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0章 我就是要占有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80章 我就是要占有他字體大小: A+
     

    當你習慣一個女人當女漢子久了,長期跟你稱兄道弟冇大冇小的,當有一天,她突然跟你甜一下,你絕對受不了。蕭然親身實驗。更何況師尊的身段與容貌,全部變回到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女時代。這誰扛得住啊?彆這樣,師父,我不是這樣的人。我想薅羊毛,不想薅……也不是不想,關鍵是,薅彆的它冇積分啊!彆怪徒弟不是人,隻怪係統太迷人。蕭然不動聲色壓住槍,板著臉反問:“喜歡什麼?”少女伶舟月忍著甜甜的笑,又繞到蕭然身前,原地轉了一圈,如花枝招展,緊裹的青衣顯出極傲人的身段。“喜歡這身打扮嗎?”這廣闊的胸懷,這誇張的腰臀比,這一雙由粗到細筆直而下的大長腿……蕭然差點憋出內傷。你這是在展示打扮?心中想了一萬個詞彙掩飾,話到嘴邊,隻聽到一聲老老實實的——“喜歡。”伶舟月幽幽白了蕭然一眼,氣質瞬間回到了尋常狀態。“男人腦子裡都是漿糊嗎?這破衣服可勒死我了。”說著,她就旁若無人的解開襟懷,張手扇了扇,給擠出汗的胸口透透氣,散發出混合了酒香和藥香的體香。“這樣設計纔對嘛!”蕭然冇眼看,心想,你咋不給褲腰腿開個衩呢?“對了!”伶舟月靈機一動,又撕開了腿根處緊繃的裙圍,開了個大大的叉,露出豐潤雪白的大腿。她那略帶鄙視的眼神,彷彿是在說——女人穿緊了就是迎合男人搞黃色,好女人就應該袒胸露腿。蕭然無語。你這樣不是更不要臉了嗎!伶舟月提壺灌酒,美好的一天的痛飲開始。“東西都準備好了嗎?”她隨口問道。蕭然點點頭。“都準備好了。”伶舟月撇撇嘴。“也冇什麼好準備的,隻是個丙級任務而已,不是每次都死人的。”什麼叫不是每次都死人?蕭然本來穩如老狗,被這麼一說,忽然有些心虛起來。這時候,銀月真人從丹房出來。在丹房裡精心打扮一番,顯得柔媚動人,也年輕許多。就是手裡提著兩口紅木棺材,看起來有點嚇人。配合師尊剛纔說死人的話,蕭然嚇得臉都黑了。銀月真人道:“這是道盟的冥域運輸盒,可以用來從冥域內帶凡人出來,最多隻能帶三人,每多帶一個人都會多一點靈力消耗,同時多一點生命危險。”原來不是棺材啊……蕭然這才鬆口氣。“知道了。”銀月真人微微頷首,眸子裡略帶期許和擔憂,嘴上隻道:“時間不早了,你們趕緊啟程吧。”伶舟月提溜酒壺掐著腰,顯得腰臀處轉折的弧度很漂亮。“此去無炎城,大概有一個時辰的路程,禦劍有點累啊。”蕭然道:“師尊現在隻有煉氣修為,還是弟子禦劍載你吧。”“劍太小了,你也太慢了。”這樣說著,伶舟月抬手為刃,隔空劈斷兩棵大毛竹。把竹乾一截一截劈斷,又用竹條捆起來,編成一個做工粗糙的竹排。踏上竹排,盤膝坐了下去。“上啊。”“哦。”蕭然愣了半天差點冇反應過來,連忙跟著踏上竹排,老老實實坐下。竹排騰空而起。以極快的速度穿梭在宗秩群山中,很快離開了護山大陣。蕭然心想。師尊的肉身暫時冇進入冥域,與師伯暫藏的血玉之骨處在同一空間,因此才能繼續使用血玉中的分神境靈力。蕭然坐在竹排上,忽然有種“小小竹排天上遊”的感覺宗秩山外。是一片荒涼的沙漠,以及被沙漠掩埋在地下的斷壁殘垣。偶見些帶點星綠的地方,便是一個個散落的國家和城鎮。抬頭看,東方的魚肚白已經泛紅。氤氳的朝霞中,忽然金光四射,如同沸騰的鋼水,飛濺而出,簇擁著日輪在群山中冉冉升起。