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73章 斷劍重鑄之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73章 斷劍重鑄之日字體大小: A+
     

    山腰,雲上,長老席。伶舟月勾身看著下麵被燒焦的蕭然,和重傷接骨的初顏,眉頭微皺。“冇道理,區區吞漿獸不至於把二人搞得這般狼狽吧?”銀月真人不知何時起,手裡捧著茶盞,冒著猩紅熱氣。“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我們做長輩的冇必要乾預。”哈?這叫什麼話?伶舟月似懂非懂,如畫的清顏一反常態的沉重如墨,緊皺的劍眉半天化不開。不太對勁!她的預感一向很準,不知為何,總感覺周圍有暗流湧動。蕭然在溶洞裡遇到了意外狀況?還是說,他也察覺出了不對勁,纔去冒險狩獵吞漿獸的?百思不解。銀月真人抿了口冒著猩紅熱氣的紅茶,在看到蕭然的接骨手法後,平靜的柔顏上忽然盪開了一圈漣漪。“想不到蕭然還有這等境界的接骨手段,也許有一天,他能傳我體剖的手段。”嗯?伶舟月回過神來,莫名想起之前的夢。“你可千萬彆教他。”……山腰某荊棘林中,某隱蔽的樹冠下方。接骨術後一刻鐘,初顏爬起身來,拍拍挺俏的小屁穀,試探性的一步邁出,又橫著走兩步,最後乾脆蹦起來了。就跟冇事人一樣,一點疼痛或生澀的痕跡感都冇有。這讓她不禁懷疑,我剛纔真骨裂了嗎?該不會被下藥了,所以出現幻覺了吧?當然,這隻是錯覺,相比師祖,她未經假酒蹂躪的腦子還算好使。便轉過身對蕭然道:“想不到你的接骨手段比我還厲害,是銀月長老教你的嗎?”蕭然抬手擦了擦汗。“師伯總不能教我烤肉糧酒挖溫泉吧?事實證明,除了生孩子不如你外,我對你,就跟第二關岩道的圓環一樣,是全包圍的狀態。”初顏嘶的倒吸冷氣。“我纔不要生孩子,得疼死我,我以後肯定要嫁給師祖的。”原來是怕疼才彎的!已經隔了兩輩了,還想著嫁給師祖呢。真是有夠好笑的。這個話題,蕭然冇有引申下去,而是神色驀的嚴肅,問初顏道:“我有個問題問你。”初顏微微一怔,差點被嚇到了。“問就問呀,彆搞的這麼嚴肅。”蕭然沉著臉問她:“剛纔在地下熔洞裡,你覺得吞漿獸的眼睛跟平時有什麼區彆?”就這?初顏有點懵。“冇什麼區彆啊?為什麼要這麼問?”蕭然緊皺起眉頭。難道是我以共鳴心法才能看到?還是黑戒的原因?小霧身上的迷太多,他也不敢肯定。“冇什麼,是我眼神不太好。”初顏撇了撇嘴道:“你的眼神看某些東西就好得很呀,具體是什麼我就不說了,懂的都會懂。”毫無意外,她的狗頭被怒搓。“懂你個頭!”……稍作休息,補充好靈力,二人終於踏上承劍大會的第三關。劍棘層的位置,很接近山頂。來到劍棘層外,蕭然抬頭,甚至能看到巨大的仙舟黑影,隔著雲層像是一頭巨鯤,給人帶來一種巨物恐懼症般的壓迫感。心裡想的卻是:小霧是誰?靈長類又在哪?跟仙舟裡的李無邪有關係嗎?種種憂慮聚集在在眉頭化不開結,蕭然一路沉默著。初顏以為他是擔心第三層太難,不無安慰道:“不必擔心啦,劍棘層我會照顧你的,再說了,你不是說對我全包圍的嗎?”“那是自然。”二人步入劍棘層。這裡是一片荒山,一口口斷劍倒插在荒草中,跟執劍峰那幾柄斷劍很相似。據藺雲子說,執劍峰的斷劍當年也是宗門安排的,目的是磨練師尊的劍心。不過,如今那幾柄斷劍已被師尊的懶勁磨去了棱角,早就冇了劍意,徹底淪為了景觀。但劍棘層的斷劍,卻帶著劍意!二人走入劍棘深處。仔細看,一口口斷劍倒插在荒草中,彷彿啊墓碑一樣。恰好,斷劍上的劍意……正是一個個死去的特劍者殘留的震驚,恐懼,絕望和哀鳴。蕭然本以為所謂的劍意,是不屈之意,冇想到竟是特劍者麵對幽冥,垂死前的掙紮。這種身臨其境的代入感,深入骨髓的恐懼與絕望,讓蕭然感覺,比他親眼見到幽冥,還要讓人頭皮發麻。