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36章 大帝鬥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36章 大帝鬥法字體大小: A+
     

    仙荒劫sodu

    變化來得太過突然,當世大帝陸壓與兩位準帝戰的正酣,卻突現一位神秘猛人,二話不說,直接將陸壓給一口吞了!

    陸壓是何人?那是從遠古時代活到而今,更在前不久剛證道成帝的猛人,乃是天庭之主,人間至尊!可就是這麼一個站在宇宙巔峰,即將享受衆生膜拜的人,竟被一個不知來歷的神秘人給一口吞了,這該有多奇?

    開戰之前,姜千年曾放言要讓陸壓成爲史上最短命的大帝,而今這句本在世人眼中不過戲言的話,竟真的實現了。自古以來,只有上古時代誕生的大帝要麼離奇死亡,要麼離奇失蹤,可他們最起碼都統治了宇宙百年的時光,至少享受過衆生的頂禮膜拜!可陸壓呢?成帝不過三日,此次親臨鈞天界,正要開啓屬於他的歷史,誰想出師未捷身先死,而且死得無比憋屈。

    從今日起,他勢必要成爲天地間的一個笑料,不過與此同時,那將陸壓一口吞掉的狂人,也將聞名九界。

    “這人到底是誰?”

    在場衆人親眼目睹那魁梧之人一口吞掉陸壓,不免心下震盪,尤其是姜千年與張真玄,二人如臨大敵,共同驅動鳳翎天刀橫在人族之前,以防這猛人突施殺手。

    這個人太可怕了,連大帝在其面前都沒有還手之力,雖然陸壓遭天道所傷,不在巔峰狀態,可也絕非一位準帝可抗,而這人不由分說的就將陸壓吞進腹中,可想而知他即使不是大帝,也絕對是那種一隻腳跨入禁忌領域的人。

    “是他?!”

    這時,霍然忽然驚呼出聲,他認出了這個一口吞了陸壓的猛人,正是當初在文命古星壞了葬天大帝復生希望,更一口將葬天大帝吞了的人,末了,這人還對自己與素雅說了一句‘謝謝’!

    唰唰唰!

    正值此際,鈞天界北原地域衝出的大片道則也似九天之上的銀河般砸落下來,那一直低頭不語,彷彿在消化剛吃下的東西的神秘人猛地擡起頭,只見他鬚髮張舞,全身涌出極度可怕的氣息,狂如浪的罡氣當即散發開來,直接將處在數十萬裡之外的衆人給掀飛十萬裡。

    “喝!”

    那人一聲狂喝,隕星般的拳頭猛地迎上了飛來的大片道則,只聞得轟隆一聲巨響,大片大片的道光炸開,掩蓋了百萬裡星空,被掀飛出十萬裡的衆人還來不及穩定身形,氣浪再次襲來,又將他們掀飛十萬裡。也幸得衆人離得夠遠,被氣浪襲中也只是氣血翻騰,內腑受了些震盪,並無出現傷亡。

    道光散盡,露出了內中的人。此時那神秘人已是披頭散髮,烏黑濃密的散發將他整張臉都蓋住,外人看不清,只是眼尖的人卻能發現,那人此刻正在淌血,不多,只有一滴,可就是這麼一滴宛若墨水般的血,卻有着蓋世威能,內中道痕遍佈,隨着它的落下,星空都被劃過一道深痕。

    “嗚咕呼喱……”

    那人嘰裡咕嚕的說些了些,無人明其意,但只見他下一刻便揮動蒲扇般的大手,引動諸天萬道,打出了一道道道則匹練。剎那間九天震盪,日月無光,宇宙星河都黯淡起來,更聞得鬼哭神嚎之聲。

    轟隆隆!

    神秘人打出的攻擊橫貫長空,直襲鈞天界而去,與此同時,鈞天界北原中也爆射出一道道極致凝練的道光,化作刀劍,劈天斬地。

    轟!咚!嘭!

    一道道無比響亮的爆炸聲不絕於耳,突然出現的神秘人與北原中人隔着千萬裡的距離在鬥法,衆人雖看不得另一方是誰,但任誰都知道定是大帝無疑,而這處於域外的神秘人,顯然也是大帝,不然二人何以能隔着千萬裡之遙而鬥法?這是連準帝都辦不到的事啊!

    兩者之間的星空早已被打的不成樣子,那片星空破了又生,生了又破,如此反覆。隨着時間的推移,那片星空已不再生滅,而是漸漸被絕世攻擊轟開,清氣上升,濁氣下降,竟似要演化成一方天地!

    “這……這是在開天闢地嗎?”

    處於域外的衆人親眼得見這副開天闢地的場景,不免推想在遠古之前,盤古與三千神魔征戰,是否也是這般纔開天闢地成功,形成而今的九界。

    “這到底是哪位大帝啊,竟能與東皇太一斗法!不會是太昊大帝吧?”

