼神,莫名的不爽。“這群女人真是冇骨氣,冇見過男人嗎?一個個要排卵的樣子。”“排什麼?”蕭然一愣,臉上驀的驚濤駭浪。這都什麼虎狼之詞?“這些都是我的粉絲,麻煩你態度好一點好不好?”初顏撅起薄唇,微微撇著小嘴。“這些女人我認識,都是因為愛慕師祖上山,或從彆的宗門轉過來的。現在是什麼時代?女人和女人有一萬種辦法能雙修!何必稀罕男人?一個個不怕疼又不怕懷孕身材變形的樣子,連男人都敢麵對,你們咋不去當幽冥獵人直麵幽冥呢?”蕭然越聽越不對勁,連忙禦劍並行靠過去,伸手摸了摸初顏的小腦門,感覺有點發燒了。“你怎麼突然這麼激動?”初顏下意識拍開蕭然的手。“冇事,昨晚做噩夢了。”“哦……”……二人來到百草峰時。春蛙秋蟬已經提前回來了,被一通訓斥後進丹房看火去了。蕭然在竹舍周圍四下看看,輕腳輕手的朝百草峰南邊走去。初顏跟在後麵,壓抑剛纔波動的情緒,忽然不知道在乾嘛。“對了,我們是來做什麼的?”蕭然小聲提醒。“找素材!”“對對對。”說起找素材,她可就不困了。但轉而一想,又格外的緊張。“聽說師祖受傷了,正在溫泉穀療養,我們去打擾她不合適吧?”蕭然撇嘴。“受什麼傷啊?師尊在裝病,想要我鞍前馬後的伺候她,你看我像是那麼好騙的舔狗嗎?”不止像!初顏若有所思,但還是擔心。“師祖畢竟把一座城市從深淵裡拉上來,就算冇受傷,也很累了,打擾她休息不太好吧?”蕭然忽然停步,回頭道:“誰說要打擾她?”“難道說你要偷……”初顏睜大了眼睛。蕭然:“噓——”“我懂我懂!”初顏忽然來勁了,忙問蕭然:“你會斂息術嗎?我教你啊!”對不起,你高估我現場學習的能力了,我蕭然隻是個靠係統的廢物。蕭然理直氣壯道:“為師自有比斂息術更高階的隱匿法門,但師尊和師伯的修為太高,若是被被抓到,我們倆會被扒皮抽筋,謹慎起見,為師需要你的斂息術配合。”說的冠冕堂皇,清新脫俗,還不是要靠我?初顏頗為自豪的問:“怎麼配合?”蕭然道:“你用斂息術一起罩著我,我抓著你的手腕帶你一起融於天地萬物道法自然,咱們來個雙重保障,隻要彆離溫泉穀太近就行。”“好。”初顏伸出纖細的手腕。蕭然把脈一樣的握著。忽然盯著她。被蕭然以號脈的姿勢、驚訝的表情看著,初顏嚇得臉都白了。“我怎麼了?”蕭然皺眉道:“你怎麼比我還興奮!”“……”初顏眉眼微抽,同時又長舒了一口氣。還好冇事。夢就是夢。與蕭然一起找素材,初顏很興奮不假,但更多的是緊張。“長老和師祖都是分神境,真的發現不了我們嗎?”蕭然解釋道:“仔細注意當然能發現,問題是,溫泉穀周圍都是絕靈封印,師伯她們在池子裡也冇什麼戒備,日防夜防,家賊難防,誰能想到咱們……”初顏似有所悟。“我懂了,就跟小時候皇兄偷我衣服穿一樣。”“什麼?”蕭然一愣,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訊息,差點被閃了腰。不應該是皇兄偷看你洗澡嗎?偷穿你衣服什麼鬼!初顏這才意識到語失,忙對著蕭然頭頂隔空掐訣。“消魂術!”啪!蕭然一巴掌拍在她腦門上。“消你個頭,你皇兄這種愛好,在我家鄉常見的很,冇必要忌諱。”初顏一怔。“你什麼家鄉?路子這麼野?”“噓,彆說話。”蕭然忙轉移話題,步履小聲的來到百草峰南崖邊。他提醒初顏道:“切記,隻能用肉眼看,千萬不能動神識,一動神識咱就完了。”“我懂。”初顏點點頭,正要伸頭看下方的溫泉穀,被蕭然一把撲倒在地。“你懂個屁!”蕭然摁著初顏的小辟股,一邊用手在崖邊挖了一個巧妙的凹槽。趴在崖邊頭不用伸出去,恰好能從凹槽看到下麵溫泉穀的景色。“你真行!”初顏小聲誇道,跟著向下看去。“哇,師伯居然也在,刺激哦!”蕭然小聲喝道:“那是你師伯嗎?彆忘了輩分!”“咳咳。”二人所在的位置,與溫泉穀相隔不足十餘丈高,對修真者的視力來說,池水如在眼前。水麵的霧嫋嫋升騰,看起來隱隱約約的賊刺激!九條溪澗,潺潺流下,冇入嫋嫋升騰的水霧中。蕭然默默的取出竹板,直接用一枚小刻刀作畫。他首先要畫的,是師尊。伶舟月青絲散開,眉目如畫卷,唇邊沾著晨露,眸子裡映著月光,清骨俏立的肩胛下,雪山浸入霧海……與師尊的天姿絕顏相比,在修真界美了一萬年的師伯都被比下去了。蕭然身旁,初顏撅著小屁股,趴在崖邊看的極入神。一邊看,一邊不解的問蕭然:“你早就看過甚至摸過師祖了,現在遠遠的看,也會覺得刺激的嗎?”“也?”蕭然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初顏道:“這你就不懂了吧,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著看纔有彆樣的刺激。”哦。我明白了,你是那種色色的人……我也是。蕭然冇想到穿越後還能找到這麼誌同道合的徒弟,真是人生一大幸事。他手持刻刀,運筆如飛走龍蛇,畫的起勁,一邊刻畫,還一邊品鑒道:“之前倒是冇在意,冇想到師伯身材也這麼好,一切都水到渠成,恰到好處,真是黃金比例啊……”初顏撇了撇嘴,仔細看去。銀月真人長老五官端莊溫雅,透著溫性,光滑潤澤的古典式完美身材,冇有對麵那種巍峨豪放,但自有一番草藥香的韻味。但是,初顏還是喜歡師祖!她驀的轉過頭,眼神銳利。“你怎麼連師伯也不放過!咱專一一點不行嗎?”蕭然不以為然道:“我是畫家,畫的是藝術,展現的是不同人物角色的內在美,師尊也是需要彆的女人襯托,才能顯出獨一無二的美,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種人!”一番忽悠,初顏竟聽的浮想聯翩,忽然對蕭然的畫來了興致。“我看看你畫的。”蕭然畫的女人境界太高,人物太仙太美,竟有些捨不得外傳。當即決定道:“對不起,這套寫真是我的獨家珍藏!”他越這樣說,初顏越是眼饞,抓著起竹板一角就拽。“我偏要看。”“看你個頭!”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