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41章 火雲洞八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41章 火雲洞八帝字體大小: A+
     

    火雲洞前,幾人紛紛擡頭凝實洞口那三字,恍惚間好似見到了太古年代的天地,更見到無數神魔廝殺爭鬥,新生而羸弱的人族便成了那個時代最底層,動則千萬人身死,更被神魔們引爲食物!

    “以前也只聽聞太古年間的人族有多慘烈,今日親眼所見,當真激憤人心!”

    幾人回過神,已是緊握雙拳,面露殺氣。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神魔族類與人族恩怨積深,直到百多年前纔算是稍微和平了些,不過一旦生出什麼大變的話,不同族類勢必要再行戰事!

    蚩尤點點頭,對着幾人說道:“當年燧人氏留下火雲洞的目的就是要警戒後世人族,要人族不要忘卻那段恥辱的歷史,以此激勵自身,自強不息!”

    燧人氏乃是人族第一帝,正因爲他的出現,纔給人族幾萬年的喘息時間,讓得人族可以在太古年代連生八帝,一舉奠定人族爲天地主角的地位,徹底擺脫神魔萬族的奴役。所以,儘管燧人氏可能不是人族最強之帝,也非大仁大義之人,但他卻是所有人族之人最爲崇敬的人,沒有之一!因爲沒有他,就沒有如今的人族!

    “進來吧!”

    蚩尤招了招手,首當其衝的跨入了深邃而明亮的洞中,其餘幾人連忙跟了上去。

    火雲洞蜿蜒,一行人直直行了近百里的腳程,才從甬道進入了一間寬闊的石廳,正前方立着八尊巨大的雕像,而石廳兩旁則分坐着兩女五男共八人。在蚩尤踏入石室後,除了坐在左首的一名素衣女子之外,其餘七人俱是起身,對着蚩尤躬了躬身。

    蚩尤對着七人點點頭,而後目光便始終落在坐在左首位置的素衣女子身上,眼眸中柔情萬千,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大帝?”

    當其餘八人進入石室後,看着或站或坐的八人,一個個神情激動,身子都在顫抖。這八人氣息飄渺,卻給人如淵似海的感覺,絲絲縷縷的帝威散發而出,不是大帝還能是誰?

    “你就是霍然?”

    這時,右首那位半邊頭髮雪白,半邊頭髮烏黑的中年面帶微笑,踱步至霍然身旁,打量一番後笑道:“不錯不錯,修煉速度雖不算出奇,但一身基礎卻是紮實無比,比我們年輕時候要強些!”

    “這恐怕跟修煉了血封嵐的血神經脫不開干係啊!”左末的一位紫袍英俊青年笑着說道,看霍然的眼神中滿是讚賞之色。

    “後世子孫姜千年拜見先祖,拜見各位大帝!”

    “後世子孫霍然拜見先祖,拜見各位大帝!”

    姜千年與霍然其聲言道,而後對着頭髮半黑半白的中年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眼前這頭髮半黑半白的中年,顯然就是近古時代人族第一位證道成帝的沐太清,而他們倆俱是沐家女婿,稱呼其爲‘先祖’倒也合情合理。

    “起來吧!”

    沐太清笑着將二人扶起,大笑道:“我沐家倒是招了兩位好女婿啊!哈哈!”

    其餘幾人也紛紛拜見自家先祖及各位大帝,分先後,右邊三人分別是太清大帝沐太清、玄霄大帝雲玄霄、豔帝豔非。而左邊四位,除了爲首那一直坐着的女子之外,其餘三人分別爲星耀大帝赫連星耀、青鶩大帝虞青鶩,以及近古時代最後一位大帝太昊大帝。

    霍然徑直走到右末的豔帝身前,對着這位豔冠天下的女帝恭恭敬敬的一拜,說道:“多謝大帝贈藥之恩!”

    當年他身中劇毒,便出發南海,進入百花島取藥。入得有情殿時,得到了世間最後一顆百花玉露丸,正是有了百花玉露丸,才讓得他不光驅盡體內劇毒,更使肉身遠超常人,爲日後打下了結識的基礎。

    雖然百花島的人都說豔帝自化於有情殿,對於豔帝如今爲什麼能活生生的站在這火雲洞,他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觸,想來當初豔帝也是爲了掩人耳目吧。

    這位爲愛癡狂的女帝微微一笑,單着一笑,便令得世間萬物失色。她將霍然扶起,說道:“盛放着百花玉露丸的殿喚爲有情殿,自然需有情之人才能破開禁制。你能爲我流淚,百花玉露丸贈你又何妨?”

    言罷,她眼眸中閃動着一抹哀傷,卻是想起了自己的夫君。

    左末的太昊大帝搖搖頭,走至豔帝身旁,輕撫她瘦削的肩膀,安慰道:“五姐,過去的事毋須再愁,當年我們六個義結金蘭,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此時你一愁,不是要我們兄弟五個也跟着愁嗎?”

