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48章 一夢五千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48章 一夢五千年字體大小: A+
     

    “我的身體……”

    霍然滿目震驚,直到此時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竟已老邁不堪,而且壽元所剩無幾,距離油盡燈枯不遠矣!

    五年,只是在這個時間片段中過了五年而已,爲什麼好像過了五千年一樣,原本充沛的血氣、旺盛的生機都已消失,取而代之是疲乏和無力,還有濃濃的倦意。

    “喂……”

    蘇嫣紫走上前,輕輕扯了扯老邁不堪的霍然,她的眸中也有着不解。

    回過神的霍然自嘲一笑,低聲呢喃道:“就這麼死了也好,死了就一了百了,不用再承受誰死去的痛苦,不用再擔起什麼拯救蒼生的責任……”說話間,他緩緩軟倒在地,那對眸子中再無過去的堅定神采,有的只是疲倦。

    出道數百年,從開始到結束,他始終在奔波,爲自己、爲朋友、爲人族,他是真的累了,長生的路太長太長,要保護的人太多太多,需要耗費的心力將他整個人都擊垮。

    這五年來,他的注意力由始至終都在蘇嫣紫的身上,這讓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體衰老的速度比常人快千倍,或者說他發現了,但潛意識的去忽略了。

    當年蘇嫣紫的死,給他的打擊太深太深,此時再得見蘇嫣紫,他又怎麼忍心親手打破這個虛幻的過去?

    “喂!你不要死啊!”蘇嫣紫蹲下身,不停的搖晃着眼睛緩緩閉合的霍然。雖然此時的她並不認識霍然,甚至都只是五年前見過一面,但她總有種奇怪的感覺,見眼前的人一步一步踏上不歸路,她的心緊緊的揪在一起,疼如刀割。

    “死?死不是挺好的嘛……死了就能……就能再見到你了……死了……一切就結束了……”

    霍然半睜着眼睛,顫巍巍的擡起手,附上蘇嫣紫的面容上,細語道:“從你倒在我懷裡的那一剎開始,我最大的奢望便是能死,因爲死了就能再見到你……”

    聽着霍然近乎夢囈般的話語,蘇嫣紫已是淚流滿面,她還不懂霍然爲什麼會說出這番話,但她心思玲瓏,加上五年前霍然對自己說過的話,她多少已猜出了些,當即抱起霍然的頭,哭喊道:“你是我未來的愛人對不對?我未來會死對不對?”

    “是我不好……”霍然艱難的爲蘇嫣紫擦去臉上的淚,輕聲道:“是我不夠強,沒有能力保護你……能讓我靜靜的看着你哭、看着你笑五年,死又何妨?”

    “你這五年一直都在看着我?”蘇嫣紫泛紅的眼眸中滿是訝色,回顧這五年來的一切,似乎當真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

    霍然微微一笑,道:“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再過不久,我……我們就能在冥界相遇……”話罷,他自懷中拿出了當年蘇嫣紫死後留下的青花白玉簪。

    這件凡物顯得老舊,倒像是經歷了數千年的光景,簪身已沒有過去的光澤。

    蘇嫣紫木訥的接過這根本就屬於自己的青花白玉簪,儘管腦海中滿是不解,淚水卻依舊奪眶而出,好像並不是她想要哭,而是有一個意志強迫她哭,她緊緊抱住已經合上雙眼的霍然,哭喊道:“你不要死啊!你若死了,未來我怎麼會遇到你?你又怎麼能再見到我?”

    少女的哭喊在百花叢中迴盪,原本晴朗的天空在這一刻卻是烏雲遍佈,風雨欲來。

    ……

    火雲洞昊天塔頂層,立在塔門前,一直靜觀踏下熔炎之河的太昊大帝眉頭一皺,被他託在掌心的玄黃寶塔已不再如過去那般寶光湛湛,塔身已變得斑駁不堪,神性力量都在迅速流逝。

    “五千年了居然還沒回來,此時連玄黃寶塔都快要崩開,他是沉浸在一個時間片段不願離去,被時間之力憑空斬去數千年的壽元!”

    太昊大帝右手張開,直直的往自己胸口一拍,一口猩紅的鮮血當即噴在玄黃寶塔上,而後他單手掐印,對着玄黃寶塔打出了一道道法訣,以自己功力強制禁錮住與霍然心神相連的玄黃寶塔,以此來護住處於時間長河中的霍然的一抹生機。

    做完這一切後,他飛身而下,直接打開了昊天塔底層的塔門,卻見玄女大帝之女素雅此刻正大口大口的咳着鮮血。

    “怎麼回事?”太昊大帝滿目震驚,將玄黃寶塔擱置在地後,與玄女大帝一同爲素雅施法穩住傷勢。

    玄女大帝對他投了個感激的眼神,一邊驅動全身功力,源源不斷的渡入女兒素雅的體內,一邊說道:“雅兒小時候在一次修煉中走火入魔,令得三魂不穩,連姬軒轅都沒有辦法徹底治好,所以才以輪迴天池將雅兒和我一同封印,期望漫長的歲月後,雅兒的傷會不治而愈。”

    “這一封印便是兩百多萬年,直到六十多萬年前,我因修爲比雅兒高,才自住破封而出,而這個時候雅兒三魂中的天魂竟也隨着我一同破封而出,更在我引下證道劫之際,破開了時空,進入未知的時間中!”

