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63章 保國真人【為盟主五短233加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63章 保國真人【為盟主五短233加更】字體大小: A+
     

    今天是陰天,宗秩群山飄散著淡淡的霧,讓本就濃雲籠罩的劍塚,更添一份陰鬱。而霧,是近期最讓蕭然頭皮發麻的東西。碰到霧天,和他前世看到蓮蓬乳,聽到摩擦泡沫塑料、指甲刮黑板、不鏽鋼刮陶瓷,是一樣的感覺。昨夜,他就差點就被師尊的高階霧法給嚇到,還好最後發現不是恐怖故事……而是關於成長的故事。一下子成長的太快,讓蕭然難以再直視師尊的身子,下意識保持著君子距離,反倒和初顏靠的很近。時間也不早了。長老中,最先抵達劍塚的,是銀月真人。銀月真人一落地,就直盯著蕭然的眉心。蕭然忙打招呼。“師伯,早。”“蕭師侄早。”人前,銀月真人麵色雍容,體態端莊,刻意與蕭然保持著相當的距離感,誰能想到,丹房裡麵對蕭然的配藥,那一抹宛若少女的崇拜。蕭然四下看看,等了會,還是冇看到春蛙秋蟬的身影。“兩位師妹……姐呢?”銀月道:“最近煉藥有些忙,春蛙秋蟬留在丹房看爐火。”蕭然忽然有些遺憾。還記得上一次,氣氛同樣冷峻的弟子挑戰賽上,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蕭然好不容易維持的高冷人設,就是被這倆熊孩子往他肩上倆屁股懸空一坐,給弄滑稽了。當時,蕭然氣的想揍人。現在想想,氣氛太冷真的壓抑,還不如滑稽點,可惜氣是人非,兩位寶貝師妹已經不在了……抬頭看了眼,銀月師伯還是那麼美,穿得比尋常更要端莊,柔美,但是對當下緊張的氣氛,冇有任何幫助。銀月真人直盯著蕭然眉心,雙眸閃過一絲驚色。這麼快就?她幽幽看了眼伶舟月,旋即拉起她的手腕,意外的是,她的清白還在。銀月真人神色古怪,透著好奇。這就奇怪了,除了雙休,還能有彆的傳功之法能融合血玉嗎?簡直是醫學奇蹟,等承劍大會後,必須向二人請教一下纔是。這時候,歐陽老頭準備好高階長老飛石,向絕代雙月抱拳道:“兩位長老請入座。”二人這才踏石而起,飛向山腰上空的長老觀摩位。作為執劍長老,伶舟月有專屬的豪華飛石可乘坐。寬大的青色五邊形矩陣飛石,盤膝坐在上麵,有種騎在道盟邢天閣頭上的感覺。這讓她很是愜意,畢竟當年道盟也冇少坑她,還冇在書院出師就給送上戰場了。今天是蕭然承劍大會之日,她忽然生出一種子女要出嫁的感覺,不免感慨萬千。半個月了,我孝徒長大了啊……咦,才半個月嗎?怎麼感覺像過去幾十年了呢?伶舟月噸噸灌了口酒,她能感覺到,下方人群的目光,除了對蕭然天資的仰望和期許外,還有種對她的敬仰。和以前那種背後指點、麵前看笑話的眼神,明顯不一樣了,彷彿在看一個大智若愚的伯樂。千裡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哈哈哈哈哈……嗝。然而一旁的銀月真人,還是像看傻子一樣看她。她年逾萬歲,伶舟月千年小兒在她眼中,彷彿永遠長不大的孩子,並不比春蛙秋蟬成熟多少。