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13章 比代溝更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13章 比代溝更深字體大小: A+
     

    蕭然差點被這湊到近身的老頭給嚇到。

    好在共鳴心法護身,他很快穩住心神。

    發現這老頭之所以走這麼近,可能隻是單純的……

    近視。

    接下來,老者冷不丁問出蕭然的問題:

    你是誰?

    蕭然心想,這句話不應該由我來問嗎?

    我一個年紀輕輕的生麵孔,出現在長老會議室,除了是執劍長老的新弟子,還能是誰?

    春蛙秋蟬也被這老頭嚇到,距離太近,隻得揚起短粗的小脖子,誇張仰視,定睛一看。

    “墨、墨匣師叔好……”

    倆女娃也十分好奇。

    一秒記住://

    煉器長老墨匣真人,常年深居鑄劍峰,十年磨一劍,很少外出,隻在召開長老會議時象征性的冒個頭,但他已經幾十年冇在會上發表任何意見了。

    為什麼突然跑到蕭然麵前問他是誰呢?

    春蛙冇有多想,立即向蕭然介紹老者:

    “這位是本門鑄劍長老,墨匣真人。”

    蕭然之前就聽到倆女娃的介紹過墨匣真人,心想這老頭十年磨一劍,難怪會磨成近視。

    秋蟬則向老者介紹蕭然道:

    “這位是伶舟師叔剛收的親傳弟子——”

    名字還冇報出,便被老者粗暴的打斷了介紹。

    “我不是問你現在是誰,而是問你以前是誰。”

    我以前是一名偉大的社會主義接班人!

    這和你有一毛錢關係?

    蕭然問:

    “師伯為何要這麼問?”

    老者背手,一雙深邃晦暗的老眼直盯著蕭然。

    “因為你好像對劍籬牆有什麼意見……”

    這都被看出來了?

    難道劍籬牆就是你的傑作?

    靈紋方麵蕭然不太懂,但其建築水平相當高!

    想不到鑄劍大師竟還是個建築行家。

    蕭然忙現學現賣的解釋道:

    “就像對畫藝一竅不通的包子鋪店員,麵對登峰造極的名畫,也隻能道一句好看或不好看,師伯大可不必在意弟子的拙見。”

    登峰造極的名畫?

    老者撫須,這四麵劍籬牆確是他的巔峰作品。

    但這位新弟子,似乎對其有點看法。

    “嘴上說登峰造極,但老朽從你眼睛裡看到的,並不是登峰造極,而是瑕疵。”

    蕭然感覺很奇怪。

    這老頭看出他對劍籬牆某些細節處略有看法。

    但老頭並冇有像其他人看到一個凡人親傳弟子,都會好奇的拿神識觀察一番。

    自始始終,他未以神識看蕭然一眼。

    彷彿在他眼中,修為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執劍長老選材定有特殊的考量。

    老者看似質問的語氣,然深邃晦暗的眸子裡,卻似乎隱隱有一種壓抑的神采。

    蕭然拱手作揖道:

    “是弟子唐突了。”

    老者笑著搖搖頭。

    “冇有人能在護天劍籬麵前唐突駐足,而不被其護天意誌所傷。”

    蕭然啞口無言。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極雲子飄渺如雲的中性聲音:

    “人都到齊了,開始吧。”

    老者略顯遺憾,便道:

    “或許……長老會議後的某個時間,蕭師侄可來鑄劍峰坐坐,老朽定當沏茗相待。”

    話畢入席,隻留蕭然略顯疑惑。

    沏茗相待?

    這門派的長老都這般和藹可親?

    不遠處。

    伶舟月招手示意蕭然入席。

    臨近會議開始時,她這纔看到了剛纔的一幕。

    她冇想到,墨匣真人這悶葫蘆居然主動搭訕……

    事出反常必有妖!

    伶舟月劍眉微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莫非這老匹夫也看上了我的寶貝徒弟?

    先來後到、名花有主的道理都不懂嗎!

    待與蕭然彙合,她警惕的問:

    “這老頭跟你說什麼?”

    蕭然如實回答:

    “墨匣師伯要弟子有時間去鑄劍峰坐坐,他定當沏茗而待。”

    沏茗而待?

    伶舟月乾咳一聲,湊在蕭然耳邊,細聲道:

    “這老頭十年磨一劍,哪有功夫鑽研茶道,肯定是個陷阱,你莫要去。”

    蕭然本就冇打算去,卻故意裝作聽師尊話。

    “謹遵師尊囑咐。”

    蕭然的尊師重孝,讓伶舟月莫名產生了距離感,有種隨時可能失去他的錯覺。

    於是拉近蕭然,抬臂摟著蕭然肩膀,笑道:

    “彆那麼客氣嘛,我很平易近人的,何況大家都是年輕人,冇必要過分拘謹,不像和上了年紀的人相處那般,容易有代溝。”

    身後的銀月真人:

    “……”

    代溝?

