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57章 砸鍋裡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57章 砸鍋裡了字體大小: A+
     

    這一日。弟子房。蕭然在廚房裡煲湯——烏雞靈蔘湯,對女人大補。初顏在鍋洞前禦柴燒火,把火候控製到滴水不漏。這很難。畢竟**,不好控製。劍坪崖。伶舟月斜躺在鬆枝上喝酒。雖然稍微胖了點,但躺在鬆枝上依舊輕飄飄的,徐徐山風吹的青袍蕩蕩,白茫茫一片,氣質慵懶,颯然如仙。不知何時,東北天際飛來一艘仙舟,和一頭鷹隼。迎著午日秋光,仙舟和鷹隼由遠及近,很快顯現出兩個極具威嚴的輪廓。兩個人影各立在仙舟、鷹隼上,似是一男一女,皆負手而立,頗為冷峻。再近一些,可以看到,二人穿著道盟的祥雲劍袍,胸口刻著劍雲形盟徽,庭徽內刻著高階防禦禁製,散發著不可逼視或違逆的威壓。至執劍峰,未及領空,二人一躍下來。來到劍坪,一齊向斜臥在鬆枝上的伶舟月,恭敬作揖。“東浮執事黑石,刑捕踏鴻子,見過伶舟前輩。”男人叫黑石。是一個個子不高,五官扁平如土豆,皮膚黝黑、又光滑油膩的中年男人,兼具低調樸實和油頭粉麵的風格。東浮城的黑石執事,也算是宗秩山的老熟人了。談不上敵友,做事還算靠譜,就是喜歡在奉命行事的同時順便撈點油水。女的叫踏鴻子。高而瘦,模樣倒也不醜,可惜右眼有些鬥雞眼,給人一種冷漠、危險的感覺。二人修為都是金丹,但明顯感覺到,女子的實力更強。畢竟,黑石是道盟執事,是文官,乘坐仙舟。踏鴻子是道盟刑捕,是武將,乘坐的是鷹隼。此刻。仙舟懸停在執劍峰領空以外。鷹隼在執劍峰上空盤旋幾圈後,一個俯衝下來,飄然落在孤鬆頂上。仔細看,其體長過丈,雕首鷹喙,一對漆黑翅膀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黃斑紋,一雙淩厲的黑瞳佈滿一圈金環,淩厲而警覺,不斷變焦,掃視著執劍峰的一切。伶舟月也不在意,瞄了眼鷹隼,有些懷念當年在書院的生活了,遂盤膝坐起身來,噸噸狂飲著。“我家屋子冇客廳,你們隨便找個地房坐吧。”黑石微微一怔,心想伶舟長老居然一反常態,冇有叫他滾……她什麼時候這麼懂得待客之道了?“晚輩站著就好。”黑石四下看了看,很驚訝,又饒有興致,半年前他來執劍峰的時候,這裡還是個光禿禿的荒山。“差點以為走錯了,半年未見,執劍峰竟變成這等田園大觀,前輩更是豐神俊逸,氣色好多了。”伶舟月盤坐鬆枝,提溜著酒壺,撇撇嘴道:“如果隻是來說廢話的,你們可以走了。”黑石不再拐彎抹角,再次朝伶舟月作揖道:“李執首想請前輩的親傳弟子蕭然於東浮城一敘。”簡簡單單的話,蘊含了很大的資訊量,有些無禮,但對方是伶舟月,無禮沒關係,可以用禮物來補。話剛說完,黑石便取出了一罈好酒。“這是李執首的一點心意。”伶舟月本能的彎腰瞄了眼。酒罈上貼著紅紙,大寫一個“飛”字,刻印著陳釀紀年紋,顯示此酒年份超過一千,比她年紀還大。這是好酒!但與手中溫酒相比,這壇酒忽然不香了。揚手一擺。“你回去吧,本座已經過了喝這種劣質酒的年紀了。”話雖如此,伶舟月心中多少還有點可惜。她豈能不知,李無邪在承劍大會之前想見蕭然,是試圖提前瞭解這個神秘的親傳弟子。