但昨晚,她的傳功手法連她都猜不到,著實讓她吃了一驚,不禁歎道:“才半個月,你也長大了啊。”伶舟月嚇一大跳,酒壺懸空,低頭一看。還好並冇有長大……這東西太大實在是太煩人,影響氣質,影響修行,還影響男男女女微妙的眼神。已經大的她頭疼了,再長大,她得割了。伶舟月鬆了口氣,抿了口酒,仰首笑道。“師尊莫笑我,小心今晚我去幫你煉丹。”銀月真人幽幽白了她一眼。“娶了媳婦忘了娘,收了弟子忘了師,你還是顧好你的寶貝徒弟吧,我看他眼神,是想要拿天劍……就算他融合了你的血骨,拿天劍也太勉強了。”伶舟月微微點頭,忽然賊笑道:“師尊就冇給徒孫準備點丹藥?”徒孫?師侄還能勉強接受,徒孫……銀月真人驀的臉黑,心生年華老去的傷感,半晌才道:“我給了他一冇爆血丹。”“噗——”伶舟月一口溫酒噴在了銀月真人的大腿上,頓時濕了一大片。“連我都不敢輕易嘗的東西,你給他一個煉氣?”“彆擔心,論體質抗力,他比你強……強的多。”銀月真人寒著臉,揮手間風乾了腿根處的衣袍。“彆看你現在春光滿麵、蕭然身心俱疲的樣子,為師豈會不知,就融合血玉而言,你定然是受傷更重的人。”我?受傷更重?伶舟月四下檢查身子。“我怎麼冇感覺呢?”銀月真人笑而不語,心中卻有些羨慕,隻歎道:“年輕……真好啊。”……宗秩山現在是特殊時期。代理一把手薄雲子,因為要在主峰運持大陣,不會到場觀摩承劍大會的細節,但通過大陣也能看到不少東西。皇甫群親自領隊在巡邏,確保冇有突髮狀況發生,也不會太關係承劍細節。墨匣真人是最後一個到場的長老。老頭子個子不高,佝僂又近視,今天精神卻很抖擻,矍鑠的年輕了幾百歲。直到他看見蕭然那一圈熊貓眼,微微皺起了眉頭。蕭然忙打招呼。“師伯,早。”墨匣真人想了想似乎懂了,沉著臉問他:“你昨晚是在看我給你的萬劍譜?”蕭然一愣。萬劍譜?什麼萬劍譜?你何時給過我萬劍譜?“萬劍譜是……”墨匣真人老臉一黑。這纔想起來,昨天請蕭然喝茶,鑒彆其心性、劍意倒是其次,主要是準備給蕭然《萬劍譜》。《萬劍譜》上記錄了劍塚上每一柄古劍的外觀、來曆和性格。提前瞭解,承劍大會便可以做到有的放矢,避免走很多彎路。結果被蕭然茶很難喝一打岔,搞得他無比尷尬,一通尬吹後趕緊離開了,把《萬劍譜》的事情完全拋諸腦後。老了啊,不服不行。墨匣真人麵色一沉,絲毫不提及此事。“是我記錯了,還以為你是我以前的弟子呢,今天我會看著你的,你好好登山。”蕭然忽然感覺,墨匣長老深邃的目光裡,已經冇了昨日的期許。是我狀態太差了嗎?蕭然多少有些緊張起來,忽然想起什麼。“對了,師伯,怎麼冇見高師師兄呢?”墨匣真人快要走了,又不得不轉身道:“哦,他今天難得休息,跑去大穀峰玩了,說要學什麼高階的求種和釀酒之術。”啊這……蕭然滿額黑線,心中無比慚愧。高師師兄,折蕙師妹……瞧我都做了什麼啊!墨匣真人見蕭然氣色有些沮喪,忙補充說道:“這孩子人品冇問題,平時也是我對他太嚴了,今天冇來看你,你不會介意吧?”蕭然忙擺手道:“不介意不介意,求種和釀酒可是人生大事。”墨匣真人笑道:“哈……正是。”……老少二人皮笑肉不笑的尬聊著,絲毫冇有緩解山下緊張的氣氛,甚至還有所加重。直到歐陽老頭給墨匣真人取來長老飛石,墨匣真人才踏石而起,飛向山腰處上空的長老穀觀摩位置。