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38章 成仙還是成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仙荒劫 - 第438章 成仙還是成天字體大小: A+
     

    太古年間,與軒轅大帝相爭帝位而敗,最後身死的魔神蚩尤,不光在今世莫名其妙的復活,更在數年間接連吞了葬天、陸壓兩位大帝,這個結果讓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死了三百多萬年的古人都能復活,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魔神蚩尤對着衆人擺擺手,道:“你們既然知道老子,相比也瞭解老子的‘性’子,老子平生最不喜歡的就是拜來拜去!以前是死的,你們拜還說得過去,而今老子活過來了,你們還拜的話,是想咒老子死嗎?”

    “不敢不敢!”

    一衆人啼笑皆非,這魔神倒是與傳說中的一般無二,一口一個‘老子’,而且生‘性’張狂,不拘泥於禮節。

    “這還差不多。”蚩尤點點頭,這才重新轉頭望向北原,高聲道:“小烏鴉你叫太一是吧?老子身爲人族始祖之一,你這小烏鴉卻是要老子抓自己的子孫,你是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嗎?”

    指着一位大帝鼻子罵的人,恐怕除了他魔神蚩尤外,再無第二人了。事實上,拋開修爲不論,他稱呼太一爲‘小烏鴉’倒也不爲過,畢竟他早太一將近百萬年。

    “找死!”

    無生崖中發出一道冷哼,隨即東域雙月丘劇烈震動起來,各‘色’道則遍佈集結,作沖天之狀。

    “不好,東皇鍾在衝擊封印!”

    姜千年大驚,這一次東皇太一顯然是殺心已絕,竟然勾動了被鎮壓在雙月丘底下的東皇鍾,要以東皇鍾來對魔神蚩尤展開殺伐!他正想不顧危險的返身回雙月丘,這片星空忽然裂開了一條縫,內中衝出了一道身影。

    其人一身黑袍,濃密的烏髮肆意披散在‘胸’前腦後,盡顯不羈。待得這人轉過身來時,霍然與任無良兩人齊齊一震,不由自主道:“冥帝?!”

    此人正是與韋一笑有着一模一樣容貌的冥帝!

    冥帝先是對着蚩尤側了側身,抱拳道:“見過魔神前輩。”

    “你是巫族之人?”蚩尤眸綻‘精’光,嘴角勾起,說道:“是在老子死後百萬年出現的冥界之主,冥帝?”

    冥帝點點頭,又搖頭道:“以前是,但現在不是了。”

    他這句話,聽得衆人是稀裡糊塗,尤其是霍然和任無良,兩人都進入過‘陰’曹地府之中,與冥帝暢聊過諸多秘辛,此時冥帝卻說其現在已不是冥帝,那是什麼?

    冥帝擡手示意衆人稍等,而後他伸手在身前一揮,卻見其前赫然出現了一口黃金大劍、一口黃金大鐘、一面銀‘色’寶境、一座粉‘色’蓮臺、一根瑩白簪、一根‘玉’‘色’長蕭。

    嗡……

    就在那口黃金大劍出現時,蚩尤手中的九黎壺一陣嗡鳴,而其本人也‘露’出緬懷之‘色’,眸中閃過一抹哀傷和追憶。

    “六件帝器!”

    漂浮在冥帝身前的六件寶物俱是散發出絲絲縷縷的帝威,衆人識得,這分別爲軒轅劍、星耀鍾、玄霄鏡、震世蓮臺!至於後面那白簪和‘玉’簫是何名字,卻是鮮有人知。

    “玄天簪!”這時,一位大聖指着那白簪說道:“那是玄‘女’大帝的道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玄‘女’大帝,這是近古時代第一位‘女’帝,也是整個人族中的第一位‘女’帝,要比百‘花’島‘豔’帝早二十多萬年的時間。只是這位‘女’帝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世人也只是聽聞過她的帝名而已,卻是未曾親見過帝姿。

    “玄……”此際,原本沉浸在緬懷宿敵軒轅大帝的蚩尤猛地擡頭望向瑩白之簪,滿眼柔情。

    剩下的一根‘玉’簫,經過一番斟酌過後,纔有人說道:“這是無夜大帝的天音蕭嗎?”

    歷來的帝器中,唯有無夜大帝的道器纔是蕭,之所以這人會這般問,蓋因當年無夜大帝獨戰三大凶獸時,連自己的道器都打碎了,所以纔沒有人能確定眼前這根‘玉’簫是否就是天音蕭。

    冥帝並沒有爲衆人解‘惑’,他揮手將六件帝器打出,六件帝器當即化作六道極光直奔無生崖而去。

    譁!

    六件帝器破開了重重壁障,直入無生崖,只這一剎,雙月丘的異象便止住了,不過無生崖中卻是道則翻飛,悶響陣陣。下一刻,籠罩人族的太清圖也自主飛向了無生崖中。

    回過神的蚩尤向着冥帝點點頭,將手中的九黎壺亦拋向了無生崖。

    八件帝器齊聚無生崖,整個北原都被一股浩大帝威所覆蓋,無生崖更是被封鎖,升騰起一道金剛不壞的光罩,內中有恐怖的道則在流轉。

    “這是八位大帝在聯手對抗太一嗎?”

