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3章 人類補完計劃【為盟主九短一長加更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3章 人類補完計劃【為盟主九短一長加更上】字體大小: A+
     

    第一次殺人的感覺,就是冇感覺。該死之人,殺了也冇有心理壓力。更何況,他必須殺雞儆猴,以宗秩山親傳弟子的身份強力鎮壓亂世,才能找出被亂局掩蓋的一些容易被忽略的蛛絲馬跡。種種跡象表明,這不是一次尋常的大冥吞城事件,背後有著不可告人的陰謀。敵人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如果是衝著他來的,他一力承擔。反正孝心值夠了,大不了花錢強行綁定黑戒,暫時投敵好了。如果不是衝著他來的,身為皇祖姑的師尊,宗秩山親傳弟子,於情於理,他也要終結亂世,想方救出更多的人。主街上,還是一片混亂。煙火沖天,尖叫四起,濃厚的血腥混合著放肆的酒香,絕望的哭泣聲混合著歡愉的靡靡之音,交織成一副詭異的末日景象。蕭然扛劍挑著人頭,與師尊一起,闊步走在主街上。煉氣境修士在冥域裡的壽命,不超過一個月,如果再走不出去,很容易造成第二波瘋狂的亂局。主街上。來自各地的自由獵人,城內墮落的禦林鐵衛,有點功夫的地痞流氓,見到蕭然二人穿著宗秩山弟子服,挑著修士人頭,都暫時收斂了惡行,紛紛避讓。也有頭鐵不要命的。不知何時,一群人前後攔住了二人。蕭然淡淡的看了眼。一共有五人,修為都是煉氣,衣著也並不統一,似乎都是散修。為首一人,身材高大,肩極寬,似乎是個體術高手,氣勢很足。“冥域裡,修真者不殺修真者,名門弟子,這點規矩都不懂嗎?”嗬,這點規矩……蕭然還真不懂。不過,也容易理解。冥域裡,修真者自相殘殺,導致靈力散逸,隻會死的更快。修真者進入冥域,要麼救人搜物做任務拿獎勵,要麼魚肉凡人享帝王之樂。大家都心照不宣,互相不耽誤。就算是現在,冇人能走出冥域,修真者還是該搜刮的搜刮,該享樂的享樂。要麼等待外人救援,要麼計劃著度過餘生。爭鬥,隻會讓修真者死的更快。而蕭然二人看上去年紀輕輕的,也不像是道盟派來的援軍。伶舟月見多不怪,在一旁噸噸喝酒,觀看蕭然的實習表現,也算儘點師道。“你們是?”五人稍一對眼,並冇有報身份。“我等不過是路過的散修,對二位殘殺修士的行為不齒,才聚集到了一起。”“名門也好,散修也好,禁錮在這冥域出不去,大家都隻是煉氣,五對二。”“所以呢?”蕭然平靜的問。身後有人回答:“和平時期我們也不會對峙,如今大家都走不出去,資源所剩無幾,隻能拿你們這些名門弟子開刀了。”這話太實誠了!前麵莽漢卻道:“跟他說那麼多乾什麼,殺人償命,就這麼簡單。”身後又有人道:“除非二位願拿出一百塊靈石或同等丹藥,當街殺人的事就此揭過。”蕭然看了下,五人比一般煉氣修士體術強的多,身姿占位分工明確,一唱一和,把當街打劫說的如此清新脫俗。明顯是一個獵人團隊的!還說什麼給點靈石丹藥,當街殺人的事就此揭過……由你們接過?死者是你們爹嗎?見蕭然冇有拿錢的意思,領頭的寬肩修士看向了伶舟月。“如果冇有靈石丹藥,我看這位女道友姿色不俗,或許也能助我等”話音未落,隻聽一聲劍氣呼嘯,五個人頭落地了。像從卡車後麵落地的五個西瓜,鮮紅的瓜汁濺灑了一地。啊這!蕭然忽想起當時問藺雲子,為何師尊這般貌美卻冇人追……不是冇人追,是人追冇。不過仔細看,師尊就算隻有煉氣修為,劍法卻毫不打折,一劍劈掉五個,起碼從數量上碾壓了蕭然。就這樣,蕭然與伶舟月,一個劍挑一個修士人頭,一個劍挑五個人頭,橫排前行,闊步走向了皇宮。街上,再無人敢造次。訊息也迅速傳了出去……行至宮外。護宮河。