    任無良一邊瞅着兩大絕世高手隔着千萬裡鬥法,一邊說道。到了現在,基本已經能夠確定處於北原無生崖裡的神秘存在就是東皇太一,不然何以在陸壓親臨此地時,北原中會射出蘊有大密的透明珠子?又何以在陸壓身死之際,北原會生出大變?

    可若真是東皇太一,那眼前的這個猛人是誰?東皇太一號稱古來最強者,除了近古時代最後一位大帝太昊之外,便無人能享有這般盛譽。

    這個時候,蚩無敵忽然撓了撓後腦勺,對着衆人說道:“你們對這猛人有沒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好像面對親人一般?”

    衆人搖頭,還親人?不是敵人就謝天謝地了!

    “那就奇怪了!”蚩無敵輕嘆一聲,面對那與東皇太一斗法的猛人,他有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故此,他也懷疑過這人是不是就是蚩尤祖先。只是這個想法剛一出來,就被他抹殺了,蚩尤身死是世人皆知的事,他既然死了,又何以能於今世重現人間?

    拋開這一點不談,當年的蚩尤也只是準帝的境界而已,如何能與號爲古來最強者的東皇太一爭鬥?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唉!”任無良忽然轉過頭,對着霍然說道:“你剛纔說‘是他’,怎麼,你以前見過這人不成?”

    霍然點點頭,目光一一掃過衆人,苦笑道:“數年前文命古星發生的事你們應該都知道吧?其實有一點我沒有說,當時葬天大帝之所以沒能復活成功,便是因爲一人!那人也不知是從哪裡來的,飄飄蕩蕩的飄到了文命古星,就在葬天大帝施展逆天大.法,即將重生之即,那人突然出現,掀了葬天大帝的棺樽,更將其一口吞了!”

    “吞了葬天大帝的人,就是眼前這人?”張真玄回首問道,如果是的話,那就真的太可怕了,這人到底是誰啊,竟然接二連三的吞大帝,難道他將大帝當成食物了不成?

    “不錯。”霍然苦笑着點頭,當時那人一口吞了葬天大帝,就令得他與素雅兩人驚駭莫名,沒想到幾年過後,這人又來了。上次吞的是死了的大帝,這次更猛,直接把活大帝給吞了!

    從霍然口中得知這個秘辛,一衆人已是驚得說不出一句話來,只一臉驚駭的望着那揮手間便有毀天滅地之神威的猛人。

    唰……

    北原中道則匹練化作劍龍來襲,撕開了千萬裡星空,連那處於新生的小天地都湮滅,域外的絕世猛人揮拳相向,轟隆聲震盪世人的耳膜。或許是那人狀態不好,又或是他實力終究差了一籌,這一拳下去並未能將劍龍轟滅,磅礴的道則盡數砸落在他身上,直將他轟飛出萬里。

    “噗哧!”

    那人張口吐出一灘鮮血,而鮮血之中,還有一顆透明的珠子,正是他剛纔吞掉陸壓時,一併吞入腹中的珠子。

    嗤嗤!

    透明的珠子被打出那人的腹中,當即化作流光直奔鈞天界北原而去,待得其徹底沒入北原中時,天地才恢復平靜。域外這猛人好似受了重傷,狀態很不好,身上涌起一陣陣的黑色魔氣,其人亦忽大忽小,看起來怪異無比。

    “是東皇太一勝了?”

    隱藏着大密的透明珠子都被打出了這猛人的腹中,明顯是東皇太一棋高一着,可衆人不明白的是,既然東皇太一勝了,爲什麼不趁勝追擊,一具殺了這猛人爲其侄報仇?

    嗡……

    此時,那猛人身子一震,浩浩氣浪席捲百萬裡星空,而後他身上的變化便停止,一身魔氣盡數內斂。只見他撩起擋在臉上的散發,露出了那張似刀劈斧削般棱角分明的剛毅臉龐。

    “哈哈哈!”

    這濃眉大漢似乎很興奮,裂開嘴仰天長笑,笑聲高亢悠遠,傳遍千萬裡。笑罷,他一對虎目望向鈞天界北原方向,目光好似穿過了千萬裡的距離,隨後道:“小烏鴉,老子在這謝過了,要不是你那一身蓋世功力將老子混亂的神魂打正,老子想要恢復還不知得多少年月!”

    聽得濃眉大漢說出這般清晰的話語,在場中最驚的莫過於霍然了。當初在文命古星時,這人嘰裡咕嚕的說了一大串,最後才勉強說出了‘謝謝’兩字,而此時他卻能很清晰的說完一段話,着實令人驚訝。聽到他的話中意,似乎先前他的神魂很不穩,剛纔與東皇太一打過一場,反倒是太一幫他把神魂的問題給解決了!

    “哼!”

    一道慍怒聲自北原中傳來,其聲如天雷,直擊世人之心,距離近的,直有種頂禮膜拜的強烈感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