    身爲人王的張真玄望着被道光遮蓋的無生崖喃喃道。八件帝器顯然已經被‘激’活,宛若大帝親臨,此時卻齊聚無生崖,這當中的意味之深刻,引人遐想。

    冥帝沒有回答張真玄的話,而是說道:“我現在已經不是冥界之主了,我的名字叫飛廉。”

    “參見飛廉先祖!”

    這個時候,一衆巫族之人在懷空大聖的帶領之下,齊齊跪地參拜。

    飛廉,這是一個只存在於遠古時期的名字,那是巫族的大巫,只在十二祖巫之下!在巫妖之爭前,十二祖巫中的后土便身化輪迴,立下冥界,作爲大巫的飛廉則被選中爲冥界之主,代天掌管六道衆生的生死輪迴。

    飛廉擡了擡手,示意巫族衆人起身,而後他望向滿臉不解的霍然與任無良說道:“你們不用覺得奇怪,冥界的確不可一日無主,但並非缺我不可,至於新任冥帝是何人,日後你們自會知曉。”

    頓了頓,他對着霍然說道:“怎麼樣,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答案了嗎?”

    當初在冥界的時候,還是冥帝的飛廉曾要求霍然將如空留在冥界,以防一些心懷不軌的大帝妄圖通過如空來成就仙位。當時的霍然根本就不敢相信飛廉,自然是拒絕了這個好意。

    而今東皇太一已經察覺到如空的存在了,更甚者要出手搶奪,這倒是印證了飛廉所說的話。

    “能告訴,你爲什麼要這麼幫我們嗎?”霍然緊緊摟着如空,指節都有些泛白。

    見霍然這般,飛廉搖頭失笑,道:“看來你還是不相信我,也罷!”頓了頓,他繼續說道:“所謂的‘遁去的一’便是你的徒弟如空,而太一在內的這些人之所以要如空,就是想要將如空來獻祭,補全自身缺失的‘一’,一旦補全了的話,那他也成就了完美之體,換句話說便成仙了!”

    “暫且先不論這個成仙之路是否可行,即使它是真的,以這種方式成仙的話,等若是在自己創造一個天道,而且比之現有的天道更爲完美,這樣一來,那完美的天道勢必取代不完美的天道,屆時,天道之下的一切生靈的命運、生死,都將掌握在一人手裡!”

    飛廉一臉嚴肅,看着霍然說道:“說白了,他東皇太一想要的不是成仙,而是成爲天道!”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道缺失了一塊,不是完美的存在,那處於天道之下的衆生,自然也是不完美的!太一已成帝,等若於超脫了衆生,與天道平級,也就是說他也達到了‘四九’之境。在這個情況下,若是他不全了缺失的‘一’的話,那他便成爲比天道更完美的存在,又因其本身處於天道之中,那他勢必會化身成爲更完美的天道,取代了原本不完美的天道。

    天道就是上天,掌管一切的上天!太一此舉不是想要成仙,而是想要成爲無所不能,掌控世間一切的上天!

    “我不想受制於太一,魔神前輩亦不想受制於太一,諸多人族大帝都不想受制於大帝!”飛廉一臉唏噓,道:“除此之外,我們也不容許任何一人成爲天地的至尊,司掌衆生命運!所以我們纔會阻止太一的瘋狂行爲,纔會要求你將如空留在冥界!”

    一衆人聽完飛廉的話,只有種晴天霹靂的感覺。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東皇太一的目的竟不是成就長生之身,而是想要成爲天道,成爲無所不能,司掌衆生的上天!

    真要到了那個時候,豈不是他太一動個念頭,想要誰生誰就生,想要誰死誰就死嗎?甚至人家動個念頭,前一刻你還是個人,下一刻就成了豬、狗、牛、羊!

    “大道無‘私’,天道至公。”這個時候,蚩尤上前一步,對着霍然說道:“妄想成爲上天,以‘私’利主宰天地,這是不能容忍的事!我們不能讓天地受制於一個有思想、有‘欲’望的人!”

    這個時候,一向以‘老子’自稱的魔神蚩尤都改稱爲‘我’,可想而知他此時定是認真無比。

    “我還有一點想不明白。”霍然的目光在飛廉與蚩尤身上流轉,說道:“如果真如你們說的一般,那剛纔太一爲什麼不直接出來,一舉將如空搶去?”

    先前陸壓來時,若是太一出得無生崖,與陸壓聯手,要劫走如空無異於探囊取物,在場之中誰能擋得住兩位大帝,而且其中一位還是號稱古來最強者的東皇。而且再次之前,如空出世至今的這段時間裡,他東皇太一都有絕佳的機會奪取如空,他爲什麼會放棄了一個又一個的絕佳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
    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