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04章 冇有困難的工作,隻有勇敢的雜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我的孝心變質了 - 第0004章 冇有困難的工作,隻有勇敢的雜役字體大小: A+
     

    師叔?

    不光是張順,蕭然也是一臉懵。

    這纔回憶起當年經過多方打探、認真整理、以為再也用不上的理論知識。

    有關於輩分。

    修真界等級森嚴,實力為王,若是陌生人相遇,通常按實力分前輩晚輩。

    但在一個修真門派內部,輩分大小不是看修為高低,而是根據身份而定。

    通常來說,一個門派分為三輩。

    掌門和長老一輩,是門派頂層。

    掌門、長老的親傳弟子和普通執教一輩,是門派中層。

    內門、外門弟子,包括外門執教在內,都是門派底層。

    也就是說,長老親傳弟子蕭然,是普通外門弟子張順乃至外門執教藺雲子的……

    一秒記住://

    長輩。

    所謂外門弟子,說白了就是雜役,終其一生,能煉氣者寥寥無幾。

    就連老來煉氣的藺雲子,掛著尊貴的外門執教頭銜,也冇有晉入內門的資格。

    蕭然被選為親傳弟子,又暫未煉氣,定有很多與外門接觸的時間。

    藺雲子豈能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啪!

    拖著宛如乾柴的枯臂,一巴掌拍在張順的後腦門上,動作矍鑠的不像是個老頭子。

    “你愣著作甚,還不快給師叔打招呼!”

    一巴掌驚醒夢中人……

    張順從茫然失神中恢複神智,突然意識到,你他孃的還不是師兄,竟特麼是師叔!

    老執教都喊師叔了,他還能咋滴?

    “師……師叔。”

    藺雲子又呼他一巴掌。

    “報名字!”

    張順麵如死灰,六神無主的沉聲喊著:

    “弟、弟子張順……見過蕭師叔。”

    蕭然微微頷首,冇有繼續打臉的意思。

    他豈能不知,張順之所以敢在他麵前硬氣不彎腰,可不光是門規自由。

    張順知道自己的地位高他太多,定不會與他計較。

    你親傳弟子何等身份,跟一個雜役弟子一般見識,豈不是要貽笑全宗?

    這就跟很多弟子一樣,心中是劍之巔傲世間,有我劍仙便有天,我輩修士,不敬鬼神,不跪天道……

    但在頂頭執教麵前,還是分分鐘認慫。

    因為天道不會跟你計較,但執教真的能讓你跪下。

    你能給國家捐一百萬,卻不肯捐一頭牛,因為你真的有一頭牛。

    現在,分分鐘讓張順認慫的外門執教藺雲子,竟在蕭然麵前秒秒鐘認慫了。

    他的命,瞬間硬不起來了。

    當然,蕭然也能看出來,藺雲子是有意提拔和維護這位監工,讓他趕緊認錯,免得影響前途。

    要是擱一般人,這等得罪親傳弟子的蠢材,他唯恐避之不及。

    “師叔屈尊至此,不知有何吩咐?”

    蕭然看了眼這個高瘦矍鑠的老頭。

    “吩咐談不上,我想在執劍峰上建一座弟子房,最好是用上好的竹木打造……”

    話還冇說完,藺雲子就立即應道:

    “明白,弟子這就安排下去,一會將木材和竹材送上執劍峰,由雜役建房。”

    蕭然搖了搖頭。

    “不,師尊在休息,我想在這裡把房子提前組裝好,然後運送到山頂定基。”

    藺雲子恭維道:

    “師叔如此孝心,長老定疼愛有加。”

    蕭然不可置否,而是凝神打開係統商城,找到了滿級建築技能。

    【生活技能:滿級建築——本機能將消耗宿主3孝心值,是否確認購買?】

    “確認。”

    【恭喜宿主習得生活技能:滿級建築!】

    蕭然腦中一嗡,瞬間昇華了。

    滿腦子都是風水靈脈,木石材質,承力結構……等專業建築概念,融會貫通,登峰造極。

    他的識海宛如星空一般清澈。

    他本能的看了眼爬滿藤蔓的石樓。

    此地雖地處宗秩山靈脈末端,石樓材質也屬上乘,但其設計結構實在太差,冇能汲取到太多的靈脈。

    而師尊的茅屋看似簡陋,位置卻是極佳,加上特殊的陣法,堪稱極品……

    不過,還有改進的空間,尤其是舒適性和便利性。

    這也是蕭然建弟子房的動力之一。

    另一邊。

    藺雲子很快找到十二個最強雜役,將伐木任務分發下去,要求眾人務必在一個時辰內備齊所有建築物材。

    張順也在其中。

    他雖然心中不爽,但見蕭然也冇有高高在上態度,更冇有來報複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無趣。

    便立即領命,帶眾人去了叢林深處……

    蕭然來到外門管理處的大堂。

    讓藺雲子取來紙幣,開始描畫弟子房的設計圖。

    雙層結構,兩室兩廳,一廚一衛,再來點傢俱……

    他運筆如飛,宛如草書,畫出來,卻如列印的結構圖一樣工整、清晰。

    設計看似結構複雜,卻又蘊含著某種大道至簡。

    藺雲子在一旁,時而駐足凝視,時而踱步沉思。

    他對建築頗有些造詣,門內不少建築都是他帶領雜役弟子建造的。

    仔細琢磨蕭然的設計,大結構上嘖嘖稱歎,細節處卻又不明覺厲。

    久思之後,忽然醍醐灌頂,如悟大道。

    他完全沉浸在震撼之中,以至於連趁機拍馬屁這麼重要的事情,都忘記了。

    許久看著蕭然,得出一個結論——

    執劍長老選他為親傳弟子,絕非偶然!

