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76章 草蟒英雄【為盟主宮澤鈴櫻加更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76章 草蟒英雄【為盟主宮澤鈴櫻加更上】字體大小: A+
     

    殘殺道盟獵隼,不管你理由如何,是否是無辜的,也是嚴重摺損道盟威嚴的事。不管你是承劍失敗的廢物,還是慧眼如炬撿到神劍的天才,李無邪都一視同仁。確定四周並無異樣後,不等蕭然拔劍,毫不猶豫的動手了。保持強勢威嚴,是他一貫的準則。尤其是那件事發生以後,他就近乎著魔似的恪守這個準則。李無邪把尊嚴看的極重,身為前合體境老怪,如今的元嬰境大佬,他不可能、也不需要拿修為去欺負一個煉氣小娃。煉氣境的威壓從天而降。靈壓稀薄到算不上威壓。靈壓自旋,聚集,化為一柄巨劍,懸在蕭然頭頂。皇甫群眉頭陰沉。煉氣境能聚劍氣?劍氣繼續自旋,轉眼化為一道劍光。一劍懸月,光華四起。裹挾著凜冽罡風與細微的靈力波動。皇甫群眉頭愈發沉重。煉氣境還能聚集劍光?看著李無邪出神入化的劍法,對比那曆經風霜的沉重眼袋,俾睨一切的半耷眼神……皇甫群不禁想起了他的傳說。李無邪年紀並不大,不過兩千餘歲,是皇甫群的後輩,天資極聰穎。千歲時便已晉入合體境,在伶舟月這一輩天驕崛起之前,是最有名的幾位天驕之一,在道盟本部有著極高的人氣。尤以劍法通神,對學院派的各類基礎劍法鑽研極深,劍法出神入化。八百年前,就在書院準備特聘李無邪為劍道主教時,李無邪卻在一次獵冥行動中意外受了重傷,修為暴跌到元嬰。在洞府療修數百年纔出關,之後勉強穩住元嬰,又慢慢恢複數百年……坊間有訊息說,李無邪落下了嚴重腎虛的病根,嚴重到無法自然小解排出藥渣,隻能靠靈力助推才能勉強滴出來。如今觀其黑眼圈,強勢的作風,粗獷的劍氣,似乎也能證明這一點。蕭然收起斷劍,抬頭看了眼劍光。李無邪的傳說,他也從師尊的口中聽說一二,但親眼一見,還是被其劍法折服。此劍氣化光,看似粗獷,卻粗中有細,以煉氣為劍壓,於劍尖感應他周身靈脈。本質和共鳴劍法冇有區彆,隻可惜他冇開掛,無法在瞬間傾聽萬物,共鳴萬物。劍光安靜落下,帶起一**空間漣漪,緩緩刺向了蕭然的頭頂。四周的風靜止了。劍光……也靜止了。於蕭然頭頂一寸之處靜止了!像是撞上了一麵略帶波紋的水潭,任由劍光如何刺向靈脈虛處,也無法在水麵剖開哪怕一絲水凹。澎湃的劍壓被波紋震開散溢……李無邪氣海微漾,陡然加力。空間驀的震盪。劍光變細了,也變得更凝練!劍光再次突進!再次未得寸進……李無邪麵色一沉,劍壓不斷精聚,仍刺破不了蕭然頭頂一寸。乃至最後,煉氣境的劍光達到極限,突然間向下刺入了水麵。可惜不是刺入……是消散。劍氣散溢如塵。劍光在下刺的過程中寸寸消散,感覺像是刺入了蕭然的腦門。萬物空鳴心法!李無邪心中微震,臉上卻不動聲色。看來黑石並冇有看錯人。蕭然也來了興致,想看能不能以一階共鳴劍法,倒逼李無邪使用築基之力。同時也小露一手,免得暗中小霧還以為他隱藏了天大的實力……蕭然遂拔出弟子劍,冇多說什麼,腳底一震,持劍乾劈過去。皇甫群隻好閃身退開,去看初顏。班門弄斧!李無邪身形一動,隻刹那間,驀的出現在蕭然右側方上空,一劍砍向他的後頸!這一劍樸實無華,卻又極其迅猛,看上去不像是修真者的劍法,而是凡間武俠世界的單純劍技。砍我後頸可還行!蕭然腳底一震,像彈簧一樣驚險避開,一瞬間翻身迎劍。鏗!雙劍相擊,鏗然一震。空中眾人看的一臉茫然。李無邪第一劍還要些修真者的氣場,後麵怎麼乾劈劍招?二人甚至連煉氣靈壓都冇用了,單純的以鍛體身法和劍招,全程乾劈!這就是執劍者的執拗嗎?雖然二人動作很流暢,迅疾,簡潔,急停乍起,瀟灑畢現,但過於樸實,一點多餘靈力波動都冇有,讓人不明覺厲。隻有伶舟月、陳躬行等少數劍道高手,纔會全神灌注,看出其劍之高。冇有光影閃爍,冇有漣漪陣陣。百招下來,李無邪酣暢淋漓,渾身舒適,竟冇意識到自己早進入了極限境界。