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64章 熊貓眼對熊貓眼【大章求訂閱、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64章 熊貓眼對熊貓眼【大章求訂閱、求月票】字體大小: A+
     

    蕭然仔細看,這人跟馬老師長得其實並不像,明顯要更高一些,也胖了一圈,臉上儒雅有餘,凶狠不足。但不得不說,那拎腿走路的小碎步太有味了。葆幗真人這個名字,也是個很普通的國師名。末法時代,類似的名字還有很多,諸如守壑真人,屠冥仙人,衛城子之類……跟“葉凡”這種凡間俗名一樣,都是大路貨。但葉凡是有真本事的。他乃黑戒認主的十一個救世主之一,雖然修為隻有築基境,但天資不俗,心性也極穩重,若非死在蕭然這個係統傍身的穿越者手中,前途不可限量。從他的戰鬥方式就能看出來,戰術天衣無縫的同時,還能暗暗埋下好幾個陷阱,要不是蕭然有著天階共鳴心法的超然直覺,早栽在他手裡了。但眼前這位葆幗真人就拉胯了。蕭然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他都是個貨真價實的騙子!甚至連一身金丹修為都是假的!不管是前世地球,還是當世修真界,沽名釣譽之人都很多,前世的馬老師也一樣。讓蕭然震驚的是,這位葆幗真人身居國師之位,絕非是無能之人可以濫竽充數的!他的修為隻是凡人,身上刻印了不少低階靈紋,藏了不少低階符籙,藏匿還算隱蔽。至少此刻,現場幾人冇看出來。當然,也冇人去無禮的檢查他。蕭然無法理解,身為國師三年,需要動用法術的場合很多,火焚國內也有一些修真者,更何況還有道盟的人定期檢查,他靠一身低階符籙和靈紋,是如何矇混過關的?蕭然微微皺眉,感覺很是詭異。此刻,被蕭然神識掃過,葆幗真人腳底虛浮,眼中明顯閃過一絲驚色。好傢夥,連定力也不行!蕭然扶額。葆幗真人忙向蕭然作揖。“見過蕭大前輩。”皇祖姑的師尊,他也不知道叫啥,隻好拿大前輩糊弄過去。蕭然也懶得揭穿他,隻擺手道:“去吧。”葆幗真人這才鬆了口氣,二話不說,暗中催動刻印與符籙之力,兩相一匹配,借力踏上飛石,快速直衝清霧,飛向了其餘國師的陣列中。葆幗真人走後,蕭然問初顏道:“你很信任這位葆幗真人?”初顏冇想到蕭然對這種人還感興趣,搖了搖頭。“談不上信任,他人有點討厭,但本事還是有的,火焚國國力衰弱,人口卻不少,需要這樣的人才幫湘兒。”本事還是有的?蕭然更納悶了。初顏可不是像他師尊那樣的憨憨,雖然口無遮攔,葷話連篇,但實際上卻是個心思縝密、行動謹慎的少女。而且,從她寫信給皇帝的語氣來看,她對火焚國並非不管不顧,甚至還頗為上心。她為什麼看不出葆幗真人身上略顯拙劣的演技?對他信任到看都不看?難道這位葆幗真人身上,還隱藏著連他共鳴神識都無法察覺的高級實力嗎?小霧,是你麼?靈長類的計劃到底是什麼?跟他承劍有什麼關係?四周清霧瀰漫,鴉雀無聲,蕭然愈發的感覺詭異,彷彿能聽見自己的心跳。一旁的初顏見他不太對勁,忙問道:“你怎麼了?”蕭然精神緊繃,心亂如麻,無形中又加重了身體的疲憊感。“冇什麼,等一會登山時,你不要多想,直接跟在我前麵,跟緊了,千萬彆走散了。”跟在你前麵?初顏塌下臉。“如果你身體狀態不好,可以改日再承劍,男人的第一次可不能萎,否則會影響你一生的自信。”還挺懂男人!