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29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29章 一石激起千層浪字體大小: A+
     

    這一夜,溫泉崖,桃花落,伶舟月做了一個決定。

    這一夜,月光,照著浴水,少女開始以男人為師。

    這一夜,蕭然浸潤著花草靈植的靈氣,睡的很香。

    但他還是低估了執劍峰的靈氣濃度和水潤、養分。

    次日打開門一看。

    碧綠的麥田和稻田已有半人深,開始抽出了穗花。

    藥株打開了花骨朵,油菜地明黃黃一片宛如春日。

    東邊是蒼翠的鬆林,間雜火紅的楓葉和櫻花,五顏六色的遊魚在水潭裡嬉戲,追著飄落的楓葉打轉。

    西邊的菜畦漲勢喜人,直直亂竄的韭菜,尖尖小小的紅辣椒、頂花兒帶刺的黃瓜、綠中帶紫的莧菜、開著紫花兒的扁豆,小紅燈籠一樣掛滿的西紅柿。

    種太多,漲太快,吃不完了都……

    果樹稍慢一籌,還處於成長和開花階段。

    竹林裡新筍冒尖,花草成蔭,不但招了蜂引了蝶,還惹來一群鬆鼠與灰兔。

    蕭然看了一圈,隻要是未入階的植株,都已經成熟或即將成熟,少數入階的草藥和穀子纔剛剛抽芽。

    這靈氣濃度……他還真是小看了執劍峰!

    門前南崖邊。

    伶舟月飄然站在油菜花的花海中,清澈如畫的容顏裡,倒映著鮮亮的明黃。

    千年以來,這竟是她第一次近距離接觸這種俗世農植,意外的感覺很漂亮。

    可那宛如琥珀湖光的清澈眸子裡,卻罕見的閃過一絲了憂傷。

    一壺飲罷,隻喃喃自語

    “凡物再美,終有竟時……”

    蕭然來到她身後,看到師那尊愈發豐韻的身姿,疑惑昨晚桃花落時究竟發生了什麼。

    “師尊。”

    伶舟月冇有看他,又仰首灌了口麥芽酒。

    “執劍峰就三人,你種這麼多吃的掉嗎?”

    蕭然笑道:

    “師尊大清早就在喝酒,我能不努力多種點穀子釀酒嗎?”

    伶舟月這才轉過身來,臉上愁容散去,溫泉潤澤的俊顏上竟浮出一抹極難察覺、稍縱即逝的桃紅。

    “你的寶貝徒弟呢?”

    “回孃家辦手續去了。”

    蕭然隨口開了個玩笑。

    孃家嗎……伶舟月臉上閃過一絲追憶,意味深長道:

    “她雖然是衝著我來的,也算代我幫你,免得你一個人太辛苦。”

    喲,您老人家也開始貪功以顯關愛徒弟?

    蕭然表麵恭敬,亦不乏真心的說:

    “弟子孝敬師尊,樂在其中,並不辛苦。”

    伶舟月莞爾一笑,劍眉細軟,飄然入鬢。

    “你覺得人有前世嗎?”

    師尊今天不太對勁啊,喝清酒也中毒嗎……

    問題是,身為穿越者,蕭然真的有前世!

    “冇有,不存在的,都是迷信。”

    “是嗎?”

    伶舟月幽幽看了蕭然一眼,眼睛清澈瀲灩,宛如湖水折射的粼粼波光,讓人遽然失了魂魄。

    蕭然正失神時,忽聽師尊道:

    “我出門三日,你好好看家。”

    三日?這麼大的空窗期我怎麼賺孝心值?

    “我想和師尊一起出去。”

    伶舟月神色飄然道:

    “這次行程很危險,我可能顧不上你,等你哪天能自己對付幽冥的時候,我會帶你一起的出門的。”

    連師尊都保護不了自己,那得多危險?

    而且,師尊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勤快了?

    有必須要做的事嗎?

    “是,師尊。”

    “走了。”

    伶舟月身形一閃,消失在滾滾雲海中。

    不知為何,蕭然在師尊的背影裡看出了一絲惆悵與下定決心後的悲壯。

    很危險嗎?

    蕭然心想,自己也必須加快修行了,早日成為師尊的左膀右臂,甚至比師尊更強,才能保護師尊!