    “剛纔,修煉的好好的雅兒忽然吐出一口鮮血,識海中一直安分守己的地魂和人魂卻是不知爲何突然暴.動起來,若非我以一身功力壓制的話,恐怕此時已衝出了她的肉身!”

    人有三魂,分別爲天魂、地魂、人魂,亦喚爲元神、陽神、陰神。天魂歸天,地魂歸冥,人魂主命,所以少了天魂或者是地魂都還是能活,但會比常人少什麼,卻是無人知曉。

    太昊大帝眉頭緊皺,道:“飛廉說過,曾與霍然有過一段糾葛的蘇嫣紫與令愛有着非同尋常的關係,這般看來,蘇嫣紫便是令愛的天魂轉世了!”頓了頓,他看着玄女大帝,說道:“霍然在五千年前進入了時間長河裡,此時他已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而在這個時候令愛也突生狀況,霍然定是沉浸在蘇嫣紫或者令愛的過往片段中不願離去!”

    “那個天殺的!”提及霍然,玄女大帝眸中閃過濃濃的殺意,沉聲道:“早先雅兒帶着他到輪迴天池,想要藉助輪迴天池的力量將他逆轉生死,要不是雅兒以死相逼,就算他霍然再怎麼有前途,我也不會救他!沒想到當時救了他,反倒害了我自己的女兒!”

    聽到玄女大帝的話,太昊大帝苦笑道:“前輩就不要再計較這些了,從六十多萬年前令愛的天魂遁入未知時空並轉世的那一刻起,她與霍然之間就再也不可分隔!再說,他二人俱是修有紫極仙瞳,這本就代表着天定!”

    “霍然……”

    就在此時,狀態很不好的素雅卻是輕喃出聲,垂落在地的手心華光一閃,卻是出現了一根青花白玉簪。這一刻,原本靠在玄女大帝懷裡的素雅也猛地立起身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無數片段在她腦海中迴旋。

    “霍然……蘇嫣紫……素雅……”

    素雅不停地呢喃着什麼,更是抱緊了自己的頭,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女兒!女兒!你不要嚇孃親啊!”

    玄女大帝不知所措,緊緊的抱住了素雅,甚至都忘了自己還是一尊大帝。此時此刻,她只是一個母親,而非天地至尊。

    驀然間,素雅止住了呢喃,她掙脫了玄女大帝的懷抱,抓着玄女大帝的雙肩,淚滿臉頰,哭喊道:“孃親孃親,我想起來了,我什麼都想起來了!我是蘇嫣紫,也是素雅,我愛霍然!可我愛的霍然他快要死了,孃親你快救救他,我求你了!”

    當手握着青花白玉簪時,她那一直缺失的天魂便歸位,有關於蘇嫣紫的一切也充斥着她的腦海,她知道了蘇嫣紫的一切,也知道了與霍然的點點滴滴,但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爲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此時此刻的霍然已經離死不遠,甚至可以說他已經死了!他的肉身已經喪失了生機,只有元神及藏納在元神中的真靈還未散開。

    “女兒,爲娘……”見女兒這般傷心,玄女大帝心痛如刀絞,她抓住素雅的手,說道:“霍然他在時間長河中,他自己不願回來,就算爲娘身爲大帝也救不了他啊!”

    聽到母親的話,素雅死命的搖頭,說道:“你是大帝,你是無所不能的大帝,你可以活十幾萬年,幾十萬年,你怎麼會救不了霍然?”頓了頓,她將目光落在太昊大帝身上,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殷切道:“你是太昊大帝,連太一都打不贏你,你一定能救他的對不對?”

    太昊大帝別過頭,低聲道:“對不起……”

    “對不起?”

    素雅輕喃一聲,而後整個人軟倒在地,悵然道:“枉你們身爲大帝,一身功力通天徹地,原來也只是個廢物,一無是處的廢物!”

    自古以來,她是第一個敢當着大帝的面說大帝是個廢物的人,而且一說還是兩個!可聽到這番話的兩位大帝,也唯有苦笑。

    “你們不救,我自己去救!”素雅呢喃一聲,而後猛然衝出了昊天塔,握着青花白玉簪,縱身跳向熔炎之河。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
    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