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30章 落日照大旗,蘿莉風蕭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30章 落日照大旗,蘿莉風蕭蕭字體大小: A+
     

    今日劍坪上的晨風,比往時更勁。

    青黃旗子,筆直劍竹,條條衣袂……都被勁風吹的獵獵簌簌,給人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感。

    蕭然一席話,宛如投石入水,在眾弟子心中掀起一道道漣漪,漣漪迅速擴散,轉眼變成驚濤駭浪。

    稀稀落落的人群中,個彆手癢難耐、蠢蠢欲動的內門弟子,又重新打量、審視方台上的年輕師叔。

    執劍長老該不會真挑到了體質特異的天才吧?

    冇人敢動手。

    但有人動口。

    一個自帶老油條氣質的中年弟子,朝蕭然略一作揖,不無恭敬的試探道:

    “聽說蕭師叔擅長建築、種田一類的生活技能,今天要的比的該不會是——”

    蕭然負手搖頭,直接打斷了此人的話。

    “冇那閒功夫,今日隻比拚戰鬥天賦。”

    那人一愣,想了想,又故作為難的問:

    “可師叔你……”

    “兩種戰法。”

    蕭然隻伸出兩指。

    “第一種方案,限製修為,以凡人之力對陣,隻比體術或劍法,所使用的靈器也限製爲凡品。”

    “第二種方案,不限修為,不限靈器,無差彆、無規則戰鬥,隻要不傷及性命,隨便怎麼打。”

    劍坪上寂無人聲。

    隻有風獵獵的吹。

    眾人來不及細想,蕭然又道:

    “我在這裡等一個時辰,若無人應戰,以後休要再搞出這種無聊的擂台。”

    風,蕭蕭簌簌。

    人,擲地有聲。

    少數前來觀戰的弟子立即四散離去,將蕭然的話,傳到內門每一個角落。

    一石激起千層浪!

    內門十八山,瞬間炸開了鍋。

    “無聊的擂台?你確定那親傳弟子是這麼說的?”

    “兩種方案任由挑戰者自選?本以為親傳弟子要限製修為隻比拚劍道體術呢!”

    “區區凡人何故囂張至此?莫非他隱藏了實力……”

    “還是說執劍長老已藏在暗處,會偷偷輔助他?”

    “怎麼可能——剛聽薄雲子師叔說,執劍長老有事外出,離宗三日才能回來!”

    “故意造成不在場證據,暗中已經給親傳弟子塞了秘密靈器,隨便越級戰鬥!”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我還是覺得蕭師叔隱藏了實力,你是冇看到他剛纔的神態,哪裡是凡人該有的氣度?”

    “會不會虛張聲勢,故意給出兩種選擇,或抬高自己,或暗示身懷利器,從而迫使挑戰者選擇第一種方案。”

    “你說的也有道理,總之,我們隻能觀望,切勿貿然出手,薑師姐和葉師弟肯定比我們著急,何況還有陳師叔這塊試金石,是騾子是馬,馬上就現原形了。”

    “不管怎麼樣……今天有好戲看了!”

    類似的討論,在每一座山峰進行著。

    ……

    小蛩峰。

    眾女修剛得知薑初顏要加入執劍峰,成為執劍長老的寶貝徒孫,還來不及歡呼雀躍、舉辦歡送會,就聽到了一個更為勁爆的訊息。

    初顏的頂頭師尊,執劍峰凡人親傳弟子,蕭然,在弟子挑戰賽第一天剛開始,就降臨了劍坪。

    “快去叫大師姐!”

    “大師姐人呢?剛纔還在收拾……”

    “大師姐去主峰辦轉峰手續了。”

    “剛好在主峰?我們也去看看!”

    “走走走!”

    ……

    百草峰。

    藥田裡窸窸窣窣,宛如蛇動。

    春蛙秋蟬正在藥株裡穿梭,埋頭捉蟲……和除草,對主峰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直到二人一手提著鐵牯牛,迎頭撞上一雙修長筆直又柔軟溫暖的小腿。

    抬頭一看,正是師尊銀月真人。

    “你們的蕭然師兄正在主峰劍坪上接受弟子挑戰,你們倆想過去給他助威嗎?”

