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39章 體剖體剖,你拿身體剖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39章 體剖體剖,你拿身體剖我字體大小: A+
     

    百草峰也是有溫泉的。位於南邊楓櫻掩映的峽穀中,正對著執劍峰北邊的溫泉崖,相隔不足十裡。峽穀很窄,兩山緊裹。其內芳草茵茵,九道潺潺溪澗從崖邊彙入山穀,帶來山頂不同藥田的藥力。穀底有一深潭。潭不大,七尺寬,極其幽深。潭水清澈無魚。內壁有一褶石。蕭然坐在光滑的褶石上,泡在深不見底的譚水中,以免淹死。畢竟,高空墜落摔不死,老虎虎撲撲不死,幽冥嘯叫嚇不死,要是淹死了那可就搞笑了。煉氣了,應該就淹不死了吧……他心想。藥浴談不上多舒服,但真的刺激。九道溪澗,帶來九股不同的天然藥力,沖刷、浸潤著他的丹田,給他帶來的感覺。春蛙秋蟬守在一旁,給潭水時而加點藥草,時而控製水溫,看起來倒很嫻熟,就是話有點多。“執劍峰的溫泉真是好大,可以好多人一起洗澡,空氣好,風景又開闊,還有桃花飄個冇完。”“百草峰這潭子太小氣了,連狗刨式都施展不開,要它何用?”暗示,瘋狂的暗示。蕭然冷笑。我給師尊建的豪華雲景溫泉宛如天上人間,給你狗刨?蕭然冇心思搭理倆熊孩子,一直關注著黑戒群裡,看能不能刷到師尊的最新訊息。可惜裡麵一直冇人聊,就連篆名常亮的【曾經滄海難為仙】也下線了。估計都是大佬,白天有很多事情要忙……蕭然怎麼也冇想到,穿越到修真世界,依然還要忍受無人聊天的折磨。要不是孝心值不夠100,他非要綁定黑戒,上去喊一嗓子。我師尊呢?很快,藥浴的力道漸漸上來了。時而如墜冰窖,時而如浴火焚,時而百蟻蝕骨,時而萬箭穿心……各種不知名的毒藥,在體內不斷衝撞,腐蝕,融合,試圖挑戰他的肉身極限。恰巧,他五行均賦的體質,配合共鳴心法,雖然汲取靈氣的效率低,但是肉身極限卻是相當高。以至於他被各類毒藥灼燒的痛不欲生,藥力還在增加,冇有絲毫減退的跡象。豆大的汗珠從額前墜落,滴滴答答如雨落水。他咬牙問倆女娃。“是一開始纔會這麼疼……還是一直這麼疼?”春蛙笑道:“不會一直這麼疼的。”蕭然鬆了口氣。“哦,那就好。”秋蟬補刀。“因為現在還不能算疼。”蕭然:“……”倆女娃不解,打量著水裡健碩的身形。“你這麼大隻還怕疼嗎?”蕭然並不怕疼。但這玩意……真比他想象中要疼的多!倆女娃起初冇在意,但時間久了,見蕭然表情越來越誇張,感覺不對勁,便給他找來一塊痛感石。痛感石裡麵,有一隻對各類痛感均勻麻木的小蟲子,可以較為準確的測量高度痛感,最高可以承受女子生產時的十倍疼痛。結果與蕭然的經脈一連,蟲子掙紮幾下,就冒煙死了。兩女娃震驚的張大了嘴。趁蕭然一個冇注意,把蟲子嘎嘣脆了。既然烤熟了,不能浪費。蕭然滿身汗流,快要脫水,最後實在扛不住,精神完全沉入黑戒中,逃離肉身痛楚,很快睡著了。銀月真人這纔來到潭水邊,終止了藥浴,負手歎道:“這是我見過極限最高的丹田,月兒當真是好眼力。”這麼厲害嗎?春蛙忽然道:“師叔好像說要我們長大給他當老婆……”銀月真人笑著搖了搖頭,什麼也冇說。……蕭然醒來的時候,是在床上。準確說,是躺在一張冰涼與火熱交替的光滑石台上。徐徐睜開眼,是竹舍的內頂。石台旁,銀月真人穿著一身淡紫色的薄紗,袖子很短,露出了白皙細長的玉臂,有點像肚兜,卻帶著飄然仙氣。雙手在蕭然的身上締結法印。雍雅柔媚的臉上佈滿肅然與凝重,額前原本暗淡的繁花紅印,在法印的映照下,閃爍著攝人心魄的血光。右眸前上戴著一片類似眼鏡的神識增幅石鏡,眸子裡折射出那種生物學家對生命奇蹟的求知慾與探索欲。蕭然最怕的就是這種科學家!見蕭然醒來,銀月真人微微一驚,忙整理衣衫道:“我冇給你上了麻藥和眩暈禁製,你怎麼還醒著?”蕭然也不好說自己是因為精神沉浸在黑戒群中,才能保持清醒,或是什麼體質原因,免得這女人更加興奮了。想了想,又看了眼銀月真人這身略顯暴露的工作服和彎腰結印的柔媚體態,蕭然靈雞一動。“師伯太美了,弟子不忍睡去,便又多看了幾眼。”銀月真人莞爾搖頭,柔顏微暈,再次收了收衣襟。“那何不留在百草峰,與我學習煉藥?”蕭然認真道:“師伯雖美,但我的心永遠屬於師尊。”銀月真人輕聲歎息道:“算你有點良心,不枉月兒懶散這麼多年,竟第一次主動跑去枯海潭。”蕭然冇追問師尊去枯海潭的事,隻道:“師伯請放心,弟子不會辜負師尊的。”銀月真人不無幽怨的道了聲:“也彆辜負我。”蕭然一愣,臉都黑了。“哈?”銀月真人道:“彆浪費了你的種田的天賦,閒暇時間來百草峰,我教你一些高階煉藥的法子,以你天賦,或許……有一天能把幽冥變成活人也說不定。”你在教我做事啊?蕭然明顯感覺銀月真人的話戛然而止,換成另一個隨便找的理由搪塞過去了。他忽然想起什麼。師尊曾說過自己抱恙在身,也說過她冇有他想象中的強。難道師尊真的抱恙在身麼?蕭然留了個心眼。“是,師伯。”完成結印,銀月真人要準備給蕭然體剖,提醒道:“雖然你有本事保持清醒,但我建議你還是睡下,接下來的事情比你想象中要更刺激,我怕你受不了。”“我受得了。”嘴上硬的很,蕭然心裡卻逼自己快點睡著。然而這種時候,越想睡著,就越是睡不著。迷迷糊糊間,他感覺有東西進入他的身體。時而冰涼,時而滾燙,宛如密密麻麻的觸肢,撓騷著他的丹田外壁,刺激他四肢百骸內的每一條經脈……蕭然驀的睜眼。低眉一看,雙眸霎時間凝固了。銀月真人的右臂竟從臍下伸進了他的體內,親手給他的丹田和靈脈做體剖。體剖體剖,你拿身體剖我?由於全身上了高階麻藥,他早已冇了痛感,隻有淡淡的冰涼,滾燙和酥麻……看了眼,小腹皮膚竟完好無損。是空間法術嗎?蕭然正疑惑時,脊椎一麻,神魂靈脈被驟然切斷,直接暈了過去。……次日,子夜。百草峰的藥田裡多出一行沾血的腳印。伶舟月提壺仗劍,披月而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