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40章 無生崖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40章 無生崖靜字體大小: A+
     

    世人只以爲太昊大帝太強了,強到他當初留存在天道中的印記,維持了二十多萬年而不散!可世人哪裡知曉,太昊大帝固然強,卻還沒有到達這種地步,之所以連續二十多萬年始終有天道印記的存在,完全是東皇太一在太昊大帝的天道印記消失後,再次闖入天道之中,將自身印記留存在天道內。

    換句話說,他東皇太一證了兩次道,得了兩次大帝之道果!

    以一世身,證兩次道,從混沌年代迄今的五百萬年裡,只有東皇太一一個人做到了,由此可知他到底有多強!

    “這般說的話,那太一豈不是天下無敵了?”

    蚩無敵一臉唏噓,看了看衆人,說道:“他已經有無敵之軀,要誰死誰不死?這般跟成爲天道有什麼區別?既如此,他何必還要開罪於天下蒼生,去成什麼仙,得什麼道?”

    “單打獨鬥或許無人是他對手,但若是諸多大帝聯手呢?”霍然冷笑一聲,說道:“恐怕這近古時代的百萬年間,他與人族九帝經久爭鬥中,彼此之間已生出不好恩怨,而且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偏偏人族九帝聯合在一起,他一個人再強,也決計不是九帝的對手,正因如此,他纔會兵行險招,生出那些人神共憤的恐怖想法來。”

    按道理來說,東皇太一已是達到舉世無敵的地步,甚至保不準他已經修成半仙之體了,活了兩百多萬年的他,已經實現了長生!而他之所以還要成仙,甚至要取代天道而成爲天地主宰,只是想要滅殺敵人而已!

    早很早以前,他只是想找到成仙之法,但人族的大帝發現這條路對蒼生有大難,故此出手阻止。兩方原先還只是因爲立場不同才站在對立面,可時間一久,雙方都打出了真火,非要置對方於死地不可!

    就哪太昊大帝來說,他不就將太一的東皇鍾封印在了雙月丘,誓要太一斷子絕孫嗎?如果只是單純的立場不同,何以毒到要讓對方斷子絕孫?

    飛廉深深的看了霍然一眼,沒有否認也沒有確認,只道:“若是你還不信我的話,生怕我,或者人族大帝也是同太一那般的想法,我大可發大道誓言!”

    達到大帝的層次,已超脫了衆生,與天道平級,故此他們並不受制於天道誓言,不過卻是受制於更高層次的大道!飛廉雖爲達至大帝,但其之前曾爲冥界之主,司掌生死簿,代天掌管衆生輪迴,也不在天道之下,所以他同大帝一般,不受制於天道誓言。

    “不用了。”

    霍然搖搖頭,轉首蹲下身扶住如空的雙肩,說道:“如空,你去冥界待一段時間,不久後師父會去接你!”

    “不要!”如空想也沒想,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得,他緊緊抱住霍然的脖子,怯聲道:“如空不要離開師父,要和師父永遠在一起!”

    聽到如空的話,霍然一陣心疼,不停的撫着如空的背,張了張嘴,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自己爲人師,卻什麼都沒能教給如空,着實是辱沒了師名。

    “我知道師父是不想如空有危險,所以纔會要把如空藏在冥界。不過如空不怕危險,只要和師父在一起,如空就什麼都不怕!”趴在霍然肩膀上的如空吐出真言,聽起來雖幼稚,但卻感人肺腑,觸動人心。

    童言的確無忌,但同時也是最真摯、純潔的心聲。

    到了此時,霍然的眼眸已是泛紅,他狠了狠心,將如空從自己身上掰開,立起身厲聲道:“你這個在給我添負擔,帶着你,就會有無數危險纏上我,如果你不希望我有事的話,那就好好在冥界待着!”

    這是霍然第一次對如空這般嚴厲,直把如空嚇得小臉煞白,在他的心裡,師父一直是溫和的,但今日的師父卻好似變了一個樣。

    “霍然!”

    一旁的蒙修戚實在看不下去了,瞪了霍然一眼,而後蹲下身想要安慰如空。奈何此時的如空雙眼噙着淚,一把推開了蒙修戚,轉而抓住霍然的大手,一邊哭一邊說道:“師父不要生氣,如空聽話就是了,如空這就去冥界!”