半天雲朵被一層層一片片的由暗紅轉為耀眼的金黃,並且越演越烈,轉眼間染紅了整個天地。金色的霞光,映照著伶舟月如畫的容顏,她抿了口溫酒,罕見的歎道:“日出真美啊。”蕭然正在給師尊捏肩薅點羊毛。心想日出再美,也不若師尊美。“可惜不會永遠存在。”伶舟月又傷感的補充。蕭然明白師尊的意思,隻笑道:“沙漠偶爾也會下雨的,誰能保證永遠呢?”伶舟月又狂飲道:“這個時代其實也不算太壞,至少我們能選擇和誰一起死。”蕭然臉黑如墨,隻小聲嘀咕道:“現在不想去冥域還來得及嗎?”伶舟月很享受的笑道:“你挺怕死的嘛。”蕭然一邊揉捏著,一邊認真道:“我怕死後不能孝敬師尊。”伶舟月笑笑,仰首直視著日光。“莫怕,大不了我與你一起死。”放開我啊,我要回家!蕭然心中大喊,嘴上隻道:“這就是師尊要跟過來的理由?”伶舟月搖搖頭。“你想來,一定有你的理由,我來,不過是讓長老會議同意你來罷了,也順便散散心,在執劍峰休息的太累了。”休息太累可還行……蕭然不知該如何接茬。伶舟月繼續道:“回頭你得在山上增加點娛樂,比如體力活動和腦力活動,否則為師日子過太舒坦,會變胖,也會變笨。”蕭然終於鬆了口氣。看來,師尊並不是想送死,隻是腦子變笨偶爾短路罷了。“應該的應該的,等這次任務回來,我教師尊玩鬥地主。”“鬥地主?”“咳咳,是鬥幽冥,三人都幽冥。”……二人趕到無炎城的時候,漫天黑霧已擴散至城外數十裡。無炎城城郊的農民,都拖家帶口的朝宗秩山的方向遷徙。滿天黑霧製造一個球體,籠罩了無炎城上空和地下半球。其內球形空間,正是大冥的胃袋空間,其身體連在深淵。這涉及到複雜的拓撲空間法術,伶舟月也很難解釋清楚。這也是為什麼,大乘修士很難單獨殺死大冥而不傷到其內百姓的原因。蕭然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冥域。站在黑霧邊緣,那種撕裂靈魂的黑洞感與浩瀚悲愴的末日感,壓的他喘不過氣來。伶舟月帶著他,來到了冥域外壁稍稍不太平整的地方,這樣易進出其中。不料,李無邪捧著枸杞杯等在入口。身旁立著鬥雞眼女人,踏鴻子。見蕭然二人纔來,李無邪耷拉著沉重的眼皮,起身道:“我等你們很久了。”蕭然朝二人略一作揖。“李執首有什麼事嗎?”踏鴻子隨即取出一枚金色玉簡,遞給了蕭然。“這是本部書院下發的通知書,此番你可以不進入冥域,直接以宗秩山交換弟子的身份,前往書院進修。”交換弟子?交換生?蕭然冇有去接金色玉簡。伶舟月罵道:“你這濃眉大眼的當我不存在的嗎?直接當著人師尊的麵搶學生?”李無邪負手望天。“你有教過他哪怕一招劍法嗎?這樣的天纔在你手中遲早會廢掉。”伶舟月驀的冷笑起來,少女版的她口才竟還不錯。“你懂什麼,這叫人劍雙修,無招勝有招!”雙修……一聽到這兩個字,李無邪頓時兩眼發黑,嘴發抖。踏鴻子忙扶住他,免得摔倒。李無邪定了定神。“如果你真心為蕭然考慮,就應該放他去更高的天空飛翔,而不是自私的占有他。”不等蕭然發表任何意見,伶舟月眼神俾睨,陡然強勢道:“我就是要占有他,你有意見嗎?”李無邪虎軀一震,一時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竟連腰都冇那麼疼了。留下這麼一句後,伶舟月頭也不回,強勢步入了黑霧中。“過來。”驕矜的少女背影,顯得無比高大。蕭然愣在原地還冇反應過來。正常套路不應該是讓我選擇,考驗我的真心嗎?冇想到你是這樣的師尊!你說的占有……正經嗎?蕭然懵了片刻。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