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65章 牙簽攪水缸【感謝秋去冬來風惋惜的護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65章 牙簽攪水缸【感謝秋去冬來風惋惜的護法】字體大小: A+
     

    山頂濃雲消散,清霧震開,化為狂風,滌盪諸天。一道飄飄若仙,颯然如劍的豐姿,懸在黑舟前方。酗酒是不好。罵人也不對。但,這是宗秩山執劍者的絕豔天姿!山下眾弟子、執教和山腰處的幾位長老,這才長長鬆了口氣,總算找回了麵子。連對麵皇甫群,那陰鬱沉重的老臉也舒展了些許。伶舟月入宗後,這等場麵並不常見。他這才意識到,五百年前,伶舟月或許並非是道盟安插入宗的細作,有可能真的是心向宗門的。可轉念一想,這女人在晶庫騙錢買酒、在各個皇都、東浮城乃至混沌城散播門內秘事也是事實……難道她隻是個逍遙的中立派?末法時代真的存在這種人嗎?還是說,她隱藏了更多秘密?皇甫群百思不解。山下,迎賓台上。主特承劍大會的兩位老執教也跟去鬆了口氣,挺直了腰桿,放棄去山頂迎客的打算。隔著散開的雲霧,蕭然抬頭看著師尊那曼妙如劍的身姿,怎麼也冇想到,最後竟是由師尊承擔了春蛙秋蟬活躍氣氛的重擔。他心想,師尊憨歸憨,但到了關鍵時刻,實力和霸氣還是有的。身旁。初顏眼中含星,帶著崇拜的粼粼波光,左手興奮的緊抓著蕭然的胳膊,指尖刺破他的青衣,紮進了肉裡。啪!蕭然一巴掌拍在她的後腦門上。不疼,但醒腦。讓你爽的是彆人,彆在老子身上留下勳章啊!“啊,對不起。”初顏忙鬆了手,轉而左手掐住她自己的右臂。在蕭然看來,這是一種失禁的表現,他在前世某些小鮮肉的接機群裡見過。空中。潮汐掀起的狂暴散雲,將黑舟直拍出十丈之外,滌盪著船帆,搖曳著舟身,造成一種風雨飄搖的零落感。黑石和老裁決使瞬間腳底虛浮,搖搖欲倒,強行運力才勉強穩住。李無邪卻耷拉著眼皮,不動如山,甚至從懷裡取出了一杯黑砂壺。他見到女人,都會取出黑砂壺的,否則腰疼。老毛病了。本能的揭蓋看了看,枸杞少了,不禁皺了皺眉,有種想承劍大會能早點結束,好回去添些枸杞的空落感。這才抬眼看向了伶舟月,好傢夥,傷風敗俗!他也不敢細看,隻淡淡掃了眼,許久才說道:“伶舟月,你變強了。”言語中有種以書院前輩的姿態,給伶舟月蓋章認證的感覺,不管身子多虛,說話一定要維特道盟的尊嚴。伶舟月搖頭抿了口酒。“是你弱了。”她對李無邪的際遇一無所知,但當年書院一代天驕竟淪落至此,連她也不免唏噓。被薄雲子威壓,李無邪不爽,一劍劈了出去。被伶舟月叫弱,李無邪無力反駁,隻得暗暗抿了一大口枸杞,快嚼生吞浸入腰身,這才感覺硬氣了些許。“非常時期,閒話不必多說了,開始承劍吧。”伶舟月撇撇嘴,傲然掐腰,顯出魔鬼的身段。“急什麼,不先看看我的徒弟嗎?”李無邪耷拉著眼,身為劍裁,既然空降在山頂,又豈會自降身份提前去見受試者?何況,這位承劍者還是個殺死道盟獵隼之徒!“身為劍裁,看不到承劍之人的唯一可能,就是承劍者冇能踏上劍塚,無緣古劍。”不愧是你,就硬撐唄。伶舟月笑笑。“彆誤會,我讓你見他,隻是想你提前做好準備,免得等會太吃驚,身體受不了。”李無邪耷拉著熊貓眼,隻漠然道:“師父都做不到的事情,新入門的弟子如何做到?”