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14章 冇錯,正是在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14章 冇錯,正是在下!字體大小: A+
     

    我的孝心變質了正文卷第0014章冇錯,正是在下!末法時代,渡劫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約等於自殺。

    真靈大陸,修行者按丹田靈壓高低共分為七個等級。

    練氣。

    築基。

    金丹。

    元嬰。

    分神。

    合體。

    大乘。

    再往上,就要渡劫昇仙了……

    末法時代前,各個境界還有初期、中期、後期和巔峰之分,甚至還有什麼大圓滿、半步元嬰,恐怖如斯。

    末法時代後,靈脈變異,靈氣稀薄,境界之間不再有具體的細分,而是通過封印丹田,始終維持在初期靈壓,降低靈耗,遇到危險時才緊急解封,爆發出更高靈壓。

    末法時代前,大乘圓滿後,就能渡劫昇仙了。

    末法時代後,傳說仙界之門消失,渡劫者也大都死在羽化雷劫中,極少數者渡劫失敗身負重傷殘喘至今。

    時至今日,真靈大陸也隻剩下九位大乘修士。

    人稱——

    道盟九曜!

    名字很威風,但時至今日,末法時代已不可逆轉,所有人都明白,道盟九曜已然是修真者最後的餘暉了。

    五千年前,最後九位大乘約定不再嘗試渡劫,而是聯合修真界的所有宗門,組建道盟,以對抗幽冥入侵,全力調查末法時代出現的原因,尋找一條持久的修行之路。

    而宗秩山掌門,千鈞子,正是道盟九曜之一,現世僅存的九個大乘修士之一。

    千鈞子年逾萬歲,在最後一次誅冥之戰中身負重傷,最近千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修養。

    這種狀態,渡劫,等於是自殺。

    千鈞子一旦渡劫隕落,宗秩山的實力和地位必然大幅下滑,道盟定會進一步插手門內之事。

    這就是皇甫群拍案而起的原因!

    在他看來,早在一千年前,道盟已經把伶舟月安插進來當執劍長老,雖然伶舟月冇搞過什麼小動作,但她狂浪不羈的個人作風,嚴重敗壞了宗門紀律。

    若是掌門一走,門內再無人有能力去管製她,宗秩山在她的糟蹋下,早晚會變成土匪山寨。

    更壞的結局是,道盟另派人空降掌門,宗秩山從此再無獨立治宗的可能。

    這樣想著,皇甫群拍案而起,質問極雲子。

    “渡劫可以,讓師兄親口來說!”

    實際上,在場人中也隻有皇甫群敢這麼說。

    除了戒律長老的超然地位之外,皇甫群曾經也是掌門最得意的親傳弟子。

    極雲子朝皇甫群略作一揖,看似恭敬,卻帶著威壓。

    “師尊的傷勢比預想要嚴重,彆說恢複了,連維持都已經用儘全力,加上年事已高,如今已油儘燈枯。”

    聽到油儘燈枯四個字,皇甫群麵如刻刀,厲色儘顯。

    “怎麼可能!師兄每三年還召開長老會議,上一次見他時,他精神矍鑠,談笑風生,還為我指點修行!”

    極雲子搖了搖頭。

    “你難道不知道,師尊為了宗門,這麼多年一直在強行續命嗎?他已經虛弱到僅僅被幽冥刺破一次大陣,便覺難以承受,無力再起身了。”

    皇甫群圓目露睜。

    “那也不必冒險渡劫,既然續了這麼多年,就一直延續下去!”

    極雲子一聲歎息。

    “師尊就算不渡劫,最多也隻剩下幾十年壽命了,師尊靜修千年,心境羽化近乎仙,渡劫雖九死一生,或有一線生機,這是唯一的選擇。”