蕭然搖頭,順便怒搓她精緻的狗頭。“為師狀態好的很,今天不掏出山上那根最長最粗的天階古劍,我就不叫蕭然!”蕭然信口開河,以排解心中的緊張。初顏撇了撇嘴,自然能看出蕭然強作自信的樣子。“每個男人開始都這麼說,一到實戰,懂的都懂。”蕭然反問:“你懂嗎?”初顏俏顏一冷,警惕回答:“我什麼都不懂,我還是個孩子,以上都是我猜的。”蕭然:“……”一旁的歐陽師兄和張師兄,正雙臉懵逼的看著兩個年輕人,一句話也冇聽懂。……開車暖群,葷話暖人。師徒二人一通葷話,使得迎賓台上的氣氛,變得輕鬆了許多,但清霧不散,終究改變不了壓抑的本質。直到一艘仙舟,從東南方的天邊飄然而至。眾人抬頭看去。天際的薄霧中,一個巨大的黑影徐徐飛來,遮天蔽日,遠遠看去像是一頭巨鯤,在薄霧的洋流中遊弋。所有人都知道——道盟的人來了!隻是誰也冇想到,這次道盟的陣仗這麼大。至近時,眾人看出,那巨大的黑影乃是一艘仙舟。這是一艘由道盟本部的獵船,改造而成的地方公務船,長十八丈,寬五丈,高五丈,通體漆黑如黑鯨。其旗幟、船側乃至船底都刻印著道盟的劍雲圖騰。劍雲圖騰內刻印著繁複的高階防禦禁製,雖然冇有散發靈壓,卻不怒自威,隱隱顯露出一種眾生不可逼視、隻得俯首稱臣的天道威嚴。然而令所有人驚詫的是,如此龐然大船,除了一名掌舵和船工外,竟隻搭乘了三人。東浮執首,李無邪。助理執教,黑石。天裁院裁決使,照山白。本要跟來的踏鴻子,被黑石勸回了,免得睹人思隼,讓人想起道盟失隼的醜事。李無邪三人穿著統一的道盟藍白祥雲劍袍,隻是設計款式稍有區彆。李無邪穿的是大氅。黑石穿了靛藍青衣。裁決使穿的是藍白袍裝加了道黑印。氣勢是一樣的威嚴!李無邪是極度重視道盟威嚴的人,他的前任參加上一次羅生的承劍大會時,乘一葉小仙舟停在山下就完了。李無邪卻乘坐巨型黑船,一直飛到劍塚的斜上方,無限逼近劍塚頂端才停下來。眾人雅雀無聲,氣氛凝重的讓本就壓抑的劍塚,添了一層寒霜。一共隻有三個人,卻開著東浮城最高級彆的公務船,又近距離停靠在劍塚前上空,就差冇騎在劍塚臉上了。你真隻是來裁判承劍人的?所有人都驚佇不語。對李無邪而言,道盟的威嚴必須淩駕宗門之上。更彆提三日前,一頭道盟獵隼葬身在執劍峰,而宗秩山對此緘默不言,冇有任何解釋。今日是宗秩山承劍大會,他自然不會提及此事,但不代表他心裡冇有此事。黑石啞然失語。他本想提醒李無邪注意禮節,暗中對蕭然下手,結果李無邪直接把船靠在人家劍塚旁,就差冇停在山頂了。氣氛冷的像冰。無論是懸在山腳的眾弟子、執教、子宗掌門長老,或是各國國師,還是山腰處觀摩的幾位長老、在劍塚周邊巡邏的皇甫群、遠在主峰的薄雲子,誰也冇有想到,這位來道盟本部書院,剛就任東浮執首的李無邪,架子會這麼大。難道這就是本部大佬的威嚴嗎?本該出現在迎賓台的仙舟,直接出現在山頂外。迎賓台上。兩位執教老眉緊皺,完全不知該如何處理此事。蕭然和初顏麵麵相覷,心中自然明白一個道理——道盟獵隼有多香,道盟執首就有多囂張!蕭然很慚愧。但這是隼兄自己的選擇,怪不得他。他隻是以廚藝幫它超度了靈魂,香化了肉身,甚至還把吃完後的骨頭殘渣,埋在菜園裡,建了個小小墓地,死後再利用,充分堆肥。道盟的兄弟們,你們覺得我做的對嗎?蕭然自我催眠著,暫時忘卻小霧的事。一旁,初顏卻緊張起來,莫名抖起了纖細筆直、白絲緊裹的小腿,下意識朝蕭然身後走,名為走,讀作躲。與黑船遙望的西北空中。皇甫群和羅生在空中筆直立著,臉上皆是峻色。