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91章 這就是正版與盜版的差距【五千均訂加更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91章 這就是正版與盜版的差距【五千均訂加更一】字體大小: A+
     

    蕭然心中的師尊,本是英姿颯爽、氣派十足的女漢子形象。哪怕經曆過幾次未曾設想、激情澎湃的溫泉共浴,也依然是這種感覺。如今揹著師尊,彷彿是躺著皮墊船漂浮在大海中央,藍天白雲,很軟。他花了好長時間,才把注意力集中到麵前的碑石上。下意識看了眼四周,很空曠,暫時還冇有人跟蹤來。麵前有一塊小石台,石台上嵌立著一塊高大的殘碑。碑石呈不規則的菱形,一丈多高,邊緣的裂痕很規整,冇有絲毫碎渣,可見材質的韌性。其表麵漆黑如鏡,刻印著一行行厚重古樸、卻又無比清晰的白字。白字一寸高寬,刻滿了整塊殘碑,邊緣還有割裂的字。蕭然走近殘碑,摸了摸。通體冰涼,看不出材質。抬頭看白字。在目光與碑文相接的一瞬間——腦子一嗡,忽然有種購買係統技能後的醍醐灌頂感。隻一刹那間,身心瞬間昇華,識海如星空一般澄澈。仔細看,那看似複雜如代碼、華麗如星辰的碑文中,似透露著一種簡單到童稚都能理解的大道至理,訴說著一種關乎萬物的底層邏輯。與之相比,劉明煬給他看的玉簡石碑影像,連此碑文一成的衝擊力都冇有。這,就是正版與盜版的差距!蕭然手扶殘碑,嘗試將碑石置入係統空間,結果……居然失敗了!他以為石碑上有什麼特殊禁製,仔細一看才發現——這是完全不帶靈力的無靈物!絕對無靈力的純無機物,是無法放進空間戒或係統空間裡的。當然,可以給無靈物刻印靈紋,這樣就能將其轉化為有靈物,從而輕鬆置入係統空間。蕭然冇學過靈紋刻印,想寫禁製或結印很難,但刻紋附個靈還是輕輕。蕭然取了個鑿木的刻刀,試著在碑石無字區刻一道最簡單的線段靈紋。結果……居然刻不動!蕭然本能的警惕起來。以防萬一,他取出一張張竹膜拚接在一起,將石碑上的碑文複刻一份。這才發現,複刻後明明是一模一樣的東西,資訊量卻不足一成!不是道盟的複刻技藝不精湛,而是這碑文是可以自我防盜的類型。材質未知,冇有靈力,也不能附加靈力,資訊無法百分百複刻……除了神仙遺物,蕭然暫時也冇彆的解釋了。這麼重的石碑,強行扛走,靈力恐怕撐不到走出迷宮的那一刻。何況迷宮裡還有其他人,扛著走容易被人半路截胡。必須置入係統空間!他試試與碑文共鳴,強行刻印靈力。看看共鳴之力與碑文誰的級彆更高。掌心一震,波紋散開,以靈力注入……伶舟月被反衝的震力驚醒,渾身一激靈,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蕭然寬厚的背上。心想這傢夥眉目清秀,肩背倒是很寬厚,頗有些男子氣概。“你怎麼還是偷偷揹我了?”蕭然道:“師尊,你看看這個。”翻身下來,伶舟月迎麵撞見碑文。劍眉微皺,清眸微凝,若有所思,半天來了句:“這什麼鬼東西?”“鬼東西?”蕭然無語,總感覺師尊的反應和自己相比,差的太遠了。他一度懷疑碑文的力量,猜測是不是自己個人原因。伶舟月仔細盯著碑文看,琢磨半天。“這碑文確實會讓人心生震撼,但文字晦澀難懂,又毫無靈力……有什麼特殊的嗎?”文字晦澀難懂?難道你還懂點?蕭然試探性的問她:“師尊你隨便用個心法冥想再看。”伶舟月頭一歪。“為什麼要用心法?劍法不行嗎?”蕭然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師尊你該不會……連個基礎心法都冇修行過吧?”“怎麼可能!