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仙荒劫 » 第433章 陸壓大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仙荒劫 - 第433章 陸壓大帝字體大小: A+
     

    人王張真玄身側漂浮着黑色的魔壺,其上魔紋斑駁,壺身古樸,像是歷經了無數歲月,見證過無數奇蹟和神話。在場中人沒有一個不認識它,蓋因它可以說是自古以來最爲古老的帝器之一!

    太古年間,人族誕生了三皇五帝共計八位大帝,天皇燧人氏在內數位大帝的道器都被大帝臨死前打碎,將道器碎片嵌入天道中,以此來鎮壓人族氣運,除了地皇伏羲和軒轅大帝。

    前者的道器伏羲琴早已遺失在歲月長河裡,後者的軒轅劍倒是留存了下來,至今仍存放在東域東極皇朝之中。那個年代,人族雖只誕生了八位大帝,卻是有九件帝器,除了三皇五帝的道器之外,與軒轅大帝同一世,不爲帝的魔神蚩尤亦煉成了帝器,那便是九黎壺!

    九黎壺本就代表一個奇蹟,故此它的地位很是特殊,也正因爲它的存在,才讓得九黎教足矣與大帝傳承抗衡!

    “你若敢動,我便拼了這條殘命,也要帶你一同赴死!”

    在九黎壺自鈞天界中射來後,一道洪音也隨之而來,熟悉這道聲音的人都知道,這是姜千年,一個活了五千多年的準帝!讓人驚訝的是,姜千年這竟是在威脅一位大帝!

    在場中,有不少大勢力的高層,他們都知道姜千年一直都守候在雙月丘,表面上是在緬懷死在雙月丘的故人,實際上卻是在鎮守被招妖幡封在雙月丘之底的東皇鍾!

    他們沒有想到,姜千年竟然敢出言威脅金烏大帝,難道姜千年並非是準帝,而是大帝不成?須知,自古以來不爲帝者,卻足矣讓大帝忌憚的人,也唯有遠古中期的東皇太一啊!

    那個時候太一還未證道成帝,但已證道的帝俊卻是直言在百招之內無法勝得太一,這不就意味着太一在當時就已經有了堪比大帝的實力了嗎?古來誕生了這麼一個猛人就已經足夠世人膛目結舌的了,沒有誰會認爲還能誕生一個,即使他姜千年乃是神農大帝的後裔,若非姜千年已成帝的話,如何敢於大帝叫板?

    天庭衆將自是驚訝的,他們想口斥身處鈞天界的姜千年,但此時金烏大帝在此,而且處於極怒的狀態,他們也不敢多嘴什麼,以免步了先前那幾十萬人的後塵。

    陸壓的臉上看不出一點表情,不過卻是沒有再向前,好似真怕了姜千年一般。他的一對眸子掃過立身在張真玄身後的霍然,不經意間閃過一抹殺意,即使是這般,霍然依舊感覺彷彿有盆涼水從頭澆到底,背脊後發寒。

    這當真是一位大帝,即使一動不動,只是一個眼神便足矣讓人心懼膽顫!霍然連忙撇過頭不看陸壓,心中默唸清心決,平息靜氣,同時運轉天功,修復傷體。

    先前與桑天陽的一戰中,他也是無比艱難。在別人眼中,他或許真的有了斬桑天陽的實力,但事實上只有他、張真玄、姜千年三人知道,他與桑天陽頂多在伯仲之間,之所以能勝了桑天陽,甚至最後陰差陽錯的斬了桑天陽,歸根究底還是在戰前融合了姜千年一滴精血的緣故!

    戰前消失的那一刻鐘裡,他便被張真玄送去了雙月丘,而姜千年也不由分說的直接逼出一滴精血融進他的體內,讓他不光舊傷盡復,在戰時,殘留的準帝精血更發揮了最大的效用,始終護住了他的真靈,再加上姜千年的血蘊含有大藥力,使得他肉身修復的速度比尋常時候快多了,這才能力挫桑天陽!

    若是沒有姜千年的一滴寶血,最後誰生誰死還是個未知數。

    “接連兩次殺我親子……”陸壓將目光落在張真玄的身上,冷聲道:“便就這般算了的話,我陸壓還如何自號天庭之主?如何面對先父與叔父?如何面對百萬金烏?”

    聽到陸壓的這番話,在場衆人,包括天庭諸將,甚至是金烏族的人,都是疑惑不已。他們從張真玄的口中聽到‘陸壓’一詞,又從金烏皇口中聽到‘陸壓’一詞,不由得猜測起這位新晉升爲大帝的皇者,本名是否就是陸壓。

    片刻後,有人想到了一段塵封多年的歷史,不由得驚駭的看向金烏皇,心中在狂吼:陸壓……陸壓……遠古中期時的金烏小太子!帝俊小子!太一的侄子!當時唯一一個從后羿箭下逃生的金烏!