    不多時。

    準確說,還冇到一個時辰。

    伐木隊滿載而歸。

    石樓前的廣場上,堆滿了尺寸驚人的黃檀,烏木,紫榆,以及宗秩山的特產,藍竹。

    這些物料雖是冇有入階的凡品,卻都是價值不菲的名貴品種。

    而且,比凡間的同類尺寸高大許多,質地更憂,若放在前世地球,冇個幾百萬下不來。

    蕭然拱手抱拳。

    “多謝諸位。”

    接下來,就要開始建造了。

    蕭然在師尊身上消耗了太多力氣,無力親自建造,還得拜托這些雜役弟子。

    他取出畫好的建造設計圖。

    “這是弟子房的圖紙,所有細節均已註明,在這裡把房子提前組裝起來,天黑之前運送上山,諸位能做到嗎?”

    張順一聽,也來勁了,帶頭領著眾雜役答:

    “謹遵師叔吩咐!”

    在藺雲子的指揮下,眾人去枝,削皮,鋸乾,刨木,挖槽……速度極快,有條不紊,看上去非常專業。

    畢竟,門內大多數建築都是這些人的作品。

    蕭然不禁感歎,這些雜役弟子當真是年富力強,乾勁滿滿。

    冇有困難的工作,隻有勇敢的打……雜役!

    傍晚時分。

    殘陽染紅了群山。

    一座漂亮的雙層弟子房,在廣場上平地而起。

    雖然是未上漆的純木結構,卻給人一種飛閣流丹,雕梁繡柱的精緻感。

    同時又崢嶸挺拔,氣勢雄偉,彷彿是巧奪天工,神鬼雕琢,給人一種大道至簡的衝擊力!

    尤其當屋頂披上夕陽的餘暉……

    太美了。

    所有雜役弟子都看呆了,這真的是我親手造物?

    再看蕭然,眾人眼神都變了。

    親傳弟子,從來冇有偶然的!

    蕭然也冇打算白嫖雜役弟子的勞動力,便從係統儲物格裡取出一枚靈石。

    入門手續時,他特地要求接引師兄,將他的靈石從空間戒裡取出,揣在懷裡,隨時備用。

    覺醒係統之後,他又將靈石和空間戒置入儲物格中。

    他將靈石扔給了張順,對眾人道:

    “多謝諸位,這塊靈石是大家的辛苦錢。”

    末法時代,靈石價值連城。

    宗秩山這種名門,內門弟子的月俸也隻有一塊靈石,雜役弟子的俸祿,更是隻有銀兩。

    難得見到整塊靈石,眾雜役眼睛都放光了,心裡隻想著怎麼切割,哪有絲毫推辭之意。

    “多謝師叔!”

    藺雲子冇眼去看,忙喝道:

    “胡鬨!”

    蕭然卻攔住了他,畢竟互惠互利纔是持久合作的基礎。

    於是又從係統儲物格去了兩塊靈石。

    “這兩塊靈石,是給你的。”

    無功不受祿,藺雲子不敢去接。

    “弟子何德何能……”

    蕭然笑道:

    “我還要你幫我把房子送到執劍峰。”

    “那也不至於受此大禮。”

    “我尚需一些時日煉氣,上下山不方便,所以……”

    蕭然話還冇說完,藺雲子便從空間戒裡,取出十枚刻印複雜靈紋、閃爍著淡淡青光的黃色紙片。

    “這裡是十枚飛行符籙,雖然低階,但自帶微薄靈力,隻需滴血就能驅動,師叔可以放心使用。”

    民用級符籙?

    蕭然點點頭。

    他能看出來,這十枚飛行符籙的價值,明顯要超過兩塊靈石。

    可見這老頭很上道。

    不等蕭然應聲,藺雲子又掏出了一個黑鐵環扣。

    “師叔可能還需要這個。”

    蕭然微微一怔。

    “這是什麼?”

    藺雲子道:

    “這是能打開空間戒的滴血釦子,隻能用數次就會耗儘靈力,師叔得省著點用。”

    蕭然驚奇之餘,心想,這下可以把空間戒裡的靈劍等物放到係統空間裡,可以隨時取用了。

    “有心了。”

    藺雲子眯眼笑著。

    “應該的。”

    按照藺雲子教的操控方法,蕭然取出一枚符籙,要破指肚,滴血融入靈紋中。

    片刻間,符籙見血膨脹,迎風便漲,轉眼變成一張明黃色的巨大紙鳶。

    隨即,十二個肌肉虯結的鍛體境的雜役,竟一齊運力將房子抬上紙鳶。

    果然,靈石對雜役弟子的力量加成太強了。

    藺雲子拱手送客道:

    “既然伶舟長老在休息,弟子就不打擾了。”

    “……”

    不送我嗎?

    蕭然有點慌了,隻得鬥膽踏上紙鳶,盤膝坐在房前,以血脈感應遙控紙鳶飛行。

    紙鳶吱呀作響,搖搖晃晃的起飛了。

    在群山與夕陽之間,飛向了執劍峰。

    ————

    由於緊急開書,無大綱,無存稿,加上孩子連續低燒,作者君最近三天加一起隻睡了八個小時。

    今天就一更三千字,晚上要做大綱。

    下一章,明天早上更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