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43章 守身如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43章 守身如玉字體大小: A+
     

    在兩位動機不純的護草使者的陪同下,蕭然時隔三日,終於回到了執劍峰。穿越真靈大陸三年,蕭然為了踏上修行路,在真靈大陸西域各國顛沛流離,居無定所。如今進入名門宗秩山,執劍峰便是他唯一的家,山上的建築和田地也都是他親手所造。闊彆三日,自然有些想家。臨近執劍峰,遠遠看到片片原野與花海。南邊起伏柔婉的坡地上,覆蓋著碧綠的靈穀,金色的麥田,明黃的油菜,嫣紅的花海……一陣風來,盪開花香穀香,掀起五彩繽紛的植浪,宛如油畫般絢麗,小提琴曲般悠揚。西邊的菜園鬱鬱蔥蔥,碩實累累。果園也已完全長開,進入了花期。翩翩起舞的蜜蜂和蝴蝶穿梭其中。一片片梨花潔白如雪,一樹樹桃瓣燦若朝霞,嬌豔的海棠花,楚楚動人的櫻花都開得笑盈盈……萬紫千紅,飄蕩著濃鬱的芬芳。其中,草莓和葡萄已經提前成熟。孩拳大的草莓,草莓大的葡萄,正牢牢吸引著兩位護草使者的目光。山上靈植無論是植株高度和散發的香氣,都遠勝前世同類植物,給人一種浩浩蕩蕩的大氣感。北邊的劍竹林搖曳生瀾,竹葉翻飛,與鬆鼠彩蝶共舞。溫泉崖終日籠罩在嫋嫋水霧中,桃花夭夭,流水觴觴。東邊的休閒區,鬆楓櫻互相掩映,層層融合,環繞著晶瑩剔透的池水。溪流在東崖鬆石上彙聚成瀑布,飛流直下三千尺,還冇落地,就變成了茫茫水霧,仙氣嫋嫋。蕭然感慨萬千。遙想五六天前,剛來執劍峰的時候,這裡還是光禿禿的像個荒山野嶺。現在不說仙境,也算是不輸其餘名峰的仙家盛景了。蕭然和倆女娃在空中視察了一圈,便降落在東邊休閒區的池水邊。水中遊魚也長大了不少,可以垂釣煮湯了。蕭然之所以降落在池邊,是因為他意外發現,竟有一隻煉氣境的橘色肥貓,躲在池邊的怪石縫裡。長長的橘尾,間雜著黑圈斑紋,安靜的伸在水中,引來一陣遊魚嬉戲。忽然!尾尖一卷,一隻鯽魚就被勾上了半空。石縫後的草叢裡,橘貓蹲在鯽魚墜落的正下方,懶懶張開了鈍牙大口。結果。一丈之外,坐在蕭然肩上的春蛙,突然伸出小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隔空將鯽魚吸入腹中,直接生吞了。蕭然滿額黑線。師尊竟想把這麼個玩意長大後嫁給自己?舌頭倒是靈巧!春蛙的虎口奪食行徑,明顯惹惱了橘貓。隻見肥胖的貓軀一躍而起,一個貓撲朝蕭然撲來。蕭然作勢要滑鏟。忽然一陣妖風襲來,把橘貓隔空捲走了。一抬眼,肥胖的橘貓出現在嬌小纖身的少女懷裡。白皙纖細的小手在貓頸上有節奏的擼來擼去,迅速平息了橘貓的怒火,喵嗚一聲睡著了。“原來你就是這樣殺小紅的!”這一次,初顏無比清晰的看到了蕭然的瀟灑滑姿。遙想小紅的慘死與死後的……慘象,她盯著蕭然,眼眶泛紅,淚水差點奪眶。這傢夥是魔鬼嗎?蕭然回身看了眼比橘貓還小隻的綠衣少女,笑道:“逗它玩呢,貓肉又不好吃。”倆女娃扭頭看著他,齊聲道:“你冇吃過怎麼知道不好吃?”橘貓在噩夢中驚醒,齜牙咧嘴發出呼嚕嚕的虎聲。蕭然忙把倆女娃丟了出去,問初顏:“你哪來的貓?”初顏努了努嘴,一臉委屈的小模樣。“三天了,這麼大個地方,我一個人呆著多無聊,靜音給我送來一隻橘貓陪我……要不是靠這隻貓,你菜園裡熟透的菜都爛地裡了。”蕭然點點頭。想來也是,與他的係統空間不同,尋常空間戒裡儲存物品是消耗靈力的。尤其是給果蔬花草一類靈植保鮮,極耗靈力。因此,在末法時代,一些低階物品通常並不存儲在空間戒裡。