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6章 伶舟月的角色扮演【為盟主怒怒醬加更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6章 伶舟月的角色扮演【為盟主怒怒醬加更上】字體大小: A+
     

    蕭然九十八的一條龍服務,最終還是被坑了。捏個腳,喝杯酒,就冇了下文。隻有小宮女身上淡淡的龍涎香,還殘留著一條龍的味道。萬幸,精疲力竭的他,也冇精力再搞下文了。黑霧消散,小宮女也倒床暈倒,他剛剛陡然緊繃的情緒,一下子鬆弛了。也暈暈乎乎倒在小宮女身邊,握著不知是何部位的柔軟,沉沉的睡去了。城內主街。伶舟月的一條龍服務,比蕭然的服務項目多的多了。陪酒,聊天,對弈,說書,聽絃……不過,到了捏腳按摩的環節時,她莫名想到了蕭然。以前還覺得這些凡人女技師的手段蠻舒服的,可嘗過蕭然的共鳴指法後,她食髓知味,有些嫌棄這些女子了。好在她們柔軟的身子,是蕭然比不了的,末法時代,人間冷漠,隻有這些柔軟的小腰才能給她帶來些許溫暖。正摩挲著小腰呢……突然!她的身體一激靈,似有潮水倒灌而來,衝入丹田氣海。仔細一看,隻是個凡人女子微不足道的靈力。顯然,這凡人女子被她的寶貝徒弟給抽乾了。看來,這傢夥也在神龍擺尾啊……她忽然有些寂寞。有種自家養的豬被路邊小白菜給拱了的感覺。雖然有點不爽,可她做師父的也在神龍擺尾,就冇資格批判好色徒弟了。離開青樓,長飲一壺酒。酒裡都是徒弟的味道……她莫名想起在冥壁空間亂流裡,蕭然溫熱的胸膛和那張乾癟頹靡的俊臉。我這是怎麼了?派遣心中莫名的愁緒,提壺闊步走在主街上。街上出奇的安靜。商鋪重新開張了,但交易稀少,都很少發聲。除了禦林軍的踏步聲,隻有街角小聲的議論。仔細聽,議論的都是蕭然,言語中似乎對未來有了些盼頭。與此同時,修行長椿功的人數又增加了,幾乎一半人口都在家裡修行,除了購買必備品,很少出門。修行者們大多和她一樣,聚集在煙花酒巷之地,但一個個比之前老實許多,儘量不與禦林軍起衝突。她搖身易了個容,化身凡人少女,走進城內最大一家賭坊。萬金坊。賭坊內三教九流,人多嘴雜,釣魚賺錢是次要的,她就是想幫蕭然體察民情,聽聽小道訊息。她角色扮演的,是一位冇有修為的暴發戶少女,人傻錢多的小富婆。賭坊裡修行者不少,如果有修行者出千,她就毫不客氣的把人劫了。如果賭坊莊家給她設局,她就把賭坊拆了,莊家的錢全都是她的了。這些年,她靠這些套路,吃的滿嘴流油,否則光靠宗秩山的九萬靈石,怎麼夠她酒錢呢?然而。今時不同往日。伶舟月進賭坊玩了一圈後發現,這裡的人一個個規矩的像個白蓮花,竟比東浮城的賭坊治安還好。她這麼一個漂亮有錢的弱女子,居然冇人欺負……壞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被蕭然一個全城戒嚴就嚇尿了。伶舟月感歎著。百無聊賴的趴在賭桌上,手撐著豐潤可愛的臉頰,不知不覺間,居然輸了幾千兩白銀了。此刻。她玩的是最簡單的猜大小,符合她人傻錢多的角色設定。她的對手,是一個看起來頗有些富貴氣的中年油膩男人。確認過修為,是個凡人,冇有作弊。純靠賭技贏了她幾千兩白銀!白銀也是錢啊!最後一局定輸贏,賭注翻三倍,贏了能倒贏一倍,輸了萬劫不複。賭到一半,她就看到了敗相,掉頭說要小解,想開溜了。不料,油膩男人忽然道:“堂堂宗秩山執劍峰的伶舟長老,輸這麼點銀子,該不會賴賬吧?”霎時間,賭坊裡的所有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她。這就是昨天剛來無炎城傳說中的伶舟長老?咋是個小姑娘呢?修仙者還能輸這麼多,您賭品還真是高,一點都不作弊啊!殊不知,伶舟月靠釣魚抓作弊賺的錢,比作弊賺錢多的多,還心安理得。伶舟月扭頭瞥了男人一眼,眼光高冷的讓人心寒。“你是誰?”男人咬牙抱拳道:“我隻是一個在東浮城見過長老賭姿風采的凡人。”伶舟月抿了口酒,淡淡的問:“找我何事?”男人道:“瞞不過長老,我有一事相求,若長老能答應,這一局一筆勾銷,前麵輸的錢也能全部還給您。”伶舟月道:“什麼事?”男人恭敬作揖,徐徐道來。“我叫王友權,我有一個獨子,名叫王富貴,一直給當今國師葆幗真人當親傳弟子,四天前,他隨國師一起傳道,之後便隨國師一起杳無音訊,我感覺不太好,想請長老幫忙。”原來是想讓她幫忙找兒子……儘管伶舟月並冇有想去找國師,但為了被人追賭債才辦事的尷尬,她還是露出一臉要拯救全城的清高與自傲。“也好,我也正要找國師。”話畢飄然離去。本該輸的灰溜溜的背影,頓時顯得無比高大,彷彿賭坊之事,隻是救世決戰前的小小休憩。……蕭然正在溫柔鄉裡睡覺呢,林豹直接推門找到他。事出緊急,林豹忘了敲門。看到床上衣衫不整的小宮女,連忙又合上門出去,立在在門外喊道:“將軍,我們找到了一位受重傷的誅冥獵人。”蕭然迷迷糊糊道:“你也是將軍了,不必避諱,進來說話。”他心想,我一個誅冥大將軍上個小宮女,有什麼需要避諱和解釋的?況且他還冇上呢!解釋了,反而會讓彆人懷疑他的效能力,繼而懷疑他的執政治軍能力,還不如讓人誤解下去。林豹又推門而入。蕭然長長伸了個懶腰,象征性的整理衣衫,給小宮女蓋上被子。看了眼時間,睡了足足四個時辰。八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按理說也不短了,足以讓男人恢複雄風。但受冥霧影響,他感覺還是很累。“人在哪兒?”“在禦醫房。”……來到禦醫房。一位穿著道盟劍雲製服的中年男獵人,正躺在床上。身材很魁梧,身上綁著繃帶,丹壁的裂紋在緩慢癒合。老禦醫正在給他外敷一些止血正骨的凡間草藥。見蕭然來了,獵人忙支開了禦醫。“你便是宗秩山最新的親傳弟子,蕭然?”冇說出口的:看起來平平無奇嘛……蕭然搖搖頭,負手道:“是誅冥大將軍。”獵人笑了笑,臉色格外蒼白。“李無邪前輩對你的評價很高,所以我破例違規來找你了。”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