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44章 天下皆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44章 天下皆動字體大小: A+
     

    昔年,東皇太一還未證道成帝,便已有了比肩大帝的實力,他便是世間第一個不是大帝的大帝!而今,太昊大帝揚言要將霍然也塑造成一位‘不是大帝的大帝’!

    “大帝你……”霍然有些受寵若驚,隨即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正想開口稱呼太昊大帝爲‘師父’,奈何太昊大帝卻是側開身子,擡手將他扶了起來,道:“拜師就不用了,我也沒有資格當你師父。”

    霍然眉頭一挑,詫異道:“爲什麼?”

    昊天早已是成就大帝之尊,而且從他的之前說的一番話而過往的戰績,不難猜出而今之世,除了正在無生崖中融合兩種大帝道果的太一之外,無人是其對手!就這麼一個絕世強者,還沒資格做自己的師父?

    太昊大帝笑了笑,說道:“當今之世,悟出無敵之路的不勝枚舉,但真正踏了上去的也只有三個。一個是太一,一個是我,最後一個便是你。”

    “我是修習空間之道、時間之道、玄黃本源之道,其中時間之道與玄黃本源之道已融合,按照境界劃分,應是達到了大聖後期;太一乃是修習太陽之道、時間之道,而且兩種俱是達到了大帝之境,千年過後更能將之完全融合;而你卻是身修六道,而且六道都已融合,只待六道齊平而進,共同達至大帝之境,皆是無論是我,或是太一,甚至大帝盡出,也決計不是你的對手!”

    “而且有一點你應該不知道,想要將道與道融合,只有在最開始的時候才能辦到,若是像我這般空間之道先證得大帝果位,走到了盡頭,再想要將之與其他的道融合,難度提升了萬倍,甚至可能永遠都不能融合!”

    太昊大帝拍拍霍然的肩膀,說道:“換句話說,我可能就止於將時間之道與玄黃本源之道融合後共同

    達至大帝之境了,而你卻比我要能走的更遠!或許過個幾萬年,你就將我遠遠甩在身後,你說我還有資格做你師父嗎?”

    “既然大帝不願收霍然爲徒,那請受霍然一拜!”霍然說了一聲,再次跪了下來,咚咚咚的磕了四個響頭。

    磕四個響頭本就是拜師之禮,太昊大帝雖然不願收霍然爲徒,但還是受了這個大禮,而後將霍然扶起後,指着九面塔壁說道:“言歸正傳,這些經文乃是我所修之空間道,我知道你身具七巧玲瓏心和紫極仙瞳,這兩者對於修道悟道都大有裨益,所以我希望你能在十年之內踏入空間之道,百年之內將之與你所修之道各自融合,再百年,將之修煉到與其他道齊平之境!”

    七巧玲瓏心本就是悟性的一種極致表現,自古以來身具七巧玲瓏心者,悟道速度都要遠遠超過常人;而紫極仙瞳擁有溯本還源,認清事物最本源的能力,對於悟道來說也大有裨益。

    霍然點點頭,揮手打出了玄黃寶塔,而後才睜開了眉心仙瞳,剎那間,紫極仙光瀰漫,直射一面塔壁,太昊大帝以道則凝成的種種道理當即入得他的腦海,漸漸的,他開始閉上了眸子,只以紫極仙瞳來觀經文,循道理。

    見霍然悟道之前將玄黃寶塔給取了出來,太昊大帝搖頭一笑,拎起寶塔走到了一邊,而後盤腿坐下,雙手託着玄黃寶塔,用心去體悟玄黃本源。

    他雖也有玄黃之氣,但不過是一縷而已,沒辦法跟完全是玄黃之氣鑄煉的玄黃寶塔比。此時手握玄黃寶塔,對於他修煉玄黃本源之道有莫大的幫助,一時之間,兩人都沉浸在道的海洋中。

    ……

    人族八帝挑選了八位有望證道之人,離開了九界而在火雲洞修煉,爭取在千年之後一起證道成帝;神魔族的大帝也盡出,各自挑選了族中天賦最高者,遠遁塵世,隱世修煉。

    當日無生崖中太一與人族諸帝的協議,已經影響了其餘大帝,甚至可以說最後的結果將會影響整個宇宙的未來!一位位上古時代的神魔族大帝橫貫長空,帶走一位族中晚輩,這個景象一直持續了一個月。

    世人皆震,萬沒有想到真的不止一位大帝存在,這一個月來細算一下,大帝之數達到了半百!而世人也沒有猜錯,這些大帝俱是從鈞天界五大禁地,或者其餘星域的絕地禁區中出世。

    “這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嗎?大帝居然都出現了!”

    “天地將有大變,歷代大帝留下的預言即將實現,要麼成仙,要麼入劫!”

