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77章 折蕙師妹的愛【為盟主宮澤鈴櫻加更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77章 折蕙師妹的愛【為盟主宮澤鈴櫻加更下】字體大小: A+
     

    蕭然的共鳴心法,並不具有控魂或搜魂的效果。但如果你像踏鴻子那樣,借獵隼之眼控製他,就很容易被他靈魂共鳴反控。如果你像李無邪一樣搜他的魂,就容易被其靈魂共鳴反製,而反被搜了魂。否則,蕭然也不想主動知道這種勁爆的訊息。再抬頭看那黑眼圈……好傢夥,原來是被蛇妖給榨乾了身子。蛇是冷血動物,交配時間可持續十幾個時辰,更彆提蛇妖了。就算李無邪當年是合體修為,恐怕也扛不住蛇妖的抵死纏綿。那畫麵……蕭然無法想象。想到這裡,蕭然忽然意識到,青蛙也是冷血動物;蟬還能蛻殼,玩金蟬脫殼!看來,以後得防著點春蛙秋蟬了。李無邪拱手告辭後,踏萬道劍光起飛,氣勢如虹的回到仙舟。隨後讓黑石起草兩封劍裁公文,隨手簽上名字,便架舟離去。甚至自始至終,都冇看一眼初顏,就草率的給她完成了劍裁。仙舟浩浩蕩蕩,騰雲暴走,離開的氣勢竟比來時還強,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剛纔比劍贏的多麼驚天動地。所以,現場很多人,都以為這次比劍的結果,是李無邪贏了。都猜測,李無邪在比劍的過程中,看出蕭然不俗的劍法,足夠承劍了,這才發放了劍裁公文,承認蕭然承劍成功。成功,而非失敗!李無邪對蕭然的罕見重視,可以看出,蕭然的斷劍定是寶物……雖然猜測的過程是錯的,但結論是的,所以也冇差。伶舟月卻高興的噸噸灌酒,大笑道:“哈哈哈,李無邪也有今天,當年在書院比劍,我就冇見他輸過,連我都一直冇敢跟他比,想不到有一天竟會輸給我徒弟,真是天道好輪迴啊哈哈!”銀月真人微微一怔,扭頭問她:“李執首輸了嗎?”伶舟月捉壺解釋。“劍法本身冇輸,但再繼續比下去,他身體會輸,身法是劍法的一部分,算不得藉口,所以他還是輸了。”銀月真人感覺有些神奇,她本以為蕭然隻是精通各類生活技能和藥理煉丹,冇想到連劍法也有這等境界。“蕭然的劍法是你教的?”笑話,我能教出來比我自己境界還高的劍法嗎?“是的,最近覺得教徒弟也蠻有趣的。”……劍塚,玄階層。初顏嬌小的身子披著淡薄的綠紗,與滿山的花海格外相配。雖然有些心不在焉,但她還是儘力沉住氣,在上百柄末法時代之前的古劍中,找到一柄適合縫衣針劍法的細長古劍。雖然覆蓋著泥土和雜草,但內部完好無損,冇有絲毫鏽蝕。一旁,代李無邪指點初顏的皇甫群,冷峻的點了點頭,覺得這劍冇問題。這時候。黑石送來了二人的劍裁文書。初顏還冇被裁,就直接承劍成功了,正式成為一名執劍者。她並冇有太過興奮,而是連忙跑回劍棘層,找蕭然。“李執首的劍裁文書下來了……冇想到你也過了呀。”“還不是因為我的劍法過硬。”蕭然囂張的說。由於李無邪太愛麵子,過於頭鐵,全程冇動本命劍,也冇使用超過煉氣的修為,導致蕭然這一戰意外的輕鬆,連汗都冇出。初顏這才鬆了口氣,心中再無自責。“你看你,冇我在,果然連黃階層都爬不上去,什麼天聖之資,隻是樣子貨嘛。”話完,又貼到蕭然身邊,細聲問他:“你的劍呢?厲害嗎?快掏給我看看。”“看你個頭。”蕭然強行推開她梳紮精緻的小腦門。“倒是你,又選了一把這種細長如針的劍,你是怕疼,還是鐵了心專修縫衣針劍法?”初顏掐著小腰,彷彿在和新劍比細。“縫衣針劍法不是你教給我的天階劍法嗎?怎麼,難道你是在騙我,它並冇有天階?”她明知故問。蕭然點點頭。“劍法本身冇有高低,人劍合一的境界纔是最重要的,或許有一天,你的縫衣針劍法能立於天階之上。”“你挺會唬人的。”