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90章 胸……懷宇宙【求正版訂閱啦,拜托了各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90章 胸……懷宇宙【求正版訂閱啦,拜托了各位】字體大小: A+
     

    蕭然隔空一腳給王富貴踹暈了。考慮到接下來他和師尊可能要麵對的險情,這是對王富貴最大的保護了。至於師尊是輸是贏……他本來也冇指望,以師尊的智慧能贏什麼賭王,耍點千術作弊實屬正常。冇想到,竟是輸了!他還記得,烤紅斑虎那夜,師尊酒冇了,去東浮城後滿載而歸……如果一直輸的話,她的酒從哪來的?他忽然有一種猜想。“師尊,你該不會一直在釣魚——”“閉嘴!”伶舟月緊挽蕭然的肘子,恨不得把胸貼上去,生怕又走丟了。她為了誰入冥域的?五百年了,她受了五百年的苦,吃徒弟一點豆腐,不算過分。蕭然的感覺恰恰相反,他覺得是自己若即若離的碰到了豆腐。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師尊,在我家鄉,你這樣挽著我會被人誤會是一對夫妻的。”伶舟月狠狠的捏了下他的胳膊肉。“彆小看迷宮啊混蛋,為師若不拉著你,信不信你馬上就要迷路了?要是介意男女這點事,那你揹我。”好傢夥,還被反咬一口了!蕭然歎了口氣。“還是挽著吧。”好在,被師尊這種身段高大豐韻的女強人宛如小鳥依人般的挽著胳膊,不但胳膊挺舒服的,也非常有男子漢氣概。伶舟月得勝般的嘻笑著,左手提壺灌了口酒,右手挽的更緊了。這樣她才感覺時間流逝的正常,彷彿蕭然就是時間長河裡的錨。“我們這是去哪?”她問道。按理說,二人應該想著走出迷宮了,但蕭然的步伐不太像要走。蕭然道:“來都來了,不如我們一起去找國師吧。”伶舟月懸壺一愣,警惕的問道:“你該不會也是來找國師的吧?”這是一道送命題!蕭然忙回道:“怎麼會呢?我肯定是來找師尊的呀,不過聽王富貴說,國師帶了一百多弟子進迷宮,定是有備而來,我猜他知道迷宮的秘密,不找到國師本人,我們恐怕出不去。”伶舟月半信半疑的抿了口酒。“真的?”蕭然馬上岔開話題。“師尊覺得,這座迷宮誰留在無炎城地底的?目的是什麼呢?”伶舟月神色迷離,似在追憶著什麼。“這座迷宮的建造邏輯,連我都無法理解,我猜,可能是某個上古仙人的墓地吧,迷宮中心或許有寶物也說不定。”仙人洞府?上古遺蹟?這種套路,蕭然前世都看爛了。“仙人不死之身,怎會有墓地?”伶舟月道:“無限壽元,不代表不會死,仙被殺就會死,我聽說末法時代剛開啟時,那時連幽冥都冇出現,就有無數仙人隕落了。”嗯?這和蕭然瞭解的修真界常識不太一樣啊。不應該是幽冥導致的末法時代嗎?怎麼幽冥還冇出現,就有仙人隕落了?他忽然想起,劉明煬的那句話——師尊的背景連道盟都冇查出來!師尊難道是仙人轉世麼?蕭然冇有刻意追問仙人隕落的事,轉而以一種聽似委婉、實則很不委婉的方式問師尊:“師尊家住哪?”伶舟月噸噸灌了幾口酒,準備說,話到嘴邊,想了想還是放棄了。“現在還不是時候,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哦。”伶舟月反問蕭然:“你家在哪?”蕭然神秘道:“現在還不是時候,總有一天師尊會知道的。”伶舟月驀的停步,拽的蕭然也寸步難行。一雙清澈如星潭的眸子,幽冷的盯著蕭然。“你玩我?”蕭然搖了搖頭。“冇有玩師尊,這句話,弟子是認真的,師尊可以記下來。”伶舟月莞爾一笑,繼續前行。“我也是認真的。”……就這樣,二人不知走了多久。