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59章 學院派劍道巔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59章 學院派劍道巔峰字體大小: A+
     

    在紅斑虎肉、黑角母羊肉吃完後,執劍峰已經好幾天冇有嚐到大型靈獸的美味了。平時也就打點野烏雞,野兔,釣點鯽魚和鮑魚……味道雖好,但僧多肉少不夠吃。儘孝很重要,但蕭然也是男人,總不能一直吃素,偶爾也要開葷的纔有力氣儘孝。這頭道盟獵隼足有五百多斤,夠執劍峰吃好幾天!為了齊齊整整一鍋燉熟,蕭然特地去了趟鑄劍峰。托高師幫他打造了一口一丈寬的巨鍋,他一路揹回來,有種末法時代都要歸咎於自己的感覺,心裡特彆內疚。一直回到執劍峰放下鍋,才倍感輕鬆。可見,人不能隨便背鍋。夜幕垂落。劍坪上篝火搖曳,伴著星輝,發出醉人柔光。晚風徐徐吹來,掀起陣陣鬆聲,伴著潺潺溪澗與窸窣蟲鳴,奏響一曲田園暮歌。一口丈餘寬的大鐵鍋,架在三尺高的竹台上。伶舟月這一次親自負責燉煮。高壓空間燉煮法,是一種極其高階的廚藝,通過強力封印將空間、氣壓和靈壓壓縮至極限,可以理解成……高壓鍋。蕭然的滿級廚藝提供完美的燉煮原理,但限於修為低下,隻能由師尊用法力親自燉煮。伶舟月倒是興致盎然。她一邊盯著火候,一邊控製空間法印的力度。青色的酒竹筒夾在襟口,時不時低頭抿一口。那美如畫卷、英氣逼人的清顏,被搖曳不定的火光映的微紅,耳鬢青絲被山風撩起,意外顯出絲絲柔媚。唯有那低頭喝酒的動作,宛如烏鴉投石,暴露了她的憨憨本質。初顏負責看火,通過施展縫衣針劍法,極其精確的控製住火力、火形和火靈。湯熬一半,濃鬱的隼香瀰漫開來,一轉眼籠罩整個執劍峰,迅速向群山擴散。伶舟月點了點頭。“是道盟的味道。”……宗秩山向東三千裡,火焚國邊緣的蠻荒地裡,有一座曾經聳入雲霄的高山,被人一劍攔腰截斷,在橫斷麵建立了一座小型仙城——東浮城。作為道盟駐地,東浮城不過方圓十裡之地,樓宇星布,街道縱橫,作為仙城也算是五臟俱全了。道盟靠幾百座類似的仙城,控製了整個真靈大陸。不過,東浮城靠近五大流氓之一的宗秩山,對周邊地域控製力較弱。城中央。一座五角塔樓高聳入雲,宛如巨劍。正是道盟駐紮的行政衙樓,邢天閣。閣頂,飄著一個五劍對抵、徐徐旋轉的藍光陣法。這是可以直達道盟本部的傳送陣,造價極其高昂,若無急事不會輕易啟動。頂層是天裁院,次頂層是會客廳。三頂層纔是東浮執首居住和辦公的地點。書房,長案前。一位身穿靛藍雲袍,身材高大魁梧,五官俊偉如雕刻的中年男子,恭身坐在長案前,品嚐著黑蛇羹。他的鬍子短硬如刺,腰配八尺長劍,寬半尺,氣勢雄渾有力,渾身上下無處不散發著濃鬱的荷爾蒙。可惜掛著一雙熊貓眼,眼皮耷拉,眼袋沉重,給人一種縱浴過度,再起不能的感覺。長案前放著兩個盤子,一盤蛇羹,一盤烤焦的蛇肉,切成細長的一塊一塊。胸前放著一個高腳黑砂壺,裡麵泡滿了鮮紅的靈杞,快要杞滿自溢的樣子。他抿了口枸杞,接著吃蛇肉,眸子裡帶著某種愁緒與仇恨交織的複雜情緒。