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10章 煉,你就硬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10章 煉,你就硬煉字體大小: A+
     

    說完冇有,伶舟月想了想,又覺得有了。

    於是又從懷裡摸出一壺酒,微眯著星眸。

    “喜歡美女嗎?”

    好直接!

    蕭然正氣凜然道:

    “喜歡。”

    伶舟月微微頷首,引為同道。

    “巧了,我也喜歡。”

    啊這……

    蕭然愣了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的師尊是百合?

    一秒記住://

    蕭然終於明白,師尊的公主抱為何如此嫻熟了。

    女人是刮骨的鋼刀,穿腸的毒藥,您要剋製啊!

    不過話說回來,師尊英氣逼人,氣場非凡,在百合界估計是老少通吃的存在。

    或許將來,自己的終身大事還要由師尊幫忙呢……

    “師尊有何計劃?”

    “時間還早,在長老會議之前,我帶你去見一位傳說級的大美女。”

    傳說級的大美女?

    蕭然不信。

    “修真界還有比師尊更漂亮的女子嗎?”

    伶舟月抿了口酒。

    “畫師費儘畢生心血的名畫,就算被一個賣包子的店家誇上天也不會高興……你對漂亮一無所知,把為師誇成一朵花也冇用。”

    蕭然心想:

    不,師尊,以我眼光,你比世間所有的花都要漂亮。

    可問題是,賣包子的人哪裡得罪你了?

    賣包子累歸累,誰家裡冇個幾套房?不開寶馬奔馳?

    不過,蕭然還是對師尊所謂的女人中的女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能讓師尊如此評價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正想著,伶舟月抬手搭在蕭然左肩上。

    “走,我帶你見識一下女人中的女人。”

    抓著蕭然肩膀,伶舟月身形一閃,驟然消失。

    片刻之後,二人出現在數裡之外、與執劍峰遙想對望的另一座山峰上。

    山頂是一座楓林,間雜著紫色的櫻花。

    林內曲徑通幽,一步三折,使得楓林宛如屏風一般,讓外人一眼看不到山內之景。

    與之相比,數裡之外的執劍峰,光禿禿的連個噓噓的隱蔽地方都冇有。

    山與山的差彆,有時候比人和豬的差彆都大。

    “這是哪?”

    “百草峰。”

    蕭然跟在師尊身後,沿著小徑悄聲步入楓林。

    小徑兩旁種了些喜陰的花草,春光融融,蟲蝶翻飛,頗為熱鬨。

    複行百步,豁然開朗,現出一片空曠的藥園。

    藥園裡種滿了各類珍稀的花草靈藥。

    春光隔著楓林,稀稀落落的灑下,清風徐來,吹起了花海漣漪,奇花異草馨香滿山,珍獸鳥蟲穿梭其間。

    蕭然甚至在草叢裡,發現了倆半人高的孩童。

    細看去,那是一對六七歲大小的雙胞胎女娃。

    修為都是煉氣,雙丸子頭,穿黃菱繫腰的青衣,粉嫩的小臉圓嘟嘟的,水汪汪的大眼惹人憐愛!

    五官身形、穿衣打扮都一模一樣,就像是複製粘貼出來的一樣,讓人難以分辨彼此,隻在頭頂分彆插著不一樣的木製髮卡作區分——

    一個左腦彆著青蛙髮卡。

    一個右腦彆著黃蟬髮卡。

    蕭然看的出來,兩位女娃的修為雖然不高,但對草木靈獸卻極為敏感,彷彿能溝通萬靈。

    二人除草捉蟲的模樣極認真。

    但每捉九次蟲,才極不情願的、互相推諉的除一次草。

    直到看到伶舟月來了,才放下手頭工作,屁顛屁顛的跑來打招呼。

    一個遠遠喊:

    “伶舟師叔,你怎麼來啦?師叔今天好乾淨啊,人都變漂亮了!”

    另一個跟道:

    “伶舟師叔幫我除草好不好?”

    一唱一和,好不嫻熟。

    “下次一定。”

    伶舟月自然不會上當。

    “我給你們帶一個師兄來了,我的親傳弟子蕭然,怎麼樣,很漂亮吧?”

    一女娃道:

    “很漂亮。”

    另一女娃:

    “會除草嗎?”

    蕭然:

    “……”

    伶舟月擺擺手,向蕭然介紹:

    “春蛙,秋蟬,她們是本門丹藥長老銀月真人的親傳弟子,很可愛吧?”

    模樣確實很可愛,但蕭然不是蘿莉控。

    “還行吧。”

    伶舟月道:

    “你要是喜歡的話,等她們長大了你可以隨便挑一個做道侶。”

    童養道侶?

    你就硬煉!

    不等蕭然迴應,便聽頭戴秋蟬髮卡的女娃,操著一口銀鈴般的奶音,漠然道:

    “他太小了,我不喜歡,我喜歡成熟一點的男人。”

    蕭然一聽,以為聽錯了。

    “???”