    “昊天你這小子!”豔帝白了太昊大帝一眼,一把將他推開,面上卻是重現笑容。

    幾個年輕人聽到豔帝的話,這才發現一直以來有着不爲人知的來歷的太昊大帝,本名竟是叫做昊天。

    就在這時,左首上那一直閉目端坐的素衣女子忽的睜開眼,她姿容平凡,但一身氣質卻是高貴凌人,她斜眼瞥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蚩尤,說道:“一直盯着我作甚?要看就看姬軒轅去!”

    “呃……”蚩尤一愣,而後忙不迭的點頭,轉身走到那八座雕像前,死命的盯着第四座雕像。

    一衆人面面相覷,蚩無敵更是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置信之色。堂堂一代魔神,竟會這般怕一個女子?即使這個女子是一位大帝,也不應該啊!君不見,這火雲洞中幾位大帝他都沒正眼瞧過啊!

    太昊大帝昊天不着痕跡的微微撇頭,對着幾個年輕人輕聲說道:“他們三個糾纏不清,一見面……”

    “昊天!”

    “誒!”

    那素衣女子雙眼冒火,直直的盯着昂首挺胸的太昊大帝,說道:“你要是再敢多說一句,信不信老孃送你去見姬軒轅?”

    姬軒轅便是人族第四帝軒轅大帝,而且早已身死多年,這素衣女子的話中深意,自是要送太昊大帝去死了。

    聽到素衣女子的話,太昊大帝訕訕一笑,灰溜溜的坐了下來,不過臨坐之時,還是對幾人輕語道:“她是玄女前輩!”

    衆人這才知道,原來這素衣女子便是玄女大帝乃是近古時代人族第四位證道的大帝。這時,姬少卿上前一步,對着玄女大帝說道:“大帝,我敬你是大帝,可你爲何三番四次直呼我家先祖的名諱,他好歹也是五帝之首,爲人族鞠躬盡瘁,你這般辱他是何意?”

    在姬少卿說這番話的時候,太昊大帝不停的擺手示意其不要說,但姬少卿氣在心頭,哪裡還管太昊大帝的暗示?

    “哼哼!”

    玄女大帝冷笑不止,正想說什麼,一直盯着軒轅大帝雕像的蚩尤卻是猛地回過頭,喝聲道:“直呼姬軒轅怎麼了?老子都揍過他,還不能直呼那老小子的姓名?”

    “魔神前輩,我……我……”姬少卿一時語塞,魔神和軒轅大帝乃是一個時代之人,且互爲宿敵,當然可以直呼對方姓名,但是玄女大帝不同啊,要晚了幾百萬年!

    看樣子蚩尤很生氣,他走到姬少卿的面前,俯視着姬少卿說道:“不光我能叫,玄玄她一樣能叫!你以爲姬軒轅那老小子真能勝我啊?要不是玄玄幫他,那老小子早被老子打得爹孃都不認識了!”

    “你!”

    蚩尤這般口無禁忌,三番兩次的稱呼軒轅大帝爲‘老小子’,姬少卿心頭有大怒,正想反駁,奈何太清大帝卻是按住了他,對蚩尤說道:“前輩息怒,就不要和小輩一般見識了,這不顯得你是自降身份嗎?”

    “哼!”蚩尤一聲冷哼,卻是沒有再咄咄逼人,而後走到玄女大帝面前,一臉討好道:“玄玄,要不要我再罵他幾句,打他幾下給你出氣?”

    “滾!”

    對於蚩尤的討好,玄女大帝並不領情,單手掐了個法訣之後,整個人便消失不見。

    “玄玄你別走啊!”蚩尤追了幾步,而後一臉落寞的坐上了玄女大帝的座位。蚩無敵見自己先祖這般,也不由得一陣悵然。

    待得玄女大帝一離去,星耀大帝搖搖頭,對着幾人說道:“玄女前輩本名爲素玄,她並不是近古時代的人,而是與魔神前輩、軒轅前輩兩人同處一代。那個時候三人並未證道,而玄女前輩是先與魔神前輩結識的,並且互生情愫,只是後來彼此發生一些矛盾,才分道揚鑣。記恨魔神前輩的玄女前輩則轉入軒轅前輩的陣營,更在之後的逐鹿之戰中助軒轅前輩打敗了魔神前輩。”

    素玄、蚩尤、姬軒轅三人之間恩怨情仇糾纏了多年,而今姬軒轅已死,只剩下素玄和蚩尤二人。念及往事,蚩尤心頭有千般悔恨,悵然道:“誰道多情嫌棄久,愛與恨,不罷休……”

    世人只知魔神狂傲,又有誰知道這一代魔神,心中有着無法釋懷的情殤,人前鏗鏘,人後惆悵,說的大概就是蚩尤這種人吧!

    霍然回望出洞的甬道,心中已是清明,原來素雅不光是玄女大帝的女兒,同時也是軒轅大帝的女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