吃飽喝足,他才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向了房門。“進來吧。”“是。”黑石推門而入。坐在長案前的,正是新任東浮執事,曾經在道盟聲名顯赫,卻又突然沉寂八百年的,李無邪。李無邪一眼看出黑石心裡有愧事。“說,犯了什麼錯?”黑石如實交代。“屬下剛去了趟宗秩山,見了入門半個月便參加承劍大會,執劍峰伶舟月的親傳弟子,蕭然。”“伶舟月……”聽到這個名字,李無邪仰首追憶,一雙濃墨的粗眉微微皺起。“這個麻煩女人原來在宗秩山嗎?”黑石汗顏,您這訊息有多閉塞啊!“伶舟長老來宗秩山已經有五百多年了。”“是嗎?”“就在十日前,伶舟長老還在東浮城毀掉了一座地下賭坊,颳走所有靈石,因為那座賭坊確實違規,我們也不好追究她的責任。”李無邪雙手捧著黑砂壺,耷拉著眉眼愈發的沉滯。“三日後承劍大會……我剛來就要參加這種麻煩事嗎?東浮城是不是太安靜了?難道是東浮本地的緘默習俗?”黑石搖了搖頭。“不,是宗秩山有意封鎖了訊息,數日前纔給邢天閣發來密信通知此事,隻是執首大人一直冇看信,屬下才自作主張,前去打探了一番。”李無邪半抬起耷拉的眼皮。“帶了我送你的酒?”黑石驀的緊張起來。“那壇酒……屬下轉贈給了蕭然。”蕭然?不是送給伶舟月嗎?李無邪也懶得多問。“酒送給你了,就是你的,你可以轉贈給任何人,為何如此慌張?”黑石咬牙,硬著頭皮道:“除了酒,道盟的獵隼……也被贈出去了。”李無邪一愣。“什麼?”黑石隨後將在執劍峰的一番經曆說了出來。從頭聽到尾,李無邪始終耷拉著眼皮,並無任何驚色,末了,隻歎息道:“看你油滑的樣子,本以為是個鬼頭,想不到竟是個道盟忠將,有你在東浮城幫我,也是李某的幸事。”黑石忙彎腰作揖,一番客套後,忽然問道:“您就一點也不關心蕭然的事?”李無邪捧壺起身,佇立窗前,身形如一柄寬劍,耷拉的黑眼圈,遙望著窗外陌生的東浮城。“給死去的鷹隼準備劍葬吧。”自始始終,冇有提及蕭然一次。……執劍峰,劍坪。湯氣蒸騰,骨香溢位。初顏喝的小嘴流白,強行按捺住丹田升階的衝動,憋得滿臉通紅。末法時代,這種被美味強行撩起的升階,不穩固,不可輕易動搖。“這位李無邪是什麼來頭,連師祖都知道他?”與初顏的動靜相反,伶舟月看似不動聲色,吃喝速度卻極快,閉口鯨吞海飲,低首大快朵頤,一人頂三人,同時還能有餘嘴談及李無邪的事。“是一位書院前輩,很早就達到合體境,道盟親傳執劍者之一,後來不知為何走火入魔,修為驟降,被廢執劍者之位,一直在修養,想不到現在已經能下地走路了。”蕭然吃隼喝湯,也就嚐個味,頂多長個膘,五行均賦的靈根紋絲不動。“很強嗎?”伶舟月道:“我的劍道老師曾經這樣說李無邪——他是學院派劍道的巔峰,連老師都要請教他,我如果不動潮汐劍法,基礎劍法定不如他,聽說他做事情一板一眼,很難通融。”這麻煩了!蕭然心想,這破鷹隼,好的念頭不執行,偏要往熱鍋裡鑽,難道是平時鞠躬儘瘁,打工太累,藉機輕生?想到這裡,蕭然忽然覺得很慚愧。他堂堂執劍者,竟殘食儘職儘責的道盟獵隼!正慚愧時,一口咬到了肩胛裡脊。“好香。”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