    說完,他雙眼滿是不捨的看着冷着張臉的霍然,緩緩走向飛廉。他心裡一點都不怪霍然,因爲他知道霍然的話是假的,並非如其所說那般,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他不希望自己遇到危險。

    飛廉牽起如空的手,對着霍然說道:“要不了多久,無生崖中的變化將會停止,到時候會是怎樣一個結局,魔神前輩會告知於你們,我這便帶這孩子回冥界。”話罷,他對着蚩尤點點頭,而後伸手撕開了空間,拉着如空一同躍了進去。

    “師父,如空在冥界等你!”一大一小兩道身影沒入了空間之中,最後只傳出如空稚嫩的呼喊。

    “如空……”

    直到此時,霍然纔回過頭向着兩人消失的方向奔出幾步,眼中的淚再也止不住的淌落。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蚩無敵、赫連紅塵、任無良等人上前拍拍霍然的肩膀。飄渺如仙,美豔無邊的凰曦禎掏出一塊錦帕,遞給了霍然。

    “謝謝。”霍然道了一聲,卻是沒有接過錦帕,而是自己運功蒸發了臉上的淚,而後直視被道光遮蓋的無生崖。

    霍然的反應,讓得凰曦禎一陣愣神,她輕輕抽回手,低頭看着這從不離身的錦帕,眼眸中滿是黯然之色。不遠處的胡姬見到這般場景,也只能搖頭輕嘆。

    無生崖中道光瀰漫,外人看不清裡面發生了什麼,只是八件人族帝器都入得其中,這一現象引得世人關注。

    一連三日,無生崖都被道光所掩蓋,只是內中時不時傳出一道冷哼聲,有東皇太一的聲音,亦有其他人的聲音,世人紛紛猜測,到底是人族八件帝器進入了無生崖,還是八位大帝進了無生崖。

    又是一日過去,漫天道光自外圍緩緩散開,人族八件帝器亦在這一刻四散而出,分落各處,回到原本的地方。

    域外,蚩尤轉首看向一直等待着的天庭諸將,冷笑道:“滾吧,回湯谷星去!”

    一衆天庭之人聽到蚩尤的話如逢大赦,當即躬身一拜,頭也不迴向着南方飛去,一個個生怕太古年間遺留至今的魔神會反悔,一命的運轉神通跳躍而逃。

    待得天庭之人盡去後,蚩尤纔回首對着衆人說道:“除了人族大帝直系傳承人之外,全部散開吧!”

    “這……”

    一衆人面面相覷,心頭有千萬分不解,可既然魔神發話了,他們也只得遵行,當即對着蚩尤躬身一拜,各自向鈞天界而去。

    “你們兩個等下!”就在霍然和蒙修戚也轉身回鈞天界時,蚩尤卻是伸手攔住了兩人,順便也攔住了張真玄。

    在三人露出不解之色時,蚩尤對着張真玄說道:“小娃娃,你已成就準帝之尊,不比我當初差多少,留給你的只有一千年,在這一千年裡,你最起碼要達到半步帝境!”話罷,他揮了揮手,示意張真玄走人。

    雖然不明白蚩尤爲什麼要說這句話,不過張真玄還是點點頭,直接撕開了空間,去往了不知名的地域。

    “先祖,您留下我們這是要做什麼?”蚩無敵開口問道,他轉首看了看留下來的人,前輩有姜千年、蒙修戚,剩下的全是年輕人,霍然、赫連紅塵、雲霆、姬少卿、蘇妍紫,除了霍然與蒙修戚之外,全是大帝直系傳承之人。

    “帶你們去見一些人。”

    蚩尤道了一聲,而後施展神通,拘來一條條道,撐開了空間。緊接着,他大手一揮,帶起衆人就躍入了空間裂縫之中。當衆人入得裂縫中時,先前蚩尤所拘來的道便化作一條獨舟,承載着衆人,以空間洪流爲水,乘浪而行。

    “這是要去哪啊?”站在獨舟之上,看着底下混沌之氣匯聚而成奔騰不息之河,蚩無敵張口問道。

    啪!

    蚩尤提手就往蚩無敵腦袋上錘了一下,說道:“怎麼這麼多廢話,到了不就知道了?”

    經此一幕,衆人即使心中有惑,也不再開口詢問,只管跟去便是。

    在這混沌洪流中而行,一瞬便等於在外界行了億裡,九人立在舟上,直直行了數個時辰,前方纔出現了些不同。

    只見正前方向,不再是灰濛濛的混沌,而是出現了火紅光景,更見到一座座漂浮的巨石,在無數巨石之中,則漂浮這一座底下燃燒着大火的島嶼,正中開有一個洞,洞上以古文刻有三個蘊意深刻的大字。

    “火……雲……洞……”

    赫連紅塵將之念了出來,這三個字皆是以太古神文所書寫,筆力蒼勁如虯龍,內中更孕有深刻的道韻,光是看一眼,就等若於悟道數年。

    “沒想到過去幾百萬年了,居然還有人認識這太古神文!”蚩尤看了赫連紅塵一眼,而後驅舟停在了島嶼邊上,示意衆人上來,而後看着洞口上三字,說道:“這火雲洞乃是人族第一帝燧人氏的證道之所,對於人族來說意義非凡吶!”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