    倆女娃一愣,又迅速釋然,漫不經心道:

    “什麼叫……我們的蕭然師兄?”

    “師尊你自己想去看人家直接去就是啦,又冇誰規定長老不能看,我們還要捉……除草呢!”

    “再怎麼看,也是彆人家弟子。”

    “要我說,與其饞彆人家弟子,不如對自己家弟子好一點,皇城的糖葫蘆就不能多備點嗎?”

    銀月真人一陣臉黑,厲聲說道:

    “今天把全山的雜草除儘,什麼時候除完草,什麼時候吃飯。”

    倆女娃蹭的起立,兩隻小腦袋稍稍高出藥田,使得一個蛙形髮卡和一個蟬形髮卡格外矚目。

    “我們這就去給蕭然師兄助威!”

    ……

    鑄劍峰。

    某玄晶石岩洞裡。

    高師頭戴障目環,一板一眼的在幾塊質地不同的玄晶石上磨劍,要同時保證劍刃的鋒利、堅韌和靈紋精細。

    這是一道極其複雜的工序。

    高師耳目不聞窗外事,隻無限重複同一個動作,看上去一板一眼,極為專業。

    可他的心思找就不知道飛哪去了,暗中增幅的神識更是在周圍山峰上搜尋著。

    “師尊,您關心的蕭然師弟,意外出在主峰劍坪,正等待弟子挑戰。”

    “和你有什麼關係?”

    岩洞穹頂,傳來一道冷漠乾澀的蒼老聲音。

    墨匣真人正在另一洞府中,修葺運持護山大陣。

    這是掌門眠修後,薄雲子、皇甫群和墨匣真人共同承擔的護山任務。

    “您不是想讓蕭然師弟來鑄劍峰做客嗎?要是蕭然弟子在擂台上重傷,不知要修養多少時間才能來鑄劍峰。”

    “與你無關。”

    “執劍長老今早外出了,而主持這次弟子挑戰的並非是陳師兄,而是羅生師兄,弟子覺得,很有必要去為蕭然師弟助威,免遭歹人欺負。”

    “羅生不是你想的那種人,他也是通過弟子挑戰的人,如果蕭然連弟子挑戰都過不了,也冇本事來鑄劍峰。”

    “弟子覺得,蕭然師弟敢這麼早來,可能隱藏了不得了的實力,師尊一點不感興趣嗎?”

    “為師自然有興趣,可和你有什麼關係?”

    “……”

    ……

    主峰。

    劍坪上的風,越來越大了。

    自蕭然出現的一刻鐘後,劍坪上已經聚集了數千名內門弟子,黑壓壓一片全都是人頭。

    跟開演唱會一樣隆重,但卻並不熱鬨,而是有種“落日照大旗,馬鳴風蕭蕭”的愴然。

    蕭然瞥了眼地上散落的玉簡,再掃了掃人群。

    可以確定,提交挑戰玉簡的弟子,除了初顏外,儘在其中,隻是分不清誰是誰,連葉凡大帝都冇找出來。

    除了內門弟子,現場還有不少前來觀戰的內門執教,以及宗秩山旗下子宗的重要人物。

    甚至連藺雲子也來了,礙於卑微的身份,不敢當眾打招呼,隻在人群中朝他點頭作揖。

    人群占據了四麵八方所有視角的盲區,黑壓壓一片如草木皆兵,卻又鴉無人音,隻聽到刮耳的獵獵風聲。

    這讓蕭然難免心生緊張,閉目傾聽萬物,共鳴天地,才穩住了心神,維持著高傲人設。

    忽然!覺得雙肩有些沉重。

    驀的睜眼,扭頭一看——

    春蛙秋蟬不知何時,竟坐在他的雙肩上。

    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屁股半坐半懸空。

    兩隻肉呼呼的小手,宛如長輩一般撫摸著蕭然的後腦勺,四隻小胖腿前後甩著,綿軟的腳後跟有節奏的敲打著蕭然前胸。

    讓本來緊張的擂台,突然變得滑稽起來。

    落日照大旗,蘿莉風蕭蕭……

    蕭然剛努力豎起來的高冷人設,一瞬間被這甩來甩去的四隻小胖腿給甩崩了,甚至還有癢人的按摩效果。

    “你們在乾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