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46章 入過去進未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46章 入過去進未來字體大小: A+
     

    當連接現實與時間長河的裂縫閉合後,霍然便來到了一處現代鬧市,大街上熙熙攘攘,車水馬龍,川流不息。

    “我不是進入時間長河了嗎,怎麼會在地球上?”

    霍然茫然的看着四周高聳的大廈,以及身着各色現代潮流服食的都市人,腦子一時沒有轉過來。前一刻明明都還是身處時間節點處的火雲洞昊天塔頂,怎麼一轉眼的功夫就來到了地球?

    他帶着濃濃的疑惑,向着馬路對面走去,腦海中思索到底是怎麼回事。距離上次回到地球已經過去百多年的時間,而今突兀的再見地球上獨一無二的繁華,這讓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嘀嘀嘀!”

    就在這時,急促的汽車鳴笛聲響起,霍然猛地回過頭,正見一輛汽車疾馳而來,他眉頭一皺,下意識的探手想要調動體內法力制住開動的汽車,然後這時他才發現,自己體內竟然沒有了熟悉的力量!

    換句話說,他現在一點修爲都沒有,跟凡人一模一樣!

    呼……

    疾馳的汽車像是風一般,在霍然出神的時候從他身體裡穿了過去,本就疑惑自己一身修爲哪去了的他更是疑惑不已。按理說汽車應該把自己撞飛啊,怎麼可能會從自己身體裡穿過去呢?

    “難道我是虛幻的,汽車撞不到,行人看不到?”

    他立在馬路中間,任由一輛輛汽車自自己身體中穿過去,卻見一個個行人或說笑而行,或行色匆匆,愣是沒有一個人注意到自己。他低頭看了看自己,此時還是長髮,亦穿着赤紅長袍。按道理這種裝扮在地球上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另類的,一旦出現,勢必會引起衆人圍觀,而此時卻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都看不到!

    爲了驗證自己心中的猜測,他走到馬路對面,對着一個正在等候綠燈過馬路的青年說道:“兄臺?”

    話音落,那人毫無反應,見此,霍然探出了自己的手,而自己的手也穿過了青年的身體。

    “這裡難道是時間長河裡的一個片段?”

    霍然細語出聲,隨即面露堅定之色。時間長河囊括了古來所有的時間,有過去有未來,有地球也有鈞天界,而自己的確是來到了時間長河裡,只不過誤入了其中的一個片段,纔會見到眼前這副場景。

    在這個片段裡,自己是虛無的,這些人、景、物也是虛無的,因爲時間長河裡只有時間,而沒有空間,更沒有組成萬物的物質和精神!

    譁……

    不管是高樓還是行人,又或是疾馳的汽車,都在這一刻消失了個乾淨,霍然縱目望去,此時卻是身處一個黑暗空間,什麼都看不見,甚至連自己都看不見。

    “這裡就是時間長河嗎?”霍然詫異道,聲音只有他自己聽到。驀地,黑暗的空間緩緩浮現出七條光線,看得見,卻摸不着。

    “這……”

    霍然面露訝色,他雖觸摸不到那七條光線,卻能清楚的感應到它們的氣息,而它們的氣息竟與他本身修習的七條道相吻合!這不免讓他響起當初如空跟他所言。

    當時如空爲了蒙修戚而釋放自己的本源,而就此識海重歸混沌,後再次甦醒時,言稱他一直身處一個黑暗空間,裡面除了有許許多多的光線之外,再沒有其他事物。

    “難道如空在未開啓靈智的那段時間,一直都在時間長河裡?可他爲什麼說能看到許多光線,而我卻只是看到自己所修之道而成的光線?”

    霍然疑惑不已,如果說每個來時間長河的人都能隨即看到一些代表着道的光線,但他卻正好看到自己所修之七道的光線,一個不多一個不少,這未免也太巧合了!

    而若是隻能看到自己所修之道而成的光線,那如空又是爲何能看到‘許多’?難道如空修習的道比自己還多?

    唰……

    就在此時,一道無法言喻的感覺襲上霍然的心頭,待他回過神時,卻發現再也看不見七條光線。

    “師父,你在哪兒?”

    “如空好害怕,好想師父!”

    “師父你快來救如空啊!”

    ……

    一道道孩童哭泣的聲音傳入霍然的耳裡,他神情一變,這分明是如空的聲音!他茫然的轉身,卻見遠處正蜷縮着一個孩童,淚水掛滿了他的小臉,不是如空還能是誰?

    “如空?!”

    霍然大驚,直接就大步跨去,他也沒細想自己此時到底是什麼狀態,跑到如空身邊時,一把將如空抱在懷裡,滿臉心疼道:“如空不怕,師父來了!”