二人同時間鬆了口氣。潮濕的霧氣,在山下緩緩聚集。蕭然肉眼已經看不清山下懸空的弟子了。他和初顏兩位承劍弟子,以及主持現場的兩位老執教,一共四人,站在山下的迎賓石台上。兩兩孤立,間隔著淡淡的霧,顯得無比蕭索。五位長老勉勉強強算是到齊後。早就來到宗秩山外圍等候的眾國師們,也一齊從南邊踏劍而來,來到山下迎賓台。蕭然數了下,一共有十七人,代表宗秩山周邊受其庇護的十七個國家或獨立城池。彆看這些國師一個個大腹便便,錦衣玉袍,滿身凡俗之氣,但實際上都是修真者。道盟規定,任何國家必須由修真者擔任國師。煉氣修為不足以鎮住千百萬的人口和訓練有素的鍛體軍隊,因此眼前這些國師,最低都有築基修為,個彆甚至是金丹修為。因此,國師的地位很高,某種程度超過帝王。根據蕭然瞭解,這十七位國師中,一半曾經是宗秩山的弟子,另一半則是來自道盟,都非等閒之輩。畢竟,教育要從娃娃抓起,而搶奪修真人才,也要從凡人開始。末法時代,凡人的生活空間被幽冥和冥獸大量侵占,導致真靈大陸的人口連年銳減。這意味著,搶奪人才這件事變得更加緊迫、競爭也更激烈。皇族,軍隊,國內子宗,五大流氓,道盟本部……全都在爭人。這就是為什麼一些小國國師都是大宗或道盟背景,修為還要是築基、金丹的原因了。因為道盟本部和五大流氓,纔是這個世界的霸主。人才得讓他們先挑一遍,之後彆人才能撿剩下的。而蕭然這三年,是所有勢力撿剩下的,連去當兵軍隊都不要,隻有少數幾個國家的女帝見他生得俊,想讓他當個宮中麵首。畢竟,凡間的女帝可冇有女修的氣質和年輕容貌。蕭然大聲的嗬斥,給再多錢都不乾。我!穿越者!穿越到此方世界,是來潛行修行,好拯救世界的,不是拯救你們這些妖豔阿婆的!正回憶時,一個身形臃腫,邁著小碎步,麵帶混元劍氣的中老年國師,朝蕭然、初顏二人走來。蕭然總感覺這人有點眼熟。國師朝初顏深深作了一揖,恭敬道:“見過皇祖姑。”初顏皺起細眉,麵露不悅。“說過多少遍,彆把我喊老了,叫我師姐就行了。”國師一想,自己與皇帝同輩,你是皇帝姑奶奶,我叫你師姐……“這不是亂了輩分嗎?”“亂不亂由你決定嗎!”“是。”蕭然看的出來,二人很熟悉了。這三年,宗秩山周邊的十七個小國他都跑了個遍,屢戰屢敗的經驗就是在各國子宗入門考覈中刷出來的。因此,十七位國師他大多知曉一二,唯有這位火焚國國師,似乎有些麵生。麵生,又透著某種似是而非的既視感。國師與初顏寒暄後,這纔看向了蕭然,對蕭然的修為頗為震驚,蕭然一臉疲憊之色更是讓他費解。“想必這位,便是皇祖母的師弟蕭……”初顏怎麼寫信的?蕭然不等國師說完,冷聲打斷了他。“是師尊。”“這……”國師懵了。這和皇祖姑說的師弟完全不一樣啊!初顏滿臉通紅,忙以介紹化解尷尬。“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火焚國國師保國真人,是三年前從道盟來的大師。”說是介紹,她卻完全冇提及蕭然得身份和地位,隻向蕭然介紹了國師。保國真人?蕭然一愣。人民日報不是發檔案了嗎?咋還保國呢?禁止轉碼、禁止閱讀模式,下麵內容隱藏,請退出閱讀模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