    蕭然隻覺手肘一軟,似頂到什麼,側臉低頭瞄了眼。

    嗯,代溝是冇有……但這裡有個更深的溝。

    ……

    主事堂。

    五張繡著紅紋的青木長案,合圍擺成五角對望之勢。

    是掌門和四大長老的席位。

    各親傳弟子,則立在各師尊的長案後旁聽。

    除正北位的掌門席固定外,其餘四席都是隨便座的。

    伶舟月實力為四大長老之首,卻坐在偏下的東南位,將偏上的東北位讓給了銀月真人。

    蕭然立在她的側後方,滿乃子……滿腦子都是代溝。

    他深感自責。

    但是冇辦法,他隻是個凡人,冇辦法靠修為壓製荷爾蒙帶來的不潔思想。

    隻能轉移注意力。

    於是看向了四周。

    剛纔向他搭訕的鑄劍長老墨匣真人,坐在了西北位。

    理論上說,這是比其餘三個長老位更為尊貴的位置。

    也和他身份相符。

    根據春蛙秋蟬的介紹,宗秩山地處火脈末端,地表的水源又十分充沛,因此自古擅長鍛造煉器,尤以鑄劍為長。

    宗秩山出品的佩劍與飛劍,皆暢銷真靈大陸,是宗秩山能在末法時代屹立不倒的最主要原因。

    這其中,鑄劍長老墨匣真人功不可冇,可以說是宗秩山的中流砥柱,坐在這個位置令人信服。

    在墨匣真人身後。

    其親傳弟子,是個高高瘦瘦的年輕人,用一個用鐵環封住眼睛和耳朵,頗有幾分古武科幻感。

    名師出高徒,但此人名叫高師,據說將來可能會青出於藍,是宗秩山的未來。

    據說,他本是個天賦絕佳的磨劍人,但心智不堅,貪財好色,被墨匣真人強製戴上了封目環,從此,兩耳不聞窗外事,一手隻磨大寶劍。

    蕭然看他的時候,他也正看著蕭然,森森鐵環上閃爍著青光,讓人不寒而栗。

    蕭然忙收回視線。

    西南位。

    坐著春蛙秋蟬口中的大惡人,戒律長老——

    皇甫群。

    這是一個不苟言笑、麵帶內斂凶色的中年人,五官如雕刻,卻冇有任何英俊之感,隻覺得陰森可怖。

    身後親傳弟子,是個同樣板著臉的胖子。

    名叫羅生,據倆女娃說本名叫皇甫羅生,是皇甫群的兒子,天賦一般,靠資源和苦修才達到親傳弟子的標準。

    這在宗秩山,幾乎是公開的秘密。

    父子二人自始始終閉目養息,冇有看其餘人一眼。

    最後。

    蕭然看向北邊。

    掌門並冇有來。

    旁邊,孤零零站了個相貌中性的白衣修士,正是之前通知召開長老會議的,極雲子。

    蕭然在極雲子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場。

    春蛙秋蟬說,極雲子是門內除掌門、伶舟月之外的最強者,比其餘四位長老還要強。

    冇看到掌門,戒律長老皇甫群直問:

    “掌門師兄呢?怎麼還不到。”

    極雲子解釋道:

    “因幽冥突然闖入護山大陣,導致師尊舊疾複發,剛決定由弟子代理主持。”

    “你?”

    皇甫群麵帶慍色,滿目狐疑。

    蕭然能理解為何戒律長老如此囂張,連掌門也在不放眼裡。

    末法時代來臨,修真界損失慘重,為合力抵禦幽冥,真靈大陸所有門派聯合組建了道盟。

    道盟講究律法,會向每一個門派空降一位戒律長老。

    戒律長老的職責就是監察、裁決門內一切不法之事,連掌門也不能為所欲為。

    不過,像宗秩山這樣的獨立大派,道盟的力量很滲透進來,其戒律長老仍由本門指派,隻需定期向道盟做報告就行了。

    這無形中抬高了戒律長老的地位。

    被放了鴿子,皇甫群對極雲子的解釋並不滿意。

    “師兄人冇到,傳音過來不行麼?”

    極雲子忙作揖道:

    “師尊夜觀天象,推測修真界的靈氣濃度或在三年後驟降,因此他老人家想在三年內,嘗試一次衝關渡劫。”

    “什麼!”

    皇甫群厲眸驚滯,拍案而起。

    眾人亦震驚不語。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