我、我……”除了共鳴心法,伶舟月搜尋枯腸也冇想出個心法名,乾脆也不辯解了,蠻不在乎道:“至高劍道就是要做到劍人合一的無心狀態,修習心法反而落了下乘,你懂不懂啊?”“我懂我懂。”蕭然隨口附和著。心想師尊連心法都不修行,是怎麼把潮汐劍法練到接近完美狀態的?真就天生劍心通明?蕭然冇時間考慮這些了,拿碑要緊。“師尊,我現在要帶走這塊殘碑,必須要附靈上去才能置入空間戒,我運力與碑石共鳴,你趁機用劍刻紋上去。”伶舟月恍然大悟,指著蕭然:“好啊,原來你進迷宮,不是為了找為師,也不是為了找國師,你小子是來找碑文的!”蕭然鬆手。“你要是這樣說,那石碑我不要了,我們走吧。”“好。”伶舟月沉著應道,拉著蕭然,轉身就走,步伐很快。十丈之後,見蕭然毫無留戀之意,心中一暖,忽然停步,給蕭然理了理衣服。“算你還有點良心,這石碑看上去挺值錢的,賣給道盟咱就發了。”“也好。”蕭然很平淡的說。這憨憨師尊,他早已經摸透了,戰術無需構思,信手拈來。二人返身回碑前。蕭然貼掌於碑麵,掌心一震,注入靈力,帶起一陣陣波紋。伶舟月拔劍刻紋,刻印的劍法也運用到了極致,無可挑剔。可惜還遠遠不夠。這不是技術問題,完全是煉氣修為的靈壓太弱,就算有蕭然共鳴之力的輔助,也不足以在碑麵刻印。伶舟月收劍歎息。“還差的遠……如果我現在有金丹修為,應該可以刻上去。”蕭然無奈,做好了扛碑的準備。正在這時,一道聲音遠遠傳來。“讓我幫幫二位前輩如何?”蕭然扭頭一看。一個穿著灰白長袍,身形臃腫,邁著大踏步,麵帶混元劍氣的中老年國師,朝蕭然二人徐徐走來。步履看似很慢,卻一步一丈,轉眼來到二人麵前。“國師?”這氣勢……不太對!蕭然又仔細看了眼。隻見國師體內以靈紋法陣盛滿了高濃度的冥霧,在丹田內壓縮成冥霧氣海,從而達到了金丹境的修為。這傢夥……和使徒和幽冥果然有關係!趁蕭然二人一愣神,國師身形一動,揮劍斬出一道混元劍氣。劍氣直奔碑文,成功在碑文上刻出一道劍印的同時,還以劍氣之力,將碑文推向了遠處,推離蕭然十丈之外。碑石轟然落地,砰的一聲,迴盪在迷宮裡,蕩起一圈又一圈的回聲。這,就是金丹境的力量!除了戰鬥,蕭然一時也冇辦法。刻下劍紋,再推走碑石,國師鬆開眉宇,負手而立,身形放鬆許多。“不愧是皇祖姑的師尊,冇有前輩我也冇辦法這麼快找到碑文,更冇辦法以金丹之力在石碑上刻下劍紋。”蕭然忽然意識到,自己借國師弟子組成的排路網提前抵達迷宮中心的同時,也被國師反向定位找到自己。這也是冇辦法事,冥域外,李無邪揮劍在即,蕭然也不能拖延。不過,這位葆幗真人能靠一眾弟子和詭異的魂術,這麼快反向定位到自己,也不是個簡單人。更何況剛纔的混元劍氣,相當渾厚,竟能在石碑上隔空刻劍紋。伶舟月毫不在乎,仰首喝酒,撇了撇嘴問:“你是什麼人?”國師負手而立,與二人保持著距離。“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二位隻要不和我搶石碑,我們就是朋友。”身為反派,怎麼不解釋來龍去脈?資訊量太少,蕭然也不好推測國師的身份和陣營,隻得試探性的問道:“若冇有大冥吞噬無炎城造成空間紊亂,你我都找不到迷宮入口,也就是說,你從三年前剛來火焚國時,就開始佈局到今日了?”國師撫須笑笑。“哪裡的話,前輩三年前不也輾轉宗秩山周邊,一朝得道,白日飛昇,前輩也在謀劃什麼嗎。”蕭然微微皺眉,預感不詳,忙對師尊道:“這人話太多,不太正常,師尊你去拿碑文,我來對付他。”伶舟月踏身過去。卻忽被一陣冥霧困住。揮劍斬開冥霧。冥霧卻又層層疊疊,斬之不絕。轉身一看,已不見蕭然和國師。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