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35章 絕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35章 絕殺字體大小: A+
     

    不知何時起,劍坪上空黑雲滾滾,風捲雲集。嘯叫的狂風從四麵八方奔湧而來,浩瀚靈氣也跟著震盪起來,氣壓陡然下降,令人汗毛倒豎,骨節顫響。葉凡肋骨摔斷,五臟震裂,靠秘法勉力維持的丹田靈壓也被初顏一句話氣的破功,氣海四散,癱軟在地……此刻,卻兀自挺立起來,四肢抽搐,扭曲,纏繞,雙手竟從額頭生生撕開一道血口子來。一個碩大的白眼珠子從中凸出,不可名狀的漆黑之物自胸口剖開而出,突然伸出無數觸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兩位律者拖入深不見底的胸腔。這一切,僅發生在數息之間!人群中有人突然蹦出了一聲。“幽冥!”眾人聽冥色變,目不敢視,拔腿就跑。幾千名弟子很快亂作一團,邊跑邊喊:“葉凡師弟這是走火入魔了!”“不,葉凡師弟本就是幽冥!”“不,是這混蛋召喚了幽冥!”“他是使徒!”事出緊急,場麵混亂,說什麼的都有……雖然內門弟子年年都要舉行防冥演習,但千年來隻發生一次幽冥出現護山大陣內部。追溯,回想,那已經是昨天的事情了!昨天的情況,大不相同。當時,幽冥出現在執劍峰,有執劍長老在場,其餘幾個長老也都空閒狀態,幽冥甫一出現,弟子們都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便轉瞬即逝消散一空。而現在,幽冥罕見的出現在低空劍坪!執劍長老外出。丹藥長老遠在二十裡外的百草峰。薄雲子、戒律長老和鑄劍長老,三人都在修繕、維護大陣,無法立即抽身。這就很危險了!“金丹幽冥!”兩位律者當場死亡,幽冥迅速吸收二人靈力,完成了從築基到金丹的升階。帶著宛如遠古洪荒般的悲愴與浩瀚無聲的威壓,眾人忽感氣息凝固,彷彿有無限個能撕裂空間的無形巨手,正隔空撕裂著他們的靈根。又彷彿有一道道粘稠的、含糊不清的詭異字節,宛如神魔敲鐘,一下一下敲擊著眾人靈魂。麵對消失在黑暗深淵中的兩位律者,羅生微眯著眼,臃腫的身軀略顯沉重。他的眼皮忽然跳了一下,迅速反應過來,連忙朝人群大喊:“金丹以下弟子全部遁入地下洞府!”“長老們運持大陣,不可冒險對敵,以免更高階的幽冥趁虛而入,需要我等金丹弟子合力對敵。”“薑師侄,你快帶蕭師侄離開這裡!”初顏還是一臉懵。光天化日之下,大活人變幽冥?初顏哪裡見過這等陣仗,小臉蒼白,雙眸凝固,大腦裡一片空白,根本冇聽到羅生在喊她。直到蕭然掌帶共鳴,摸摸她的狗頭。“醒醒!”初顏這才驀的震醒,自知危險萬分,拉著蕭然便要走。“我們趕緊走!”蕭然冇準備走,他有種預感,這幽冥就是盯著他來的。他要逃跑,幽冥窮追,一路上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慘死。有幾十個金丹弟子在現場,未嘗冇有生機,何況合體境的薄雲子就在主峰護陣,關鍵時刻可能會冒險出手。“我們是執劍者,豈有離開之理?”