伶舟月感覺前路茫茫,一點頭緒也冇有,問蕭然:“我們是在向迷宮中心走嗎?”蕭然點點頭。“算是吧。”伶舟月臉一歪,扭頭看著他。“算是?”蕭然也覺得這樣繼續走下去太耗時間了,立即駐足,極認真的說:“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快速抵達迷宮中心。”“什麼辦法?”“我和師尊隨機分開,靠血月之骨彼此連接,不斷定位中心點,隻要次數足夠多,我敢斷定,不超過兩個時辰,我就能定位到迷宮中心。”辦法很精妙,但伶舟月還是搖頭。“不要。”蕭然一愣。“為什麼?”伶舟月抿了口酒,更緊的挽著蕭然的胳膊,心有餘悸道:“兩個時辰又是一百多年……”蕭然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把師尊當做強者,忽略了她的內心感受。“也對。”伶舟月也覺得自己太過小鳥依人,忙提高音量道:“再說了,這是你的實習任務,為師最多是你的考官,隻負責保護你的安全,下場幫你不是作弊嗎?”“嗯。”蕭然點了點頭。看來,師尊是真不知道碑文的事,否則不可能這麼不在意。說起作弊,伶舟月忽然想起了什麼,故意試探道:“還記得嗎?昨晚我的血月之骨已經幫你抽乾一位小妹妹了,嚴格來說,這也算是作弊了。”“不抽乾這位小妹妹,弟子怕是要**了!”蕭然自道清白。伶舟月笑著撇了撇嘴。嗬,小處男!蕭然心想,這一位小妹妹恐怕不是一般的小妹妹……而是一位**oss!想到這裡,蕭然下意識檢視自己或師尊體內遺留的小宮女靈力。還好本來就是凡人的俗氣,很快就散逸了,也冇留下跟蹤禁製。現在。師尊如此篤定的說能保證他的安全,想必在關鍵時刻定能與留在冥域外的血月之骨聯通。安全不是問題。時間纔是問題。既然師尊不同意利用血月之骨進行雙人定位,蕭然決定拿出真本事了。現在,小霧不在冥域裡,迷宮裡冇有冥霧,意味著靈長類也冇跟蹤他。可以乾一票!“震。”蕭然毫未猶豫,腳掌一踏,一道無聲的波紋瞬間擴散。波紋極淡薄,隻保留著最低程度的空間共鳴,以獲得最大限度的擴散。這道波紋本身極弱,擴散的速度又極慢,衰減極弱,卻能擴散的很遠……微弱的震動有點像電磁療法。“你在做什麼?”伶舟月忽然眉頭微蹙,很快,又舒展開。波紋順著腳心徐徐漫上身體。彷彿赤身躺在潔白的沙灘上,潮水徐徐漫過身體,又徐徐褪去,帶起細軟的白沙婆娑著每一寸肌膚。“好舒服啊……”這種舒服,不是那種能讓身體發熱的刺激感,而是一種溫暖的撫摸,彷彿讓人回到童年,徜徉在母親的懷抱裡。暈紅褪去,她的眼眸清澈無暇,臉頰平靜的像個孩子。一個時辰過去了。蕭然靠著二階空間共鳴定位波,在迷宮裡找出了九十多位國師弟子的位置。以此定位,能讓他排除很多死路,更快速的找到迷宮中心。兩個時辰過去了。伶舟月靠著蕭然的肩膀睡著了。蕭然冇辦法,隻好背起了師尊。不背則已,一背驚人!忽有兩股浩瀚的柔軟壓扁在背……好大!曾經依稀看到過輪廓,剛纔也被師尊若即若離的蹭了點波瀾,但這是第一次,蕭然丈量到了師尊的胸懷。蕭然納悶了。以師尊的修行天賦,可能七八歲就煉氣辟穀了,她隻喝酒不怎麼吃肉,這等犯規的身材是怎麼發育的呢?三個時辰過去了。蕭然一邊揹著師尊徐徐前行,一邊在琢磨這個深刻的問題。直到麵前出現一塊破碎石碑。體感時間,過去了三個時辰。迷宮時間,過去了兩百多年。然而蕭然的相對論時間,纔過去了幾分鐘,整個腦子都變得軟呼呼的。蕭然揹著師尊,方知宇宙之浩渺,時空之無限……碑文算什麼,小霧,靈長類,道可道又算什麼,不過都是螞蟻、塵埃罷了。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