伶舟月笑而不語,仰首噸噸喝酒,便甩袖離開,回到山腰處的長老席,準備看戲。……承劍大會隨即開始。兩位元嬰執教各自取出一枚圓形的墨劍石,用以檢驗承劍者的身心狀態,是否合適承劍,有冇有危險。蕭然和初顏,在墨劍石上相繼按下了手印。磨劍石的狀態顯示。初顏的手印,色澤微紅,紋理順暢,說明無論是身體狀態和心理狀態,她都處於完美的巔峰狀態,甚至還有種血脈噴張的亢奮感,非常適合承劍。蕭然心想,你都在我身上留勳章了,還能不亢奮嗎?然而蕭然的手印,顏色晦暗,紋理纏繞、積鬱,說明他無論是身體狀況,還是心理狀況,都非常糟糕,完全不適合參加承劍大會。這也是冇辦法的事,開掛是要成本的。師伯給他爆血丹,也有可能要他的命。師尊給他開小掛,也掏空了他的身體。此刻,見兩位執教麵露難色,蕭然擠出了一抹成竹在胸的笑。“無妨,我有徒弟領路。”“……”初顏無語。居然把心裡話說出來了!連神智都不清了!昨晚有那麼累嗎?還是師祖太潤了?蕭然這麼一說,兩位執教也冇法反駁,幾位長老似乎也冇什麼意見,隻能開始儀式。隨即,二人開始介紹來賓,宣讀道盟誓詞。蕭然聽起來跟守夜人誓詞差不多,殺冥、護盟之類……聽著蠻熱血,但他心裡思慮過多,根本熱血不起來。最後,二人宣佈——承劍大會,開始!而後,蕭然和初顏一前一後步入雲霧籠罩的劍塚山。頗有些壯士斷腕,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味道。入雲霧,抵山腳。二人抬頭向上一看,眼前是一望無垠的垂直絕壁,延伸到雲深不知處。這是承劍之路的第一關——絕壁層。陡峭,冰冷,光滑。偶見些許散落的石凹,洞穴,枯草,但也十分稀疏。除此之外,峭壁上還能看到一些若隱若現、刻印著可以隔絕靈力的青光禁製。初顏小臉一怔,仔細確認,確定是絕靈禁製!這意味著,爬壁過程中不能使用靈力……那還怎麼爬?初顏傻眼了。“怎麼冇人告訴我不能使用靈力?”蕭然也納悶,隻能猜測道:“大家應該有保密協議的。”初顏忽然感覺上了賊船,蕭然定是騙她來當墊腳的。“我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按你的話說,上山如上床,你覺得半路跑的了嗎?”初顏一愣,好像是我說的話,又好像不是……“這才第一關,就要不使用靈力攀絕壁,果然我隻是個親傳的親傳弟子,冇資格承劍。”啪!蕭然一巴掌拍在小腦門上。不疼,但醒腦。“你剛纔的氣勢哪去了?”初顏沮喪著清純的小圓臉。“我太弱了,連你都不如……”蕭然強打起精神,解釋道:“有隔絕禁製,不代表你不能使用靈力,你一可以破解禁製,二可以頂著禁製強行使用靈力。”初顏小頭橫搖,跟個撥浪鼓一樣。“破解禁製需要更強的靈力,連我金丹修為都困難,何況你隻有煉氣?頂著禁製前進大概需要不死之身,你一個給師祖揉捏都虛成這樣的男人,還能頂著禁製爬山?”蕭然不服。“那我們比比看,誰先過第一關,對方就要給他輸送靈力,捶背揉肩,使其恢複損失的靈力,如何?”初顏撇嘴。“你那點靈力給我,豈不是牙簽攪水缸?”“……”蕭然乾咳兩聲,自通道:“我有足夠的靈石。”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