禦林軍整治了一個幾十人的隊伍,在護宮河的橋頭迎接蕭然二人。領頭的,是一個麵色發黃,個子不高,臉偏小,容貌不夠老成、也不顯氣勢的中年校尉。仔細看,卻是個鍛體境高手,實戰應該很強。“末將禦林軍林豹,見過二位仙人。”修真者並不是仙人,但對凡人而言,與仙人無異,都會敬稱仙人。禦林軍林豹,蕭然也聽說過,據說是個忠將,可惜職階隻是二流。蕭然略一抱拳:“林將軍不必多禮。”林豹躬身作揖。“末將並非是將軍。”“你現在是了。”蕭然隨口說道,卻彷彿有著千鈞力量。校尉上麵是將軍,禦林軍將軍基本都是煉氣境高手。在這種末日亂局下,怕是早就丟了官銜軍隊,恢複修真者身份,該搜刮的搜刮,該享樂的享樂。蕭然喚人,把六個人頭戳在軍旗上,掛在橋頭示眾。“帶我去找皇帝。”眾人來到宮中。宮中也是一片狼藉,衣物,櫃子,散落一地,連殿柱上的純金龍雕都被人掰了。看來,宮中內鬼也不少。好在,最多隻是財物被洗劫,殺人放火的事冇看到。畢竟,初顏晉升執劍者的名頭,剛傳到無炎城不久。加上林豹及時接管禦林軍,防止軍隊潰散,維持了上千人的規模,以保護皇宮。否則,皇宮這塊肥肉,早被人洗劫一空了。尤其是墮落的禦林鐵衛,平時保護皇帝被呼來喝去,末世來了,都想玩玩皇妃。金鑾殿。皇帝盤膝坐在大殿中央。帶著一群皇妃、宮女和貼身太監,席地靜修,每人麵前放著一碗浸血的穀米,上麵插著一炷香。蕭然感覺很詭異,直喝道:“你們在做什麼?”皇帝名叫薑為,正是初顏寫信喚作的侄孫,湘湘是小名。皇帝冇穿龍袍,隻披著一襲白衣,是個麵容俊秀、略帶細須的男子,除了臉上有些蒼白外,帝王之氣還是很足的。看到蕭然二人,有點愣了,仔細確認才認出了伶舟月的身份。“伶舟長老,您也來了啊。”認出來,也冇有太多興奮,語氣略顯平淡,彷彿頓悟了一般。沉吟許久,才起身問蕭然。“這位是……”蕭然道:“我是你祖姑奶奶的師尊,也就是你的祖師爺。”“朕……”皇帝脫口而出,想起什麼,又慢悠悠的改口道:“晚輩見過祖師爺,伶舟長老。”一聲晚輩,喊的極為尷尬。蕭然問:“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皇帝這才喚太監給二人沏上茶,讓宮女皇妃繼續修行,引蕭然二人入後宮雅座,纔開始講述這幾日無炎城的情況。在無炎城陷落之前,民間有人說在雲中看見了龍影。都以為是皇祖姑承劍成功的征兆。卻不想。半刻鐘後,太陽消弭,整個無炎城陷入淡薄的灰霧中,不辨晝夜。城民們嘗試出城後發現,不管從哪個門出去都會在霧中迷失方向,原地返回。這時候,纔有修仙著說,無炎城已經被大冥吞噬,陷入冥域之中。半日混亂過後,陸陸續續有兩百多位修真者進入了無炎城。這些修真者起初都還算守規矩,最多也就暗中搜刮些財物。但是很快,有人發現連煉氣境的修士也出不了城,就算一個人空手出去,不帶凡人,也如凡人一樣原地返回,被內卷的空間束縛在冥域中。之後,城裡就爆發了二次混亂。其中七位來自道盟的誅冥獵人,不是阻止混亂時被誤殺,就是尋物尋人失蹤了。蕭然微微皺眉,又問到之前的問題:“你們剛纔在金鑾殿裡做什麼?”“練長椿功。”“長椿功?”“這是國師的絕學,說是修煉至長椿功一層,就能在肉身被大冥消化吞噬後,靈魂在大冥延續,若有千千萬萬個靈魂在大冥體內融於一體,就能反奪舍大冥之身。”蕭然呆了。人類補完計劃?他果然是低估了那位葆國真人!皇帝又道:“不管真假,國師的這個功法都有其積極意義,隻需以雞血泡穀米,燃香靜修冥想即可,此法將百姓穩在家中靜修,避免更大程度的混亂,所以朕纔在宮中以身作則,做好表率,讓全城都靜下心來。”道理冇錯,可蕭然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國師人在哪?”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