    一直以來,當時的金烏十太子便在後羿射落九日後退出了歷史的舞臺,當時有不少人都在思肘從后羿箭下逃生的陸壓到底哪裡去了,可自從當年那一役後,金烏十太子之名便也煙消雲散,久而久之,人們也開始忘了最小的太子曾逃出了后羿的‘魔掌’。

    可時隔兩百多萬年後,當年的那個名字再一次現世,此陸壓可是彼陸壓?如果是的話,這當中到底存有怎樣天大的秘密,竟可以讓一個人活了兩百多萬年?

    “不算了的話,那還待如何?”張真玄擡手輕撫漂浮在身側的九黎壺,不動聲色道:“莫不是還要把你那龜縮了不知多少年,只知道背地裡幹些害人勾當的叔父搬出來?”

    “放肆!”

    被張真玄一提‘叔父’二字,陸壓當即大怒,狂浪之氣席捲而出,直震得太清圖顫鳴不已。他冷眼看着張真玄,說道:“兩件帝器加上兩個小小的準帝,還不需我叔父他出世!”

    衆人聽得稀裡糊塗,不過卻更加確定,眼前的今世大帝陸壓,十有八九就是遠古時期的金烏小太子!而他口中的‘叔父’,除了號爲古來最強者的東皇太一之外,還能是誰?

    難道說,不光陸壓活了兩百多萬年,連東皇太一也活了兩百多萬年?

    張真玄似乎有意向世人透露今世大帝的來歷和身份,笑着說道:“陸壓啊陸壓,太一在你身上花了數百萬的心血,只爲讓你證道成帝,好與之一起謀劃成仙事宜。而你呢?也實在是不爭氣,有一位號稱古來最強的叔父教導,竟然耗費了兩百五十萬年纔在前不久證道,今日你爲了桑天陽的命,竟然以大帝的道行強行撕開一角天道,改變桑天陽的命途……”

    “可改變了又如何?命中註定的終究是註定的,即使你改變了一絲,它最終還是要重歸原來的軌跡,如此一番,你不光被天道所傷,親兒一樣還是死了!先前你的確有力壓我與姜前輩的實力,可現下被天道重傷的你,還有這個實力嗎?”

    這恐怕是張真玄從出道以來,說的最長的一段話了。往常他都是簡明要義,此時卻是連續說了這麼多,也算是個奇蹟。

    在張真玄一番話罷後,衆人才露出瞭然之色,原先他們還在疑惑爲何桑天陽會連死兩次,此時才知道在桑天陽死後,陸壓卻是強行闖入天道中改變了桑天陽的一角命途,令其得以重生。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復活後的桑天陽還沒來得及說一句話,吭一聲,就被霍然隨意擲出的黑曜魔金槍稀裡糊塗的給殺了,不光如此,陸壓也因此受了重傷,也正因爲陸壓身受重傷,纔會在姜千年一句威脅的話說完後,當真止步不前,蓋因他現在是真的沒有足夠的實力力壓張真玄與姜千年的聯手啊!

    如果姜千年與張真玄兩人都拼命的話,那他有可能成爲古來最短命的大帝!

    明白了這個中曲折的天庭諸將一個個面色怪異,他們原以爲金烏大帝來了,那什麼都不是問題,誰知此時的金烏大帝也只是外強中乾,自顧不暇,不得不說是個悲哀。

    見陸壓面色陰沉如水,張真玄隨意道:“擺在你們面前的就兩條路,要麼你暫時吃下這個虧回去閉關個千百年然後再來尋仇,要麼你留下來與我和姜前輩兩人拼命,我不介意讓你成爲古來最短命的大帝。”

    “你……”

    陸壓的臉一會兒青一會兒白,着實被張真玄氣的不輕,可偏偏張真玄說的是事實,他找不到半點話來反駁。就在他躊躇不定時,鈞天界方向卻是傳來一陣異動,卻見那浩大星辰之上,北方地域突然射來一道極光,在衆人還來不及反應之際,陸壓伸手一抓,將其抓入掌心,卻是一顆兩拳大小的透明珠子。

    “哈哈哈!”

    握着透明色的珠子,陸壓當即狂笑起來,他猛地指向張真玄,一臉不屑道:“小輩,有天庭在手,便就是你與姜千年聯手哪有如何?今日本帝勢必將爾等盡斬於此!”

    話罷,他一手持珠,一手化爲遮天大手印,直接蓋向人族這邊。一掌出,竟猶如一片天穹壓落般,無數恐怖的道則灑下,將方圓數十萬裡的星空盡數鎮封,只待那一掌壓落,一切有形之物、無形之物,都將化作虛無!

    張真玄面色大變,雙掌狠狠拍向身側九黎壺,原本只顯古樸的九黎壺當即綻放出遮天魔氣,搖搖晃晃的衝向陸壓的大掌。與此同時,從鈞天界東域地界中也衝出一道蓋世之影,直向這邊而來。

    正是鎮守雙月丘的姜千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
    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