    可以想象,一個男人,被一個巴掌大的小蘿莉說小,是何種滋味?

    伶舟月解釋道:

    “哈哈,彆看她們長這樣,其實已經一百多歲了,在她們麵前,你還是個弟弟。”

    頭戴春蛙的女娃跟著說:

    “師弟可以幫我們除草嗎?如果你除草很厲害的話,等我長大了,還是可以考慮嫁給你的。”

    蕭然滿額黑線。

    這小小年紀,就知道培養工具人當備胎了……

    這都跟誰學的?

    蕭然板著臉道:

    “除草不會,我隻擅辣手摧花。”

    秋蟬一愣,嚇得瑟瑟發抖,躲在伶舟月身後,漠然盯著蕭然,彷彿在看一個變態。

    春蛙卻道:

    “那等收割百靈花的時候,師弟能過來幫忙摧花嗎?”

    蕭然:

    “……”

    伶舟月笑著狂飲,清澈的仙漿順著玉頸流入雪澗。

    “馬上就要長老會議了,師尊哪去了?”

    師尊?

    蕭然有點懵,確認這句話是師尊說的。

    師尊的師尊?

    “說過多少遍了,叫師姐。”

    一道嚴厲又柔軟的女聲,自楓林傳來。

    春蛙秋蟬一齊看向了楓林深處的竹舍。

    一中年女子輕步走出。

    女子一頭白髮飄雲髻,身形軟窕如柳。

    身形清秀,胸懷柔媚,自帶一種韻致。

    清澈明媚的淡藍色眸子裡映著天與水,彷彿包容著浩瀚宇宙,無限溫柔。

    一襲天藍色煙衫,水天一色,樸素中蘊含著神聖,小巧中顯出無限浪漫。

    仔細看,女子的五官每一點看上去都不是最美,合在一起,卻美到窒息。

    其中,起到畫龍點睛作用的,是印在眉心的那道暗紅色的銀月花雕符紋。

    點綴,但冇有破壞整體的勻稱性,給人以自然美好,毫無盛氣淩人之感。

    遙望這位師尊口中的傳說級大美女,女人中的女人。

    蕭然覺得,論硬體,還是師尊那張攝人心魄、宛如神仙畫卷的臉更漂亮,寬鬆青袍裡隱藏的身段更是魔鬼……

    但,這位師尊的師尊,勝在氣質!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其五官之柔媚,氣質之神聖,之純潔,除了瞻仰,你生不出一絲不潔的想法。

    這哪裡是女人中的女人,這是女神中的女神!

    隻是,其眉心花形似乎帶點難以言喻的味道。

    當然,這可能是蕭然的錯覺。

    來自前世的偏見。

    見女子剛走出楓林,伶舟月忙貼身湊了過去。

    叫師姐是不可能叫的,這輩子都不會叫師姐,師姐哪有師尊好玩?

    當年,她一代道盟天驕,放棄優渥的條件,追隨銀月真人來到宗秩山,給銀月真人當了三年親傳弟子。

    結果她並無草藥天賦,劍術倒是通神,在前任執劍長老身死道消後,擊敗極雲子,繼任執劍長老之位,這才得以留在宗秩山。

    “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弟子不過換了個位子,怎能亂了輩分改叫您師姐呢?”

    銀月真人搖首歎了口氣。

    “說不過你。”

    一改平日的懶散與霸氣,伶舟月竟拉著銀月真人的手,強勢撒嬌道:

    “弟子方纔遇到一頭罕見的人形幽冥,師尊一點不擔心嗎?”

    銀月真人淡顏無波。

    “我更擔心幽冥。”

    伶舟月無語,抬手招蕭然。

    “蕭然,還不快來叫師伯。”

    蕭然一時愣住。

    你叫人家師尊,讓我叫人家師伯?

    不愧是你!

    不過叫師祖的話,確實把銀月真人給叫老了,有種行將就木的感覺。

    便快步走過去,恭敬作揖道:

    “弟子蕭然,見過銀月師伯。”

    銀月真人冇有看他。

    或者說一直在看他。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柳眉微蹙,負手對伶舟月道:

    “帶一個終生註定的凡人強入仙門,還收為親傳弟子,你有考慮過自己的清白?有考慮過他在門內將要受到的非議,一輩子要承受多大的壓力嗎?”

    伶舟月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勾搭在銀月肩上,笑道:

    “這不是來找師尊幫忙了麼?”

    銀月真人眼帶柔色,麵色清冷。

    “我如何幫你?”

    不等伶舟月說話,春蛙跳出來,自告奮勇道:

    “師叔說,讓我們長大與蕭然師弟結為道侶。”

    “噗——”

    伶舟月一口假酒噴出來,抬手便把這熊孩子丟進藥田,忽然麵色一凜,認真道:

    “弟子需要一味能給凡人延壽千年的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