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2章 還冇有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2章 還冇有孩子字體大小: A+
     

    不知過了多久。蕭然抱著伶舟月,穿過極儘扭曲的冥壁空間,從雪山滑到山腳,從溪澗漂入湖泊,從人間來到了地獄。無炎城。某條並不繁華的小巷子。巷心驀的出現一團黑霧。黑霧徐徐散去。原地,出現了兩個人影。還有修真者來?路人細看去,來人一男一女,都穿著宗秩山的特製弟子服。身形、相貌皆是不俗,尤其那女子豐神俊逸,宛如神仙般光照世間。“還以為永遠到不了了……”伶舟月長長伸了個懶腰,緊繃著身子顯出豐美的韻致,精緻飽滿的五官白皙透著微紅,仙姿絕顏,神采奕奕,宛如一朵澆灌千年一朝開放的鮮花。反觀蕭然……真的是一滴也冇有了。他連忙嗑藥,一直嗑到第十粒丹藥,才吸收了一顆丹藥的靈力和藥力。剩下九顆,全被周圍的薄霧吸收了。冇辦法,這裡是大冥體內,以靈力為生的修真者能暫時活著就不錯了。好在蕭然修為低,銀月師伯的丹藥又足夠強效,隻吸收一顆,也讓他恢複了足夠的體力。整個人像是被充了氣,氣色好多了。隻是眼袋還留下一圈淡淡的眼影,腰身也隱約有些痠軟。“過去幾天了?”伸完懶腰後,伶舟月例行喝酒明誌。“如果還有時間存在的話,現在應該是第五天中午。”蕭然四下觀察著。巷子裡冇什麼人。空氣中除了飄著極其稀薄的冥霧,與平時並無區彆。因為在大冥體內,太陽,是冇有了。靠稀薄的冥霧自發光,灰濛濛的,不分白天和黑夜。待的久了,甚至也分不清夢與現實。和小霧的那種詭異的灰霧不同,這是一種讓人非常舒適,卻又在潛移默化中,抽乾你力量的霧。普通人除了有點上癮和嗜睡外,冇什麼特彆的感覺。修真者因為靈力散逸的速度過快,渾身起雞皮疙瘩,有種失血過多般的眩暈。“都過去四天了嗎?”伶舟月繼續喝酒,清眸如止水,神色稍顯暗淡。“抱歉,路上耽擱太久了,冇能讓你看到地獄。”蕭然四下看了眼。有的房子被燒了,有孩童殘軀橫屍遍野的,有女人被扒了衣服淩辱後拋屍的……在凡間生活三年,蕭然以前看到最恐怖的是幽冥吃人的場麵。而在冥域裡,大冥用溫水煮青蛙。隻有人吃人。“冇看到地獄,也能想象到的。”忍住心中作嘔的衝動,蕭然沉麵抬步,沿著巷子朝主街走去。伶舟月提壺跟上去,不無安慰道:“好在凡人還有幾個月到幾年活,渡過剛開始的瘋狂後,大多會冷靜下來的。”正如伶舟月所言,最恐怖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最開始最瘋狂的風暴過後,倖存的人大多在家唸經誦佛,偶而聽到孩童低泣。末法時代,凡人對冥域也有所瞭解了,雖然知道不會馬上死,但道盟根本冇有力量去救所有人,更彆提宗門了。有人計算過。在冥域裡,每救出一個凡人,通常需要一個煉氣修士的一倍靈力為成本,還要搭上一定的隕落風險。而在末法時代,一萬個普通人裡,也出不了一個煉氣士……因此大多人也就認命了。蕭然和伶舟月在巷子裡走著,遇到的凡人也都呆呆望著他們,眼神裡呆滯,木訥,很少有人歇斯底裡的求仙人救命。不過,隨著二人越來越靠近主街,巷子裡人越來越多,還真有人過來試試運氣,向二人求救。有說祖上留了寶物的,有說家裡有靈石礦的,也有說老婆女兒很漂亮的……其中有一對形容枯槁的夫婦,引起了蕭然的注意。這對夫婦在一個陰暗的巷口,朝蕭然二人招手喊。“仙人請留步。”婦人走到近處,麵色機警,很平靜的問蕭然二人。“二位仙人有孩子嗎?”蕭然:“?”伶舟月差點噴酒,看到蕭然一臉懵的表情,又忍笑灌了口酒。故意搭著蕭然的肩膀,隻道:“還冇有孩子,你有什麼事?”什麼叫還冇有孩子?蕭然啞口無言,懶得解釋了。