    眾人也跟著唏噓,心情複雜。

    雖然掌門即將渡劫的訊息已經傳了很多年,可當親耳聽到定了渡劫日期,多少有些難受。

    眼睜睜看著修真界被幽冥一步步蠶食,眼睜睜看著宗秩山一步步滑落,眼睜睜看著掌門油儘燈枯……

    此刻的蕭然倒是冇什麼感覺。

    在入門之前,他曾在凡間生活了三年。

    親眼目睹一個個村落被冥獸糟蹋,一個個城鎮被幽冥毀滅,人類的生存空間被一步步擠壓到極限。

    鬼城林立,餓殍遍野,最後隻剩下,由道盟庇護的各個重鎮,由大宗門庇護的周邊小國,以及一些窮到不怕死的人居住的野外村落……存活。

    這個世界冇那麼美好。

    這就是為什麼蕭然屢敗屢戰,始終不放棄求仙問道。

    也是為什麼被師尊收為親傳弟子時,他會狂喜到質疑師尊的智商,以至於忘了師尊正在問他問題……

    修行,纔有出路。

    或者說,隻有修行才能找到出路。

    隻有修行,才能把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活的足夠久,變得足夠強,以找出一切問題的答案。

    蕭然入了宗門才發現,修行本身也在日漸式微。

    整個修真世界彷彿在等待一個英雄,力挽狂潮。

    ——冇錯,正是在下!

    雖然有些許延遲,但畢竟是係統加身的穿越者,這點格局蕭然還是有的。

    但,這是未來的事情。

    眼下,他甚至還冇煉氣,還是專心給師尊儘孝,舔出個未來,早日成為強者再說。

    “我不信!定是有人在背後搞鬼,想架空我宗秩山!”

    皇甫群身形虛浮,鬢髮見白,狠厲的眼眶微微泛紅。

    他也曾是掌門的親傳弟子,天賦不高,性格還古怪。

    靠掌門為其量體裁衣,選擇功法,製定了合適的修行計劃,才讓他一步步走到今天這個位置。

    他不會眼睜睜看著師尊渡劫隕落!

    “再說了,幾十年還早著呢,要是事情還有轉機呢?”

    極雲子搖搖頭,不再說話。

    其餘人亦是扼腕歎息。

    許久。

    一道低沉蒼莽,卻又虛弱如塵的聲音,傳入主事堂。

    “我……很老了。”

    蕭然一驚,明白這是掌門的傳音。

    這道聲音蘊含的心境,宛如仙神。

    可以說,掌門的心境已經羽化登仙,可能肉身受靈氣濃度限製,油儘燈枯,無法再進一步了……

    聽到師尊形如枯木的聲音,皇甫群一臉厲色終於繃不住了,霎時間老淚縱橫,再也顧不得身份,撕心裂肺的喊——

    “師尊!”

    “你也能獨當一麵了啊。”

    飄渺的聲音再無蒼莽,隻剩虛弱。

    “宗秩山,有勞諸位了。”

    ……

    千鈞子傳聲之後,迅速陷入眠修。

    極雲子萬冇想到,師尊在這般虛弱的情況下,還要傳聲至此,恐怕他已經做好隕落的準備了。

    “長老會議開始,第一個議題是——”

    “等等!”

    皇甫群粗暴的打斷了極雲子的話。

    他立即坐定,臉上恢複厲色,一雙壓抑著驚濤駭浪的雙眼,直盯著對麵的伶舟月。

    會議之前,他必須找出這次幽冥事件的罪魁禍首!

    他沉著臉,冇有立即爆發,而是冷靜問道:

    “伶舟月,幽冥之事是怎麼回事?”

    伶舟月雙手叉胸,根本不當回事。

    畢竟以她實力,一個人能把在場所有人都乾趴下。

    “幽冥來了,我趕跑了,算立功了,就這麼回事。”

    皇甫群道:

    “我宗護山大陣月月維護,曆久彌新,非尋常幽冥可以突入,自最後一次誅冥之戰後,再冇有發生過一次幽冥入侵之事,你怎麼解釋?”

    伶舟月灌了口酒道:

    “我是執劍長老,隻負責殺敵,不負責解釋,鬼知道它怎麼來的?”

    皇甫群反問:

    “那你殺敵了嗎?”

    伶舟月蠻不在乎。

    “幽冥跑了。”

    “千年難見的人形幽冥,居然自己跑了?”

    “我當時要保護弟子,否則它能跑的了?”

    皇甫群老眸微聚,起身踱步,撫須分析:

    “你千年未曾收徒,如今突然收了親傳弟子;宗秩山千年未被幽冥入侵,今日突然被入侵;入侵的,還是千年難遇的人形幽冥……你不覺得這一切太過巧合嗎?”

    啊這……伶舟月頓時啞口無言。

    全場目光都齊刷刷的聚焦於她。

    一道堅定又淡然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此幽冥與師尊無關,是衝著弟子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