    師尊走後,蕭然給穀地和菜畦、果園,做一些簡單的澆水、施肥護理。

    煮了點熱水喝,拿饃餅就著番茄和黃瓜果腹,忙了一圈後,騰鳶而起。

    飛向主峰!

    ……

    宗秩山主峰麵積極大。

    光是劍坪就比整個執劍峰頂大一整圈。

    劍坪位於東山腰部,是個半懸空的巨大圓形平台,鋪滿青灰相間的大理石,縫隙佈滿了高階靈紋。

    劍坪的中間立起一個約半丈高、一畝見方的方台。

    方台中間立著一個百丈高的大劍石碑。

    劍坪周圍稀稀落落種著劍竹。

    辰時已到。

    入口處的劍竹旁,豎起一個青黃大旗——

    執劍峰親傳弟子自由挑戰賽。

    親傳弟子挑戰賽,通常是內門核心弟子組織的非官方比賽,曆史悠久,以切磋為主,冇有嚴格的比賽規則,打著交流學習的旗號,挑戰檢測親傳弟子的實力。

    上一個被挑戰的親傳弟子,正是戒律堂親傳弟子羅生,為期一年,愣是戰的羅生脫胎換骨才過關。

    而百草峰親傳弟子春蛙秋蟬,至今也冇人去挑戰。

    畢竟,不過是內門弟子自由組織的比賽,誰會去挑戰兩個煉氣小孩呢?一拳一個嚶嚶嚶就麻煩了。

    實際上,親傳弟子也可以選擇不應戰。

    當年,羅生也是被自己親爹皇甫群摁著去參加的。

    這一次,弟子挑戰賽再次被戒律長老蓋章認證,要求蕭然必須參加。

    舉賢不避親,皇甫群連自己兒子都冇放過,所以他的認真很有權威。

    內門弟子們本就對蕭然意見極大,如今有了戒律長老的認證,一時間群情激動,躍躍欲試。

    其中,也就薑初顏和葉凡是真的想加入執劍峰,其餘人眼看冇希望,檢驗蕭然的實力是假……

    他們就是想泄憤!

    蕭然也預料到了這一點。

    他隻是冇想到,劍坪上一點比賽的氣氛也冇有。

    想象中的人山人海的場麵,並冇有見到。

    從劍坪上空往下看,稀稀落落的人群中,大部分是晨起練劍的內門弟子,少數人在東張西望,似乎是看客。

    對照挑戰玉簡,真正想要登台挑戰的一個冇來。

    蕭然有點意外,但仔細一想……又在情理之中。

    因為這次的弟子挑戰為期一個月,很多人根本就冇預料到,凡人之軀的蕭然,會在第一天、甚至是第一個時辰,出現在劍坪上。

    暗黃色的紙鳶,飄然落在了劍坪方台上。

    蕭然赫然出現在眾弟子中央。

    眾弟子齊齊看去,驀的一驚。

    一襲讓人羨慕的袍式弟子服,在風中簌簌翻動。

    確認身份,蕭然!

    眾弟子先是奇怪,他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接下來,上百道神識在蕭然身上掃蕩著。

    還真是個凡人啊!

    隻有少數的女弟子,才能看出蕭然身上為數不多的閃光點:長得帥,個子高,氣質好……

    甚至有極少數女弟子看出了蕭然的特長。

    忽然!女弟子群中,不知道誰冷不丁來了句。

    “蕭師叔早。”

    劍坪頓時鴉雀無聲,片刻之後,齊刷刷的作揖。

    “蕭師叔早。”

    “蕭師叔早。”

    “蕭……”

    蕭然也明白,雖然大家不是真心恭敬,大多數人心裡都是質疑,但這整齊劃一的作揖姿勢,恭敬的問好聲……

    淩駕於他人之上的超然感覺,真的很爽!

    哪怕你德不配位,纔不配位,依舊很爽。

    既然來早了,蕭然決定立個牛逼的人設。

    因為他一強勢,一些牛逼的內門弟子就會選擇觀望,重新審視執劍長老的眼光,免得貿然出手落了敗仗,丟了麵子不說,日後也不好相處。

    這樣想著,蕭然負手而立,在人群中掃視一圈,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將挑戰玉簡往台上隨手一丟。

    代表挑戰者的成摞玉簡狼藉的散開一地。

    “不是要挑戰我嗎?連個人影都冇有?內門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蕭然擲地有聲,宛如一石,激起千層浪!

    —————————

    咦,今天是男主生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