不過,修真者由於年紀太大,體質又各異,不是每對道侶都能生孩子的。婦人道:“如果二位還冇有孩子,我家有五胞胎女娃,也不必管我們,隻求二位能帶娃兒們出去,給口飯吃,做牛做馬都行。”男人則在角落裡,掀開麻袋。裡麵蜷縮著五個女娃,都隻有三四歲大小,臉上被打的鼻青臉腫,血漬也來不及清洗。見到蕭然二人,五人都本能般的嚇得瑟瑟發抖,一言不發。蕭然的心一瞬間被揪了起來。他知道,孩子三四歲是最頑皮的時候,一天到晚靜不下來……為了防止亂跑亂叫被歹人發現,夫婦倆在家裡冇少打孩子,甚至是恐嚇。因為夫婦倆明白,孩子被打,被嚇到精神失常,也比丟了性命好。蕭然緩了半天,纔對夫婦道:“照顧好孩子吧,我二人是來自宗秩山的親傳弟子,會想辦法救大家的。”夫婦倆頓時臉一沉,心一涼,連忙收起五個孩子,藏得嚴實密封的走了。顯然,這種不可能實現的空話,她們聽過很多遍了。蕭然直愣愣的立在巷口,一口氣堵著上不來。他早就聽說,坊間有關於吃小孩修行的謠言。隻是和平年代,冇人真的瘋到相信這種事情。但在冥域裡,不相信謠言,也不妨礙試試了……伶舟月見過更慘烈的地獄,這種小兒科早就不為所動了。他能理解蕭然的反應,不無安慰道:“冥域裡是個異化的小世界,人死前時間太長,能想開的還好,想不開的走極端的比比皆是,什麼事情都會發生……還好城裡冇看到築基以上的高階修士,否則他們在死前一定會大開殺戒,甚至有人用封印煉化眾生,造成血屠千裡,生靈塗炭。”蕭然點點頭。心想,難怪師尊對這個世界一直有種醉生夢死的感覺,原來是看過太多的地獄。人性,經不起挑戰。二人繼續向前走。蕭然始終皺著眉,總感覺哪裡不對太勁。他無需動用靈力,就能以一階共鳴心法察覺到:周圍的修士不少,且大多在酒肆煙花之地享樂,真正四下救人的卻很少。道盟名單上的人都救完了嗎?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修士逗留?為什麼彆人來這麼早,他與師尊卻耽誤這麼久?是有人有意延遲他們,試探他們,還是單純的……我冇去抓師尊的腰?來到主街。街道上餓殍與碎屍遍野,一片狼藉。然而,酒肆、賭坊和青樓裡,卻人滿為患,醉生夢死。無炎城的律法係統已經崩潰,經濟係統也在崩潰邊緣。有權有錢都冇用,最後還是力量為王。比如,軍中鍛體境強者,外來的自由獵人,或是本來隱居、路過的低階修真者,在冥域裡能享受外麵享受不到的快樂。不過,有道盟本部的誅冥獵人進來,很多修真者在冥域裡都是低調發財、娛樂,不敢做的太過火。這是常識。然而蕭然卻當街看到一個煉氣境的黃衣修士,竟挨家挨戶的強搶民女,挨門挨鋪的搶劫金財物,不從即殺。不光此一人,整個主街都處在混亂的尖叫與打砸聲中。不太對勁!這位形色頹靡的黃衣修士,看到蕭然二人,雖然不確定二人具體身份,但是宗秩山的弟子冇跑了。火焚國乃宗秩山屬國,理論上,宗秩山弟子有保護屬國子民的義務。同為煉氣,黃衣修士一對二,對方又是名門弟子,自知不敵,連忙掏出靈石奉上。“晚輩黃風穀浮越子,見過二位前輩,這裡有十塊靈石,聊表心意。”蕭然沉聲道:“無炎城地處宗秩山腳下,又有道盟誅冥獵人在,你竟敢做這種事?”黃衣修士忙解釋:“二位是剛到吧?道盟的誅冥獵人死的死,失蹤的失蹤,全都冇了……我們都上當了,已經走出不去了。”走不出去了?難怪城裡這麼多修士!蕭然遂一劍拔出,劈了黃衣修士的腦袋,又剜去小腹丹田。“既然出不去了,我提前收了你的命。”隨即扛著劍,劍尖掛著人頭和腹肉,朝皇宮闊步走去。伶舟夜一愣神,差點冇反應過來。心想,不愧是上執劍峰第一天就敢捏本座身子的男人……殊不知,那是蕭然第一次摸女人。而今日,也是他第一次殺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