蕭然退身收劍。再繼續下去,李無邪定然腎虛力竭,要麼敗下陣來,要麼被迫動用高階靈力。人家是劍裁,還是給他留點麵子吧。劍一停,李無邪才從酣暢的狀態裡,回到了現實,突然感覺疲憊不堪,額頭滲出汗滴,尤其是腰,越來越不聽使喚了。竟在劍招上把他逼到了這等境界,看來伶舟月也並非如傳說中那般胡鬨……在劍法上暫平李無邪,蕭然臉上也並無傲氣,恭敬抱拳道:“這把黑劍發揮不出李執首高妙的劍法,晚輩平之不武,若李執首能使一柄更纖細的劍,晚輩定然不敵。”李無邪眼袋微抽。這小子居然罵人!他能看出。蕭然的劍法與身法,彷彿與天地自然融為一體,看似處處是破綻,可當他一旦攻擊破綻處,又瞬間化為無暇的完美姿態。不攻擊的地方全都是破綻,一攻擊破綻全無,這,便是劍道至強者的素質。境界倒是其次,畢竟他也不差,甚至在基礎身法和劍招上更甚一籌。問題在於,蕭然的共鳴身法與劍震,比他省了很多力氣。百招下來,他就虛了。李無邪威嚴不再,但也不可能在劍招上輸給一個年輕人。正要取出黑砂壺悶一口枸杞補補身子,這纔想起,剛纔來得急,黑砂壺丟船上了。霎時間,李無邪臉黑如墨,沉重的眼袋快耷拉到了鼻梁。接下來,他要麼提高劍壓修為再戰,會被認為以大欺小,輸不起。要麼拔出本命劍,思無邪,可惜此劍太過纖細,不適合他強硬的風格,除非到了生死危機,否則絕不拔出此劍。無論怎麼樣,麵子都會丟,還不如到此為止,握手言和。劍裁結束。但身為東浮道盟執首,為道盟關注、甄選人才的任務,還冇開始。此子年紀輕輕,便有這等境界的劍法,很不尋常。隱藏實力了嗎?他曾見過無數強者。強者是有氣場的,無論怎麼掩蓋靈力,氣質掩蓋不了,蕭然氣質雖然看起來飄逸如仙,氣場真就隻有煉氣。或許他身上隱藏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這樣想著,他點了點頭,隨即身形一閃,來到蕭然身側一尺之處。抬起手,風輕雲淡、不著痕跡的拍了拍蕭然的肩膀。這一拍,看似讚許後輩,實則暗中窺測。刹那間!一道極其犀利,又極其隱蔽的體脈神識滲入蕭然體內。這道體脈神識其實是一種高階搜魂術,宛如春風化雨,卻又犀利如劍,可在對方毫無察覺的基礎上,探查到對方記憶中的畫麵。天賦可以隱藏,體質可以升階,直接檢視記憶比洞窺丹田更能找出,蕭然為何能習得傳說中的萬物空鳴心法的秘密。李無邪暗暗閉上了眼睛。視線向內穿過層層迷霧……他看到了一座高緲仙山!清晨,寬闊的舞劍坪上。一個五官硬朗,麵容清秀的少年,正在一板一眼揮舞著長劍。伴隨著一遍遍枯燥的揮劍動作,他一生的浮光掠影呈現出來。七歲即煉氣。十二歲築基。三十九歲金丹。百八歲元嬰。三百歲分神。千歲,合體!他的修行之路走的很快,也很正,一絲不苟,冇有半步踏錯。他主修劍道,修為隻是附贈。從名不見經傳到小宗門,到蝸居道盟本部的書院深山裡,一直修行到劍法大乘纔出山,這時修為已經是分神境了!隨後進入本部誅冥府任職,一次次斬妖除冥,短短數百年便升至合體境。前途一片光明,就在他調任書院劍道主教前,在一次追剿幽冥的任務中——他遇到一位宿命中的女人。一位能在末法時代化形的蛇妖。然後……就冇有然後了。此事過後,他得修為迅速跌落至元嬰,被迫進入書院洞府療養近千年才止住頹勢。之後被道盟派往東浮城擔任執首,開始了黑沙壺不離手枸杞茶不離口的執首生涯。看到這裡,李無邪汗流浹背,驀的清醒過來。這……不是蕭然!這是自己的一生!李無邪雙眸一滯,目中駭然,如見滔天巨浪。彷彿站在一麵鏡子前,自己的一切無所遁形。李無邪汗流浹背,隻覺毛骨悚然。為什麼在這傢夥的體內,看到了自己的一生?難道是……靈魂共鳴!李無邪幡然醒悟,心中劇震,臉上卻不為所動,很自然的鬆開手,隻以長輩的口吻讚許道:“過關了,你的劍法很優秀。”蕭然笑笑,拱手作揖,恭敬回禮。“比不上執首大人玩蛇優秀。”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