身為戒律長老,皇甫群並冇有像過去一樣,上前迎接道盟的劍裁。他有他的理由,要巡邏,但巡邏不影響他迎禮,他就是不想迎接。隻遠遠盯著,眼神冰冷至極,不知道在想什麼。羅生小聲道:“父親,我聽說三日前,黑石執事在執劍峰折損了一頭道盟獵隼,不論是為了宗門,還是為了我們未來在道盟的前途,於情於理,我們都要上前迎禮。”“不許去。”皇甫群冷冷應道,語氣聽似平靜,卻帶著某種憤怒到顫動的力量。羅生冇辦法,他從拗不過父親。在他看來,父親什麼都好,就是眼界太侷限於宗門了。未來,五大勢力在道盟本部的督促下融合一體,這隻是時間問題,應該早點看清形勢纔對。仙舟停穩,發出一道鏗鏘渺遠的錨空之聲,迴盪在宗秩群山之中。正在這時。護山大陣閃過一道道五彩藍光。隨即,大陣之力迅速轉動,顯出一道淡藍色法印。法印下方,雲層聚集逐漸凝聚成一個巨大的人影。人影巍峨的懸在仙舟前方上空。仔細看去——正是薄雲子。雲影拱手,朝仙舟作一簡揖道:“李執首,黑石執事,照山裁決使。”隻說了三個字,聲音微冷,居高臨下,散發著淡淡的合體境靈壓,簡單到近乎無禮的問候。山下眾弟子們怔怔的望著天空,雖然依舊鴉雀無聲,但眾人心中積鬱的憤怒終於釋放出來。蕭然也抬頭看著人形雲影,心中卻冇那麼熱血。尤其看到雲層聚集,下意識又想到了小霧的事。這種利用護山大陣聚集雲層的方式,和萬獸穀出現的詭異灰霧,其內核有一定的相似之處,卻又似是而非。仙舟船首,平坦寬大的甲板上。黑石與老裁決使倍感壓力,一齊看向了李無邪。李無邪垂手而立,這才微微抬起耷拉的黑眼皮。薄雲子麼?很久以前,他好像聽說過這個名字。“原來是薄雲子師弟,久仰大名,你不必特地迎我,聽說宗秩山現在是非常時期,你好好運特大陣,承劍大會交給我了。”一句話全場啞然!關於李無邪和薄雲子,誰大誰小,誰也不知道。雖然李無邪曾經也是合體境的一代劍聖,可惜如今隻剩元嬰修為,第一次見麵就叫人師弟……黑石有些後悔把獵隼丟失的事情告訴李無邪了。他的本意,是想讓李無邪在承劍大會上給蕭然暗中使個絆子,然後再以厚利誘之,好讓此人暗中投靠道盟。結果萬冇想到,李無邪竟直接開著大船,浩浩蕩蕩的挺進護山大陣,停靠在劍塚的頭頂前。這也太粗暴了!難道身體內在越虛的人,外在就表現的越強勢?他覺得,這位新任執首把道盟的威嚴看的過於嚴重,連一個死無屍首的獵隼都要舉辦劍葬。最後達到的效果未必會理想,他甚至隱隱感覺,這次大會要鬨出大動靜來。甲板前的空中。薄雲子倒也並不置氣。“不必,我也冇那麼忙,這麼多人都在等著看,作為師兄我也想看看師弟的劍法。”話中藏劍,一語雙關!表麵上,這句話是期待蕭師弟的承劍表現,想看看蕭然的劍法。暗中卻指李無邪纔是師弟,想看看他的劍法……在修為爆降之後,是不是如傳說中那般精妙。李無邪又豈能聽不出話中的深意。質疑我的劍法不夠檢驗承劍者麼?李無邪耷拉著黑眼皮,冇說什麼。突然一劍拔出——一道浩然劍氣直斬薄雲子的雲影!這劍氣極銳利,遠超元嬰的極限。就在所有人驚愕之際……驀的!潮汐引動,薄雲變形,瞬間化為滔天巨浪,猛的拍向了李無邪得銳意劍氣。兩相一抵消,雲影巨浪竟還有餘力,猛衝的仙舟搖曳,吹的李無邪三人藍袍簌簌,鬢髮翻飛。薄雲之後。一道寬袍韻影,揮袖間痛飲溫酒。是伶舟月!執劍長老在場,豈能由薄雲子動用大陣之力應敵?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