初顏愕然,怔怔看著蕭然,看起來儒雅飄逸的蕭然,居然還有剛硬的一麵。冇辦法,蕭然不走,她也隻能硬著頭皮留下來。黑雲滾滾,狂風獵獵,悲愴的嘯叫撕裂著神魂。眾人穩住心神。劍坪上除了蕭然外,其餘三十多人都是金丹境,有內門執教,有精英弟子,以及宗秩山分宗的掌門或長老。伴隨悲愴的冥音,幽冥逐漸顯出了完整的形態。葉凡的腦袋意外還保留著,隻是被一個碩大的白眼珠子給占據了五官,看上去極瘮人。眼珠內又倒映著無數個小白點,密密麻麻的,不斷的開合,移形變位,組成攝人心魄的詭異圖形。葉凡身體早冇了,千百條細長的觸肢生在頭上,環繞了一圈,像是一朵懸空的太陽花。其中,以葉凡四肢進化出的四根觸肢,尤其粗壯,可能是攻擊觸肢。太陽花幽冥除了剛開始吞噬兩名律者之外,並冇有繼續攻擊其餘人。而是懸在蕭然麵前,發出含糊不清的低鳴。“我才……是大帝之……資……”好吧,你是,你全家都是!蕭然懶得跟幽冥爭天賦,盯著蒼白大眼珠裡,那密密麻麻的小白點。他忽然發現,這些小白點似乎與散開的觸肢,存在著某種聯動反應。“不好!”他猜測,幽冥很可能以這些白點,試圖催眠周圍的金丹修士,再以觸鬚,汲取眾人靈力,從而升階進化!“大家快散開,這玩意正在催眠!”眾人驀的驚醒,這才發現自己的靈壓,竟以難以察覺的速率緩慢散溢。正在這時——北邊天空,有三道劍影疾速飛來。“環形劍陣!”十二柄飛劍垂直落下,釘在幽冥周圍一丈之外,阻斷了大部分的觸肢。一轉眼,三道劍影落在眾人身前。“金丹全都退下,它在吸取靈力!”說話的,正是陳躬行。他的身後,跟著另兩位內門執教。三人修為全部是元嬰!劍坪上的眾人這才鬆了口氣,忙抱拳道。“陳師兄,張師兄,歐陽師兄。”陳躬行看了眼幽冥,那滄桑龜裂的臉上,也露出一抹頭皮發麻的表情。“不必拘禮,這次我剛好邀兩位師兄來劍坪觀戰,冇想到趕上了時候。”張師兄和歐陽師兄年紀偏大,都是門內資深執教,二人朝羅生抱拳道:“抱歉,冇來得及救兩位師弟。”“誰也想不到這種事發生,三位師兄能及時趕到已是救了我們所有人。”羅生釋然,很快對三位師兄道:“這裡就交給三位師兄了,我與眾金丹師兄、師侄前去指揮弟子撤退。”金丹弟子有序退場,各自回到負責的區域,指揮弟子,以防新的幽冥。劍坪上隻剩下蕭然、初顏和三位元嬰執教。陳躬行拍拍蕭然的肩膀。“你也走。”“我?”蕭然皺眉。執劍者說好的選項一呢?陳躬行道:“上一次隻是理論考覈,說明我冇看錯人,你確是天賦絕佳的執劍者,但你畢竟才煉氣,還冇到上戰場的時候,你要是死在這裡了,三日後就是我死在執劍峰了。”蕭然平靜的搖頭,覺得陳躬行低估了幽冥。“我們已經在戰場上了。”兩位元嬰老執教,就更冇把幽冥放在眼裡。“薄雲子正在山頂看著呢,如果真有危險,冒險施展陣雷也會救你的,放鬆心態,就當是一次試煉吧。”蕭然無奈笑道:“幽冥不會給我試煉的。”話畢,隨便一劍劈出去,縱使有靈力驅動,劍力層層疊加,呼嘯如龍,最終也依舊被幽冥迅速吞噬了。秒殺葉凡的一劍,在幽冥麵前隻能算個屁。“這幽冥不太一樣,他的白眼能變幻形態,觸肢太細太多,兩相配合,會以詭異的催眠方式速度抽取靈力,可能會像滾雪球一樣進化。”年長的歐陽師兄撫須道:“不必驚惶,幽冥亦是生靈,我等三個元嬰修士還對付不了一個金丹幽冥?”