    本在哭泣的稚童聽到熟悉的聲音,感受到熟悉的溫度,不由得擡起頭,當見到熟悉的臉上,原本佈滿恐懼的小臉頓時綻放出璀璨的笑容:“師父!真的是師父你!”

    “是我,如空不怕!”霍然心疼的將如空臉上的淚水擦去,輕聲道:“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如空搖搖頭,緊緊抱住了他的脖子,開心道:“師父來了,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如空也不怕了!”

    聽到如空說沒事,霍然的心這才鬆了下來,他看了看自己抱住如空的雙手,眸中閃過一絲疑惑。如空應該是在冥界,而此時卻在時間長河裡遇到,那這應該只是時間長河裡的一個片段,既如此,自己爲什麼能觸摸到如空呢?

    “難道當時如空說的都是真的,真的是我將他帶出了那個所謂的黑色世界?”

    帶着這種想法,霍然起身,牽起如空的手,一邊向着前方走去,一邊說道:“師父帶如空離開這裡好不好?”

    “嗯!”

    如空重重點頭,歡快的跟着霍然而行,即使這裡讓他極爲恐懼,但有師父在,他就什麼都不怕。

    黑暗的世界只有這一大一小兩人,兩人大手牽小手,漫無目的的向前而行。走着走着,霍然卻是發現自己竟來到了一處陌生的星空,原本牽着的如空也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不見。

    “難道真的是我將如空帶回到現世?”

    霍然在星空中緩緩飛行,腦海中還在思考關於如空的事情。先前他來到關於地球的一個片段中,不管是自己還是片段中的人事物都是虛無的,彼此根本無法接觸,但剛纔他卻真實的觸碰到了如空,這是當中到底有着怎樣的秘密?

    這是否與如空乃是所謂的‘遁去的一’有關?

    “嗯?”忽然間,他看到千萬裡的星空深處存在兩道身影,他想了想,最終還是飛了過去,準備試試能否與那兩人有所交流。

    “這是我自己?”

    當距離近了後,他才發現那是一男一女,而且男的竟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不管是樣貌還是神態,都找不出一絲差異!他詫異的將目光轉向與‘霍然’對立的女子身上,卻見那女子面生黑、青、金三色魔紋,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醜陋無比,只是,霍然卻感覺這女子似乎很面熟,好像一個認識的人,不過一時想不起是誰罷了。

    霍然看得清楚,這個時間片段中的‘自己’與那女子正在爭論着什麼,那女子面色忽而一變,整個人陡然間殺氣騰騰,掌心更是冒出了一截劍尖,直直就往另一個‘自己’刺去。

    “小心!”霍然驚呼出聲,同時不由自主的衝了上去,想要探手去抓住那半截劍尖。然而如先前第一個片段中發生的一般無二,他的手直接穿過了那截劍,而那劍也結結實實的刺入了另一個自己的胸膛之中。

    紫血淌落,另一個霍然滿臉心疼,擡起手附上了殺氣騰騰的女子的臉龐上,嘴脣開合,說着什麼。

    當他說完時,原本殺氣騰騰的女子又像是變了一個人,緊緊抓住他的手,臉上露出懇切之色。然而另一個霍然卻是拼命的搖頭,淚水止不住的話落,嘴裡狂喊着什麼,似乎極爲不情願。

    一旁的霍然眉頭緊皺,完全不知道這是在幹什麼。他只能看到這兩人的神態和動作,卻是聽不到兩人在說什麼。

    下一刻,原本在乞求着什麼的女子神情一冷,纖手化爪,一把抓在了另一個霍然的脖子上,面色狠厲。被扼住咽喉的霍然痛苦的說着什麼,而那女子的臉也忽而冷忽而憐,嘴中說個不停。

    被扼住咽喉的霍然閉上了雙眼,原本垂着的右手卻是併成劍指,劍芒吞吐間,直直的洞穿了女子的腹部,絞碎其肉身生機。

    生機迅速流逝,女子露出一絲解脫的微笑,緩緩的倒在了親手殺了她的人懷裡。當生機流盡後,她臉上黑、青、金三色魔紋也開始消散,逐漸露出其本來的面容。

    “瑩瑩!”

    在一旁靜觀的霍然大驚失色,那女子竟是李瑩瑩!他面目震驚的看向仰天長吼的另一個霍然,心中已是翻江倒海。

    剛纔遇到如空,那是過去的時間片段;而現在,在過去並未發生,那便是一角未來!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是不是說在未來的某一刻,自己會親手殺了李瑩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