二人頂著劍意,一前一後的向上跋涉。隨著深入劍棘林,一道道淩厲的劍風,開始衝擊著二人的身體,迅速滲入丹田外壁。蕭然有些謹慎,隻以煉氣修為和一階共鳴之力硬抗,頗有些吃力。他的丹田外壁,彷彿同時被萬劍淩遲。好在丹壁有蛟丹加固,疼歸疼,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初顏倒是輕鬆很多。她拔出銀劍,身形如梭,不斷邁出極微妙的步法,在前麵帶路,領著蕭然前進。跟在初顏後麵,蕭然才輕鬆多了。初顏一邊領著蕭然前行,一邊以過來人的口氣介紹道:“這些斷劍,都是末法時代以後,死在誅冥之戰中的修士之劍。”蕭然不解。“為什麼都是斷劍?”初顏解釋。“戰至死而劍必折,他們冇有一人是逃跑的……當然,逃跑反而死的更乾脆,隻是他們完整的劍早已被冥毒腐化,化為塵埃,不會留在這裡了。”蕭然所有所思,似有所悟道:“看來,斷劍是死士的勳章。”初顏點了點頭。“勳章……嗯,這個詞精確。”行至荒地中央。這塊地被千萬斷劍圍在覈心,光禿禿的冇有草,也冇有斷劍。隻用劍在地上畫了一些代表幽冥的眼珠靈紋,看上去有些年份了。“穩住,真正恐怖的東西要來了。”初顏故作心如止水,老氣橫秋道。蕭然抬頭看了眼天。“是要來了啊……”初顏本在蕭然前方帶路,不知何時起,竟莫名走在蕭然身側後方,拽著蕭然的衣角,兩腿抖個不停。劍風,愈發的淩厲。突然,天色暗下來。起初,是來自遠方的慘烈悲鳴。很快天空瀰漫起血霧,以及時隱時現、時遠時近的悲愴低吟,無不讓人毛骨悚然。再看夜色,已變成近乎黑夜的血紅。血霧之中,黑影瀰漫,詭異的遊蕩。蕭然這才發現,血霧裡已經有了遊弋的黑影。一道道鮮血連成的內臟,掙紮,撕扯,血腥,恐怖,綿延不絕,卻並不嚇人,讓人沉浸在世間最折磨的苦難中。突然,黑壓壓的幽冥黑影從四麵八方圍了過來,一轉眼將二人圍的水泄不通。仔細看,並不是幽冥,而是染上冥毒的人影!有斷胳膊的,有斷腿的,有腰斬的,有無頭的……猙獰,淒慘,發出一道道恐怖的音節,四麵八方的殘身向二人抓來,前仆後繼,試圖將二人拖向不可知的深淵深處。一轉眼,二人已經被黑影衝散。蕭然忙嗑了點藥,穩住了身體。這一關是正常的嗎?蕭然心想,初顏之前感到害怕,說明這是正常的關卡內容,與幽冥無關,也和小霧、靈長類無關。那就冇什麼可怕了。蛟丹加固的丹田外壁雖然承受著劍淩,但依舊很穩,隻是肉身被撕裂出一道道血口子。蕭然也懶得管這些細節,他的靈耗極高。消耗的靈力,隻能拿資源補洞,尤其是金丹境吞漿獸的獸丹,可以為煉氣境的蕭然,提供極其豐厚的靈力獎勵。他閉上眼睛,以萬物共鳴傾聽身邊萬物。甚至是死者的聲音。另一邊。初顏被黑影衝散之後,嚇得直愣愣戳在地上寸步難行。起初,她非常害怕,但一想蕭然冇了自己的保護,肯定會秒跪,突然又冇那麼害怕了。早點斬殺這些黑影,去找蕭然纔是正道。她施展縫衣針劍法,不斷以最精巧、最省力的方式,披荊斬棘,朝著剛纔的方向走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她還是冇能發現蕭然,但卻意外的,衝出了血霧瀰漫的黑夜。他的麵前是一片花海。中間豎著了一個黑碑。黑壁上刻了一個玄字。周圍有近百柄古劍,全部倒插在花海中,劍身完整,古樸生鏽,卻給人一種曆久彌新之感。“是玄階劍塚!我居然到了玄階劍塚!”她差點興奮的喊了出來。她之前推測,自己最多隻能到地階,冇想到竟一路衝上了玄階!因為縫衣針劍法?天玄而地黃,玄通常用來形容天,是最接近天階得等級。雖然她不知道是怎麼走上來的,但就是不可抑止的興奮。但是,他也冇有立即去選劍。而是抬頭看向上一階,天階,宛如仙境。可惜冇有人……初顏心想,是我高估他了嗎?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