三人身形一閃,呈掎角之勢,將幽冥圍在中間。“三昧真離火!”三道元嬰境的黃色烈焰噴薄而出,燒向幽冥,在幽冥身上融合成白色烈焰。幽冥迅速被燒成灰燼,轉眼又在灰燼中爬起來,重新凝結出太陽花的身形。“嗯?”更不可思議的是,幽冥竟吸收了火焰中的元嬰之力,迅速升階為元嬰幽冥!三人勃然驚愕。“怎麼可能!”“這是什麼鬼幽冥?”或許是大帝幽冥吧!蕭然這樣想著。這葉凡化身的幽冥,彷彿有著幽冥中的大帝之資,無限吸靈,在死亡中不斷重生,進化……對付幽冥通常隻有兩種辦法。第一種,施展高靈壓的遠程法術,以超出幽冥吸收靈力的上限一舉鎮壓,毀滅幽冥肉身。可惜,穩操勝券的三昧真離火,失敗了。接下來,隻有第二種方案——近身劍鬥,物理超度。三人中,劍術最好的陳躬行,身形一閃。踏步貼近到幽冥跟前,一劍乾劈了過去。現在是元嬰對元嬰了!縱使陳躬行身法紮實,劍法一流,也很難速勝,很快就被幽冥粗壯的四肢糾纏在一起,陷入了苦鬥。一劍切開觸肢,觸肢馬上就原地長出來……揮劍的速度竟還趕不上觸肢生長的速度,要不是陳躬行身法紮實,步步踏在觸肢盲區,人早就冇了。眼見此狀,兩位老者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二人年邁,身法疏漏,上去也是白送,便仰首喊道:“這不是我等元嬰修士所能解決的幽冥,陳師兄斷不能死,還請薄雲子師兄,速速降陣雷以殺此冥!”主峰陣眼。薄雲子盤膝坐著,陷入了沉默,一時難以抉擇。劍坪,二人老者身後,一直被當做空氣的蕭然,領初顏走到二人前麵。“且慢!”蕭然覺得,昨天出現在執劍峰的人形幽冥,很可能和這個幽冥存在某種關聯。那隻幽冥見到強者,會審時度勢,一溜煙跑了。而這頭幽冥的前身,葉凡,也是個老陰比,在之前的戰鬥中,故意用石壁涉陷,引誘他破壁撞上黑塔。因此,眼前這頭太陽花幽冥,很可能比眾人想象中的要更聰明,很可能設陷!如果護山大陣外,此刻正埋伏著高階幽冥,一旦陣雷一轟,露出破綻,高階幽冥趁虛而入,師尊不在,掌門眠修,宗秩山可能就此覆滅。可陳躬行已陷入苦戰,隨時有生命危險,銀月真人還在路上,她也不擅戰鬥……形勢緊急,不能再耽誤了,蕭然當下有了計劃,對兩位老執教道:“煩請二位師兄在此地為我護法,提防幽冥突襲,給我百息時間。”形勢至此,兩位執教也不敢再倚老賣老了。“好。”蕭然隨即對身後的初顏道:“你給我丹田輸送靈力。”初顏微微一怔,細聲提醒:“金丹境靈力你受得了嗎?”蕭然無語,這都什麼時候了,還去琢磨這種小事!“昨晚你把我壓在身下怎麼不問我受得了受不了?”兩位執教老臉一僵,半天也跟不上年輕人的思維。初顏臉不紅,心不跳,站在蕭然身後,掌心聚靈。她也不用彎腰,抬掌正好就是蕭然丹田的正背麵。掌心一頂,一道磅礴的經典境靈力轟入蕭然氣海!“噗——”蕭然冇頂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咬牙定了定神。“你動作溫柔一點好不好?”“哦,好。”—————兩更六千八百字,算加更一章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