如果確定蕭然是強者,可以嘗試以厚利拉攏蕭然,使其暗中為道盟服務,同時也在承劍大會上給蕭然放水。這些年,道盟靠這一招,還真拉攏過不少天驕。就連伶舟月自己,剛開始也是在某小宗門出道,剛被立為親傳弟子後,很快被道盟挖角到書院修行。末法時代,什麼最重要?靈石?靈獸?靈植?——都不是!人才最重要!黑石以為耳朵背氣,聽錯了什麼,麵麵相覷的看了眼踏鴻子,這才確定冇聽錯。伶舟月拒絕了美酒!這還是曾經那個見酒走不動路的伶舟月嗎?她手裡的酒品階明明很低啊!要知道,這位出身道盟的執劍長老為了換酒喝,可冇少出賣宗秩山,雖然都隻是些無傷大雅的事,但她對宗門不上心是鐵打的事實。這可翻了天。伶舟月先是冇叫他滾,現在又拒絕了美酒,執劍峰變成田園,她人也變得紅潤豐韻許多……難道都和那位親傳弟子有關?黑石忽然對蕭然產生了莫大的興趣。看了眼踏鴻子,冇找出蕭然的位置。“不知能否引薦一下蕭師兄?”黑石恭敬道。正在這時——刷!手裡的酒罈橫飛出去,伴隨著刹那間的氣流震盪。下一刻,酒罈出現在劍坪上的某男人手中。黑石、踏鴻子一齊扭頭看去。來人是個身穿青衣,腳踏竹鞋的青年男子。五官俊朗,身形飄逸,明明隻有煉氣修為,卻有種難以言喻的飄然氣質。正是蕭然!蕭然隔空取物玩的很溜,仔細看了眼美酒。這酒品質雖然不及他的清酒和溫酒,但品階高多了,是拿元嬰級的靈穀釀製而成。品牌更硬,飛天仙釀,修真界的飛天茅台!“這酒不錯,師尊彆浪費了啊。”咦,這小子還挺上道!黑石雖然大概確定了年輕人的身份,但還是明知故問。“這位是……”蕭然笑笑,自報家門。“蕭然。”“自古英雄出少年,不簡單,年紀輕輕便是執劍峰親傳弟子,想必蕭師兄定有過人之處。”黑石這樣說著,不顧鬆枝上的伶舟月,強邀道:“李執首在東浮城設宴款待,蕭師兄可否賞臉?”“可以。”美酒在手,蕭然回答的很乾脆,心想,這玩意要是拿去賣,少說都值幾百塊靈石。不等黑石鬆口氣,他話鋒一轉道:“但是承劍大會之前,我走不開,何不由晚輩來設宴,請李執首來執劍峰一聚呢?”“……”黑石沉著臉。人不去就算了,話還說的這麼滑,一看酒,已經下腰了。這傢夥真的隻有煉氣修為,隻有二十幾歲年紀麼?黑石深深的懷疑。孤鬆枝頭,伶舟月忽然大笑起來。“哈哈,不要小看我徒弟的廚藝啊,李執首要是嚐了他的手藝,保證這輩子都想留在執劍峰。”“……”黑石臉都黑了。好在他本來就臉黑,彆人也看不見,都以為他態度好,不容易置氣,這些年在官場平步青雲。黑石忽然扭頭看了眼身旁女子,似在暗示什麼。女子右眼微動,看向了屹立在孤鬆頂端的鷹隼。鷹隼雙眸一滯,瞬間被控製肉身。一道極其敏銳的金丹境靈獸神識,掃蕩著蕭然。蕭然微微皺眉。乍一看,這是一種非常高階、隱蔽的探測神識。但實際上——這是幻術!這是一頭在探查術和幻術方麵訓練有素的獵隼。蕭然一眼看出來,這女子是想靠鷹隼的眼與他的眼對線,從而控製他的言行,答應前往東浮城見李無邪。連分神境的師尊因忙著喝酒都冇察覺到這一點。這招妙啊!蕭然心歎。然而下一息——屹立鬆頂的鷹隼雙瞳驟縮,一聲嘶鳴,雙翅一展,騰空而起。竟朝弟子房方向飛去,一個俯衝收翅,從廚房的窗戶紮進去。一頭砸在鍋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