    太一與人族諸帝的協議只有一些大族的高層知曉,絕大多數人是不知道的,但見到數十位大帝出現,而且一人帶走一個天資卓著之人離開,只要腦子沒有壞,都能猜到些微末。

    “不管是成仙還是入劫,想要活下去,唯有自身擁有強大的力量!苦修吧!”

    大帝盡出,給世人帶來了莫大的壓力,似乎真的如同大帝的預言般,大事即將發生,天地都出現了一些變化,原本陸壓證道所留下的天道印記都有些朦朧,不能遮蓋世人的雙眼,一如過去般,道的痕跡清晰無比。

    沒有天道的壓制,這算是對世人最好的結果了,整個九界的人都踏上了千年苦修的旅程。

    時下,最悲哀的莫過於龍族與鳳凰族了。兩族俱是神魔萬族中的巨擎,只是其餘族類的大帝都出現,這兩族卻是沒能迎來大帝。遠古初年,青龍帝與鳳凰帝確是同歸於盡,不可能再歸來了。

    鳳凰山神梧之頂,偌大的樹冠之上,一位七彩羽衣的絕世女子翩然而立,七彩羽衣隨風翻動,讓得她整個人都好似要乘風飛去。

    清風拂面,將她一頭烏髮吹散,她手中出現一面錦帕,眼眸中閃過一抹哀傷。下一刻,那雙足矣傾倒衆生的眼眸中淌落兩滴晶瑩,而此際,那張錦帕也脫手而飛,被清風帶向未知的地域。

    她探了探了,想要將之抓回,只是錦帕柔軟異常,終究是自她指縫間劃過。美人一嘆,抽回了纖手,低頭輕語道:“讓前輩見笑了。”話罷,她緩緩回身,身後卻是不知何時已立着一位紫袍男子,道波流轉在他的面前,令得外人無法看清其容。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莫要傷神。”紫袍男子說道,聽聲音,這是個年輕人。

    聽到紫袍男子的話,凰曦禎自嘲一笑,仰首望着天空雲捲雲舒,悵然道:“我都未曾得到過,又何來失去之說?”

    “得沒得到不是靠嘴上說,而是靠心裡覺。”

    紫袍男子擡起修長白皙的手指,打了個響指,方圓百里之內的天地靈氣便統統向着他的指尖匯聚,不消片刻,他的指尖竟出現了一隻小巧的七彩鳳凰!

    “情之一道,得到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深不深刻,它是否讓你魂牽夢縈。駐足回望時,曾經的一切是否有暖心之時”

    “暖心之時?”

    凰曦禎細語呢喃,腦海中浮現起過往的片段,面上的點點哀怨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絲絲甜蜜。半響後,她對着紫袍男子躬身一拜,說道:“多謝前輩解惑,還未請教前輩高姓大名?”

    紫袍男子好似沒有聽到凰曦禎的話一般,他蹲下身,伸手拂過茂密的神梧枝葉,輕語道:“許久不見,你可還好?”

    簌簌簌!

    令人驚奇的事發生了,在紫袍男子一席話落後,這株紮根在鳳凰山的神梧竟然枝葉搖顫個不停,好似在述說着什麼。凰曦禎面上更是露出驚懼之色,她能夠感覺此刻的神梧很高興!

    這株神梧早已被鳳凰族的前輩們煉成半植物半法寶的存在,怎麼可能還有意識?難道它已經生出器靈了嗎?

    紫袍男子繼續說道:“大世來臨,天下皆動,凡衆生皆在劫中,你我卻是不能再像往日那般了。”話罷,他長身而起,着手打出一道道印訣,卻見虛空中道鏈翻飛,道力洶涌,圍繞着十萬八千丈的神梧轉個不停。

    這種變化引起了所有鳳凰的注意,它們撲扇着翅膀,想要出來查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那神樹外的道鏈卻是擁有它們無法抗拒的力量,硬生生將它們禁錮住,不能出得神梧半步!

    “前輩!”凰曦禎大驚失色,不知這紫袍男子在做什麼,她上前幾步,誰想紫袍男子身上忽而涌出蓋世之力,將她給反震出丈外,若非這紫袍男子無心傷害她的話,恐怕她此刻已是一具死屍。

    譁……

    神梧枝葉搖顫,灑落下一縷縷仙霞,紫袍男子深呼一口氣,這才散盡道法,只是神梧之上的仙輝卻依舊不散。

    “能幫你們的也只有這麼多了,千年之後結果如何,全靠你自己。”紫袍男子斜眼看了凰曦禎一眼,而後拍拍身下的神梧之葉,下一刻,整個人便化作光雨散盡,正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火雲洞,昊天塔頂層,捧着玄黃寶塔的太昊大帝緩緩睜開眸子,眼眸中淌過絲絲神傷。他看了看以紫極仙瞳觀道經、悟道理的霍然,搖頭一嘆,再次閉目修煉玄黃本源之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