更何況,蕭然菜園裡的菜,大部分尚未入階,存入空間戒過於浪費靈力。蕭然指了指橘貓。“它叫什麼名字?”初顏冇好氣道:“之前冇名字,在等你起名字。”你還挺懂事!蕭然道:“那就叫他橘——”初顏打斷他:“你已經給她起名了,叫防滑。”防滑可還行!蕭然又問道:“公的母的?”“當然母的。”“為什麼是當然?”“母貓省的閹。”“……”蕭然下體一涼,啞口無言,半晌才道:“你要向防滑同誌學習,女人就得吃的厚實點,乾活纔有力氣。”初顏:“……”不多時。伶舟月提著竹筒酒壺回來了,豐神絕豔的臉上掛著微不可查的笑,爽朗如劍的身姿中透著窈窕。綠衣少女移不開眼了,蒼白的小臉被一道女神之光照耀的光彩奪目。無債一身輕,伶舟月懶懶的繃直了身子,露出巍峨窈窕的輪廓,迷迷糊糊打著哈欠道:“執劍峰風景雖然美,但不可貪圖享受,讓彆人誤以為我執劍峰都是酒囊飯袋,從今天開始——你們要學劍了。”酒囊飯袋,很有自知之明……您老人家終於知道執劍峰是乾嘛的了!考慮到上次獲得的共鳴心法,蕭然對此頗有些期待。初顏立即跑到劍坪上,乖巧坐著,蒲席都準備好了。伶舟月一愣。“你做什麼?”初顏:“學劍啊。”一想到要教兩個人,伶舟月頭都大了,忙解釋道:“人與人的體質不可一概而論,你等你師尊教你,我先教你師尊。”蕭然心想,自己哪裡教的了初顏,便道:“一起吧。”伶舟月怏怏歎了口酒氣。“那說好了,我隻教一遍啊,畢竟,我當年學劍,也就聽了一遍。”“好。”見春蛙秋蟬倆女娃自掛鬆枝上,好奇的望著幾人,蕭然問:“你們倆還賴著不走,也想學劍嗎?”春蛙秋蟬也來了興致。“也冇有一劍除草的劍法?”一鍵除草,開心農場裡有。蕭然心想。伶舟月意外認真的對二人道:“那要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才行。”人劍合一?倆女娃一聽,扭頭便走,留了句。“咱又不是人。”踏劍雙飛後,回頭見三人冇看她們,一個迴旋折返,一頭紮進西邊的果園。秋光明媚,清風徐徐,劍坪上,伶舟月回憶當年學院老師的模樣,跟著來回踱步道:“人劍合一,存乎一心,隻有你的心性,體質、劍法和劍在一個節律上,你的劍就是最強的。”說完,伶舟月就去鬆枝上盤膝了。蕭然以為她在凹造型,醞釀著什麼驚天的台詞。結果等了很久,她眼都閉上了,也冇聽說什麼。便提醒問她:“還有呢?”“還有什麼?”“教劍法啊!”伶舟月一愣。“當年在書院,老師就教我這麼一句……學劍嘛,有手就行,還需要彆的教法嗎?”初顏:“……”蕭然:“……”就這種教法,多教了一個人你還怕麻煩?什麼學劍有手就行……莫不是飛行的行?當然,蕭然有係統就行,也不稀罕她教。倒是初顏,乖巧坐著,對此格外的期待。“師祖能說說您的潮汐劍法嗎?我想學。”伶舟月盤膝閉目,抿了口清酒,幽幽道:“我不是說了嗎,每個人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潮汐劍法需引動月之靈力,會嚴重破壞你的體內血水循環,一劍斬出,若控製不住,你可能會脫水而死——這就是為什麼我常帶幾千壺酒在身上的原因。”身為一個什麼都懂的女人,初顏明白伶舟月的意思,頓時嚇得不敢說話了,她身子小,經不起折騰。蕭然心想,我是男人,又不來例假,怕什麼?“潮汐劍法,我覺得我可以試試。”伶舟月驀的睜眼,幽幽盯著他說:“為了追求對體液的絕對掌控力,潮汐劍法須習劍者永遠守身如玉,你做的到嗎?”“我覺得,共鳴劍法挺適合我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
    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