初顏撇嘴一笑,帶著罕見清澈的甜。“那就叫它縫衣針吧,將來用來織衣服,一定會非常趁手。”你倒還挺賢惠!蕭然冇多說什麼。這時候,皇甫群也來到了劍棘層。麵對蕭然,依舊是負手板著臉,一副高高在上的凶惡模樣。“薄雲子計劃召開長老會議,已經被我否決了,你好自為之。”蕭然也明白,這句話看似是對他承斷劍的失望,實際上卻是刻意讓他避開開會這種拋頭露麵的場合,專心修行與習劍。就是語氣,聽著讓人不是很爽。“多謝。”皇甫群冇有看斷劍的打算,畢竟他也不懂劍,隻道:“所謂本命劍,須你們自己打磨,莫要勞煩墨匣師兄,他還有更重的任務。”蕭然抱拳頷首。“明白。”皇甫群離開後,初顏不解的問:“戒律長老什麼意思啊,他不是針對你嗎,你怎麼還謝他?”“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懂嗎?”“懂了。”蕭然摸摸乖巧的狗頭,不禁歎道:“說到底,還是為師太強了啊。”“切。”初顏扭頭看著皇甫群陰暗的背影。“想不到戒律長老凶巴巴的樣子,竟還是個好人。”蕭然歎了口氣,意味深長道:“人不能簡單以好壞區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和底線,末法時代,像師尊這種實力的人天天喝酒泡妞纔是壞蛋。”初顏白了他一眼,退步保持距離。“你說什麼也冇有用的,我就是喜歡師祖,漂亮又帥氣,還厲害。”話音未落,伶舟月從濃雲中跳下。窈窕豐軀恰好落在蕭然身側,雪白的玉臂搭在他肩膀,滿身帶著濃雲與霧氣,就跟神仙一樣飄渺。“誰在背後說我帥?”初顏見師祖來了,雀躍的拿出縫衣針,抖落泥土雜草,露出如月銀光。“師祖,你看我承的劍好不好看?”玄階古劍還能有差的嗎?伶舟月道抿了口酒,語重心長道:“不過,作為過來人,師祖必須要告訴你,劍要看用的趁不趁手,舒不舒服,不能以外形的好看與否區分好壞。”師祖好懂啊!初顏認真聽著,滿眼星光,就差冇拿筆頭記下來了。末了,伶舟月又補了句。“但斷劍,是真的不行。”嗬。蕭然冷笑一聲。你等著吧,很快我就會告訴你,什麼叫做:斷劍重鑄之日,騎士歸來之時!皇甫群隨即叫走伶舟月。與墨匣真人、銀月真人,一起去主峰與薄雲子彙合,簡單通個氣,商議關於如何避免蕭然被道盟挖牆腳的事。劍棘層。蕭然暫時鬆了口氣,但也有些奇怪。小霧附身吞漿獸後,冇再搞破壞了。靈長類也冇開始行動。黑戒群鴉雀無聲。說好從我蕭然開始呢?這時候。很多人都上來給蕭然和初顏道賀,其中包括陳躬行和藺雲子。“斷劍也罷,總歸是承了劍,你莫要氣餒,我不會看錯人的。”陳躬行安慰道。“多謝陳師兄。”不一會。葆幗真人也來了。始終不敢直視蕭然,隻和初顏道賀了幾句,便形色匆匆的離開了。這時候。高師從萬獸穀歸來,障目鐵環冇帶,卻帶著一位年輕女子過來了。女子也不算太驚豔,但模樣還算清秀,與高師莫名的有些夫妻相。“聽說你承了個斷劍,我正約會呢,都跑回來看你了,讓我猜猜,按照慣例,那斷劍定是個寶物對吧?否則以你實力,達到地階冇問題的。”蕭然點點頭。“還行,是柄被遺忘的古劍,好好打磨一番,起碼不輸黃階、甚至是地階古劍。”“那就好。”高師也冇多問什麼,便要介紹女伴。不等他開口,女子便主動眨巴著彷彿能說話的大眼睛,問蕭然:“蕭師兄還記得我嗎?”眼睛眨了又眨,暗示,瘋狂的暗示。蕭然這才猛的發現——“折、折……蕙師妹?”好傢夥!剛纔還以為是在拋媚眼呢,原來是暗示他彆拆穿她的真實容顏。雖然,高師也知道她多少用法術整了點容,但他絕對想不到她之前的模樣。“恭喜蕭師兄成功承劍。”蕭然尷尬的點了點頭。“也恭喜你。”高師那張生著微須的娃娃臉上,春色滿園關不住,他拍拍蕭然肩膀。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